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双黑/太中】山河轻狂(下)

上回链接








  

※古代paro

※放飞自我,上下完结,中也是珍宝,OOC漫天。

※原本打算一篇完结的,发现这样看的话超级雷于是变成上下篇完结。而且还想写be,奈何想不出合适的名字只好改写he了……这真特么是一个悲伤的故事OTZ。



另外大家!

新年快乐!







 (下)

  

  

  见到只有红叶来的时候,太宰治的笑容依旧没变,只不过红叶发觉他的表情貌似僵硬了那么一点。

  红叶突然觉得心情好了那么一些。

  这个时候红叶觉得这人还是那么好看,少年之时穿着一身黑,给人的感觉除了阴沉还是阴沉;而在分别之后的四年再次见面,这人将脸上的纱布拆掉、褪下那用上好的云锦做的黑衣,换上了一套与黑衣相反的干净白衣。拿四年前的恶人一比,面前这人少了许多恶气、多了几分温文尔雅。尤其是今日,他穿着一身精心制作的喜服,袖口位置有着用金丝绣成的华丽而复杂的花纹,看起来多了几分喜气与顺眼。

  “……红叶大姐。”

  待到红叶靠近之后,太宰才开口。红叶是何人?养大中也的时候也没少看管太宰,她自然是听出了太宰语气底下隐藏着的失望:“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很失望见到我么?”

  “怎么会?只是很好奇为什么只有红叶大姐还有芥川你们两个而已。”身边的人一看到她,脸上就出现了几分警惕。也对,之前红叶大姐为了泉镜花还袭击了他们呢。

  想到这里,太宰有些幸灾乐祸,虽然幸灾乐祸很不是时候。

  红叶叹气了一声:“你就没有想过中也真的没有看请帖么?”

  听到红叶那么说,太宰的脸色变得有些僵硬:“……他没看你们也没提么?”

  “这几天我和芥川都有事情忙,哪有腾出时间看这份红色的请帖。”红叶用袖子挡住嘴,“再说了,你现在的身份可是我们的敌人啊,太宰君。”这天底下又有谁闲得没事会来参加敌人的花烛之喜?

  “……”

  失策。

  大写的失策。

  太宰沉默了。

  这倒也是,四年之后再一次见面,那脾气就连模样也没变的小矮人差点没把自己打得差点镶嵌在墙内。

  尤其是他送请帖的那天,中也的脸色简直差得不能再差了。

  “……是我失策了,没想到中也真的会看都不看一眼。”太宰面露苦色,他看向红叶:“红叶大姐,看在那么多年的情面上麻烦你请中也来吧。”

  要知道他为了这场花烛之喜准备了很久,中也要是不来,那么的这准备了许久的一切等于说是没有任何意义了。

  红叶还是那副友好的笑容,只是说出的话不太友好:“多年的情面?小混蛋,当年你叛变时陷害中也这件事我还没有和你算呢。”现在居然还好意思当着我的面和我说“看在那么多年的情面上”?

  “……”

  得,红叶大姐果然是记仇的。

  简直堪比丈母娘。

  拦下了身后想说些什么的国木田独步,太宰继续开口:“那红叶大姐这次来是看看我对中也的真心么?”

  “……你有过真心么?太宰。”红叶突然这样问他,“我可是答应过中也,见到你的时候帮他揍一顿的。”

  完了,红叶大姐生气了。

  太宰心里暗暗叫苦:“今天可是我的大喜之日。”

  “照揍不误。”

  眼见因为眼前女人的话,站在门口两边的人气势都紧张起来了。看着对面准备动武器,芥川有些头疼。

  他是真心不想打,可是红叶大人这边已经把藏于纸伞伞柄的剑刃抽了出来……

  “嘛,不打也没关系。”红叶突然这样说,让在场的人对于红叶的态度变化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只是想知道太宰君你打算怎么做。”

  “……唉,我原本想把小矮人骗过来让他这一生注定和我绑在一起,光明正大的那种,谁知道他的智商那么低。”太宰哀声叹气,遇到中原中也那个小矮人简直是他一生的失策:“所以为了这场花烛之喜能继续下去,还是麻烦红叶大姐不要为难我了。”

