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先找谁谁是狗

【双黑/太中】我知道是你(上)

【双黑/太中】我知道是你(上)


  

设定:

设如同历史上中原中也诗人一样有个弟弟,再次假设设为孪生。


新脑洞给 @玄瑾 的贺文!生日快乐!

  

  (上)

  

  「哥哥!快看!那是流星哎!」

  

  「我最喜欢哥哥啦!」

  

  「呀!哥哥!等等我!」

  

  「啊啊啊啊——!!!哥哥!疼!好疼!!我好疼啊——!」

  

  「不要……哥哥!不要——!」

  

  「哥哥!哥哥!!」

  

  「哥哥——救我——!」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哥哥……!」

  

  「哥哥。」

  

  ……

  

  ……

  

  “……!!!”

  一道闪电的光芒在窗外一闪而过,即使拉着窗帘也能照亮整间卧室,随即而来的便是响亮的打雷声,几乎整栋楼都能听到它的声音。

  即使不是被闪电亮瞎而醒,躺在自己的大床上的中原中也也会因为打雷的声音而吵醒。即使不被前二者弄醒,他也会因为刚刚的……

  神情疲惫的中也露出了一个复杂的表情,他这几天真的没有怎么睡好。先不说之前的工作量让他不得不熬夜,现在的雷声怕是无法让他入眠了吧。想到这里,中也伸出手去摸在床头的台灯开关,随即橙色的灯光便笼罩了整个房间,算是不再有给中也那么寒冷的感觉。

  没有带着手套的手指轻轻地揉了揉有些疼痛的额角,在半夜里醒过来即使有些迷糊但是现在也清醒过来的中也现在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了。

  虽然明白自己会被仇家所记恨或者诅咒自己之类的,但是这种事情第一次让他觉得那么刻骨铭心,简直可以说是要给他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如果说他的仇家们知道有一个能给强大的中原中也留下深深的阴影的人在的话,估摸着都会纷纷跑过去膜拜的吧?

  啧,想想就很不爽。

  不过话说回来,他到底多久没有做噩梦……不,应该是多久没有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了?要知道他可是一直好眠的人啊。

  中也靠在床头那边,半夜的雷阵雨在窗外出现着,仅仅只是穿了一件白衬衫睡觉的中也感觉了一丝凉意。

  即使是这样,中也也没有管这些,因为他现在在想的是另外的事情。

  他需要做些事情来冷静一下。

  要知道中也的床头柜那儿不仅有台灯,还有随手放在那的烟盒和打火机。中也翻开被子坐在床边,因为只穿了一件白衬衫来睡,他打露出来的腿在灯光下染上了一层温暖的橘色,如同他的发色一样。拿起烟盒和打火机,中也熟练地从里面抽出一支烟,然后再点上火。

  白色的烟雾慢慢地浮现在空气之中,中也缓缓地吐出烟气,看着白色的烟雾在空气之中散开不见,他的心情才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等一支烟抽完之后,已经冷静下来的中也闭上眼睛去回想之前的梦境,发现却已经忘得七七八八了,而唯一还记得的便是那一声又一声的「哥哥」。

  马路边的大房子、花园里的玫瑰花、通往二楼的楼梯、打开房门就可以进入的房间,还有落在地毯上没有收拾好的两本书……

  想到这里,中也的眼神变得十分复杂。

  

  ……「哥哥」……吗?

  

  

  ——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泉镜花先是对着她的新办公位置发了一会儿的呆,然后频频地看向用来进出的大门,一副很不安的样子。正好来上班的与谢野晶子刚刚推开进出的大门就对上了女孩来不及失望的眼神,她挑了挑好看的眉头:“怎么,见到我一副很失望的样子?”

  “不是这样的。”泉镜花摇摇头解释,头上那根立起的呆毛也随着她的摇头而晃动:“敦君没有回来。”

  “敦?”

