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双黑/太中】感冒

  ◎身体不适,作为单身汪的我决定在这一天冷静的捅个刀子。

  

  说实在话,港口黑手党的高级干部中原中也天不怕地不怕而且在部下眼里他如同不败战神一样,一点小伤口都无法阻挡他坚持来上班这种事情。当然,这几天另外。

  上班一向全勤的中也先生,居然!

  请!假!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多得中也在黑手党里名声好长得又帅对人又有耐心而且还不错,虽然身高有点不尽人意(这不是重点)但是还是不妨碍他在黑手党的地方有了迷弟迷妹们。而这群迷弟迷妹们自然也算是神通广大,虽然传达的消息后来被扭曲成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反正扭曲来扭曲去的结果最后都不是他在家里看到太宰治这个令人觉得心烦意乱的家伙。

  拿着纸巾盯了站在他门口半天还保持着他的绅士微笑的太宰,中也想也不想的立刻关上门,可惜太宰即使的伸出一只脚卡在那里,哀嚎与抽气的声音同时在他家大门那响起:“中也!脚!脚!”

  废话我当然知道是脚。

  特别冷静的近距离欣赏了一下太宰的表情之后,中也总算是大发慈悲的将太宰放进了家门口,顺便将刚刚擦过鼻子的纸巾丢进了垃圾桶里:“说吧你来我这里做什么?”

  “当然是白色情人节带你出去吃饭……嘶!中也!疼!”话还没有说完太宰被夹了的那只脚上立刻出现了穿着棉拖鞋的脚,看起来像是用力的碾了几下泄气:“别!别再踩这只脚……”

  要是在平常这位干部大人肯定会补多几句来呛这个人,可惜他今天头晕脑胀双眼发晕而且鼻子还堵住了,压根没有什么心情来呛这位前任搭档干部现任敌人情人:“有事启奏无事退朝吧。”

  “都说了少和红叶大姐看那些脑残电视剧,最近又看了什么?”

  中也从桌子上抽出一张纸来擦鼻子:“忘了和你说,红叶大姐在厨房。”

  话音刚落,红叶就从厨房那出来,手上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粥,身后跟着拿着大刀随时随地就准备冲向太宰的金色夜叉。

  中也看起来有些幸灾乐祸:“看来完全被听到了呢。”

  太宰:“……其实脑残电视剧也不错,我也有经常看呢。”

  好在红叶也懒得和他计较那么多,她听到流言说中也重伤到不得不请假,吓得她立刻丢下手中的活来看看这个亲手养大的孩子。不过流言一向有些不太准,尤其是中也的那群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的迷弟迷妹们,看到中也其实就是感冒咳嗽还有些低烧便稍稍放下了心,替他去厨房做点清淡的吃的然后再回去。

  至于那些误传中也重伤的人自然是被红叶收拾了个遍,虽然到最后有些人还受伤了这种事情太宰肯定有份。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在目送着红叶大姐的离开之后,太宰才把视线移向正在吃粥的中也身上:“难得你变成这样呢。”

  “你也不看看是谁祸害的?前两天是谁跳又跳河自杀?”中也头也不抬的说。

  ……好吧,这个倒是自己的错,可是谁又会在白色情人节这天感冒啊?

  太宰闭嘴,毕竟前两天是自己偶然去跳河自杀,然后被路过的中也看到就下河将自己捞了起来。没想到身体一向好到不行简直可以去当超人(虽然说中也的能力也可以学超人上天)的中也居然会病倒,而且还是来势汹汹的那种。

  等中也喝完粥之后,太宰拿着自己给中也买的感冒药慢慢的喂给他吃。等中也吃完药、进入到胃部的感冒药药效开始慢慢发作,日常和太宰对怼的中也还没有怼几句便感到了困意。

  再次用纸巾抹去一直堵在鼻子里的液体,中也打了今天吃了药之后的第三个哈欠。看他强忍着困意和自己怼,太宰想了想今天的计划,再看了看一直和自己互怼的中也……

  ……怎么看他早就计划好的计划都没有进行啊!

  看着心爱的情人非常暴躁的擦鼻子,太宰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中也,你这样擦鼻子会废的。”算了算了,计划赶不上变化,等小矮人病好了再一一翻倍补偿吧。

  “……你管我。”大脑简直混乱到不行,中也简直想把太宰丢出家门之后滚回房间去睡觉:“快滚,我困死了。”

  太宰有些无奈:“难道我就不可以留下了陪你么?今天可是白色情人节。”

  如果要是在平常,大脑清醒着的中也或许会思考一下然后心软跟着太宰继续着他不知什么时候策划的计划行动,可惜现在面对着的是大脑一片混乱的中也,说什么都要半天才能反应过来。

  但是混乱了的中也不仅没有反应过来,还一个劲的将情人往家门方向推去:“你再不走我就把鼻涕擦在你的外套上!”

  太宰抖了抖:“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不爱干净了?”而且还那么恶心。

  中也瞪了他一眼,然后往房间走:“不许偷我的酒。”

  “中也,你去干嘛?”