  红叶收起剑刃:“如果中也听到了你这番话可少不了生气要揍你。”

  “我这一生在认识了他之后也不是没少被他揍过么?”太宰嬉皮笑脸道,“怎么看都像是我亏了。”

  ……你亏个屁。

  假设中也是自家的翡翠白菜,那么太宰就是专门供白菜的那条蛇。供了不说,还要倒坑一把。明显就是她家中也吃亏了啊。

  红叶瞪了他一眼,从袖袋里拿出一张小纸条:“给你个建议,最好带上你身后的那位女神医一起去。”

  红叶口中的“女神医”指的是与谢野晶子。难得红叶会这么提议,太宰的眉间少了点悠然,多了些严肃:“这不是开玩笑的?”

  “中也可还未嫁给你。”红叶难得不顾形象白了他一眼。

  看来真的不是开玩笑了。

  太宰接下红叶拿出的小纸条,快步走向芥川身后的那辆马车,流畅地解开套着马匹的马套,顺带示意与谢野也赶紧跟过来。

  被那么指挥的与谢野即使有一千万个不情愿,可是难得看到太宰露出这样的表情,也觉得不错。她跟着太宰走向另外一匹也解开了马套的马:“这些好马拿来拉马车,你们这些有钱人真是奢侈。”

  红叶看向掉头就走的太宰:“事态严重,要不是为了中也,妾身才不会舍得这样做呢。”

  “谢了红叶大姐。”

  太宰一勒马缰,马儿载着他朝另外一个方向跑去,随后跟着的是与谢野。两个人的背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留下一群人站在门口不知做什么好。

  “你们不请我们进去么?”红叶收起伞,问。

  “……”

  国木田的表情有点不太好,他们虽然说是敌人,但是……

  “我们还是客人呢。”红叶悠悠地补充,“真的不请我们进入尽地主之谊么?”

  “……尾崎小姐,这边请。”

  即使有些不情不愿,国木田还是妥协了。毕竟是太宰邀请来的客人,虽然现在这场花烛之喜的新郎带着神医去救人、新娘不知下落。

  国木田在心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太宰果然是根搅屎棍,真的是一点都不太平啊……

  

  

  

  

  ——

  

  

  

  即使是被国木田骂做搅屎棍,太宰也只是打了一个喷嚏之后继续向前。他骑着那匹高头大马是红叶特地挑出来的,相对比与谢野的那一匹稍稍逊色:“太宰!你慢一点!!”

  太宰没有回头,甚至有时两个人的距离还越来越远。

  与谢野觉得头晕。

  虽然说头一次看到太宰这样可以说得上是发狂的行为觉得很爽,但问题是现在自己要拼命追赶着对方不能安安稳稳地坐下来看好戏。

  麻烦。

  虽然内心这样抱怨,但与谢野还是挥起马鞭抽了几下加快了速度。

  毕竟人命关天。

  也不知自己在马背上颠簸了多久、多少次差点被太宰跟丢,与谢野终于看到太宰停了下来,也跟着连忙下马。

  尽管见过无数次血腥的场面,与谢野再次看到这样的场面,还是感到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周围的土地已经被地上躺着不动的人所流出的液体染成难看又恶心的颜色,交待着周围的尸体。尸体的周围除了赶过来的他们以外,还有一个一直用着那把与他身材不搭的巨剑在那站着。

  太宰跑过去,一路上都是碍路的尸体,他还差点被路上的尸体所绊倒。与谢野小心翼翼地绕过那些脸上呈现出痛苦神情、快没有人样的尸体时,内心除了恶心以外还有对那还在站立着的人的赞赏。

  下手真的是毫不留情。

  这样的人,真的……

  后面的想法她没有继续想下去,她不得不幸庆,中原中也没有对他们一群人真的下狠手。

  长腿迈过已经没有人样了的尸体,太宰完全不介意尸体上的血液会弄脏他的衣服下摆。或许是他们的步伐声过大,又或许是中也的耳朵太过灵敏,在太宰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中也抬起头来,额头上的伤口流出的血液沾上了他橘红色的头发糊在了一起,让他有些睁不开眼:“……你过来是看我的热闹么?”

