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圈真乱,自娱自乐

【双黑/太中】不要回头


  *瞎编乱造注意。
  *想好好写奈何我去看了百度百科硬是没看懂反而更加混乱了……理解的意思和想写的内容完全相反,于是只好乱写了……哭哭啼啼。
  
  
  




  「太宰,不要回头。」
  

  这句话在醒过来之后,唯一存在于脑海里的一句话。

  ……

  太宰?这是自己的名字么?

  看着用绷带缠着的手掌,穿着灰色的单薄浴衣的男人思考了一下,然后捡起放在旁边的黑色外套盖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面。

  貌似这个名字是在叫自己……可是这里是哪?

  男人——也就是太宰看着他刚刚醒来的地方,一眼望过去都是开得十分鲜艳、红色的花朵,就连他坐着的地方也有。太宰觉得他应该知道这是什么花,可是他又叫不出这花朵的名字。

  那么,这是哪?

  呆坐在那里思考了一阵子,太宰觉得自己再看着这些一望无际还重复的花朵,眼都要花了。

  他打算往前走,看看周围有什么东西。

  就在他站起来的瞬间,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太宰,不要回头。」

  太宰的身体晃了一下,下一秒又站稳了脚跟。

  感觉是个很讨厌的声音,但是却很信任这个声音。

  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醒过来时想着的疑问、现在出现的疑问,太宰觉得自己一向精明的脑子变得有些迷糊,他到底处在了什么地方?

  一向精明?

  「……我劝你不要想太多了。」一个不带任何感情、低沉沙哑的男声从旁边响起:「这些都不关你的事。」

  “你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

  “……好吧,「不需要知道」先生。”太宰耸耸肩,“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

  没有回答自己,看来这是一个不可答的问题。

  “……换个问题,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而我看不到你?”太宰换了一个问题问,他没有问「你是谁」或者「我在哪」这样的问题。

  「适当的时候我会出现的,现在跟着你面前的人走,不要回头。」

  “……”

  太宰看向前面,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和服的男人、上面绣着有与周围的花朵一样的红色花纹。在他出现的时候,太宰便开始暗中打量着那个男人。即使是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他很眼熟,倒是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见过。

  即使有绷带缠着他的双眼,太宰也能猜到这男人有着多么好看的面容。和自己一对比起还真是搭配:自己身上大部分位置都缠着绷带,而他只有在眼睛位置缠着。

  是眼睛受伤了么?

  像是看到太宰在那儿磨磨唧唧,男人的嘴抿成了一条线,看起来像是在很生气太宰为什么那么慢。

  “好,我和你走。”眼见那个男人要卷起袖子用他那双带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来揍自己了,太宰瞬间投降。

  看着男人放下拳头之后他在心里感叹。

  真凶。

  在跟着男人走过这一望无际的红色花朵的时候,太宰一直在后面唧唧喳喳说个不停。不过与其说是在唧唧喳喳地扯淡,不如说是在不停地试探男人和……

  激怒他——

  “对了,你知道刚刚那个「不需要知道」先生是谁么?”

  “……”

  “呐呐,你说这些是什么花?看起来很漂亮啊,我离开之前可以带一朵回去么?”

  “……”

  太宰看到走在前面的男人停顿了一下,然后摇摇头就继续向前走。

  虽然看起来非常生气的样子,但是怎么样看起来都回答了自己,不是么?

  得到回应的太宰看起来更加得寸进尺,像是开启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一样,开始不断地嘲讽起男人的各种。当然,包括矮了他一个头的身高。

  在嘲讽到男人的黑色帽子之后,没忍住的男人一个转身踢向了太宰,太宰下意识地侧过身躲过了男人的飞踢。在想回过头看男人怎么样的时候,那个声音又冒出来了——

  「太宰,不要回头。」

  太宰回头的动作僵在那里。

  被太宰躲开了飞踢、现在又僵在那里,男人趁机转过身踢了一脚太宰的屁股,将太宰踢翻在地之后才走到太宰的面前蹲着看他,抿成一条线的嘴角像是微微翘起在嘲笑着他。

  ……好嘛。

  太宰只好爬了起来,揉了揉被踢疼了的屁股,继续跟着面前的男人往前走。

  他敢打赌衣服上面一定有一个脚印,面前的这个男人看起来那么小小个的、为什么会那么暴力啊?

