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双黑/太中】四颗方糖(一)

(一)

  

  崇尚着艺术、并且以艺术出名的阿尔诺帝国迎来了它的第一个女王。而在那的几年之后,一位撑着红伞的妙龄女子站在河堤的旁边,完全不介意地上的泥土沾上自己穿的由白渐变到红的外套。

  不过也没有等多久,那位女子等到了她想要等到的人:“哦呀,你来迟了呢。”

  “还好吧,比起我我更加担心的是大姐你呢。”来人是一个带着黑色礼帽的男人,黑色的礼帽旁边有着银色的帽链:“这样跑出宫来真的好么?还有你这一身是怎么回事,完全和你平常的形象不搭啊。”

  听到这番话,女子捂嘴偷笑:“宫中的老顽固们爱着由西方传递而来的礼仪,却又不能舍弃自己从小渲染着的文化。毕竟比起自己从小渲染的文化,这西方而来的礼仪看起来更加待人友好。”

  男人撇撇嘴:“说的是你吧,大姐。明明不舍得的人就是你而已。”

  “哦呀?这话说得……那说明你也不是爱着它们?如果你还会回来的话,我会准备你喜欢的四颗方糖给你。”女子走过来拥抱了一下男人,因为男人的身材比较娇小,所以女子一下子就能将他抱在怀中:“不管怎么样,无论发生什么时候我都是你的大姐,哪怕阿尔诺帝国曾经抛弃过我们。”

  “啊哦,是的。还有,可以不要提那四颗该死的方糖了么?虽然我非常喜欢但是它们曾经害得小时候的我牙疼。”男人大力拥抱了一下女子,“您是最好的领主,我会永远的站在您的身边,与您共同进退。”

  “啊啊,我更加担心的是你呢。再见了,中也,一路顺风。”

  “再见,大姐。”

  

  ——

  

  五年之后,还在帽子店里面挑帽子中的男人正拿着一杯黑咖啡,而推开门时带出的铃铛声提示有客人来的时候,他的黑咖啡才不过尝了一口。

  ……味道不够。

  想到这里,男人微微皱眉。

  听到提示着客人的铃铛声想起,在柜台那算账中的老板娘原本是笑容满面的抬头,结果一看到来人便泄了气,连原本准备好的些许兴奋也消失变成了懒洋洋的口气:“啊,欢迎光临。太宰夫人。”

  被叫做“太宰夫人”的那位妇人高傲的抬起下巴,然后走到了正在挑帽子的男人的旁边:“中原先生。”

  “……”

  突然有人叫自己的姓氏,扭过头去看面前有些眼熟的人儿,中原中也才反应过来面前的人是谁:“晚上好,太宰夫人,是来买东西的么?”

  太宰这个姓氏是过去有名的贵族,不过原来的姓氏不是叫做太宰,而且原姓应该叫做津岛……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会改成太宰。

  “晚上好,我的目的不是这里的帽子,而是你。”

  “……我?”中也皱起眉头,这位家族都快要破碎的夫人居然会找上他?感觉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不过真的如同中也猜想的一样,这位高傲的夫人来找上他对于他来说、还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大家都知道中原先生对艺术是样样精通,尤其是在森鸥外医生的推荐下,所以……我想请中原先生当犬子的……老师。”

  ……就知道是森医生,中也内心一阵无语,这真是看高了他。

  听着太宰夫人语气里那压抑不住的不屑,中也想了想,放下咖啡看她:“样样精通这倒是夸奖我了,既然是夫人所求,那么我们来谈谈报酬吧。”

  话音刚落,在柜台那儿的老板娘发出了压抑不住的小声的笑。如同受到侮辱一般的太宰夫人立刻刮了一眼那位老板娘,然后还是那副笑容满面的样子:“先生说笑了,这报酬我们可以到犬子学成的时候,再谈也不迟。”

  “是么?”对此中也倒是无所谓,他倒是看出了太宰夫人全身的窘迫,“不过也没关系,反正有森医生做中间人,不是么。”

  还没有等太宰夫人说什么,中也先往后退一步:“如果要谈的话,现在就带我去见见那个孩子吧——啊,森医生曾经在我面前夸奖过他,我非常想见到他呢。”

  中也突然的这番话让太宰夫人欣喜若狂,还没来得及表态时,中也又说道:“请允许我去结账,麻烦夫人稍等片刻了。”

  “不麻烦!不麻烦!先生您请!我在外面等着您!”

  恭敬而又尖锐的声音在店中回响,中也一直保持着他的绅士风度目送太宰夫人到了门口之后,才走到柜台那儿:“刚刚我选中的那个帽子,结账吧。”

  “啊啊,好的!”老板娘立刻换上笑容,熟练快速地将中也选中的帽子都打包好之后递给他,但是中也没有接过:“……中原先生?”