  太宰噗嗤地笑出声:“一只蛞蝓的热闹有什么好看的?我只是被红叶大姐拿着剑刃催着来救你啊。”

  “哼,是嘛……”中也试图走一步,身体摇摇晃晃的,看起来随时会摔倒在地上:“还以为你是过来杀我的。”

  “……如果这样杀了你,也不错。”太宰笑出声,声音低沉沉的。他一边嘲讽着中也一边朝与谢野做口型:我现在捅他一刀是不是就死了。

  是啊,但是估摸着府上的那个女人会发疯弄死我们的吧?与谢野人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对着他做口型:情况很不乐观。

  情况的确很不乐观,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有些已经凝固成血块有些还在流。腹部上的伤口与谢野猜都不用猜都知道上面的黑衣已经被鲜血染红,更何况上面还插着几支箭矢。她怀疑,如果没有与中也的身材不符的那把大剑的存在的话,中也怕是已经撑不住倒在地上了吧?

  将一颗药丸从白色的瓷瓶里倒出,与谢野塞给太宰让他喂给中也:“喂他吃,应该可以勉强吊着他性命支撑到回去治疗。”

  中也顺从地吃下去,太宰顺口替中也问道:“这是什么?”

  “毒药。”

  太宰:“……”

  中也:“……”

  简单明了……

  得到了与谢野的回答之后,中也狐疑地看了一眼与谢野。反正现在自己重伤啥都做不了,有太宰这个人在的话估摸着自己一时半会也会给他气得闭不了眼。当他想说些什么,结果脚一软没站稳往地面上摔去。

  太宰眼疾手快地将他揽在怀里,没有主人支撑着的大剑也跟着倒了下来。为了避免砸到中也,太宰下意识地用身体去挡住它,砸下来的瞬间疼得他吸了一口气:“嘶——好重啊!”

  中也现在也不好受,全身上下都在疼,被与谢野喂了药了之后就更加难受了,头也开始变得昏昏沉沉的。但是太宰这个笨蛋摁到了自己的伤口,痛得他差点叫出声来:“太宰!”

  太宰苦兮兮地看向与谢野:“过来帮忙抬一下吧。”

  中也的大剑实在是太重了,感觉比他自己还重。

  真不知道小矮人是怎么抬起它的。

  与谢野连忙过来帮忙抬起。

  她有点怀疑等会两匹马能不能把中也的巨剑拉回去。

  “你给我吃了什么……”中也全身酸软无力,就连胳膊也抬不起,而且意义也模糊了起来:“要死的话也不是这样的死法……”我一点都不喜欢啊。

  “按照你的话难不成是醉死酒乡么?不过想想你真是幸福。”太宰抱着中也轻轻松松地跃上了马背,他脱下外套将中也包裹住,即使动作很小心,还是碰到我中也身上的伤口。很快,太宰原本干净的喜服外套还是立马染上了中也的身上的暗红色。

  看见与谢野上马之后,太宰挥了下马鞭,马儿立刻朝着回去的方向跑去。

  “太宰,和他说话,让他不要睡!”与谢野一边快马加鞭,一边对于太宰喊道,她的声音在风中有些破碎:“一旦睡着了就真的醒不过来了!”

  那样的话即使华佗再世也毫无回头之力了!

  与谢野的话在风中有些破碎,可是太宰还是听清楚了。他小心翼翼地揽着中也,将嘴唇靠近他的耳边低语,像是对待全世界他最爱的珍宝一样:“中也,你听到了么?不要睡着啊。”

  “……滚远点。”

  原本痛得快要昏过去的中也突然感受到了耳朵边的热气,顿时间整个人都不好了:“靠那么近干嘛?!”

  太宰不禁失笑:“看来你还是那么有活力。”

  中也冷哼:“有你那么条青花鱼在旁边,我能不有活力么?”

