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眼中的世界

【双黑/太中】一颗曲奇牛奶白巧克力的时间(上)

  ◎乱写,因为肝不动文于是放下文去吃巧克力而飙出来的脑洞,其实是本人想吃巧克力而已……

  ◎小甜文,有温柔的太宰出现。

  ◎作者宰x猫咪中

  ◎很高兴认识 @Jormungandr 哦~

  

  

  

  (上)

  

  

  为了安抚幸幸苦苦工作的作家们,出版社每次去拿稿子的时候会带点东西给作家的。而这次是刚刚上任的编辑中岛敦从一位离职了的编辑手中接过一位作家,那名作家的名字他也不是没有听过,简直可以说是出版社的顶梁柱之一。当他战战兢兢的去问同事国木田独步先生的时候,对方倒是给了他一个意想不到的回答——

  “哦?太宰那家伙啊。其实没什么的,你跟着我一起就好了。”

  “哎?哎哎?”中岛敦有些不明白国木田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是出版社另外一份杂志的主编,”看懂了中岛敦不明白的意思,国木田随手拿起放在旁边的样本挥了挥,“这本是月刊,太宰写的东西几乎每个月都会出现在这本杂志上。而正好我是他的编辑……嗯,之一。”

  “啊……那我现在需要做什么?”

  “现在啊,如果你没事的话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趟超市。”国木田看了一眼手表说,“去买点东西之后再去收稿。”反正也差不多到交稿日了,万一太宰那家伙又没写稿子的话现在过去催催他还来得及。

  抱着这样的想法,国木田起身拿起衣服和手提包准备出去,然后注意到表情有些为难的中岛敦:“怎么了?”

  中岛敦支支吾吾了半天国木田半句话倒是没有听懂,看着眼前的人貌似越来越没有耐烦,脸变得越来越红的中岛敦只好咬咬牙双眼一闭:“很抱歉国木田先生我没钱买东西!”

  别说买东西了,这个月工资要是拿不到估摸着房东太太会拿着扫把将他丢出出租屋的吧。

  国木田:“……其实那些费用是出版社报销的。”

  下一秒他貌似看到一个快要窘迫得把头埋在地下的中岛敦抬起头来,眼底闪着希望之光:“真的么?!”

  旁边在埋头工作中的谷崎润一郎抬起头看他,落在额前的几根碎发被谷崎再次用发夹夹上去:“当然,这是社长说的,说是没理由什么都要我们这些编辑做完。”

  中岛敦简直要感动得哭起来了。

  那个好心的男人带他来这里工作简直是大好人!

  与国木田在超市里逛着,看着国木田在挂掉电话之后立刻朝零食区走去,然后唰唰唰地拿下了一大堆的甜食、尤其是曲奇牛奶白巧克力,中岛敦惊呆了:“额……太宰先生喜欢吃甜食么?”

  那么多的甜食,吃多了半夜牙会疼的吧?

  但是对于中岛敦所想,国木田倒是对于这种事情表示习以为常:“谁知道,他不喜欢吃甜食却偏偏想要买甜食。”反正买来的甜食的下场都是会送给邻居的小姑娘、或者被他的合租以及名义上的监护人吃掉。

  中岛敦:“……”

  他该怎么点评他未来需要负责的作者呢?

  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国木田突然提醒中岛敦:“对了新人。”

  “嗯?”

  “去到太宰家的时候,要注意一件事。”想到那件事的时候,国木田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微妙:“嗯……不要得罪中也君。”

  中岛敦:“……嗯??????”

  中也君???

  请问一下那是谁?????

  看出了中岛敦满肚子的疑问,国木田看起来像是不打算多解说的样子:“等到时候见面了你就知道了,不过中也君应该会喜欢你的吧……对了,反正他的监护人们也在,到时候你去收稿的时候还会认识。”

  说完,留下了一肚子疑问的中岛敦在原地满脸问号。

  国木田先生你说一半不说一半真的很吊人胃口啊!

  等到了太宰家之后,中岛敦看着还自带小花园的公寓简直羡慕。

  原来太宰先生那么有钱么?!

  国木田看出了他在想什么:“他确实有钱,不过可能……”说着,他停顿了一下,用手指指了指脑袋的位置:“这里有病。”

  中岛敦:“……”

  这样说自己负责的作者真的好么?

  不过国木田还没有去摁响门铃,身后倒是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中岛敦回过头去看,发现是一个提着购物袋的男人站在他们的身后:“国木田先生?今天是来收稿的么?”

