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双黑/太中】为小花以爱意浇灌(十一)

http://jszskk.loft上回链接er.com/post/1cb6f91c_e887f2

#Hybrid Child梗#

#名字出于《Hybrid Child》片尾曲#

#算是半架空向了#

终于写到太宰意识到黑田了,也差不多该完结了。

至于出本这个事情……看大家意见吧,出的话我会弄成短篇集,看大家意见。




  (十一)

  

  之后的事情总算是结束了,让人休息了一段时间。而在那休息的一段时间里,侦探社的新人发现那说是大家休息的时间其实不包括自己的。

  当然,那位每天都嚷嚷着要自杀的那位的休息时间也是不包括的。

  于是太宰非常愤怒,并且朝他的搭档兼同事投诉了一番:“凭什么其他人都能休息我就不能休息?!不能剥夺员工的休息时间!”

  站在旁边没有说话的中岛敦也非常的郁闷。

  太宰先生,我也没得休息啊。

  对此国木田冷笑了一声:“因为你在工作的时间里休息了,所以是我们休息你工作。”

  “那样的话!我要抗议!”

  “抗议无效!”

  “哎?!!”

  旁边已经习惯了的中岛敦一脸冷漠,总得来说,自从自己的人生被这位太宰先生改变、甚至是刷新了世界观之后,他觉得用冷漠这个表情来面对太宰是最好的选择。

  不然会被他捉弄成不知什么样呢。

  太宰明显还想抗议些什么,这个时候室内的福泽和乱步出来了:“太宰,你和我们出去一趟。”

  “啊?为什么是我?”

  乱步从福泽的身后探出头来:“哦呀,你真的不跟着我们去么?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哦,比如……你一直在调查的HC。”

  “……”

  乱步的话可是说是十分有份量的,能说出这番话来不能说没有依据,至少已经发现了太宰的脸色没有刚刚好的中岛敦是那么觉得的。

  那么……

  “请问一下,HC……是什么?”中岛敦弱弱地开口问。

  “Hybrid Child,都市之间流传的故事。”太宰先开口和中岛敦解释,“类似于人类、却又不是人类的人类……不过,乱步先生怎么知道,我在调查这种东西。”

  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带上了些黑暗、危险的气息,就连不明的中岛敦也打了一个颤。

  可惜乱步面前站着的是福泽、替他挡住了太宰的危险的眼神。不过乱步像是没看见一样,继续说下去:“嗯……因为很好看穿嘛。”

  “……不愧是乱步先生,这样都能看得出来。”像是被戳破了的气球一样瞬间泄气,太宰立刻换了一个人一样,用无奈的口气道:“我是一直在调查这件事啦……但是完全没有线索。”

  不但完全没有线索,就连他也没有办法完全地认出混在人群之中的Hybrid Child。就像普通的人类一样,完全认不出来到底谁才是人类、谁才是Hybrid Child。

  “听起来真是狼狈呢,太宰。”乱步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幸灾乐祸,“那么现在要选择跟着我们去么?”

  太宰耸耸肩:“如果不介意我在背后做点什么的话,那当然是没有关系的。”

  “嗯哼~那没意见的话,就一起走吧。”

  “好,那就麻烦社长和乱步先生吧。”太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请。”

  目送着这三人离开,中岛敦下意识地看着太宰的现任搭档:“国木田先生……”

  国木田收回眼神:“继续自己手上的活吧。”

  “啊,好的,”

  虽然小老虎听了国木田的话,但是眼神还是忍不住往他们离去的背影那飘。见中岛敦不断的走神,与谢野还是非常好心地放下了手头上的工作:“喂,国木田。你知道他们口中的Hybrid Child是什么么?”

  “不知道,不过至今为止我只接触过两个你们口中说的「Hybrid Child」,其中一个还是不算真正的。”

  “哎?!”

  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国木田的眼神飘的一下,下一秒就恢复平常的认真了:“好了,如果想知道的话,可以去问社长。我想他知道的比我知道的更多。”

  与谢野:“……”

  如果因为想知道这个而去找社长的话,那我还用问你?

  因为这样,话题也就停止了。而在太宰那边,他们的话题倒是还没有停止。而令太宰非常吃惊的是乱步的身份:“乱步先生也是Hybrid Child?!”

  完全看不出来啊!

  “啊咧,我才不是呢好吗。”面对太宰的吃惊,乱步觉得他吃惊的重点错了,“我才不是Hybrid Child,比起它们而言我只不过算是装上了假肢的人类罢了。”

  “装上了假肢的人类……”

  “是的哟,怎么说好呢……这些能让他们和人类的触感都差不多……也差不多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Hybrid Child的零件,居然那么神奇,对吧社长。”

  突然被点到名字的社长嗯了一声。

  内心的震惊明显要比脸上的表情来得多,而这还不算爆炸消息,乱步倒是再给了他另外一个线索:“我们现在要去找黑田先生,他就是所有Hybrid Child的创造者。”

  “……哎?”

  黑田?

  这个名字怎么感觉好像有些耳熟?

  或许是太久之前的故事,太宰对这个人真的没什么印象,只是越去想,他就会莫名其妙的想起某个人。

  即使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那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精神。

  我的……等等?!

  被乱步那么一说,太宰倒是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看向乱步向他们求证是不是记忆里的那个人:“是不是那个人也和我一样、满身的绷带?!”

  “啊咧?才不是呢。”

  虽然反驳了太宰的话,但是下一秒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的心却立刻遭到了乱步的反驳:“那位黑田先生,身上才没有你那么多的绷带啊。”

  

评论(19)
热度(53)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