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叶果】当女儿第一次说要带男朋友回家的时候

    架空向。

    第一次写叶果,OOC都是我的QAQ。

    

    当叶家女儿说要带男朋友回来时候,叶修倒是一点都不吃惊。一对儿女都随了他的性子,只有女儿才会偶尔会体现出母亲的急躁,当女儿说到这个的时候,叶修就知道对方忍不住了。

    真是没耐心,叶修在内心感叹道。

    对于女儿要带男朋友回来这件事情,叶修虽然很淡定,但是某人就不淡定了。当女儿站在他们面前说这些话的时候,原本正在做饭结果要听女儿说话的陈果听完之后,直接跳起来跑厨房去了。

    “爸!你快拦住妈妈呀!”

    还以为自家母亲要去抄菜刀砍了自己的男友之后再来砍自己的叶家女儿吓得躲到了自己的哥哥旁边,也还不忘指挥这自己的父亲去拦住母亲。结果却看到叶修还在那悠哉悠哉地看报纸,完全没有打算去拦住这样的动作。

    “爸!!!”

    叶家女儿发出哀嚎,而叶修也终于舍得放下报纸看她一眼:“我要是去拦住她的话,回头晚上吃什么?”

    这二十来年、甚至更久的时间里,吃惯了陈果做的菜,他实在不想去吃泡面或者外卖之类的东西。

    叶家女儿发出哀嚎声,而叶家儿子则是嫌弃地将自家妹妹从身后拉了出来:“别嚎了,妈只是去关火了而已。”厨房里面正在煲着汤,再煲久一点的话汤就没那么好喝了。

    叶家女儿:“……”

    哦,原来爸说不拦住妈妈,是这个意思啊。

    不过也止于陈果关完火之前,在关了火之后,表情有些阴沉的陈果从厨房那边走过来,绕是刚刚有些嫌弃的叶家儿子有些慎得慌。

    当然,最淡定的只有叶修。他放下报纸朝陈果道:“可以吃饭了吧?我饿了。”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准备好了一大堆说辞的陈果一下子被叶修一句“我饿了”给堵死,然后在今天的午饭时间里,一向遵守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叶家餐桌上充满了都是陈果对女儿的唠叨以及对什么都没说的叶修的唠叨。

    被无辜波及到了的叶修满脸无辜:“我什么都没有做,怎么就说上我了?”

    “就是你什么都没有做!”叶家最大的女人毫不犹豫地说出这句话,完全没有想过其实真的和叶修没有半毛钱关系这种东西。

    好在叶修也已经习惯了,他夹起一筷子的肉放到了陈果碗里:“好好好,都是我的错,先吃完饭再说吧。”

    于是在午餐结束之后,叶修将女儿打发进厨房洗碗,然后半哄半骗的让陈果消气并且让她回房间睡午觉。

    等陈果一关门,叶家女儿从厨房门口那探出了个头出来:“妈妈进去睡觉了?”

    “不然呢,要是让她唠叨你们一中午,下午可就没精神了。”

    叶家女儿扶额:“爸你不要一直偏向妈妈呀!”

    叶修从口袋里的烟盒里拿出一支烟:“欣欣,我不宠我老婆难道是你来宠?”

    欣欣是叶家女儿的小名,大名叫做叶展欣,是叶修取的。叶展欣的哥哥大名叫做叶展兴,是叶家老爷子取的,小名嘛……

    在思考了很久之后,他们还是决定叫多多好了。

    对此叶展兴对此表示非常不满并且进行了抗议,虽然抗议无效。

    被叶修的话哽了一下,最后只好说其他的话:“抽烟的话,妈妈会发现的。”

    “我又不抽。”叶修还真是没有抽,“欣欣啊,我觉得你应该等到你妈催你找男朋友的时候,你再告诉她比较靠谱。”

    叶展欣捂脸:“爸我才大二而已……”

    “啧啧,你还是嫩了点。”

    看着自己父亲在打击着妹妹,叶展兴一脸无语:“爸我们不想听你和妈妈的罗曼蒂克。”每次一听到他们和谁谁谁有交往的迹象时,叶修不像普通的父母一样紧盯着他们,而且纵容他们并且总会跑出来打击他们,顺便再说说自己和陈果的罗曼史。久而久之,被叶修打击之下(他们是那么觉得的),两个人现在上了大学才去找交往对象,也算是叶修的功劳。

    很显然叶修和陈果看问题的方向不一样,他没有陈果那么担忧,而是让孩子们自己选择。

    叶修的话无非对于叶展欣而言是个打击,她闷闷不乐地低下头:“我是想和那人在一起嘛……认真的那种。”

    “当初我说和你妈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认真的。”叶修感叹了下,“都想好了如果她拒绝的话该怎么让她上钩答应,结果你妈一下子就答应了,我准备了一大堆说辞感觉都白费了。”

    叶展欣没忍住笑了出声。

    他们一向英明神武的父亲吃亏的情况真是难得。

    “听你那么说,爸爸你的初恋是妈妈咯?”

