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先找谁谁是狗

【双黑/太中】我知道是你(中)

上回链接



设定:

设如同历史上中原中也诗人一样有个弟弟,再次假设设为孪生。



微博短篇集调印




  

(中)

    

     如果说谁敢那么光明正大的闯入武装侦探社楼下的咖啡厅,除了港口黑手党以外估摸着没有哪个敌人敢那么大胆。如果说哪个又大胆而且又有实力可以掀翻整个侦探社的,除了「重力使」中原中也以外,他们还真的想不到其他人了。


     看着监控画面里出现的中原中也与中岛敦,他们只不过聊不到两句,就一起离开了。而在离开之前,太宰看到中岛敦的神情一直是严肃的,甚至严肃到……


     太宰摸了摸下巴,这个态度可能不对啊。


     “太宰先生?”


     注意到太宰一直在盯着屏幕发呆,泉镜花开口叫了他的名字:“是发现了什么么?”


     “……啊啊,算是吧。”太宰漫不经心地说,“有可能带走敦君的,不是这个小矮子哦。”


     “……太宰,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太宰这个态度让国木田有些火大,可问题是他是太宰治、意义上中岛敦的老师。


     还是那个和中原中也曾经是过搭档的太宰治。


     “啊……我知道。”


     让画面暂停于某个时间,画面里显现的是中原中也的侧面,太宰伸出手指去触碰,结果碰到的只不过是电子屏幕罢了:“国木田,我们要不要来打个赌?”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打赌?”


     “那是当然的啦,我可是太宰治啊。”太宰嘴角勾起一丝国木田非常熟悉的笑:“要不要赌?如果你赢了的话,你可以差遣我做任何的事情。”


     ——当然,前提是你能赢的情况下。


     很显然被太宰那句“如果你赢了的话你可以差遣我做任何的事情”给冲昏了脑袋,差遣太宰?那可是很难得的事情!所以一激动立刻就答应了太宰打赌这件事情之后马上又醒悟过来的国木田立刻就后悔了!


     他发什么神经居然会答应和太宰治打赌?!


     卧槽太宰治那个家伙会吃亏么?!他哪次吃亏过??!


     说出去的话自然是收不回来了,而且太宰还在不知什么时候录下了音,在那得意洋洋地笑着,看得国木田恨不得伸手去揍他:“就这样说好啦,国木田君。”


     去你妈的太宰治你他妈少点套路行不行……


     要是太宰的旧搭档在的话,肯定直接将刚刚那句粗口骂了出来并且还直接动手做了国木田刚刚想做的事情。可惜国木田不是中也,火候不够还容易被太宰忽悠的国木田只能特别憋屈地说出话:“……太宰,要是证明不到你就等着被我揍死吧!”


     最后几个字连小姑娘泉镜花都能听出咬牙切齿来,对此与谢野很是淡定:反正国木田君你也不是第一次被太宰套路了,何必呢?


     是啊,何必呢?


     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的,太宰勾了勾手指让他们过来看出屏幕里的中原中也哪里有问题顺带再坑一把国木田君:“记得认赌服输哦~国木田君~”


     “……你但是把你的赌注说出来啊!!”


     “让国木田君提前知道了的话,乐趣就没有了啊!”


     “我看太宰治你果然是欠揍吧?!!”


     “行了都别闹了。”眼见旁边的人一副要打起来的样子,与谢野赶紧拽着国木田过来看:“不愧是你太宰治,你早在看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了吧?”


     太宰做了一个拉上嘴巴的动作:“谁知道呢。”


     “??”


     国木田还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与谢野指着屏幕里的中原中也开始解释:“你没有和他见过面,完全是与屏幕上不同的气势。”


     “哈?”


     “……嗯。”泉镜花点点头,她刚刚也在认真的看着屏幕里的人:“这个人可能不是中原中也……先生。”


     国木田皱眉:“什么意思。”


     “国木田君,这是字面上的意思。”太宰说,“你看吧,我们与小矮人见面的时候他那次不戴着他那顶最爱的……帽子。”说到帽子的时候,泉镜花听出了太宰语气中满满的嫌弃。


     “而且,他的气势与屏幕里的人不同。”与谢野说,得多谢女人的第六感,她一眼就认出了屏幕里的中原中也哪里不对:“衣服上的皱折、没有打理好的头发、不合身的衣服,还有……


     “还有无法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能给人深刻印象的气势。”


     泉镜花也点点头,与谢野前面说了一大堆它都没有注意到,只有最后气势这一点她发现了,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


     “……你就这样判断带走敦君的不是他?”国木田听了虽然觉得很对,但还是觉得哪里不对:“这样不会太草率了么?”