  与谢野回想了一下,才想起因为宿舍不够的缘故,这个新来的小姑娘只好与另外一个比她要早一些新来的新人住在一起。虽然稍微有些意见说一男一女住在同一间宿舍实在有些不妥,但是面对着那两个一脸天真的新人,与谢野把想说的话都吞了回去。

  ……算了,反正侦探社不阻止自由恋爱。

  况且两个连恋爱都没有过的小屁孩,懂个啥子……大概吧。

  即使有些自暴自弃的感觉,但是与谢野还是做好了贴心大姐姐的形象——当然,这种情况貌似挺少的。

  “他怎么了?”

  泉镜花吞吞吐吐道:“敦君昨天晚上……没有回来。”

  “没有回来?”

  与谢野有些吃惊。

  “嗯。”泉镜花缓缓道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昨天晚上他去买汤豆腐,结果我等了他一个晚上,今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敦君还是没有回来。”

  就连昨天晚上她特地给他留的半个橘子也还保持着它的原样呆在它的原地那里。

  “啊呀,这就奇怪了啊……”与谢野摸摸下巴,据她所了解中岛敦可不是一个大半夜不回去住的地方的人:“镜花他在离开之前有去哪里么?或者说有做什么、说什么么?”

  这种问题貌似为难起眼前的小姑娘了,她皱着眉头仔细地想了想,在与谢野以为她把前天吃了什么也回忆了一遍的时候,小姑娘猛地一拍手掌,发出响亮的声音将工作中的其他人的视线也吸引了过来:“对啦!在那之前国木田先生找过他!”

  与谢野立刻将视线投到那边正在认真工作中的男人那里,而被点到名字的国木田独步扶了扶眼镜:“……你们都看我干嘛?”

  “诺,问你昨天敦君是不是来找你了。”

  国木田回想了一下:“啊……这个啊。先说好不是他来找我,是我来找他。”

  对于那么认真纠结与“他来找我”和“我来找他”这种事情的国木田,与谢野懒得理他那么多:“他人呢?”

  “不知道,这次到来的时候没有看见他,我还以为他迟到了。”国木田说,“发生了什么很大的事情么?”

  与谢野指了指中岛敦的位置:“昨天夜不归宿,于是同居中的小姑娘来找上门了。”

  国木田:“……”

  注意下你的言辞好吗侦探社里唯一的女医生,听起来怎么感觉哪里不对……不过貌似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所以,你知道敦君的下落么?”

  “大概吧……我觉得你们可以去问下太宰那个家伙。”国木田看向对面空无一人的位置,就知道太宰治那个家伙又没来:“昨天我有点事,所以拜托他帮忙去河里捞太宰了。”

  哦呀,这种天气又跳河自杀了啊。亏得昨天晚上下了大暴雨,河水上涨了看来更加好捞到太宰治了吧。

  已经习惯了社员每天都会去自杀的与谢野:“又失败了?”

  “是啊,正好有人打电话过来说他们的渔网捞到了大活人而且还是特别眼熟的人……”国木田扶额,他觉得他是时候应该换个搭档了:“说了多少遍了不要破坏侦探社的形象他就是不听……”

  见侦探社的国木田“妈妈”准备开唠,完全不想听他废话的与谢野直接问了:“那他人呢?”

  “猜都不用猜大概在楼下咖啡厅吧”国木田说,“他不是一向拉着那的小姑娘问殉情的事情么?”

  泉镜花点点头。

  果然国木田先生很了解太宰先生啊。

  不过最后这个认识到与太宰先生的前任搭档谈了话之后,泉镜花才觉得——

  太宰先生果然很欠揍啊。

  

  

  

  即使说是让她们去,不过国木田还是暂时放下了手中的工作,陪同她们一同去了一楼的咖啡厅。果然不出他所料,某个自杀狂魔在那里拉着别的小姑娘问殉情的事情。

  看到太宰那副悠哉悠哉的模样,国木田的怒火差点没忍住。他辛辛苦苦的在那里工作,这家伙居然在这里勾搭小姑娘?!