  “睡觉,不许吵我。”说完,中也将跟在自己身后的太宰拉开,“也不许过来。”

  太宰微笑:“你是在担心我传染给我么?只有笨蛋才会感冒的啊。”

  “……你刚刚是在骂我对吧?”中也反应非常迟钝,而给太宰抱了个满怀,“喂!放开我啊!”

  “就连脑袋迷糊了也不愿意诚恳么?”太宰蹭了蹭他的头顶,柔软的发丝还是透露着一如既往熟悉的味道:“我这次不会走了,你放心吧。”

  “……哦。”

  怀里传来闷闷的一声,原本有些沙哑的声音因为感冒咳嗽的声音变得更加沙哑:“……带我回去休息,太宰。”

  太宰笑得眉角弯弯:“好~”

  “吵醒我我就揍你了,太宰。”

  “啊啊,知道了。”

  抱着心爱的人儿走向卧室,顺便将自己也塞入有他的被窝里。一碰到自己微凉的身体时,对方虽有些不耐烦,但是却选择将整个身体让自己抱住,让太宰忍不住紧紧的将人困在自己的怀里、不愿松手。

  失而复得的温暖就在自己的怀里,看着中也渐渐安稳的睡颜,困意也袭向了太宰,他也渐渐闭上了眼,睡在了有着中也的床上。

  时光甚好,若此时有着他长睡不愿醒,那也岂不是好事一件?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额头上传来的冰冷算是唤醒了正在沉睡中的太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面前的是早已不复过去容颜的与谢野医生和一脸担忧的中岛敦。

  下意识的想拿走头上的冰冰凉凉的东西,与谢野抓住了他的手:“别动,你总算是醒了。”

  “……怎么了?”

  太宰还有些迷糊,明明不是陪小矮子睡觉么?怎么一睡醒就看到的是他们俩人的?

  与谢野伸出三根手指问他:“这是几?”

  太宰用着熟悉的语气开着玩笑:“如果我说三的话你等会会不会伸出四根手指?”

  与谢野默默的收回手,她的表情明显松了一口气:“看来没有烧傻,不过你这突然吹了夜晚的风导致的感冒高烧实在是太吓人了。”

  “听你的语气貌似我烧了很久。”太宰说,“我烧了多久?”

  “太宰先生……你烧了三天了。”看到太宰总算是醒了过来,过去的小老虎中岛敦一个没忍住眼泪就沿着眼眶跑了出来:“吓得我们差点以为你……”

  “……我还没死呢,敦君。”

  太宰终于看清楚面前的人,几十年过去了,面前的小老虎也不再有当年的稚嫩。他下意识的去摸旁边的位置,却发现那里一片冰凉。

  “啊……”

  太宰有些恍惚,而中岛敦看起来十分紧张:“太宰先生……?”

  “……没事呢,别担心。”

  被中岛敦的呼唤而回神的太宰朝他笑了一下,即使容颜已老,可是还能看出当年的英俊帅气:“我有点累了,可以让我一个人静静的呆一会么?”

  中岛敦明显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与谢野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现在的太宰貌似心情不太好,于是中岛敦只好退一步:“那,如果有事的话请一定喊我们,我们就在客厅。”

  “好的。”太宰笑着点点头,“麻烦你们了。”

  而等着与谢野他们离开房间、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的呼吸的时候,太宰才感觉到了这里所有的一切,都缺了一个人。

  而放在床头柜上的相框里的照片,一个蓝色眼睛的人与另一个鸢色眼睛的人抱着一起。照片里的他们是多么年轻,即使过了几十年,依旧可以看出当年的风采。

  可是这里已经少了一个人了啊。

  太宰恍惚的想。

  原来是梦,他还想着等中也的感冒好了之后,便再拿着他的卡刷爆之后向中也求婚。虽然这个过程有些不尽人意。

  可是……

  这都是梦。

  他明明前几天才参加了小矮人的葬礼、他明明为中也盖上了棺材,明明就在前几天的前几天,他们还因为晚上吃什么而吵了一架、到最后却又在床头和好、给对方留了晚安吻,第二天依旧牵着手去公园散步。

  明明就还是在一起的啊。

  为什么感觉心脏空空的。

  中也,你是笨蛋么?

  我想你了啊。

END




今天有件事我真的好生气我必须要槽一下……

我见过插队的男生抽烟的男生,但是我没见过这种插队了还一边抽烟一边嘲讽正在乖乖的排队的男生(那个还是他同伴)!!!!!!!!

按道理来说他怎么嘲讽都不关我事,但是!!!!!!!

戴眼镜怎么了?!!!!!!!!

乖乖排队怎么了?!!!!!!!!

你他么带着其他男生连插我和我朋友的队我都还没发火呢你就这样一棒子打死一群人(不好意思我也是戴眼镜的)!

操你大几把是吃你家大米了还是戴眼镜的乖乖排队的一个个用大几把怼你菊花了让你怀孕了?????????

我他妈!!!!!!

戴眼镜的斯文败类??!??!!

你脑子被屎糊了吧?????

你他妈还衣冠禽兽吧??????????

恕我骂人,你就她妈是个人渣!

评论(36)
热度(87)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