  “看来我还有提神醒脑的功效啊。”太宰眉角弯弯,“其实我有想过,那一刻如果我真的给了你一刀的话,你会不会死去。”

  “……你要真的给了我那么一刀的话你还过来干嘛。”中也一阵无语,“是想过来看看我死后的惨样,那样的话也够你笑多几年。”

  不顾中也脸上凝结了的血液和发色搅和在一起,太宰亲了亲他的眼角:“你还真是了解我啊,中也。”

  中也没有出声,像是肯定了太宰的这句话。

  太宰继续说,不过这次是疑问句了:“中也,为什么真的不来呢?我明明说了一定要来啊。”

  “……什么东西?”因为脑袋变得迟钝,中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太宰在说什么:“请帖?”

  “是啊。”

  中也怒瞪着他:“我去了干嘛?!再说你真当我是青楼里的女子了?!”她们至少还有银子可得,我还得给你收拾烂摊子!

  风中传来太宰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就知道你没有看,唯一的失策大概是红叶大姐他们也没有看。”不然肯定会告诉你的。

  如果中也现在还能动的话,他想他一定会跳起来抓住太宰的领口问他什么情况,可惜现在的他压根没有力气:“我过去做甚……你不是一向清楚么……”

  清楚我的想法,清楚我的性格。

  ……还有清楚我的心意。

  “……噗。”太宰也不知有没有懂中也的意思,“你还在计较当年我对你说的话么?那的确是实话啊。”

  你帮不了我。

  你也拯救不了我。

  “……”

  中也沉默下来,他看着渐渐熟悉的街道,微微张开口像是想说什么,但是又不知想到什么又闭上。最后所有想说的话都化成了一句叹息:“太宰,你为什么要来救我。”

  不是疑问句,看起来不能逗弄了呢:“因为我想到中也了。”

  中也立刻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

  “……我看起来那么不可信么?”

  中也立刻点点头,换来的是太宰笑眯眯地在自己伤口处大力一摁:“嘶——你他妈!”

  “是中也自讨苦吃先的,不怪我。”太宰勒马停下,因为他们已经到了目的地。他轻轻松松地抱着中也翻下马,随后跟着与谢野一块进入屋内。

  看到周围一片喜气洋洋,尤其是还贴有红色的囍字,其中还看到熟悉的敌人和之前才看到的红叶大姐他们在喝茶聊天的样子…………中也顿时间觉得头更加晕了。

  他不在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注意到中也的目光,太宰将他抱入一间专门给与谢野治疗的房间里:“看吧中也,都怪你,我的花烛之喜都给你搅和了。”

  中也已经没有力气瞪他了:“你跑来救我关我什么事?”难不成还是我求你来救我了啊?

  “成亲是两个人的事情啊。”太宰把他轻轻放在床边,在与谢野恨不得亲自动手赶他出去之前,太宰拉过中也的手亲了亲:“即使是我大婚之日,我的新娘跑去战场了,我能不把他接回来么?”

  中也睁大了眼睛,和太宰认识了那么久,反应迟钝的脑袋告诉了他一个真相——太宰的新娘是他。

  “……你好恶心。”

  这样的真相一出现,中也觉得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再说了,我什么时候答应和你成亲了?”

  “所以我才邀请你来的啊,谁知道你居然跑上战场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太宰的表情有些幽怨,“看吧,我人生的第三次失策,所有的面子都给你丢光了,中也要怎么赔偿我?”

  ……老子给你一脚当赔偿要不要?

  太宰这话气得中也哼哼两声:“有事快说没事赶紧滚吧。”

  太宰看了一眼与谢野,她正在快速地从药箱和柜子里拿出一大堆药材,看起来现在貌似没空管他们:“不急,反正还有一点时间。”

  “停。”中也制止他,问出了他到现在特别想问的问题:“你吃错药了?居然变得那么恶……”

  想了想,中也把即将说出口的词语换了另外一个:“……温柔。”

  太宰的表情僵掉。

  在忙活的与谢野还是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太宰的表情不太好:“中也刚刚想说的是「恶心」对吧?”