  “好久不见,织田先生。”国木田转过身对男人道,“为了避免太宰再次拖稿……所以我带新人过来熟悉流程,带着甜食。”说完,国木田稍微提高了一下手中的购物袋。

  “啊啊,这样啊。”被叫做织田的男人拿出钥匙开门,“今天太宰在家里陪着中也君,不过希望进入的时候不会又看到一团糟糕。”

  被织田那么一说,国木田想起了他上次明明是来收稿却被太宰忽悠打扫卫生这种事情,顿时间觉得脑袋嗡嗡响。而将屋子弄得乱七八糟的罪魁祸首们却顶着那张无辜的表情看着他,其中一个甚至还睡着了!

  织田无奈的耸耸肩表示自己已经习惯了,而等到他打开门时,入眼的便是摆放得乱七八糟的各种鞋子,看起来像是被人故意拿出来的一样。

  看到这样的场景,织田就知道家里又变成了什么样,国木田也扶额,而只有一脸茫然的新人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是……怎么了么?”

  是家里来客人了?

  “额……大概是太宰又惹中也君生气了吧?”

  已经习以为常的织田从那乱七八糟的鞋子之中捡出自己的以及给客人的拖鞋。在换好了之后,织田朝客厅的方向喊了一声:“太宰,国木田先生来了。”

  正当中岛敦换好鞋子的时候,客厅方向传来了轮子滚动的声音,其中还混杂着一个焦急而且还非常耳熟的声音:“织田作!中也又调皮跑上楼了不肯下来了!”

  “明明是你又把中也君惹生气了吧。”织田无奈的走了进客厅,跟着他一起进入的中岛敦看到客厅的人,顿时间一脸震惊:“是是是是是是……”

  是那天跳河自杀被自己救上来之后推荐自己去出版社的那个男人!!!

  “hi~是我哦。”在客厅里的男人朝中岛敦挥挥手,黑色的头发与那桃花眼以及他身下的轮椅看起来都十分眼熟:“我们又见面了,敦君。”

  织田一脸疑惑:“你认识这位新编辑?”

  中岛敦还在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而只知道一部分的国木田推了推眼镜:“大概是他遇到了正打算自杀的太宰,然后被推荐了过来吧。”只是没想到会与太宰第二次见面。

  话说回来,现在新人的位置也是他推荐的,说是绝对胜任。

  啧。

  织田去泡茶给他们,而国木田从购物袋里拿出了他在超市买的甜食:“喏,给你买的。”

  “啊,真的是十分感谢呢!正好家里没有这种了啊。”太宰欢喜地撕开包装,那正是之前中岛敦看到的包装非常漂亮的巧克力。原本还以为他会现在吃,没想到的是太宰居然滑着轮椅来到了去二楼的楼梯口。

  正当中岛敦在好奇太宰在做什么,国木田示意他一起过去:“去吧,正好认识一下这个家里唯一能够让太宰交稿的家伙。”

  中岛敦点点头。

  虽然在日后督促太宰交稿这种事情上可以说是让他简直是生不如死,一向性格好的他在催太宰交稿后的好几次之后产生了与国木田一同掐死这个每次都不按时交稿的人。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而跟到了楼梯口之后,中岛敦往楼梯的方向往上看,发现什么人也没有。

  正当他想问一下太宰有什么人在上面的时候,太宰用双手做出喇叭形状那样对着楼上大喊一声:“中也!你看!这里有你喜欢的牛奶曲奇巧克力哦!”

  ……

  楼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太宰还保持着这样的动作没有变。

  “……那个,需要我去看看么?”中岛敦提议道。

  “唔……可是中也不一定会喜欢见到陌生人啊。”见楼上真的没有任何回应,太宰的表情看起来简直是快要难过得哭出声的样子。在太宰执意想要离开轮椅爬上楼去看看什么情况的时候,国木田的声音从他们的身后传来:“太宰,你在做什么?”

  “国木田君!”

  听到国木田的声音,太宰像是等到了救星一样。他拽着国木田的衣角说:“快!快点背我上去!”

  中岛敦有点囧:“为什么要国木田先生背上去?”就不能让国木田先生上去找么?

  “中也很会躲猫猫啊,一般藏起来的话就连织田作也是找不到的呢。”太宰哭丧着脸说,“当然,每次藏起来的时候,只有我才找得到。”

  国木田一脸嫌弃:“你这个人到底在自豪什么呀?”

