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双黑/太中】四季

中原中也生日快乐。

  *放飞自我篇之一,想看他们好好谈恋爱。
  *配合BGM——四季折の羽 来阅读更佳【不是】。

  
  山脚那的村子里有一人名为太宰治,黑发桃花眼,很是好看。而在今年冬天的大雪天里,原本只有他一个人住的家中多了一个橘红色头发的男人,蓝色眼睛很是漂亮。虽然看起来很凶,但是村子里的小孩都喜欢和他一起玩。

  将玩疯了不肯回家的孩子们一个个的送回家了之后,中原中也朝他们挥挥手,朝他的新住址走去。

  冬天里飘落着的细雪落在了他的头顶,像是给他盖上了一层薄薄的白纱。而这个时候,连带着屋顶与周围的山脉,一连下了许久的细雪将已经它们染白。

  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指,中也忍不住感叹时间过得真快。他来这个村子,可以说是有一个月了。原本还以为村子里的人会对他这个异乡人会有排斥,没想到他们倒是丝毫不介意自己的身份,尤其是他的新住址的主人。想到这里,中原中也一阵叹气。

  自己当初怎么眼瞎看上了那个男人?

  这气还没有叹到哪里去,中也发现自己面前貌似有一片阴影,而且原本在他头上飘着的雪花因为那片黑影一同消失。

  他抬起头,一个黑发桃花眼的男人挡在他的面前,手中撑着的伞替他挡住了飘浮着的雪花。看到中也,原本平淡如水的面容多了几分喜色:“中也。”

  中也有些吃惊,他伸出手摸了摸男人的脸庞,发现男人的脸庞与他手指的冰冷相等:“你怎么来了?”

  “我在等你啊。”男人伸出另外一只手帮他拂去他头上的雪花,“大家都知道,你是我新娶进门的妻子。”

  提到“妻子”这个词,中也的脸貌似有点红。没有否认的他瞪了一眼男人,直接伸手将男人扛在了身上跑回去:“比起这个我在意的是你居然又跑出来!太宰治!你要是又感冒了的话我就和你离婚!!!”

  “咳、咳咳!”没想到面前的人突然来这么出乎意料的动作,完全打破了刚刚自己觉得那么好的气氛。被他瘦弱的肩膀顶到了胃部的太宰治觉得好痛苦:“中也、你顶到我的胃部了……”

  “闭嘴!回去我再收拾你!”

  “中也好凶……”

  看着那两人离去,周围的村民都忍不住笑了。

  太宰治常年身体不好,一到冬天就很少出门。现在娶了一个那么关心他的媳妇,虽然对方同是男人而且对待方式貌似粗暴了点,但是对于太宰来说,不勉是件好事。

  尤其是刚刚看到太宰出门就不忍心让他受冻,真是十分羡慕。

  那两人真的是十分恩爱。

  恩爱不恩爱这种事情呢,村民们看得开心就好,反正太宰一被中也抗回家了之后就被塞了许多东西,包括原本折好了的被子都盖在他身上。他看着一阵忙活的中也,忍不住笑了:“中也真像是个操心的老妈子。”

  正忙活着生火的中也有些没好气:“我是你老妈子那你岂不是我儿子?”

  如果是儿子的话快点叫声“妈”来听听。

  第一次被自己说的话坑了的太宰懵了一下,然后笑出声。他团着中也盖在他身上厚厚的棉被,慢吞吞地移到了中也的身边。看到太宰过来,想让他别凑那么近的中也没有防备,一下子被太宰拉进了他的怀里:“喂!太宰别抱……”我身上凉。

  “让我抱一下吧,中也。今天你都被那群孩子一直霸占着,我都没有碰过你呢。”语气里带着一点撒娇的太宰用棉被包裹住他,下巴搭在了他的头顶,带来了微微的痒。

  “……嘁。”

  难得太宰没有捉弄他,中也于是也乖乖的窝在太宰的怀里。

  中也比他矮那么一些,和同龄人比起来。他的身材也是比他人小巧一些。但是太宰很喜欢他这样,因为这样可以将中也整个人都抱在怀里。太宰好听的声音在中也的耳边响起,像是在魅惑他一般:“别生气啦,中也。”

  中也没有出声,也没有挣脱太宰的怀抱。

  “时间过得真快啊。”太宰看着面前带来温暖的篝火说道,“我们那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大雪天吧?”