    “算是吧……”叶修含糊不清道,“那个时候实在不懂什么叫做喜欢,看到你妈傻乎乎地跟着别人一起走了,还毫无防备。我实在是忍不下去了才感觉到手的,谁知道那么轻而易举的、你妈就答应了。”然后就跟着他那么多年,直到现在以及将来。

    叶展欣明显非常感兴趣,她还想问下去的时候,叶展兴拦住了她:“别跑题了,爸你还没回答你怎么看待欣欣的男朋友这件事。”

    “哦哦!对啊!”被哥哥那么一说,叶展欣才想起这件事来。

    “不怎么看。”叶修将烟放回烟盒里,“你们现在还年轻,没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你敢打包票最后那男的会对你好么?”

    “额……爸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啊?”

    “你觉得我哪里想多了?”叶修伸出手揉了揉叶展欣的脑袋,本来就有些乱的头发被他揉得更加乱了,“你是我们家唯一的宝贝女儿,到时候一嫁出去,万一受了委屈受了气,我们也没有办法知道你过得到底开不开心。你过得不开心,你妈妈也会不开心,全家人也会因为你而变得非常担忧。

    “时间或许还很长,也或许会很短,但是我和你妈妈希望能在我们还能护住你的时间里,能多再看着你。”

    “……爸……”

    被叶修那么一说,叶展欣差点就一脸泪汪汪的了。她揉了揉有些红的眼眶:“那我和我男朋友说分手吧!我要陪着爸爸妈妈!”

    说完,她再补充了一句:“还有哥哥!”

    叶修:“……”

    他的意思里面没有说让欣欣分手啊!

    叶展兴表情有些复杂:“我为什么是在后面补充的?”

    “哎呀,这个不是重点啦。”

    “你的重点永远都是错的好么?”

    “哈?!你说什么?!!”

    眼见面前的两孩子即将要吵起来,叶修只好一手拉开一个:“别吵了,这一点你们也要吵。”

    “是哥哥先挑起话题的!”

    “明明就是你的错为什么要推到我身上!”

    “……”

    叶修感觉更加头疼了,他的原话意思并不是这个意思,是理解有问题还是怎么着……这两孩子也不知道到底是像他还是像陈果,不过不管怎么样,女儿不会那么快的把别的男人往家里带,这个目的倒是达到了。

    看着自己的这对儿女,叶修慢悠悠地起身回房间:“你们俩个小声点,别吵到我们午休了。”

    “喔——”

    “好——”

    两兄妹不约而同地拉长音。

    无视了自己的两个孩子,推开房间门的时候才发现应该午睡了的陈果并没有睡着:“怎么还不睡?”

    “欣欣的事情刺激到我有些睡不着。”陈果的语气有些无奈,“谁知道你居然一下子就搞定了欣欣。”

    “所以才让你不要多想的。”叶修关好门坐到陈果旁边,“孩子们大了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说得再多他们只会觉得烦的。”

    “就你有办法。”陈果哼了一声,“他们不是最听父亲大人的话么?赶紧的,搞定你女儿再说。”

    听出了陈果语气里的点点醋意,叶修低笑了一声,换得了陈果的一个瞪眼。拉过陈果的左手,上面的戒指已经被陈果带了二十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他亲了亲那枚戒指:“但是他们的父亲大人最听他最爱的老婆的话,是不是?老婆。”

    “……”

    陈果的表情可以说是很感动与……纠结。

    用着即使到了中年还是很帅气的脸对她说着感动的话,同时她也在感叹,叶修这家伙一开窍说情话——肉麻跟不要钱一样那么多!

    “……够啦,我要午睡了!”陈果别过头说,“要不要……一起睡?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

    说完,她还补充了一句:“不带那两个小坏蛋。”

    躲在发丝下、已经红透了的耳朵还是没有逃过叶修的眼睛,他露出了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那样好看:“好啊,反正今天是520日,我们也该过过我们两个单独相处。”

    说完,他也补充了一句:“不带那两个小混蛋。”

    说完,他揽住陈果,轻轻地在他珍视的珍宝落下一个亲吻。

    “午安,我的珍宝。”

    

    

    






    END

    

    



    

    小剧场:

    5月20日晚上,因为爹妈都出去了的缘故,叶家兄妹只好用微波炉热着中午的剩菜剩饭将就着吃了。

    叶展兴和叶展欣:QAQ妈妈我错了混蛋爸爸快把我妈妈还给我!!!

    叶修:你们说什么风太大我没听到——

    陈果:……


评论(6)
热度(38)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