  从红色的花海之中走过,像是在漫游一般。即使太宰长得高腿又长,可是那红色的花朵照样长到了他的腰侧。对于走在最前面、有着矮了他一个脑袋的身高的男人而言,那些红色的花朵都要到他的胸口了。

  不过说来也奇怪,即使他们行走在这一望无际的红色花海之中,将他们拥抱在花海之中,太宰也未感觉到红色的花朵在挡路。

  与其说是没有挡路,说是在让路。

  而不断在挑逗着男人的太宰察觉到这一点的同时,他对男人越来越好奇了。

  为什么他对这个男人有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

  虽然说是一望无际的花海,但是也很快的走到了边界——长有和身边红色花朵一样的白色花朵。而这个时候男人面前也多了一个人,一个披着黑色披风的男人,他手上拿着一朵白色的花:“幸苦你了。”

  太宰认出那是之前听到的「不需要知道」先生的声音。不过,这位「不需要知道」先生的声音也是非常耳熟呢。

  披着披风的男人看了一眼太宰,然后问男人:“你要一直跟着来不。”

  男人点点头。

  “那好,走吧。”

  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太宰只能被这一高一矮的两个男人夹在了中间,然后不停地往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白色的花海就到了边界——一个悬崖之上。虽然不允许回头,太宰大概猜都能猜到,那片红色的花海或许在回头还能见到它的边界。
  “往前走,这里是不会掉下去的,踏上去会有一个阶梯。不要回头。”

  太宰微微偏过头:“那在往前走的时候,你们会也跟着我一起?”

  “……我只能送你到半路。”

  “那他呢?”太宰指着已经走到了他旁边、一开始就只见到他的男人:“他不一起么?”

  “……”男人嘴角抽了抽,像是再忍耐着什么一样。

  “……我觉得你不会那么做的。”披着黑披风的男人说道,“毕竟你那么讨厌他。”

  「毕竟你那么讨厌他」?

  太宰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是吗?那我现在可以走了么?”

  “请。”

  就这样,太宰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当他听到后面的脚步声停下来的时候,说了一路的他知道自己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了:“哎呀,你不能往前了么?真是可惜啊。”

  “……是挺可惜的。”

  “可我可惜的不是这件事。”太宰说,“是你啊。”

  “……嗯?”

  “也不算是很多年了吧……嘛,也差不多。”跟在太宰后面的男人看不到太宰的表情,但是能听得出他语气里的高兴:“真是好久不见了啊,织田作——”

  “……是啊,好久不见了太宰。”身后传来一阵布料摩擦的声音,太宰猜测织田作将遮盖住了头部的披风拿了下来:“真不愧是你啊,无论我们怎么做都骗不过你。不过,你是怎么猜到是我的?”

  “没有多少人会那么有耐心的回答我的问题啊。”太宰笑道,“而且好多模模糊糊的问题织田作你都好好的回答了,所以我才会那么肯定是你。”

  “也算是我们的失策吧。”织田作说,“看来你的记忆还存在呢。”

  “应该多谢小矮子让我想起来了吧,虽然很不想承认。”太宰说,“他为什么也会与你一同在这呢?”

  “谁知道,不过你现在必须要往前走下去了,太宰。”

  “啊啊,我知道啦。不过我可以问一句吗?”

  “什么?”

  “回头了会怎么样?”

  织田作皱眉:“不知道,这种事情如果你去问中原比较好吧。”

  “呜哇,他死了么?”

  “不知道。”

  “织田作还真是一问三不知呢。”太宰抱怨道。

  “我只回答了两次不知道,不算是一问三不知,太宰。”织田作特别认真的回答太宰。

  “哈哈,是嘛。”

  太宰感到了愉悦。

  织田作一直都没有变啊。

  “呐,织田作。”

  “嗯?”

  “人死了之后才会见到这些的吧。”太宰停住了一直前进的脚步,“那个小矮子也在这里对吧?”

  “嗯,你想见他?”

  “对。”

  太宰转过了头,织田作看到了他的笑容:

  “毕竟殉情这种事情,要两个人才能完成的啊。”

  “太宰?!!”

  在他回过头的瞬间,原本脚下踩着的空白阶梯消失不见,随后迎来的是从高空坠落的感觉。不过太宰倒是有些高兴,他见到了织田作,还见到了那个跳下来想接住自己的人:“太宰!!!”

