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双黑/太中】戴着疯帽子的胆小鬼

  
  太宰是在梦境里看到那顶黑色的帽子的。

  虽然觉得自己能在这雾气腾腾的地方看清楚帽子上的装饰这种事情感到神奇,但是太宰对它表示没有任何怀疑。

  他在意的不是那顶帽子。

  而是那顶帽子的主人。

  戴着黑色帽子的那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漆黑的小矮人。太宰想去嘲笑那个小矮人的品位,但是雾气太重,他走一步那小矮人看起来像是要离他越来越远的样子。

  看到情况变成这样,太宰嘴巴一斜。

  别走啊小矮子,你再等等我好吗。

  我在这里出不去了。

  可是不管太宰怎么大声地喊着离他越来越远的黑色帽子与它的主人,男人始终没有回头,于是太宰拔腿就跑。

  跑啊跑啊,雾气在干扰他的视线,即使面前的雾气遮盖住了一切,太宰还是能看到地上蔓延出来的黑色荆棘挡在了他的面前。

  于是他跨过了黑色的荆棘,荆棘的刺划破了他的衣服、割伤了他的皮肤,流出了鲜红色的血液。

  经管流出鲜血的伤口在叫嚣着疼痛,可是太宰不在乎啊。

  他没有回头看身后被雾气所遮掩着的黑色荆棘,继续去追赶着面前戴着帽子的男人。

  男人轻轻松松地跳过了带着刺的红色玫瑰,而看到带着刺的玫瑰,太宰没有犹豫。

  他伸出手将玫瑰一朵朵地拨开,玫瑰上的刺在他的手指上划出一道又一道小小的伤口。都说十指连心,可是对于太宰来说这也不算是什么。

  快一点、要快一点。

  太宰的心底在叫喊着,用着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有那么失态的语气。

  不要让他走了!

  快一点、快一点!

  黑色的乌鸦停靠在他路过的树枝上发出叫声,像是在嘲笑着他。

  脚步低垂下来的小花无精打采,像是在告诉他绝望的到来。

  黑色的帽子在雾气中开始消失,像是在说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就连被惊扰到的兔子也回头看了一眼他,然后继续埋头进食,像是看透了结局。

  等等我呀!

  太宰觉得自己开始呼吸不畅,眼前只剩下那快成为黑色的一点与白茫茫的雾气。双腿冒出的酸疼告诉他他快要跑不动了,就连眼睛也变得干涩起来。

  小矮子你慢一点!我错了!

  无论太宰怎么呼唤,戴帽子的男人始终没有回头。就像是他曾经看过的那本小说里的疯帽子一样,爱憎分明、我行我素,讨厌着被束缚。

  太宰跌跌撞撞的往前跑着。

  自己是爱丽丝么?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不管他是不是爱丽丝、戴着黑色帽子的男人是不是疯帽子,太宰只想抓住他。

  污浊离开了人间失格便是死,可是中原中也离开了太宰治却不会死。

  他讨厌被自己束缚。

  但是自己是个胆小鬼。

  原本平坦的底面变得坑坑洼洼,一个没注意太宰便被绊倒在地上,就连地上的泥土灰尘沾了一身也不以为然。

  他挣扎的爬起来,然后再摔倒在地上。

  然后眼睁睁的看着无法赶上的男人消失在他的面前。

  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

  等等我啊!

  哪怕是回头看我一眼也好!

  中也——

  
  
  
  
  
  
  
  “中也——!”

  睁开眼便是熟悉的天花板。

  太宰大口大口地喘气,如同溺水者得到新鲜的空气一般。

  好不容易缓了过来,太宰才想起这是在哪里、他在做什么。

  前几天他才刚刚出院,结果中也就进了重症监护室。原本还打算等他醒过来之后去嘲讽他,没想到晚上做了这样子的梦。

  一点都不好……

  太宰捂脸,却摸到了自己的汗水。他这才发现醒过来的自己已经是大汗淋漓,尤其是被汗水打湿了的后背与绷带。

  即使是这样,太宰还是惦记着刚刚的梦。

  他快速地换好干净的衣服,然后跑出了员工宿舍、跑向了中也住的医院。

  大半夜的医院怎么可能会让人来看望病人、尤其是在重症监护室的病人呢?可是这些对于太宰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直到他一口气的到达隔着玻璃就能看见中也的房间、在房间外守夜的尾崎红叶,他才冷静了下来——

  他发什么神经跑到这里来?

  可惜他现在来不及离开了,因为红叶注意到他,他也只好上前打招呼:“红叶大姐。”

  “……是太宰君呢。”因为是他们还是敌对关系的缘故,红叶的神情看起来有些警惕:“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说我也不知道,红叶大姐你信么?”

  “你觉得呢,太宰君。”

  太宰做出无辜的动作。

  他是真的不知道。

  不过红叶也没有为难他,只是坐下来继续透着玻璃看着中也的情况。而太宰也跟着她坐了下来:“中也的情况怎么样了?”

  “难说,比起这个妾身好奇的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红叶目不转睛地说,“要是来捣乱的话就休怪妾身刀下无情了。”

  “我看起来像是会捣乱的人么?”渐渐的冷静下来的太宰不承认红叶口中的话。如果红叶这个时候看一眼太宰的话,她会发现太宰难得出现的表情:“我只是想对小矮子说点话而已。”

  红叶十分敷衍地点头:“哦,是什么。”

  “要是让红叶大姐你听了的话,中也肯定不甘心了。”太宰笑笑道,“我还是等他醒来再说吧。”

  红叶没有理会他,她猜测八成是什么气人的话。

  可是这次她猜错啦。

  至于是什么话……嘘。

  梦中满满的雾气之中,跌倒在地上的太宰爬起来继续追着前面的男人,然后他看到了因为要等着他而停靠在路边变得十分暴躁的男人。

  太宰伸出手将他紧紧抱住不放手。

  那些话啊,只有男人与太宰知道了。

  哦不对,还有醒过来的中也。

  

  END

我特么!再熬夜写文试试看!
我就拆了我这手机!!!!!!
让你不睡觉!!!!!!!!!!
哇——!!!!!!!!!!!!!!

还有暗搓搓来一句芥芥生日快乐【虽然这篇文和芥芥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但我还是想说【ni】】

评论(2)
热度(68)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