  “我下次再来拿。”

  “啊啊,好的。”

  由于中也可以说是这里的老顾客,老板娘自然是很快就答应了中也的要求,并且开始对中也说起外面那位一直等候着他的夫人的话:“中原先生啊,您真的要成为那位夫人的孩子的老师么?”

  “怎么,难不成他们家的人都是疯子?”

  “疯子?疯子可不能那么说啊!先生!”老板娘做出惊讶的表情,“他们家的孩子,可是个天才!”

  中也倒是打击她:“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差。”

  “……喔……好吧,我就知道说不过先生您。”老板娘一阵无语,很显然她不是第一次说不过中也了,“不过他们已经败落了,就连家主都不知道在战场的哪个角落不知下落,这次女王举办的一年一度的茶会,如果他们再不出风彩,怕是连贵族的地位也不保了。”

  哦呀?

  中也听了稍稍感兴趣了:“看来你知道很多呢。”

  “哈哈,先生,您说笑了。我只不过是重述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并不是我一个人知道哦!”

  “那么你又知道什么呢。”

  “那是当然的呢,听说太宰家的孩子是个天才!天才呀!”

  “等等。”中也提醒她,“这句话你已经说了一次了。”这是已经是第二次了。

  “哦哦!是我失态了!先生!”老板娘赶紧掩饰自己的失态,“不过那孩子虽然是个天才,但是却气走了许多太宰夫人给他请的教师,我记得上个星期,城里那位有名钢琴师也被气走了呢。”

  中也听了不语,最后才转身离开:“多谢你的消息。”

  明白面前这位主不愿听下去了,于是老板娘立刻改口:“慢走,中原先生。”

  等离开了店里、跟着欣喜若狂的太宰夫人进了马车一同来到他即将暂时要在那儿住一段时间的地方时,中也不得不感叹太宰这一贵族不愧是曾经的贵族。

  虽然离败落也不远了。

  在女仆的带领下,中也走向了被老板娘夸奖是天才的那个只有十二岁的天才——太宰治。

  姣好英俊的面容和绅士风度让女仆一路上不断回头去看他,即使送到了门口之后还对他依依不舍,甚至还告诉中也听他们家小少爷的那些脾气与习惯:“中原先生,我们家少爷有个很奇怪的爱好……嘘,不要说出去,这是大家私底下都谈着的。夫人虽然也阻止过他,但是夫人更多的注意力是希望少爷能够在女王的茶会上赢得注意力、保住还是贵族的地位而已。”

  听到女仆那么说,中也更加肯定那时太宰夫人看他的眼神里有着的是对平民那样的轻蔑,他倒是无所谓:“我接下来的话我自然会管教,只要你们不觉得过分就好了。”

  “先生这是什么话。”女仆笑了笑,“少爷体弱多病,还请先生能手下留情了呀。”

  “我尽量。”中也说道,“请问下小姐的名字,我的姐姐与你的头发颜色一模一样,我很是想念她。”

  “真是荣幸!”女仆笑眯眯道,“露娜,先生叫我露娜就好了。”

  “好的,露娜小姐。”中也跟着露娜停下脚步,“多谢你送我到这里,接下来请允许我自己进去面对我即将见面的学生吧。”

  “啊啊!那样的话可以把这个帮我带给少爷么?”露娜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纸很漂亮的糖果,“夫人不允许少爷吃外面的东西,少爷让我带的。”

  ……看来一定是个麻烦的孩子。

  中也心里想,但是他还是答应了露娜的请求。

  等他一进到房间里,脸上的笑容立刻垮了下来。

  他一路上真的是受够太宰夫人的唠叨了!!!

  一路上一直在说自己的儿子太宰治到底有多么多么的优秀,又说上天开不开眼怎么怎么样!!!

  特别想说关他什么事!!!!

  他只是来教人的!!!!

  沉着脸往房间里走,他看到了一个黑发的男孩坐在钢琴前,朝他露出了一口白牙,顺便和他打了一个招呼:“你是新来的老师么?我是太宰治,请多多指教。”

  中也没有接太宰的话,他只是往后退了两步,然后突然一个跳跃!

  居然跳到了太宰的面前!!!

  太宰一脸震惊,而中也毫不客气地伸出手掐着太宰治的脸往两边拉:“臭小鬼,下次要整蛊人的时候不要开灯,那么油亮的地板瞎子才看不见!”

  倒油在地上无非是想让自己滑到出丑!

  他又不是傻!又不是看不到!






——



挖坑真爽【x】

我还有网游民国校园总裁脑洞没写【不】

评论(9)
热度(44)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