  “中也——”

  跳下来的人自然是引着他走了一路的男人——中原中也。黑色的帽子在他跳下来的时候脱落,黑色的衣摆也在坠落之中晃荡。就连原本缠在眼睛那的绷带也被主人解开,露出了他最喜欢的蓝色。

  “混蛋!!!”

  在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指尖碰到太宰的指尖,中也努力了一下,最后拉住了太宰的手。感受到皮手套带来的凉意,太宰一个用力将中也拉进了怀抱里:“终于见到你呢,中也。”

  “闭嘴!”中也的表情十分凶恶,“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不要回头啊你这个蠢货!!!”

  老子特地给你压缩在脑海里的重点你这个混蛋都拿去喂狗吃了么?!!!

  “真凶啊。”太宰感叹了这么一句,下一秒他的腹部就受到了中也的重重一击:“呜!!那么久没见中也你下手还是那么重……”无论是引我来这里一路上的拳打脚踢还有刚刚那一拳……

  中也瞪他:“你把我们的心血都废了!我这里都还没和你算账啊!”

  “嘿嘿,我才不管啊。”将中也紧紧抱住,恨不得将他镶嵌在血肉之中:“你先死了这种事情我都还没和你算账,都怪你害得我没有办法殉情成功。”

  在中也想再给他一拳的时候,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最后戴着皮手套的双手还是紧紧地抱住了他:“明明就是你的错,再废话老子是就松手你自己摔死吧!”

  “呜哇!好凶!”

  “哼!”

  ……

  看着太宰与中也两个人跌落悬崖,最后消失在视线之中,披在披风下的拳头握得死死的:!“……阎魔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不是说好了么?!”说好只要太宰踏上了这台阶,就送他回现实!

  “他自愿回头的,吾可没有像个你们人类一样耍赖。”周围传出一个威严的声音。刚刚织田作没有跳下去救他们,怕是因为这未见人声势却压制住了他的声音:“再说了,吾对他们很感兴趣。”

  尤其是那橙色头发、叫做中原中也的人类。

  坐在殿堂里的大人回想起当日中也对自己说的话,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个弧度。
  那日,在殿堂之上,自己看着那么橙色头发的人类和自己打赌——

  「大人,我想与您打个赌。」

  「哦呀?有趣,吾多年来倒是第一个遇到敢与吾打赌的人。」

  「没办法,为了太宰那个家伙,我只能操心了。」中也面露嫌色道。

  「汝想赌什么?」

  「赌太宰会不会回头。」中也说,「赌注是我们。」

  「……好!吾和汝赌!」沉思了片刻,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笑了:「不过,即使汝赢了,你们也没有机会回到人间了。毕竟一个死去已久,一个不可回头。」

  「……那就在这里得到一个活下去的职位出来。」中也说,「即使重新投胎做人,要找到太宰那个家伙以真的很麻烦啊。」

  停止了回忆之后,那位大人眯眼思考了一下。

  “做个指引人吧。”

  太宰治,中原中也。
  

  ——
  

  在过去了没多久,死去的人们遇到传说中的鬼使黑白,不过一点都不像是书上说的那样鬼使白就是白头发。

  面对着一脸疑惑的人,在送他们转世投胎之后,穿着一身白衣服的中也没忍住一脚踢向了穿着一身黑衣服的太宰:“混蛋太宰!当初和我抢鬼使黑的职业做什么?!!”

  “哎呀哎呀,这是重点嘛?”太宰熟练地躲过中也的一脚,顺势将炸毛的男人拉进了怀里顺毛:“再说啦,黑白不是挺好听的嘛,就像我压你一样。”

  “……太!宰!治!!!!!”

  坐在殿堂里的阎魔听到每天准时准点都会听到的声音,淡定得将手头上的工作做好。

  有这么两个人,冥界也算是热闹了些呢。
  
  
  

  
  —END—

  
  
  写完后的话:
  
  十分感谢看到这里的亲们。
  我写了个瞎几把啥玩意……把太宰写得OOC很抱歉QAQ。
  果然不能半夜三更挑战写文,虽然很多思绪很有动力但是很混乱很想睡问题是闭着眼又睡不着……哭哭啼啼QAQ。
  故事都是瞎编的,写了一大半才发现了问题,想改但是最后真的太困了写不下去了……
  各位晚安。

评论(4)
热度(87)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