  听到太宰那么说,中也回想起当天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一回想起当初的见面时,中也的语气里有着些许愤怒:“是啊,而且你第一次见面还直接甩了我一个门板。”

  哪有人第一次见面就甩人门板的?还是微笑着甩人门板!害得他差点撞到鼻子。

  太宰闷闷地笑出声:“谁叫中也穿着一身白无垢出现在我的面前,害得我以为是谁家逃跑的新娘。”

  中也想挣扎出太宰的怀抱瞪他一眼,无奈男人抱得太紧,中也只好放弃了挣扎。为了两个人的姿势舒服一些,他稍微换了一下姿势趴在太宰的怀里说道:“你见过谁家穿着白无垢的新娘是男人?不管是谁家的,最后我还不是进了你家?没见识的穷村民。”

  听出中也语气中的那点小傲娇和不屑,太宰亲了亲他的头发,难得没有和他唱反调:“是是是,中也你嫁给了我是上天对我的最大恩赐。我说得对不对,没见识的穷村民家的小媳妇。”

  太宰的这话取悦了中也,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太宰,你刚刚是不是在拐弯抹角的骂我也是没见识的穷村民?”

  “哪有啊——刚刚是中也自己承认的啊,自己嫁给了没见识的穷村民,成了他的小媳妇,不是么?”太宰笑着说完这句话,下一秒他就收到了来自了怀里的人儿的一拳头:“唔……好痛啊中也……”

  中也收回打在太宰腹部的拳头:“哼。”

  看到中也那么得意的样子,太宰坏心眼的将他抱得更紧,这让中也有些不太舒服。他在太宰的怀里挣扎,全然不知自己的动作会给身后了人带来怎样的刺激:“等等、你放开我。”这样抱着我好累。

  “…中也……”

  太宰也觉得心好累,有一个在某种地方非常迟钝但全然不知在玩火的妻子对于自己而言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不过现在这样也好,想到些小孩子不应知晓的事情的太宰湊前到中也的耳旁,张口含住了他的耳朵,连带着他橘红色的发丝。他含糊不清的开口:“都是中也的错……”

  “喂……唔!”

  话还没有说完,所有的声音都被接下来的亲吻全部吞没。

  甜蜜而粘稠的声音在木屋里回荡,其中还夹杂着各种不同的声音:两人呼吸速度不同步的喘息声、粘稠的水声,还有令人害羞的肉体之间的碰撞声。

  火堆发出的“嘶嘶”声也混杂了在一起,火光将两人纠缠在一起的身体照亮,让太宰将身下人儿的身体看得更加清楚。

  汗水将发丝粘在了脸上,但也遮不住满脸的潮红。海蓝色的眼睛里除去满溢出来的情欲,剩下的只有自己全是对他喜爱的脸。

  在那一刻,太宰觉得一直没什么都没有的自己得到了满足。

  就像干枯将要死去了的土地得到了雨水的滋润。

  冬天就这样过去了。

  万物复苏的春天来拜访了。

  褪下厚重的冬衣,不畏惧初春寒冷的中也从山上下来,身后背着他从身上捡回来用来烧火的木头。

  一下山,迎接他的不是太宰,而是与他相处得很好的孩子们。见到他的孩子们吵着要听他唱歌。天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突然想听自己唱歌,有些郁闷的中也担心着家里的人,想快点回去,却又抵不过孩子们的请求。无奈之下,中也只好一边回去一边给孩子们唱歌。

  当太宰站到门口等待中也的回来时,首先听到的是他的声音,最后才是一群孩子之中的中也,令他有些哭笑不得:“中也。”

  只不过是冬天到来了,你居然成了这群孩子们的孩子王。

  见自己到家了,中也停下了声音,也一个个的赶身边围着的孩子们回去。再三嘱咐下,孩子们欢快的离开了,中也也算是解放了。

  “真是动听的声音呢。”

  在门口等着中也的太宰突然开口夸奖道,而在一个冬天里已经摸清楚了太宰的性格的中也还是感到稍稍的高兴。

  绕过太宰走向后院将柴火放置好,太宰也一直跟着他:“我是说真的,中也。”

  “哦。”

  “真是冷淡呢,中也。”

  “啧,你这是什么口气啊?”中也无奈的回头,“我知道你是这个意思啊。”

  “你的表情看不出一丝高兴的样子。”

  “……”

  中也顿时间对这个人感到很头痛,但是他也发现了,太宰没有穿着外套就离开了温暖的木屋,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给太宰披上:“闭嘴吧,假如有一天,我再也发不出动听的声音。即使这样,你还会继续爱我吗?”

