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眼中的世界

【双黑/太中】我知道是你(下)

终于完结啦!!!!

(上)(中)


设定:

设如同历史上中原中也诗人一样有个弟弟,再次假设设为孪生。




(下)


  

  他在等着我。

  这样想的他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那是一个废弃的旧工厂,地上的杂草都快要将路面给覆盖了。

  下了车之后中也走向那边唯一一间打开了门的工厂房子,在进入的瞬间中也感觉到除了他身后的光线照射进来以外,其余的都是勉强用眼睛能看清楚。中也拿出手机,发现没有任何一格信号,他叹了一口气。

  难怪给自己发这么偏的地方,换作其他人还真的是不好求救啊。

  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中也看到手电筒所照到的地方都积满厚厚的灰尘,有几个地方还有走动和拖拉着什么东西移动的痕迹。顺着那些痕迹的方向走过去,原本能勉强看清的地方已经变得一片漆黑,而这个时候中也看到了不远处的那点光亮。

  整个房间包括其他的门窗都不透光,想想也能猜到是被木头所封死。有些难闻的味道因为通风不流畅变得更加浓烈。中也下意识捂着自己的口鼻,那些难闻的味道有点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是什么,总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而变得一片漆黑的房间之中只有那油灯点燃的地方才有光亮。

  等中也走过去看到,那光亮的地方不仅有等着他的人,还有被绑架失踪的两个人:“芥川?人虎?!”

  你们两个怎么凑到一起被绑了?!

  “……哥哥倒是第一个想的是他们,明明我们才是最亲密无间的人。”等着他的那个人开口抱怨,和中也一样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他穿着一身看起来有点皱的白衬衫,一件有些沾灰了的马甲。还有与面前穿得一身漆黑的中也有着同样的样貌,包括那橘红色的头发和海蓝色的眼瞳。

  中也拿起手电筒照了一下芥川和中岛敦,发现他们只是一副睡着了的样子:“是么?我比较关心的是他们没给你弄死吧。”

  男人开口笑道:“只是打了可以昏睡的药而已,我可不想害死哥哥。”

  “你之前做的行为已经算是害死我我了吧。”中也看着他,“难怪我说这几天怎么心神不安,原来除了那条青花鱼以外,你还活着……我的弟弟。”

  中也的弟弟——也就是面前这个与中也有着十分相似的男人,他笑着裂开嘴,看起来和中也有八分相似:“你终于承认我了啊,哥哥。”

  “……你到底想做什么?”中也盯着他。

  “我想夺走哥哥的一切啊,明明可以活下来的人是我。”中原说,在弟弟中原的脸上,中也那张看起来未成年的脸变得更加嫩了。而在下一秒,那张天真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哥哥,为什么呢?

  “为什么当初要杀我呢。”

  ……

  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能给出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我想活下去。”中也开口,语气听起来像是很平淡:“你做的这一切我都能猜到,因为我们两个是流着相同血液的孪生子。

  “你真的是与我流着同样血液的弟弟么?”

  “哥哥真是笨蛋,为什么老是要说出我们都知道的事情。”中原不以为然,“哥哥这一点也是一直没变。那么天真,一点就炸。”

  面对着这个十几年前就应该死去的孪生弟弟,中也现在虽然很窝火,但是他也不想对着唯一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说教太多:“……我不想和你废话太多,听话好么,现在只是我出现在这里,要是被其他人抓到了,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中原沉默,中也见他没说话,以为他稍微挺进了那么一点。多年未见的弟弟,不管怎么样人都会变的,中也压根不指望他会听进去多少。只见他沉默一会儿,突然抬起头直挺挺地看着他:“哥哥,救我。”

  “?!”

  什……什么?!

  中也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看着与他一样的面庞一副求救的样子,完全没有刚刚那副嚣张跋扈的样子:“你……在说什么?”

  “……该死的……没事呢,我的哥哥。比起这个……我们来继续刚刚的话题吧。”中原的脸就在下一秒扭曲起来,刚刚那副求救的样子完全不见。 他一步一步地走向中也,说话时的语气也越来越温柔:“话说回来,我们两个极其相似,相似到什么程度?只有妈妈才能分清楚我们之间谁才是哥哥、谁才是弟弟。

  “可是哥哥,你真的太出色了。有什么好事爸爸妈妈都是让你第一个享受,身体不好的我只能坐在阁楼上看着你在花园里玩耍。”走到中也面前的中原抬起中也的下巴,眼神是满满的蔑视:“哥哥对我那么好,我都记在心里了,可是哥哥呢?不顾一切的杀我的人却是我最喜欢的哥哥。不过没关系……我以前说的话还记得么,我最喜欢哥哥啦。”

  “……你给我闭嘴。”

  中原当作没有听见:“即使被哥哥这样伤害,我也还是最喜欢哥哥啊。最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啊啊,喜欢到恨不得将哥哥融为一体,我便是哥哥、哥哥便是我。那样的话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将哥哥吃下去就好了。”

  说着,中原手中出现了一把闪亮的匕首,而站在他面前的中也没有任何动作,他看着中原狰狞的表情,突然以出手摁住了他:“是么?那么到底是谁吃谁呢?”

