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双黑/太中】与你相处的时光(中下)

(上)

(中上)



式神太宰治X阴阳师中原中也

架空向,内含玻璃渣

不接受谈人生



(中下)

    


     白天森鸥外的话算不算晴天霹雳,太宰是不知道中也的了,但是他猜都能猜到,森鸥外绝对没有那么好心。可是森鸥外是什么人?老狐狸啊。


     无论压抑住对森鸥外的各种对话,太宰还是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相反还被森鸥外说了一句“太宰君真的是很关心中也君的说呢”给恶心到了。


     谁会关心那个小矮子啊?


     太宰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立刻溜达到了阴阳寮附近的酒坊里,那儿有他早就约好了友人在那里等着他一起喝酒。只不过太宰刚刚一踏进酒坊里,发现一般不会同一时间出现了的两人都在那等着他:“呀,你们来得真早啊。安吾、织田作。”


     带眼镜的男人——也就是被太宰叫做安吾的男人面露嫌色:“是你今天来晚了而已,我等会就要离开去做事了。”


     红色头发的男人摇晃着杯子里的酒:“还好吧……我一来的时候就看到安吾了。”


     “那安吾来得不是最早的,不是么?”太宰笑眯眯地凑过去,像以往一样要了一杯加了毒药的酒,然后意料中的再次被拒绝。


     安吾用着不知道怎么说的表情看着他。


     每次都点没有的,有意思么?


     如同平常一般闲聊,在安吾准备走之前,太宰突然开口问他们两个:“对了,你们听说过「污浊」么?”


     “「污浊」?”织田想了想然后摇头:“貌似听过,不过貌似是民间传说而已。太宰,你打听这个做什么?”


     太宰立刻唉声叹气,看都能看出他是装的:“谁叫我遇上事了呢?对啦织田作,那你听过的民间传说里的「污浊」是什么来的?”


     “其实也不算是民间传说,只要是阴阳师在阴阳寮的话都听说过,是说它没有任何形状,只要掌控了它就可以吞噬一切……这样吧?”织田作不确定地说,“这里你倒可以去问问安吾,他应该知道的比我还多。”


     安吾是阴阳寮的史官,他应该知道的更多。


     太宰立刻将视线投在他身上。


     正在喝酒的安吾:“……”


     “安吾——”太宰笑眯眯地拉长音。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看我也没有用。”安吾冷静地放下酒杯,“史官一般是记录大事件的,这种民间传说也只是一笔带过罢了。”要想知道的话,你们怎么都不去问问老大?


     太宰笑眯眯地看着他:“‘一笔带过’?说明安吾你——是知道的咯?”


     安吾:“……”


     织田作也看向他。


     安吾:“……”


     安吾:“……”


     安吾:“……你们想知道什么?”


     不愧是老狐狸太宰治。


     输了。


     太宰伸出了两根手指:“「污浊」。”


     “不知道。”安吾瞬间回答,“我又没见过,怎么知道。”


     “哎哎?”太宰瞬间失望,“安吾你不知道么?”


     安吾一脸冷漠:“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太宰只好放弃:“好吧——”


     这个话题被太宰轻松跳过之后,三个人再喝了会酒,安吾便有事先走一步了。等安吾先走了一会儿之后,织田作看着太宰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安吾肯定知道些什么。”


     被太宰突然这样的表情变化吓一跳的织田作拿起酒杯:“……是吗?”


     “……织田作你的反应也太平淡了吧?”


     “那我要做什么样的反应?”


     “至少要吃惊呀。”


     “噢,这样啊……那下次吧。”


     “……”


     在一旁坐着的酒坊老板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


     还好已经习惯了。


     这两个人果然不是一般人。


     不管酒坊老板是怎么想的,反正在太宰的一番解释之后,织田作像是听明白了的样子:“你是说安吾对我们隐瞒了些什么么?”


     “这不是肯定的吗。”太宰说,“安吾不是武力派的呀。”


     织田作想了想,点点头:“的确。”如果不是见过安吾曾经被上头安排尝试收服妖怪做式神然后失败被妖怪追着跑,他还真觉得安吾只是一个安排在阴阳寮里打杂的了。


     得到织田作的肯定之后,太宰微微一笑说就这样决定好了我们一起去调查一下安吾在做些什么吧!


     然后,没有来得及发表任何意见的织田作就被太宰拖着离开了酒坊,留在桌面上的酒钱就连老板也还没有来得及找。


     无奈地收下放在桌面上的酒钱,老板决定等他们下次来的时候,酒钱收少一点吧。


     殊不知,老板他没有下次酒钱收少一点了的机会了。


    

    ——

    


     左拐右拐,确定没有人跟上来之后,安吾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不得不说这几天多了一些跟踪自己的人,虽然不清楚他们的目的但是大概能猜到他们是为了什么而来……还有就是太宰。突然之间打听「污浊」这种东西……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太宰他是从哪打听到、知道了些什么么?