  中也望天。

  “……我本着你是病人打算对你好点的。”太宰叹了一口气,谁知道这小矮人不按常理出牌:“就不能好好配合么?”

  “滚蛋,你这对女人说的话用在我身上你好意思?”

  “我是真心的呀,中也。”太宰拉过中也的手,中也的手的温度一向比他高,这回一摸到就觉得中也的手太冷了,“难得我说实话,你还不愿意。”

  “……那也得等我从这里出来先吧,赶紧走别在这里碍事。”中也看向太宰身后的与谢野,话说她手上拿着那把大柴刀是从哪来的?

  “那我到外面去了,中也就交给与谢野神医了。”

  与谢野挑眉,没说什么直接将他赶出去了:“帮我弄这几份药材来,我这里刚好没有。”

  太宰点头:“好。”

  目送着太宰离开了自己视线、确定他短时间内不会返回的与谢野一下子关好门上锁,她打开了屋内了开关,一间暗室的门缓缓地在他面前打开。

  中也挑眉:“看来这里不适合你治疗。”

  “不,是我给你吃的毒药需要府里我特别调制人工温泉来浸泡,从这边带你过去是最快的路径而已。”与谢野招招手,宫泽贤治从暗室那边出来:“这位是帮手。”

  宫泽贤治笑得一脸单纯:“中原公子。”

  中也叹了一口气:“等会下手可以轻点么?”

  “叹太多气会老的。”与谢野说,“况且之前你单挑我们的事情还没有算账呢。”

  “你倒是对病人下手。”中也挑眉,“我再怎么叹气也是被太宰气的。”

  “……好吧,我会给你留一条命的,尽量。”与谢野让宫泽贤治带着中也去人工温泉那边,“不过我真的很好奇太宰为什么会想与你成亲。”

  “如果我活着出来的话我一定告诉你……”中也渐渐看不清眼前的画面,“如果我死了的话千万别让太宰过来祸害我……”

  “……”

  祸害么?

  与谢野望着眼前快要昏迷过去的中也,叹了一口气。

  真是孽缘啊。

  而在外面的太宰站在门口,一直没有推开门进去。

  “真的不进去么?”红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或许是最后一面了的话……你会怎么办?”

  “……红叶大姐说笑了。”太宰笑了,“我刚刚听到中也说的话我可都听见了,他还是如同当年一样天真。”

  红叶挑眉。

  “不管中也怎么想……祸害也好什么都好,我只是觉得这个小矮子一直没变。”太宰的表情看起来还是那么随意,可是说出的话却让周围的人觉得可怕:“中也一直觉得他留不住我,那是实话。”

  “……那你现在在这里又算是什么?”红叶面无表情,“原本断线了的风筝自己找回了线?并且变得更加坚固了?太宰君,你会是这样的人么?”

  “红叶大姐你大可不信我。”太宰还是那副无辜模样,“我只是想……”

  拉着中也一起。

  让他的视线一直看着我。

  既然他说我祸害了他,那干脆一直祸害到我们死亡吧。

  我们的血骨会交融在一起,直到开出鲜红色的曼珠沙华。

  我不会就这样放弃掉这样一个那么特殊的人,哪怕我们互相伤害对方——

  互相……

  ——喜欢对方。

  仅仅只是看着太宰的笑容,红叶握紧了手中红色的纸伞。

  屋里依旧没有动静。

  阳光依旧温暖。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依旧——

  纠缠不休。

  

  

  

  正文——完





————————————————————————

想看be的可以在这里止步啦w想看he的话要等两个番外出来哦~

两个番外分别是——

《小楼花魁知多少》

《太宰成亲二三事》


另外!

麻烦有微博的各位看一下这个微博调印OTZ麻烦惹!如果没有超过个位数我就自己印给亲友玩了……

祝大家新年快乐!

↓↓↓↓↓↓↓↓↓↓↓↓

短篇集微博调印请走这里

  





评论(7)
热度(65)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