  异能力——污浊了的忧伤之中!

  被重力所操控着的身体突然往墙壁之处摁去,看着中原被摁在墙壁上动弹不得,中也很好心的没有拿出自己的匕首(虽然他不知道又被太宰顺手了)。他一步一步的走过去,像是一只高傲的猫一样,然后,一脚踩上墙壁:“说吧,是谁派你来的。又是谁告诉你,老子有个弟弟?”

  被摁在墙上的中原抖了抖,眼里一闪而过的惊慌没有逃过中也的眼睛。最后一句话充满了威胁,像是发现了自己逆鳞的龙,动一下的代价便是以粉身碎骨来祭献。

  “你……”

  中原试图对抗重力,但是还没有尝试,他的表情突然扭曲起来,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看得中也一脸莫名其妙,最后表情狰狞的中原断断续续的说出一句话,看起来像是强行说出来的一样:“哥、哥…救…我、的……名字……”

  “……”

  名字?!

  早觉得不对的中也看着他,发现他狰狞的表情之中还带着痛苦与恳求,那是多年前他的弟弟最后一面一致。中也看着他,即使内心已经有其他想法了,但他还是没忍住,轻声念出了他的名字——

  “……亚郎。”

  中原亚郎。

  下一秒,扭曲的表情恢复了正常,恢复之前最初见到中也时的平淡、甚至是更加温和:“……哥哥。”

  中也挑眉:“你现在可是敌人。”

  “可我是亚郎,哥哥认识的那个亚郎。”中原笑眯眯的说,“不是那个控制着我有着与你同样表情的敌人。”

  “哦呀?我凭什么信你?”

  “凭你现在一直没有显现实力压制着我,还有……”中原沉默了一下,“马路边的大房子、花园里的玫瑰花、通往二楼的楼梯、打开房门就可以进入的房间,还有落在地毯上没有收拾好的两本书……”

  中也睁大了眼睛。

  “那是只有中也和亚郎才知道的秘密,不是么?”

  “……”

  中原的话一出,中也立刻解开了重力对他的压制。只不过中原有些哭笑不得,虽然被哥哥压制在地上了,但是他还是可以自己爬起来的,没必要操控重力将自己拉起来还顺便拍掉身上的灰吧?

  但是中也没有完全在乎这件事,在中原——应该叫他亚郎、站稳的时候,他将自己的弟弟抱在了怀里:“……亚郎……我很抱歉,当年的事。”

  “我从未介意过当年发生的事情。”亚郎也抱住他,他知道中也说的「当年的事」是什么事:“当初的我不能理解哥哥的做法,而当我被人拘留于人世间之时,我明白了,哥哥当时的那样做是为了将被病痛纠缠着的我解放、不再遭受痛苦的折磨。应该说抱歉的人应该是我,让哥哥一直抱着歉意的想法。”

  “亚郎……那你现在这算是什么情况?”中也放开亚郎,打量着面前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感到了稍稍苦恼。

  既然恢复了神志,干脆把他带回黑手党那自己好保护好了……不过这样应该绝对会被认错的吧?

  即使身躯已入土为安、只剩灵魂拘束在别人身上的亚郎还是有着与中也同为孪生的心灵感应,知道哥哥在想什么的亚郎有些哭笑不得:“哥哥,我只不过是灵魂罢了,是早该踏入天堂排队等轮回的人。”

  现在的我恢复了神志,也支撑不了多久便会被再次控制。

  中也挑眉:“我怎么不知道你信基督教?”

  亚郎苦着一张脸:“如果你被一个信基督教的人拘留在他身上并且天天听他念叨,就明白那样的痛苦了。”天天拿着《圣经》当睡前读物,结果却做出这样的事情,他都不知道该怎么点评比较好。

  中也:“……那真的是辛苦你了。”

  亚郎苦笑。

  不过可以再次见到哥哥,比起那些事情,突然觉得也不算什么了。

  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中也,突然之间像是触了电一样,朝他身后的某个方向看去,看起来像是非常不爽的样子。

  亚郎一脸茫然,当他想开口问中也的时候,中也倒是先开口了:“死青鲭,你什么时候跟过来的?”