     “这已经够了吧。”与谢野叹气,“说实话,如果是真的是他来抓走敦君的话,那么没必要还特地约好他来到这里。”而且以他的能力,带走中岛敦还用得着这样麻烦?


     太宰看向与谢野:“你对小矮子很是敬佩啊。”


     与谢野感叹:“我只是敬佩这个性格不错而且还能和你搭档了那么久没被你折腾死能揍你出气的人而已。”


     要是换作另外一个同样能揍你性格不错的,我大概也会同样敬佩。毕竟这世界上能这样打你都觉得理所当然的人还真是稀少。


     太宰:“……”


     说好的同事爱呢?


     一旁没说话的国木田咳咳了两声。


     如果不是因为社里主张诚信善良团结友爱,估摸着他也没忍住去约出中原中也一起计划怎么样来花式揍太宰了。


     太宰:……


     还有没有同事爱了?


     嘴上说的还是不够令人信服,在国木田的眼神之下,太宰不情不愿地拿出手机拨打了中也的电话。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不太好:“突然打电话过来做什么。”


     “你当我愿意啊。”太宰的语气也不怎么好,“给你打电话,还不如让我去好好工作呢。”


   还以为下一秒会得到对方的咒骂,出乎意料的是,中也只是用特别疲惫沙哑的声音回复了他一句:“关我屁事,那你还不赶紧去工作。”


     说完,就挂掉电话了。


     “……”


     太宰看向国木田他们。


     国木田他们也看向太宰。


     “……我觉得肯定有问题。”太宰严肃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国木田难得肯定了太宰的话:“这不是明显的问题么?”一般听到他和你对话的时候都能感觉到这里有两个三岁小孩在吵架。

     太宰:“……好吧,我有个办法。”


     与谢野问:“什么办法?”


     “……去一趟港口黑手党的总部。”太宰有些不情不愿,“按照这个时间段,小矮子一般都在总部办公。”


     “你不会是想去那看一眼吧?”与谢野道,“要知道黑手党那边的人可是恨你恨之入骨啊。”


     太宰摸了摸下巴,没有说什么。


     一直没有说话的泉镜花倒是不担心太宰。


     简单的来说就是,她每次看到中岛敦带回发烧中的太宰,多半是从港黑那带回来的。


     即使万分不愿意,太宰还是大摇大摆地带着国木田他们去了港黑的总部。当然,带那么一群人去,自然是没少受到国木田的各种唠叨,最后实在看不过去的与谢野和社长说了,社长倒是没什么其他的说法。


     “不要发生冲突,把敦君平安带回来就好。”


     社长是那么吩咐的,就在二十分钟前。而在这二十分钟之后,与谢野叹了一口气。


     虽然很不想那么说,但是这次看起来明显是想搞事情的太宰没打算不搞事情啊……


     “呀,红叶大姐,你也来了啊,好久不见呢——”面对黑乎乎的枪口,侦探社里唯一不紧张的人大概只有太宰了吧。他朝着那个正在缓缓地朝他们走来的古典美人打招呼:“我是来找中也的~中也他人呢?”


     古典美人名为尾崎红叶,是港黑的五大干部之一。听到了太宰的声音,她的注意力倒是全在了太宰身后那个一脸警惕的小姑娘——泉镜花身上:“看来小镜花在你们那边过得不错啊。”


     泉镜花的身子抖了抖。


     红叶看着泉镜花一副没什么问题,于是把目光放回了太宰身上:“来找中也?是又想吵架吧。”


     太宰一副无辜样:“这可冤枉我了,明明就是中也和我吵架先的。”


     红叶眯眼:“可现在看来,这是你们想惹事情先哦。”


     太宰摊手:“没办法,谁叫有一个和中也长得非常像的人带走了我们的社员呢。”


     听了这话,红叶有些吃惊,还以为太宰又是来港黑总部来窃取消息的,没想到他倒是说了这样一个十分劲爆的消息:“哦呀哦呀,妾身听到了什么?和中也长得一样的人?”


