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双黑/太中】前狼后犬(一)


  架空,年下。
  顾名思义,前有狼后有犬。
  
  

  (一)

  
  跟随着新世界的不断发展,人类开发出了新的能源的同时,新的污染将它们的魔爪伸向了大自然、包括被大自然所深爱的孩子们。

  被大自然所深爱的孩子们渐渐地有了神智、甚至是能化成人形。但也只是少数而已,因为对于它们而言,从用四肢奔跑到变成双腿走路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不过,也仅仅只是还存活于没有被人类所捕捉的牢笼里。

  即使至今,人类依旧控制着他们理所当然的事情。



  
  
  在中原中也二十二岁的那年,他有幸参加了所谓的“拍卖会”,拍卖的对象不言而喻,都是那些珍贵的、所谓能化成人形的孩子们。

  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匕首,他看着在他旁边不停点头哈腰、语气里都是满满的恭维的人,没有丝毫想将心思放在他们身上。

  他一向厌恶这种拍卖会,类似于「众生平等」这样的话他也听过不少,只可惜他对此没有任何感觉;说他视生命为草芥又不可以,他格外的珍惜生命、却又做着令人害怕的工作。

  他是生活在灰色地带的那群人,之一。

  这次他来参加这次拍卖会并非他本愿,只是答应了大姐要来这里偷点东西——不不不,不能说是偷点东西。那时换着新的头花的大姐摇摇头说,应该是物归原主才对。

  拍卖会的开始简直是无比客套的话语,女主持人穿着着装暴露的衣服,可以说是用一块破布在重点位置遮了遮,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而中也猜都能猜到,坐在下面观众席之中到底有多少恨不得直接扑上去撕掉她的衣服的人。

  “呵。”

  他轻笑了一声,听起来都是满满的嘲讽。

  拍卖会正式开始,令人应接不暇的事物……或者人都也包括在内。很快,他目标就出现在拍卖会上,是一朵漂亮的头……

  头花?

  中也无语地看着那朵漂亮的头花出现在拍卖会的台子正中间,托盘上的红绸与宝石将它称托得更加美丽。虽然非常无语,但是中也不得不说那是朵漂亮的头花。

  见大家的目光都注视在旁边托盘上的头花,女主持人稍稍捂嘴吃吃地笑,身上的妩媚随着动作跟着散发出来:“这可是我们这次拍卖场的买一送一,天下的椿花只会朵朵开,而这朵——”

  女主持人的声音婉转地拉长音:“一生长便是连体的黑色椿花,只有被摘下来的时候,才变成了它们原来的颜色。”

  此言一出,全场惊异,就连见过许多大风大浪的中也也感到了惊讶。

  连体的黑色的椿花?

  难怪大姐会看上眼,真是有趣。

  即使这朵花再有趣,但对于在场的人而言也只不过是一朵被做成了头花的花朵而已。更何况,连主持人也说不清它有什么用,于是结果便是被中也轻轻松松地拍下来得到它。

  只不过在拍下来之后才想起,自己直接偷就好了,为什么要拍?

  在拍完头花之后,是快要到最后一个压轴的物品。对于拍卖会的神神秘秘,中也发出了表示不屑的声音。

  拍的是什么他会不知道么?

  是因为污染所变异的、大自然的孩子吧。

  也仅仅是对此不屑了那么一会儿,直到那最后的拍卖品出现在他的视线——那是一个被囚禁在牢笼里的孩子。

  破布遮掩不住他瘦小的身材和满身的绷带,包括那头顶上的黑色耳朵与已经没有任何动静的尾巴。

  就连右眼与脑袋,也被厚重的纱布给包裹着。

  不过中也唯一感兴趣的,就是掩饰在厚重刘海之下的眼睛。

  “……哇嗷,这下可麻烦了。”

  唯一的珍兽。

  拍卖会上的沸腾与各种叫价的声音不断在中也的耳边响起,但对于他而言这点都不会是重点。很快,那个被囚禁与铁牢之中的孩子以最高的价格被人拍下。

  中也知道那个拍下那孩子的人是谁,那人曾是不断搭讪他和大姐,甚至还曾经轰轰烈烈的追求过他。最后实在是忍无可忍,直接让下人将那人轰出门去了。

  不过,这些对于他而言,都没有任何关系。

  有些不舍地看着笼子里的孩子被带下去,中也便跟着这里的下人去拿去他所拍下来的那对头花。在在拿到那对头花时,中也打发了那些还想在他耳边说些恭维话的人们,然后自顾自的离开这里。

  只是他没有料想到的是,就在要快离开这个华丽的走廊时,在那个转角——

  “啊!”

  “唔!”

  他撞上了一个还不到他腰间的孩子。

—TBC—

评论(6)
热度(44)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