  后面空无一人,也没有其他声音。

  中也冷哼了一声,周围的重物也慢慢的浮了起来,然后分别朝中也看着的那个视线那快速砸去。

  “……等等!中也!我们现在不是暂停战争么?!”眼见重物真的要落下,一个一直偷听着的男人急忙跑了出来。看到真的是太宰,中也冷哼了一声。

  亚郎目瞪口呆。

  哥哥的能力真的好厉害……还好没有和哥哥为敌。

  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样想的亚郎稍稍有点心疼一直将他拘留于人世间的那个人类了。

  肯定会被哥哥一顿折腾。

  走出来的太宰看到周围的重物都落下了,内心松了一口气之后又不怕死的湊前去:“啊呀,两个小矮人呢,哪个是中也呢?”

  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同时挑眉。

  太宰:“……”

  虽然我认得出来但是这样看起来还是非常的……有冲击力。

  “好吧,太宰,你出现在这里做什么?”

  “当然是来帮你……们的忙啊。”

  太宰看着面前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哥哥的眉间都是他熟悉的不耐烦,弟弟的眼目都是哥哥没有的温和。

  如果中也的那张脸出现了弟弟的这种温和……

  太宰抖了抖身上冒出来的鸡皮疙瘩。

  看到太宰抖了抖,中也和亚郎同时开口:“怎么,皮痒了么?”

  太宰:“……”

  等等……!你们两个!

  而同时开口的两人互相对视,然后默契的同时笑出声。

  这种血浓于水、天生的心灵相通的感觉,真好。

  “好吧,不闹了。太宰先生你来这里做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叫太宰?”

  “被拘束的灵魂可以共享记忆。”亚郎说,“当然,前提是已亡的灵魂被人呼唤了他的名字、还保持着清醒。”

  太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原来如此……”难怪你还会知道十多年之后的事情。

  亚郎摊手。

  这种事情他实在是一点都不想遇到。

  “那么,这位中也的弟弟君,你现在知道你自身的情况和解决方法么?”

  “当然。”亚郎点点头,“只要解除掉异能,控制着我的人就毫无任何办法了。”

  说完,他发觉了中也的沉默:“哥哥,怎么了?”

  “……如果异能消失了,我是不是不会再见到你?”

  “……啊啊,哥哥在想的是这个么?和哥哥想的一样,是真的不会再见面的哦。”亚郎笑着说,“但是如果我不连同这人一起消失,哥哥会难过的吧。”

  看着自己弟弟的灵魂被人玩弄在手心上。

  “请不要犹豫,哥哥。”亚郎伸出手去触碰中也的脸,然后他的额头也碰上了中也的额头:“就如同当年一样、不带有任何的歉意,把我从折磨之中解放吧。”

  “……如果我拒绝呢。”

  “你不会拒绝的。”亚郎用温柔的口气说,“即使哥哥你嘴上那么说,眼中的肯定已经告诉了我你有想要保护的人、有想要珍视的人、有想要一同走下去的人。

  “为了他们,你必须那么做。”

  “……我很抱歉,亚郎。”中也伸出手抱住他,他知道让太宰解除对方的异能,他们便不会再见面了:“真的……很抱歉。”

  “不要抱有这样的想法啊。”亚郎松开他,“还记得吧,马路边的大房子、花园里的玫瑰花、通往二楼的楼梯、打开房门就可以进入的房间,还有落在地毯上没有收拾好的两本书……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听哥哥再给我念一次那两本书的内容。”

  “……我会的。”中也拿下帽子,“动手吧,太宰。”

  “啊。”

  太宰从他们道别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虽然觉得对中也有孪生兄弟这件事情感到诧异,但是两兄弟的事情还是两兄弟亲自解决比较好。

  就在太宰准备抓住亚郎发动异能力的时候,亚郎突然对着他们两个做了一个鬼脸:“对啦,哥哥!”

  “?!”

  “如果有机会再见面的话,请你好好的介绍你的男朋友好吗!我才不会介意哥哥有男朋友的啦!”亚郎的表情上全是打趣,但是说出的话将在场还是站着的两人直接雷得一懵:“在脖子上留下吻痕什么的简直太过分了!”

  还有没有想过弟弟的感受了啦?!

  “?!!”

  这话说得中也下意识地捂住被发梢遮住的那边脖子,顺便给了太宰一个愤怒的瞪眼。然后才突然反应过来:“等等!亚郎!你听我解释……”

  可惜亚郎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他直接碰到了还是一脸懵逼的太宰,随后,太宰的被动异能力——人间失格发动。

  亚郎的身影就渐渐的消失在他们面前,化成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模样。看到面前的人立刻换了一个模样,太宰下意识的嫌恶的松开了对方的手:“居然那么丑。”

  刚刚才回神的男人:“……”

  你说啥??????