  不过还好同行的泉镜花小姑娘及时的拉住了他,他才没有冲上去给太宰一拳。

  咖啡厅推开大门的时候会有铃声提醒店里的服务员有客人来了,他们的到来太宰自然是注意到了。

  “早呀~各位~”

  趁着太宰朝他们挥挥手的时候,被骚扰了的服务员趁机将手抽回来,然后继续工作。

  失去了手中的温度,太宰瞬间变脸,做了一个失望的表情。

  国木田觉得自己的手好痒。

  所以他果断的冲过去揍了太宰一顿。

  泉镜花:“……”

  她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在点着咖啡的与谢野,注意到小姑娘的表情,与谢野倒是很淡定:“习惯就好。”反正太宰欠揍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好的。”

  揍太宰是一回事,听太宰说又是一回事。等四个人好不容易安安静静的坐下来喝喝茶好好谈谈的时候,离刚刚到达咖啡厅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了。

  面对泉镜花满是期待的表情,太宰顿时间有点不忍心让她希望破灭,但是如果不让人破灭的话他就不是太宰治了。所以他还是打破了小姑娘的希望:“很抱歉,我不知道呢。”

  “哎,哎……”

  小姑娘脸上写满了失望。

  不过失望的只有泉镜花一个人,看到太宰那副表情,现任搭档国木田则是直接给了他一拳:“混蛋!别欺负新人了啊!”

  眼见国木田的拳头要落在自己英俊的脸上,太宰立刻认怂:“等等等等别打脸!其实我还是知道一点的!”

  “……哎哎?”

  完全不知道被太宰耍了一下的泉镜花没有反应过来,坐在她旁边的与谢野用勺子搅拌着杯中的咖啡,然后慢慢地说道:“太宰说出的十句话里面有一句是真的就是奇迹了。”

  “喂喂,可以在新人面前给我留点面子吗,与谢野小姐。”

  “我拒绝。”与谢野拍了拍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小姑娘的肩膀,“这人嘴里说出的谎话都能变成真的,所以最好不要相信他的话。要是他不说出来,直接上手揍就好了。”

  泉镜花点点头:“……嗯。”

  被人这样点评,太宰有些无奈:“在我面前这么说我真的好吗?”

  与谢野拍了拍两下手掌,发出响亮的声音。听到这样的暗示,已经被安排了的女服务员弯下腰拿出那把太宰十分眼熟、眼熟到差不多全侦探社的人被它治疗过的大柴刀。

  太宰治:“………”

  与谢野抬起下巴:“你有意见?还是说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太宰治:“…………不不不我什么意见都没有姐姐您让人把它放好我们有话好好说。”

  

  

  

  

  最后在与谢野那把大柴刀的面前,太宰还是怂了。

  他指了指在柜台那打扫中的服务员:“我和他来到过咖啡厅,不过之后我先走了,想知道他的下落的话,你或许可以问问服务员或者——”

  监控摄像头。

  一般来说请求查看监控摄像头这种东西貌似有点不太礼貌,更何况某人还经常在这里赊账,所以他们倒是先打算去问服务员有关于中岛敦的下落。

  而且重点是,太宰他在刚刚提议去看监控摄像头之前,说他和中岛敦坐的位置刚刚好是摄像头的死角,能看到背影看不到人在做什么的那种。

  “经常和你们一起的中岛先生么?”服务员想了下,“因为我是最后一个走的缘故,我清楚的记得太宰先生走了之后,他一直在这里呆到关门才离开的。”

  “呆到关门?”众人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发生了什么事居然会让中岛敦一直呆到关门?

  和太宰对视了一下,国木田问:“你还记得敦君是什么时候来的么?”

  “嗯……大概是五点多的时候吧,那个时候我记得太宰先生和中岛先生过来了,太宰先生全身上下都是湿答答的,弄湿了咖啡厅的地板。”服务员回答他,语气之中留出微微的抱怨。因为那个时候因为太宰湿答答的弄湿了咖啡厅的地板,她不得不拿拖把拖干净地上的水渍。

  国木田看向太宰,太宰微微的点了点头。

  的确是这样的,看来没有撒谎。

  这样想的国木田拉着太宰直接给服务员道歉:“十分抱歉这个混蛋给你添麻烦了!”

