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双黑/太中】与你相处的时光(上)



式神太宰治X阴阳师中原中也

架空向,内含玻璃渣

 @玄瑾 吃我玻璃渣!

不接受谈人生





(上)

  


  谁都知道横滨有着一位名为福泽谕吉的奉行阴阳之道的术师,在他十八岁那年,当时为救一个出世不足一年的孩子费尽心血,最后虽然成功了,但是代价却无可预料的。


  即使是无可预料的,但还是为福泽创造了一个好名声。虽每次回想起来,福泽都会有满满的歉意,却不后悔。毕竟所有的来龙去脉都已经过去了,无论是谁,说也说不清当年的事,唯独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当年的不可言喻的滋味。


  当年的事情历历在目,即使是当年的人也或许不复存在。但是对于国木田独步而言,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


  找到他的搭档并且揍一顿。


  看见国木田那么急冲冲的样子,身为同样是精通阴阳之术的与谢野晶子笑了。毕竟都是同僚,但她却是这个阴阳寮里唯一的大夫:“怎么,太宰又不见了?”


  “明知故问。”国木田皱着眉头,他真的很烦他那位新搭档:“你见到他了?”


  “我觉得比起问我,不如去河里捞一捞更好一些。”与谢野指向了不远处的河,“毕竟那里遇到太宰的几率还更大一些。”


  “……”国木田沉默了片刻,还是毅然决然地走向了不远处的那条河流,没过多久,她就听到了国木田暴怒的声音。


  啊,看来真的在河里捞到了太宰啊。


  与谢野这样想。


  “啊啊,国木田先生和太宰先生看起来感情真好。”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与谢野转过身,看到是新来的新人一脸羡慕的样子。


  “……敦君?”与谢野想了想,这才想起了新来的人叫什么名字。被与谢野叫到名字的时候,新人下意识地“哎”了一声来应答与谢野。


  新人中岛敦,上上个星期由太宰治那个家伙不知道从哪带回来的人,说是太宰他自己亲自教导、做他的导师。不过最后大家还是帮忙帮太宰带这个孩子,至于太宰……


  猜也不用猜就知道又去寻找新的自杀方法。


  得,一个大妖怪居然要寻找自杀,这是与谢野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简直是奇谈。还想问清楚的时候就被太宰强行转移了话题,没想到真的转移成功了——当时太宰说这小家伙可厉害了,寮里的阴阳师们都半信半疑。


  不是他们不相信新来的,而是他们觉得太宰的话有百分之一可以相信就是奇迹。


  不过最后他们在上个星期看到了这个孩子降服并收来做式神了一只一直困扰着他们的大妖怪,并且展现出了他自己的力量——他是白虎与人类的孩子。这种事情都让大家大吃了一惊,就连福泽也稍稍感到了震惊。


  白虎与人类的孩子,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事情。


  而带中岛敦来到这里的太宰则是得意洋洋:“我的眼光一下不错吧。”


  虽然很不想承认太宰的眼光是不错,但是与谢野还是稍稍鄙视了太宰:既然说自己来带这个孩子的话为什么又在他自己降服妖怪的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


  与谢野看着一脸羡慕的中岛敦,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头:“他们的关系一开始可不是那么好的哦。”


  “啊咧?与谢野小姐知道什么么?”中岛敦睁大眼睛看着她。


  “嗯……”与谢野假装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做出一副突然想起的表情:“啊!当然有啊,比如说太宰不是国木田的式神这件事。”


  “……哎?!!!!!!!!!”


  中岛敦的吃惊声传得远不远、大不大声,这种事情太宰是不知道的,反正他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这不,刚刚被捞上了河岸之后立马出现在了与谢野他们旁边,气得好心去捞他的国木田被留在原地大骂太宰:“你们刚刚在说什么,有兴趣让我知道么?”


  与谢野瞟了他一眼:“哪些事情是你不知道的?”


  太宰笑眯眯地回答她:“谁知道呢?”


  反问来反问去也反问不出一个结果,可是不妨碍与谢野不相信太宰没有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说你是我们寮里面唯一一个不是别人式神的妖怪。”


  还是个老妖怪的那种。


  中岛敦立刻将眼神移到太宰身上:“是真的么?太宰先生。”


  太宰摸了摸下巴,拉长了尾音:“这个嘛——”


  “是真的。”


  不知何时,国木田出现在了太宰的身后,然后一拳揍了过去。即使拳头快要接触到自己,太宰一偏过了脑袋就躲过去了:“啊啦啊啦,没打中哦国木田君~”


  ……我哪次能打中过你?