  太宰假装听不见,还在摇晃着国木田试图说服他背自己上去,而中岛敦在旁边不知所措,他是第一次做编辑的工作……编辑的工作有那么头疼么?!

  他已经有预感日后会多么的幸苦了。

  正当太宰说服国木田失败将目标移向中岛敦的身上时,织田的出现及时拯救了即将被摇晃的中岛敦:“你们在干嘛?”

  趁太宰分神的瞬间,中岛敦将衣角扯了回来。

  要是这件衣服破了的话他也没有其他可以换的衣服了……

  太宰还是那副哭丧脸的样子:“他们不肯背我上去找中也。”

  中岛敦:……

  您那么一张帅气的脸摆出这样的表情真的好么?

  很显然织田已经习惯了太宰这样的反应和表情,他从客厅那边走过来之后,将太宰的轮椅连带着他本人也换了个方向朝客厅的位置移动过去:“中也君早就从楼上下来了,刚刚从后门那边进来吓了我一跳,现在在客厅等你呢。”

  “哦哦!是吗!”太宰看起来好像很高兴的样子,“那有准备牛奶么?我想亲自喂。”

  织田提醒他:“你要是再气中也君跑上楼的话我也不背你上去找了。”

  “啊啊,织田作真是狠心啊!”

  “完全不觉得。”

  中岛敦看着那两个人,有点汗颜:“请问,太宰先生平常都是这样的么?”

  国木田点点头:“算是吧,一起过去吧,应该见见中也君了。如果太宰不交稿的话你可以和中也君一起威胁他。”

  ……威胁?

  中岛敦觉得更加茫然了:“……威胁?中也君会是那样愿意这样做的人么?”而且自己也不会那么做的吧(虽然在事后的每次截稿日里,国木田和织田他们无数次见证中岛敦做了这些啪啪啪打脸的事情。)

  话说回来听太宰先生描述,中也……先生听起来应该像是个孩子吧?

  “……人?”国木田的表情有点微妙,“你怎么会觉得中也君会是人?”

  “……难道中也君……不是人么?”

  中岛敦有些目瞪口呆,如果是其他生物的话,应该不能吃曲奇牛奶白巧克力这种东西吧?!

  国木田无奈的带着他去客厅:“才不是啊笨蛋。”

  中岛敦:?!!!

  “中也君,是一只猫哦。”

  话音刚落,刚刚赶到客厅的他们就看到一只戴着特别制作的黑色小帽子的橘色小猫趴在沙发上的落枕上,而手上分别拿着牛奶与曲奇牛奶白巧克力的太宰正在让织田慢慢的推着他靠近。听到有人到来客厅的声音,小猫也抬起头看了一眼他们,这个时候中岛敦才发现原来小猫的脖子上还有一根黑色的项圈。

  看到小猫起了身,太宰连忙将手上的东西递给织田,然后自己滑着轮椅赶紧靠过去,生怕慢了一秒的话小猫从沙发那跑开。

  “等等!中也别跑啊!”太宰的长臂一伸,才跑了两步的小猫被抓住了柔软的尾巴,吓得它立刻反过头给了太宰一顿揍。

  与其说是一顿揍,不如说是用肉爪不断的拍打着抱住它的人的脸。这些对于太宰来说,简直不痛不痒。

  “等等!中也别打了!”太宰发出哀嚎,其实小猫打起来一点也不疼,可是太宰就是想哀嚎:“有客人啊!以后要经常来的客人哦!”

  也不知道小猫有没有听懂太宰的话,不过它倒像是打够了一般,收回了肉爪转过头去看中岛敦。

  中岛敦:……

  他他他他他有点紧张……

  太宰看出了中岛敦的紧张:“不用怕哦敦君,其实中也可是很温柔的呢。”

  说完,他立刻又挨上了中也的一巴掌。

  太宰立刻哀嚎:“中也——!”

  中岛敦:……

  我突然觉得日后的生活无望了是怎么回事?

  国木田看了他一眼:“很紧张?”

  中岛敦非常诚实的点点头:“嗯。”

  毕竟第一次见到有这样的小猫打人能打出人类再下狠手的揍人的感觉啊!

  像是玩闹够了一般,终于安分下来的太宰坐在轮椅上给中也顺毛,而中也则是安安静静的趴在太宰的大腿上,听他们说话聊天的时候时不时“喵”一声。

  就在这样风和日丽的下午,中岛敦认识了他要负责的作家,以及他的猫。

  

  

  

评论(23)
热度(104)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