  “啊啊啊?!!”没想到国木田会来这一出的太宰没有反应过来,他差点被国木田那么一摁摁在桌面上。

  “啊……这个没什么关系啦。”看到国木田给自己来这么一出,已经习惯了的服务员倒是没什么:“还需要我做些什么么?”

  “嗯……请问你还知道点什么么?”

  “唔……我想想……”

  服务员说完就陷入了回忆之中,看起来貌似有些苦恼的样子。在太宰他们等了一小段时间之后,服务员猛的一拍手掌:“我想起来啦!”

  “?!”

  “之前在太宰先生走了之后,中岛先生好像是收到了短信一样。”服务员激动地说,“在看完短信之后中岛先生一副很紧张的样子,还和我说「请早点回家」、「路上小心」之类的话。”

  有问题。

  国木田皱着眉头想,他继续问:“之后呢,还发生了什么事吗?”

  “唔……没有什么大事吧,因为都是最近的熟客来喝咖啡。”服务员说,“不过在关门的时候,中岛先生倒是和别人一起走了。”

  和别人?

  还一起走了?

  “你知道是谁么?”

  服务员摇摇头:“不知道,不过那个人很帅气呢。”

  在国木田还想继续开口问的时候,旁边的太宰突然插嘴问道:“比我还帅气吗?”

  “哈哈,这很难说呢。”服务员笑了,“不过他真的很好看呢,穿着黑色马甲、手上还拿着大衣的男人,只是觉得他很难说话、很凶的样子。”

  “哎哎~不应该是很好说话的么,他瞪了你嘛?”

  “没有啦,只是个人觉得的啦。”服务员说,“总觉得他好像在哪见过呢……”

  太宰继续说:“那他长什么样子?”

  服务员回想了一下:“他的发色的橘红色的哦,看起来很温暖呢。”

  太宰一怔。

  服务员没有注意到太宰那一瞬间的发呆,她看起来有些兴奋:“还有他的瞳孔颜色,是很漂亮的海蓝色!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颜色呢!”

  与谢野与国木田互相对视了一下。

  穿着黑色马甲还有黑色大衣、橘红色的头发还有海蓝色的瞳孔。这些真的不得不让他们瞬间联想到一个人。

  一个令他们都不得不忌惮的人。

  “这样啊,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些。”国木田朝她道谢,“麻烦你了。”

  “没关系,如果能帮到忙的话。”

  在准备拉着太宰回到位置上讨论的时候,太宰突然提出了一个要求:“可以的话,我想看一下监控录像,在门口的位置。”

  “太宰……”

  “唔,我想可以的吧。”在国木田刚刚念出太宰名字的发音,服务员倒是先他一步说话:“我去问问店长好了。”

  “那就麻烦你了。”太宰笑着说,“请一定要成功哦,美丽的小姐。”

  “啊啊,请稍等片刻。”

  看着服务员离开的背影,国木田一个没忍住拉住了太宰:“喂!太宰你——”

  “我知道你们都大概想到了是谁,可问题是他不会那么做。”在没等国木田说完话之前,太宰抢先一步说道。

  “你怎么又那么肯定呢?”与谢野问他,金色的蝴蝶夹子在黑色的头发上闪闪发光:“别忘了他还是我们的敌人。”

  “……我了解他。”

  太宰说。

  而从头到脚,他们一直没有点明“那个人”、“他”是谁。直到看到了监控录像的时候,太宰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

  如同服务员说的那样,黑色马甲与黑色大衣、橘红色的头发,还有那张他太宰治 看了很多年的脸……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喂太宰,你确定他不是这样的人么?”

  国木田指着屏幕上的人说。

  “这个人,别告诉我你会认错。”

  他们现在对头的部下,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国木田知道,这个人可以从异能上单方面的碾压他们——

  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中原中也。


评论(13)
热度(113)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