  丑?????????

  看到面前的人一下子就换了一个人,中也带着稍微尴尬的吃惊的表情还没有换过来,而且看到了面前的人不再是与自己有着相同面貌的弟弟、换成了害自己弟弟拘留人世痛苦着的人,一个没忍住,中也直接挥起拳头朝那人的脸上揍去。

  妈的!罪魁祸首!

  把老子的弟弟还给老子!!!

  “啊——!!!”

  随后仓库传来了惨叫声,而及时松手了的太宰一早就躲开到旁边给被捆绑着的两人解开。

  看着中也揍人揍得那么凶残,甚至还用起了异能来折腾对方,虽然打的地方都不致命但是都会非常特别疼……

  等到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侦探社和港黑那边也派来了人过来接应他们。而看着自己的前搭档和现搭档在那里谈事情,太宰默默的站在旁边等待着他们谈话结束。

  而后来到后来,因为国木田要代表着侦探社来处理这事留了下来,太宰只好坐着中也的车离开了。而只有两人的车上,气氛变得非常的——

  尴尬。

  最后在停车场下了车之后,太宰一路跟着中也一起去逛超市,顺便在中也推着的购物车里面丢了两只新鲜的螃蟹下去。

  中也皱眉:“拿开。”

  太宰做出可怜的表情:“别,我想吃。”

  按照以往的话,中也肯定会将新鲜的螃蟹丢在他脸上,可是今天没有,就连太宰这样的要求他也没有心情去拒绝。

  叹了一口气之后,中也默许了太宰的行为。

  在他转身的时候,他没有看到太宰眼里难得的担忧。

  而在结账有人的时候,太宰难得亲自提着购物袋一路往前走。

  “……你是脑袋进水了么?”看到太宰这样难得的行为,中也有点吃惊。

  “拜托,不要把我想得那么坏好吗。”

  太宰的话像是在抗议,中也冷哼了一声:“这不是你的本性么?”

  太宰提着购物袋做出一副伤心的样子:“中也你那么看我,我真的很伤心啊!”

  中也哼了一声:“比起这个,你为什么那么肯定那个时候的人不是我?”

  他刚刚在和国木田谈话的时候,听国木田说太宰一看到监控录像里的人时,就十分肯定不是自己。

  虽然觉得有些高兴,但是中也觉得,如果他认不出哪个是自己的话,那以后就等着被踢下床吧。

  太宰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因为……今天我想吃螃蟹。”

  “……滚蛋要吃回你的员工宿舍去,你当我是你的厨子么?!!”中也额头上的十字架欢快地蹦哒着。

  “哎——中也真的是好小气啊!”

  “什么?!我小气的话那你一直赖在我家白吃白喝又算什么啊?!!”中也觉得自己快要暴走了,而这时,他突然瞄到了太宰手中的购物袋最上面的非常熟悉的一样东西……

  “……”

  中也沉默了,太宰感到了不妙。

  下一秒,他就听到旁边的男人突然大喊着他的名字:“太!宰!治!!”

  你他妈居然买了避X套?!!

  又想上老子的床?!!!

  “不听不听!中也念经!”

  “什……什么?!!太宰治!你给我站住!!!”

  今天的横滨街头,依旧有一个穿着砂色风衣的男人拼命的往前跑,手中提着的购物袋里勉强能看清楚里面有什么。而他后面追着的那个披着黑色风衣的男人一脸凶残,一副不追到对方打一顿就誓不为人的表情。

  而后面追着的男人,完全看不到前面的男人愉快的表情。

  我知道是你,对于我而言,这就足够了。

  

  

  

  

  —END—

  

  

  后记:

  哈哈哈哈我终于填完坑了!一个坑填完了好高兴(别忘了手机文档里的二十多个坑)!!!

  原本设定是弟弟为了中也而病娇痴狂着做出了一切,后来想想我也实在是够了,所以决定改成弟弟的灵魂被敌人强行召唤回来……

  但是后来一想,那要不要两个一起试试?!

  于是就有了这样的结局。

  所以,这不是烂尾了吧?

  每次写结局写得想干脆炸死主角完事的我写得真的是非常痛苦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结局里的敌人……从道德来说也是非常的丧心病狂了……吧?


完结了我来艾特一下原本给 @玄瑾 太太的贺文,拖了辣么久才完结真是抱歉呢qaq。

再艾特一下阿九 @啾呀_叫我九爷 !我完结啦!!!

……也好想艾特一下qaq……(说着默默的艾特了 @情報專員Jormungandr 

评论(10)
热度(59)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