     太宰还是那副无辜样:“这我可没有胡闹哦,信不信由你,红叶大姐。”


     虽然太宰的话十有八九都是假,但是扯到中也的事情,这倒是不能不谨慎。想到这里,她挥手让一直持枪的部下退下:“既然太宰君那么说,那么跟着妾身来吧,包括侦探社的各位。”


     说完,她又补了一句给太宰:“顺带一说,中也的心情貌似很糟糕呢。”


  太宰笑眯眯道:“是吗,我相信红叶大姐。”


     “……你还是一样令人不快啊,太宰君。”


     “多谢夸奖。”


     红叶转身就走,太宰示意其他社员跟上。


     即使那些枪口没有对着他们,国木田他们也没有放松警惕,倒是太宰很淡定,他甚至还哼起了他经常哼的那首殉情歌。在红叶的带路下,他们很快就来到了中也办公室,门把那儿还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


     看到那牌子,太宰忍不住笑了:“「请勿打扰」?”


     “他来总部的时候看起来很疲惫呢。”


     “是嘛,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这几天真的没有对中也做些什么。”太宰说,“大姐您请先吧。”

     红叶捂嘴笑:“拒绝。”


     太宰只好自己去开门。


     刚刚红叶的话也不是没给他一个提醒……太宰在心里唉声叹气,疲惫中的中也怒火点特别低,几乎一点就着。要是中也真的生气了的话,那么自己还真的是会被摁在墙里抠都抠不出来的那种……


     正如他所料,一打开门的时候迎来的就是中也压抑住怒火和不耐烦的声音:“我不是说了不要进来打扰我么?!”


     “你可没有对我说啊,中也。”


     太宰的话音刚落,他一偏头,一把利刃就擦着自己的发丝插进了身后的墙壁上。站在门边要远一点的红叶有些无奈。


     还好走远了些,不然误伤了无辜人可怎么办。


     门外的红叶他们怎么想倒是与门内的那两个人没什么关系,只不过倒是苦了单独面对着中也的太宰,难得小矮人看到自己居然没有发泄对自己的不满,真的是不合常理啊。


     “真是不像你啊,中也。”


     怒火虽然还在燃烧,尤其是太宰来了之后可以说是火上浇油,但是不代表他的理智之弦断掉了。中也瞪了一眼太宰,如果太宰来到这里只是为了嘲讽他的话,那根名为理智之弦的神经断不断都没关系了:“你来这里干嘛?”


     “……好吧,来找你确认个事情。”太宰觉得还是收回逗中也的心思,他可不想以后半路被踹下床:“你有孪生兄弟姐妹么?”


     想了千万个太宰会想的问题,没想到他会问这样一个问题的中也稍微有些没反应过来:“……啊?”


     “啊什么啊。”太宰挑眉,“我的同事怀疑你带走了我们的新人。”


     中也面无表情:“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是的话你这间办公室怕是不保了咯。”太宰说,“你可不是这样的人。”


     中也盯着他看了一眼,最后抄起面前办公桌上的那几张纸张使用重力朝太宰砸去:“叫外面的人进来吧,虽然真的很不想,但是估摸着我们要合作一次了。”


     接过中也砸向他的纸张,太宰大概看了一下,门外的其他人听到中也说的话,也进了来。进来之后发现太宰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微妙:“……两个中也?”


     中也想也不想的抄起旁边放着的钢笔朝太宰砸去。


     什么叫做两个我?


     国木田接过太宰给的资料大概浏览了之后,表情也变得有些微妙起来:“不会连异能也一样吧?”


     那真的是拦也拦不住,打也打不过了。


     “好了,那么问题来了。”与谢野也看了一眼就觉得头疼,上面的那个人与面前的中也长得一模一样,就连看向镜头的眼神也是那样不屑一顾:“你们想怎么做?”


     太宰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原本带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欢快的响了起来。往众人的方向大概扫了一眼,还不止他一个人的:“啊呀,猜猜看是不是那位绑匪君发送来的短信呢?”