  “那是当然了,中也。”

  意料之中的回答,包括太宰那肯定的语气与笑容。

  面对着这个回答,中也没有说什么。他像是变魔术一样,从怀里拿出了一朵还没开花的椿花别在了太宰的耳边。

  未开的椿花配上太宰,还是额外适合。

  下一秒,太宰伸手扶住了中也的脸,亲吻便在这朵未开的椿花之间发生。

  万物复苏的春天就这样结束了,迎来的是渐渐开始炎热的夏天。

  阳光透过青叶照射在地上,留下斑斑痕迹。而在初夏的一个午后里,和太宰在田中干活的中也听到了有什么东西摔倒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声音。

  他回过头去看,发现原本也在干活的太宰闭着眼睛倒在了地上。

  “太宰?!!!”

  田间发出一阵带着慌张与担忧的声音。

  而等太宰晕乎乎的醒过来的时候,入眼的便是自己熟悉的屋顶,自己的右手正被人紧紧握着。偏过头去看,晕倒前看到的人儿就在自己的旁边:“……中也?”

  像是听到了太宰的声音,原本趴在他旁边休息的中也睁开了眼。看到太宰睁开眼,中也立刻爬起来看着他:“太宰,感觉怎么样?”

  “……真难得看到你这副表情。”太宰开口说话时,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十分沙哑:“我怎么了么?”

  “……没事,只是病了而已。”

  “真的吗?”

  “真的。”

  虽然中也话是那么说,可是太宰还是听出了中也语气之中的悲伤。猜也能大概猜到是什么,点明对于现在的他们而言并没有什么作用,只能增加多余的悲伤。

  于是,太宰现在只能做的事情,就是紧紧地握住中也的手。

  而在那之后,中也变得忙碌起来、早出晚归了,就连夜晚陪在太宰的身边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

  太宰知道他去做什么了。

  因为自己病了,也因为治病的药实在是太贵了,对于贫穷的他们而言根本是没有办法能支付得起的。于是中也每天除了下田干活以外,就是在山上砍柴、去换取些钱来买治病的药。

  运气好的时候,还能带点猎物回来。

  突然发生了变故的夏天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迎来了秋天。宣告着夏天结束了的虫儿发出“铃”的一声,村头那棵枫树的枫叶也渐渐被染红。

  而在家中,拿着刚刚太宰割腕用的刀子,中也将猎物身上能卖来换钱的东西全部熟练地扒下来。

  而刚刚割腕自杀结果遭到中也阻碍而失败了的太宰看着手腕上还有点泛红的纱布,唉声叹气。

  这小矮子怎么越来越暴力了,给他包扎伤口的动作也越来越粗暴了。

  “……中……”“闭嘴。”

  还没说完的话直接被中也粗暴的打断,淡淡的血腥味不断的在木屋里扩展开来,令太宰感觉了些许不适。可是即使被中也凶了,太宰也照样挤到他的身边,用他好听的声音念出对方的名字:“中也——”

  “太宰治。”难得中也念出了自己的全名,怕是真的气得慌了:“你要死要怎么样,我都管不了你了,对不对。”

  “……中也,我……”

  察觉到中也语气里的不对,太宰这才发现了对方的眼眶已经有些微红。

  “你什么你,我都差点忘了,你一心向死。”中也像是在说着赌气的话,这像是在爆发:“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你,我也不管你的事,死亡才是你最终归属,这人世间对于你而言都是累赘!

  “还以为与你有了一丝结下的缘,但这哪是结下的缘?这怕对于你而言是累赘、对于我而言是单向的孽吧?!”

  说完这番话,中也不再去看太宰,而是继续专心致志的处理着手上的猎物,仿佛刚刚说了那么多话的人不是他。但是太宰看到了中也的手在颤抖,就连指尖也差点被他自己划出血痕,他是真的生气了。

  看到中也的手,太宰叹了一口气,伸出冰凉的手将对方的手包住。

  中也的手是太宰最迷恋的地方之一,他的手没有自己见过的那种村民的手那样瘦短或者肥小,而是十指尖尖的,很是漂亮。

  而这双漂亮的手,却因为他的缘故,变得伤痕累累。

  “……我那些举动不是这个意思,中也。”

  “……”

  “如果真的要死的话,我会拉着你一起殉情的,真的。”

  “……”

  中也没有去看他,过了好一会儿,沙哑的声音才从他的喉咙里发出:“松开我的手。”

  “不要。”太宰像个任性的孩子一样,他将还带着血腥味的手拿到嘴边亲亲,“真是漂亮的手指呢。”

  “……假如有一天,我不再有漂亮的手指,即使这样,你还会爱我么?”

