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圈真乱,自娱自乐

【双黑/太中】你儿子(四)

(三)

(二)


    (四)

    

     爆炸声不断响起,早在一开始就被中岛敦他们推到了后面车厢的文也听着不断的爆炸声,脸色都白了。

     不管爸爸说把这种声音当作放屁就好了,可是当再听到的时候,还是会很容易代入到打雷声啊!

     更何况,这是真的爆炸声……

     而原本陪同着他的两位大人(对于他来说中岛敦是大人),却已经到前面去了。

     当前面的爆炸声停止了的时候的过了一会儿,在后车厢里的文也听到了一首伴着脚步声的奇怪的歌。他抬头一看,一个非常糟蹋的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咦,这个小孩好眼熟呀。”

     文也:……

     你谁?

     很显然面前的男人也没有打算继续思考,他只是无视了文也继续往前走去安装他的炸弹。等回来之后,文也还在原地看着他。

     不过男人也还是无视了他,直接走回车长室。

     接下来发出的便是惨绝人寰的惨叫声。

     文也:“……”

     发生了什么事么?

     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知道。他只知道的是,最后还是衣服变得破破烂烂的与谢野走过来将他抱了回去,至于中岛敦……

     暂时下落不明。

     然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是由直美来带的,而侦探社的各位却好像都忙了起来。而前几天侦探社来了一位穿着红色和服、叫做泉镜花的小姑娘。

     令文也感到些许高兴与纠结的是,太宰身上多了爸爸的味道。

     见文也难得一直缠着太宰不离开,中岛敦觉得有些高兴:“太宰先生,文也终于肯亲近你了。”

     太宰:“……敦君,被你那么一说我完全不觉得高兴啊。”什么叫做“终于肯亲近你了”?我需要他亲近么?!

     不过明显没人会理会太宰的不觉得高兴,中岛敦蹲下来问文也:“文也,太宰先生身上有什么味道么?”

     我看你一直在闻来闻去的。

     太宰保持着自己的笑容:“如果可以的话麻烦敦君将他抱走吧,他像一只小奶狗这样嗅嗅的,啧啧啧。”

     莫名其妙的就被太宰嘲讽了的文也抬起头不满的怼了一句:“我是小奶狗你是什么?大金毛?”

     “……”

     太宰的笑容僵了。

     “……噗。”

     众人没忍住,一下子笑了出声。

     中岛敦明显也是想笑的那一个,但是他忍住了:“那文也,你在闻什么呢?”

     “爸爸,太宰先生身上有爸爸的味道。”文也偏过头说,语气里带着满满的不肯定:“可是……又有不是爸爸的味道在。”

     太宰:“……”

     与谢野一脸笑意:“我觉得以后要是想知道太宰去做了什么,让文也闻闻就知道了。”

     已经看透了所有真相了的名侦探咬着嘴里的糖含糊不清的“唔”了一下,也不知道是赞同与谢野的话还是有其他意思。

     太宰咂咂嘴:“别那么说,要知道我也是有出力的啊。”

     “是么太宰?在你说出这话的时候先把你桌面上的工作都做好先吧!!!”

     耳边突然响起国木田的咆哮声,就连在这呆了短时间了的文也也下意识地捂住耳朵躲开国木田的咆哮。

     毕竟声音这种东西是大范围的传播的。

     “啊啊!国木田君你那么催,更加不想做了啊!”

     “什么?!你这个不靠谱的家伙!!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成为ALPHA的!”

     “拜托,第二性别这种东西是我能决定的吗?”

     “在讨论第二性别这种事情之前先把你的工作做完!!!”

     难得国木田没有被太宰说的话气过头而且还记得原本应该要做的事情,于是太宰便苦着脸、在国木田的视线下开始了工作:“国木田君,你这样会让我没有任何动力的呀。”

     国木田明显不管太宰有没有动力这件事,对于他而言或许很多事情都没有动力,除了自杀殉情以及螃蟹以外:“文也,过来。”

     “哦……”

     文也依依不舍的离开太宰身边,看得旁边的直美一阵心疼:“文也,你刚刚说太宰先生身上有你爸爸的味道,你是怎么闻出来的?”

     小孩子哪里懂得解释那么多,被直美那么一问,文也一下子就语塞了:“额……不知道。但是身上的味道很浓……尤其是那里。”

     说着,文也指向了太宰上半身,看来意思是……

     “怀抱?”

     “……”

     顿时间明白了什么的侦探社社员们用着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太宰。

     乱步难得停止吃零食对文也一本正经道:“文也,在华夏之国有一句古老的话,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文也点点头。

     虽然他不明白江户川先生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在场的人——至少后知后觉明白了乱步说的是什么的直美立刻捂住了文也的眼睛:“小孩子还是不要学太宰先生比较好哦。”

     太宰:“……”

     我明明什么都没做!

     难得在侦探社吃瘪那么多次,而且还是在一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小孩子身上……太宰一边唉声叹气一边开始工作。而在工作刚刚开始没多久,他的思绪都慢慢的飘到了一个之前才见面没多久的小矮子身上。

     即使是在离别之后的四年来,他们从未见过面。但不得不说……

     他果然是最了解自己的人啊!

     我曾经最亲密的搭档,即使第二性别为Omega的干部大人——中原中也。

     你还未被标记么?


—TBC—


说真的这居然有第四章……

今天官方放出来的图……………………我已经在被中也放倒了……die.jpg

评论(34)
热度(110)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