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双黑/太中】你儿子(一)


  *放飞自己,OOC漫天,大概是ABO设定。
  *写着娱乐,拒绝谈人生。你(我)看(写)得开心就好

晚安
  

  (一)
  

  太宰治,今年二十二岁,武装侦探社的工作人员之一,爱好自杀和寻找美女一起殉情,一般能找到他的地方很大几率是在横滨的某条河里。

  如同千百次一样,在天气晴朗被美女拒绝了共同殉情的太宰再次跳河自杀。可惜每次都是未遂。被捞起来之后一身湿答答的打电话给他的那位新搭档国木田独步先生,让他来接自己。就在接通电话的时候,太宰已经做好被国木田大骂一顿的准备之时……

  「太宰,即使是你也不要随便带亲戚过来让大家照顾,尤其是见不得人的事情。」

  为了应付国木田而准备了一腔应对词的太宰:“………………哈?”

  什……什么东西?

  什么叫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不管,反正你快点过来就好,别忘了今天还有新人的入社测试。」国木田在电话的另外一头像是听出了太宰的疑惑,最后沉默了片刻也不知道想象了什么,安慰他:「不过没关系,像你这种人我们也不是没见过,虽然说是你的不对,不过我们也不会不帮忙的。」

  太宰治:“…………………………………………………………”

  ??????????????

  什么东西???????????????

  一脸懵逼试图解释的太宰:“……………………等等国木田君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可惜太宰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挂线的嘟嘟声。

  太宰:“…………………………”

  看着手机上挂掉的通话,太宰难得犯了愁。

  这做的是什么孽哦……

  即使太宰再怎么拖拉,也顶不过国木田半小时三个电话的催促,其中还包括侦探社唯一的女大夫发出的各种感叹,大致上可以说是在骂他人渣之类的总结。对此太宰治表示……

  ……

  姐姐您别说了我什么也没有做啊!

  看着新人中岛敦那放心的笑容,太宰觉得虽然自己介绍的新人入社过了,那么正事也该提一提了。只不过话刚刚才说出口,太宰收到了除了新来的中岛敦以外的所有人若有所思的视线。

  就连最单纯的宫泽贤治看他的眼神里都带着责怪。

  太宰:“……”

  “太宰,虽然我觉得你这个人虽然很……嗯,好。”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同事与谢野晶子停顿了一下,“但是你这次貌似做的有些过分了。”

  太宰:“……首先你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啊。”

  一盆有关于自己的脏水泼过来怎么说也得知道为什么要泼自己吧。

  一直待在会客厅的名侦探探出了头,看着一无所知的太宰,他摇了摇头:“虽然不想说,但是觉得你这次貌似要变成人渣了呢,太宰。”

  太宰:“…………在变成人渣之前可否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么?”不要开口闭口就是人渣,很没礼貌的啊。

  “人在社长那里,要不是国木田君出去找你的时候发现了的话,估摸着真的要送到孤儿院了。”与谢野叹息道,对“孤儿院”很是敏感的中岛敦一脸疑惑:“人……是个孩子么?”

  与谢野点点头。

  “孩子?我可没有什么私生子啊?再说了要是私生子的话你也得带给我看看才知道啊。”听到与谢野那么说的太宰简直要被气笑了,他一个Alpha从来都是花丛中过不带走一片花瓣的人,怎么会有孩子呢?

  俗话说得好,Flag不能随便乱立,下一秒他们的社长从大门那出现,自带着的气场中间还有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四岁大的孩子。

  中岛敦看着社长,然后看着社长旁边的孩子,再打量了一下太宰。

  “……那个,不是我的错觉吧?”中岛敦艰难地开口。

  就打量……别说打量了,就只是看了一眼那个孩子,太宰觉得自己的脸蛋被刚刚他的话打得特别疼。

  妈的,除去那看人的眼睛和太宰没有的绷带以外,其他地方简直可以说是翻版的自己。

  “……我觉得这个应该不是吧,或许刚刚好长得和我差不多的?”不放弃的太宰还在垂死挣扎。

  这个时候名侦探还悠悠开口打破了他的垂死挣扎:“我觉得除了眼瞳以外,其他地方是变小了的你。话说回来,你有一个那么小的弟弟么?”

  “……”

  有个屁。

  太宰绝望了。

  今天实在是太倒霉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

评论(15)
热度(209)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