     红叶看了一眼:“内容说是芥川君也被绑架了呢。”


     中也:“……”


     为什么这个人会被绑架????


     国木田也看完了手机上的短信:“那位绑匪承认中岛和芥川在他那,而且还定下时间和地点去见他。”


     没有来得及看手机的中也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


     也看完了短信的与谢野有些幸灾乐祸的补充:“短信里面说来的人里面一定要有你呢,「重力操控使」。”


     「重力操控使」中原中也:“……我?”


     就连最小的泉镜花也点点头承认。


     中也:“……”


     中也顿时间觉得头痛欲绝。


     这都是什么事啊?!


     对此太宰是真的幸灾乐祸:“你打算怎么做呢,中也——”


     “各自救各自的能怎么做?反正太宰他不搞事情什么都可以轻松解决。”中也觉得自己的脾气真的是越来越好了,现在居然还没舍得出手将这群人轰出去。


     太宰很是无辜:“我怎么算是搞事情了?”


     中也白了他一眼,幽幽道:“你是真的想我把那些为你流过泪的女人知道你现在的住址么?”


     太宰:“……”


     我闭嘴。


     一旁的泉镜花提问:“那你们有计划了么?”


     红叶看向太宰,眼里都是满满的笑意:“小镜花啊,这个呢……即使有的话也不能透露给还是敌人的你们听吧?不过呢,妾身觉得太宰君的计划会更加的好噢。是吧?太宰君。”


     面对着红叶这样的甩锅,太宰叹了一口气:“红叶大姐,你这算是强人所难吧?”


     “怎么会呢,很多事情你也不是没有在我们家中也身上找回啊。”红叶说的话有些模凌两可,国木田他们听得有些糊涂,但是中也听了之后原本不耐烦的脸上多了一点藏了很好的尴尬。


     “红叶大姐您还是那么细心呢。”太宰皮笑肉不笑,他就知道面前这个女人从来不会那么吃亏过:“那么不要背着我们下手哦,红叶大姐。”


     “彼此彼此。”


    


     ——  


    

     短暂的时间里达成了协议,即使双方再怎么不情不愿。


     离与绑匪约定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侦探社的人除了太宰以外都回了去,等到了时间再集合一起合作。


     对,除了太宰治。


     看着太宰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实在受不了了的中也毫不犹豫的拿起自己的大衣出门,然后被太宰拦下了:“去哪里啊,中也。”


     中也往他旁边走:“关你什么事。”


     “的确不关我的事,你应该知道些什么吧。当然关我的事啊,不要不承认啊。”太宰跟在他的后面,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比如那个与你十分相似的人,中也。”


     “……所以你现在跟着我?”中也有些不满,“你再过来我就揍你了。”


     “那我要是硬跟着呢?”


     中也嘴角扯出一个太宰十分熟悉的角度:“那我就把你现在的工作地址告诉那些为了你而流过眼泪的女人。”


     太宰:“……请你一定不要那么做。”


     看到太宰吃瘪了,中也的心情也好了点:“赶紧滚,别在我眼前晃荡。”


     “……好吧,那我走了。中也,不要勉强哦。”


     沉默了一些的太宰突然这样说,没有料到太宰会这样做的中也回过头,就只看到了太宰转身离开的背影。在总部的大门那看着太宰离开了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后,中也毫不犹豫地转过身走向了地下停车场——在和侦探社合作之前,他有一件事情要去做。


     将车钥匙插入钥匙孔,发动了车子的中也一脚踩下油门,车子便快速地跑向了他所要去的地方。


     绑匪给他发的短信和其他人发的短信不同,除了那些话以外,还有的就是另外的一个地址和那么一句话——


     「我等着你,哥哥。」


     ……


     哥哥?


     想到这里中也变得有些不耐烦。


     是啊,你在等我。


     我的弟弟。





想哭,难受。

为什么这个会这么长我写的那么烂?我踏马写的是瞎几把啥玩意?

有bug我也不管了……头一次被人催稿催得那么凶顿时间写得真的是头晕脑胀……

艹尼玛半夜写得我头晕脑胀结果还没有在昨天晚上写完……好想哭啊……


评论(28)
热度(67)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