     有些郁闷的安吾一边走一边想,虽然说他比较喜欢平静的生活,但是该做的还是得做好的。若不是迫于生计的话,想必他也不会来到这里做那么多的事情。回想着在酒坊与太宰他们喝酒的日子,再想想现在与未来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安吾叹了一口气。


     真是辛苦,不知道还有没有以后了。


     这样想的他,推开了一个院子的后门。


     而在这的一个星期之后——太宰和中也爆发了这个月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吵架。


     吵架声从阴阳寮的小院子里传出,猜都不用猜就知道坐在桃花树下一人一式神气势不太好,就连除去太宰以外中也最强的式神芥川也站在门口进退两难。他有些要事要找中也讨论,但是现在别说讨论了,貌似能不能进去都是个问题……


     “虽然说不是第一次吵架了……但是总觉得这次主人和太宰大人貌似吵得很厉害啊……”与芥川一样站在门口的鲤鱼精也进退两难,她手上端着的是今天的下午茶,糕点旁边放着装饰用的桃花。


     院子里时不时地传出一些断断续续的词语、太宰充满嘲讽的句子,还有中也骂出充满怒气的粗话。众人都见过彬彬有礼的中也和怒气冲冲的中也,但是很少见过会骂粗话的中也。可见这一次他被太宰气成什么样子。


     芥川还想说什么,突然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东西被摔在地上发出的声音与中也充满怒火的不满声:“太宰治!你这是什么意思?!!”


     鲤鱼精被中也那一声吓得差点将手上端着的点心摔在地上。


     “我什么意思?中也不是了解我么,你说我是什么意思。”太宰的声音也在院子那头传来,因为离得有点远有些听不清楚:“中也,你还是如同过去一样那么天真。”


     “……滚!你给我滚!!”


     中也这句怒吼院子外等着的人都听到了,过了一会儿的沉默,太宰从院子里走了出来,正好碰撞到在门口的芥川和鲤鱼精。只不过他没有看向他们,而是直接离开。


     芥川那句还没跑出喉咙的“太宰先生”便硬生生的压了回去。


     看着太宰离去的背影,芥川下意识地想去追,结果鲤鱼精拉住了他:“芥川先生,您不是有什么东西要给主人么?”


     “……”


     芥川犹豫了一下,最后和鲤鱼精一起进了院子。而如同他们听到的一样,桃花树那边落了一地的白瓷,而白瓷的中心处站着还在愤怒的中也。他被太宰气得浑身发抖,就连脸色看起来也不太好。


     “……中原前辈。”


     中也看向芥川他们,眼里暴露出来的凶残和怒火还没有褪去,没见过中也这副模样的鲤鱼精吓了一大跳。如果不是芥川站在她面前,她想她一定会被吓得脚软摔在地上。


     可是就在下一秒,站在他们面前气得浑身发抖的中也突然摔在地上,没来得及捂住的嘴吐出了暗红色的液体,染红了地上的白瓷碎片,也染红了周围的土地。


     “中原前辈?!”


     “主人!!!”


     鲤鱼精松开手去扶中也,拿着的点心跌落在地上沾上了周围的泥土,就连芥川也变了脸色。看到中也捂着嘴的指尖不断滴落着的液体,芥川立马转过身叫大夫过来:“我去叫……”“别去。”中也拉住了他的衣摆。


     “我没事……不用担心。”看到他们一副很担心的样子,中也说。


     扶着中也的鲤鱼精差不多要被中也吓哭了,她带着哭腔声说道:“可是主人,你吐血了……这不是没事啊。”


     “……跟了我多久了还像最初那时一样那么容易哭?”中也有些头疼,他让鲤鱼精扶着他回房间,顺便让芥川跟上:“今天的事情别往外传,别让任何人知道……”说完,中也犹豫了一下补充说:“尤其是太宰。”


     “可是……”


     鲤鱼精还想劝说些什么,中也伸出手拍拍她的脑袋:“去吧,将院子收拾好,别让任何人发现异常。”


     鲤鱼精犹豫了一下,最后点点头听了中也的话。看着鲤鱼精立刻,中也看向芥川:“拿过来吧。”


     “……”芥川递给他,“这是首领带给前辈的,另外……前辈是不是在背着我们做什么?”


     中也没有抬头看他:“为什么那么说。”


     “直觉。”芥川说,“还有就是……您对太宰先生的态度。”


     “……连你都察觉到了啊,真是不错的直觉。那条青花鱼也大概知道我再瞒着他什么了吧。”中也终于抬头看芥川,“那么你又怎么那么肯定我背着你们做什么。”


     “您这次吐血我才肯定的。”


     “……罢了,说给你听也没关系,反正我都是将死之人了。”


     此言一出,芥川从刚刚看到中也吐血时的表情变得更加震惊:“什……”


  什么意思?


  “最近阴阳师界里流传的那个叫做「污浊」的东西,你知道吧?”看着芥川在震惊之余还记得点头,中也觉得有些好笑:“那个东西的确有,而且还如同传说的那样那么厉害。只不过不巧的是,我正好拥有「污浊」。”


     说完,中也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在说完的时候补充了一句令芥川震惊得大脑转不过来的话——


     “与其说是拥有「污浊」,不如说是我就是「污浊」、或者我是「污浊」的孩子。”


评论(12)
热度(65)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