  “那是当然的啦。”

  太宰温柔的回答,而得到了这个回答的中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像之前一样,从怀里拿出一朵将要枯萎了的椿花别在太宰的耳边。

  下一秒,如同之前的一样。

  他们在那朵将要枯萎了的椿花之间亲吻。

  太宰想,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哪里还有椿花呢?

  接下来的一切,都像是昨日重现。

  太宰依旧在家里养病,而中也也还是照样早出晚归,只不过离家的时间越来越长,但是每次回来,他都会带着一朵快要枯萎了的椿花回来。

  而太宰的咳嗽也越来越厉害了。

  即使在半夜里,中也也能听到那压抑不住的咳嗽声。

  想到这里,背着柴火的他走得更快了。

  快一点、快一点,不买到药的话……

  再一会儿、再一会儿,在那棵枫树的红叶落尽之前……

  直到他死去为止。

  直到椿花,死去为止……

  经管再怎么拖延时间,村头的红叶还是落尽了,而站在一棵椿树前,中也望着唯一一朵还未盛开的椿花。

  “中也,你费尽心思的这样做,还不是没有什么用。”

  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好听的女声,而且听起来与中也十分熟悉的样子。中也回过头去,看到了一位穿着和服的女性在他的身后:“……红叶大姐。”

  红叶叹了一口气:“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我知道。”

  “即使是恩情,也不值得你这样做吧。”

  “我知道。”

  “……看来你已经下定决心了。”

  “嗯。”中也点点头,然后开始慢慢的爬上高大的椿树,将那唯一一朵还未盛开的椿花摘下来。

  看着自己在幼年时期便看着长大的孩子那么坚定,红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慢慢的消失在中也的身后。

  很快就摘到那朵椿花的中也露出了那一瞬间的笑容,他没有注意到红叶的离去。在跳下来的那一刻,椿花便奇迹般的盛开起来了。

  而看着这朵椿花,中也满脸悲伤。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人类了,你还会,继续爱我么……”

  因为害怕一直都不敢告诉真相,怕那人会弃自己而去……不过现在也没关系了,反正自己也就差不多这样了……

  “那是当然了。”

  “?!!”

  “无论我说多少次都可以,中也看起来漂亮,为什么那么笨啊。”

  对他一如既往的有些嘲讽但是一直有着温柔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中也简直不敢回过头去看后面的人是不是自己的幻觉。而这时熟悉的怀抱从背后出现、立刻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了熟悉的气息里。

  中也这才相信,这不是自己的幻觉。

  “要不是那位漂亮的红叶小姐告诉了我并且把我带到这里来,你就是不是想偷偷先走一步不和我殉情了?”

  带着点点不满的语气在耳边响起,中也下意识地抓紧了抱住自己的手臂。在他还想反驳一下的时候,太宰又再次开口:“我都知道啦,中也。

  “每次你都带回椿花的时候我都在想,你从哪里带来的椿花呢?即使是在不应该盛开的季节里。”

  太宰轻声道:“那天我看到了最美的椿花,我一直、直到今天仍然记得哦。”

  去年他与村民一起上山捡柴火,看到了另外一群村民说要将那棵高大的椿树砍掉来盖房子。那时也快到了椿花完全盛开的季节,难得想看椿花的他劝下村民不要砍这棵椿树。而在这之后,他果然看到了最美的椿花。

  “然后,我会一直不变的,深爱着你。”



  —END—
  

  
  后记:
  中原中也生日快乐!
  QAQ因为一天都在搞自汉化所以赶不上了嘤嘤嘤……
  结局为开放性的哦,是he还是be还是大家觉得比较好嘛……
  虽然是建议配合BGM,但是貌似很不上文的节奏和大家阅读的速度……只好不管它了!
  后知后觉才发现椿花就是山茶花,而山茶花貌似没有那么高……但是是我百度发现,花枝可达四米……
  ……
  ……嗯…………

评论(19)
热度(55)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