  懒得和太宰辩解太多的国木田看克制住了自己的手痒,他向了新来的中岛敦解释道:“他本来就不是我式神,是刚刚好的搭档而已。”


  “这样还能成为搭档?!”中岛敦更加吃惊了,而且脸上写满了满满的羡慕:“国木田先生!这里面有什么办法么?!”


  “哪有什么办法?”国木田想了想他和太宰的第一次见面,脸色有点不好看,“自然而然的事情,你觉得在这阴阳寮里面有谁能将他收服为自己的式神么?”


  中岛敦想了想……


  “……貌似没有。”


  默默地否决了的中岛敦有些无语,他在认识了阴阳寮的大家之后,也逃不过太宰捉弄的命运。更何况上个星期太宰还诓他说是收服小妖怪,谁知道居然是个一听到太宰的名字之后就狂暴了的大妖怪!


  ……虽然说最后没事而且还收服了……但是哪有这样突然就跑路了的导师啊?!!!


  即使这不是夸奖但太宰还是当做夸奖收下了:“那是当然的啦,我可是太宰啊。”


  ……这洋洋得意劲。


  在场的人心里都闪过这想法,不过最后也懒得拆穿太宰了,毕竟一起处事那么久,也不少拆穿这一次。


  一阵小打小闹过后,大家也移步到了寮里的后庭院里。不得不说福泽的财力还是不错的,偌大的庭院里中着些许中岛敦说不出名字的花草,化作人形的式神时不时的从这里路过,引得刚来阴阳寮、新来的阴阳师中岛敦时不时得朝它们看去。


  后庭院里有一棵特别巨大的大树,看起来已经有许多年的年龄了,现在还不是开花之时,只留下嫩芽在枝头上。而他们也移步到那里,树底下有着一张可以放东西的小矮桌,小矮桌的周围就是他们移步的目的地。


  指挥着白色的小纸人,太宰兴致勃勃地让他们上了从酒窖里的美酒与厨房里刚做好的零嘴。国木田看到了又忍不住呵斥太宰,与谢野则看着他们闹,看样子像是想看热闹。


  中岛敦抬起头看向了头顶的嫩芽,喃喃出声:“这棵树好高好大啊……到了开花的时候一定很美。”就是不知道这是一棵什么树来的。


  “这种问题你应该去问太宰才对,他应该算是这个阴阳寮的「老人」之一吧。”与谢野拿起一个糯米团子说,“我来到这个寮的时候,这棵大树已经在这里了。”


  但是却从未看过它开花。


  国木田点点头,他也曾未见过这棵树开花,他甚至怀疑,这棵树——


  会开花么?


  “敦君想看吗?”太宰听到后凑了过来,“我可以让它开花。”


  “哎哎哎?!!可、可是这样会有违常理吧……”


  中岛敦有些犹豫,在他第一次来这个阴阳寮的时候,国木田就和他讲过有关于阴阳之术的一些简单常理,包括不可随意逆改即使是草木的生长。


  这棵大树看起来像是百年古树,而这种古树如果催促它生长开花或者其他的将会有可能引来不大或者不小的麻烦。


  他可不想为了自己一时想知道这是什么树而还得太宰惹来麻烦。


  “安心吧,我可还没有见过这家伙遇到过什么大麻烦。”国木田看向太宰,眼里有着满满的嫌弃:“当然,他本身就是最大的麻烦。”


  中岛敦:“……”


  好……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啊啊,国木田君你这样说你的搭档真的好么?”太宰“特别伤心”地捂住了胸口,“你简直刺伤了我幼小的心灵!”


  “……”


  全场陷入了沉静。


  “哎,你们怎么都安静了下来了?”


  “……”


  还不是因为你?


  国木田默默地招过小纸人过来打扫与谢野因吃惊没抓紧而掉在地上的糯米团,中岛敦一头黑线:“太宰先生,说实话你比我们这里的任何人都要大……”


  只是你的皮面一点都没有显老而已。


  绝对不是你幼小。


  “……真是残忍啊,敦君。”听到后辈这样认真的回答,太宰果断换了一个话题:“看看你昨天新收的那只式神吧。”


  “哎……哎?!”


  国木田让小纸人上热茶,而与谢野第一个反对:“你在开玩笑吧,要是毁了这里怎么办?”


  要知道中岛敦收服的那只新式神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主。


  “不会~有我在~”太宰说,“相信我吧!敦君!”


  由于太宰的眼神太过真切,虽然总觉得哪里不对但中岛敦还是信了太宰的话。坐在旁边围观的两人默默地站起来稍微离开了,点距离。


  “我说,要打个赌赌一下需要几秒就要我们出手么?”与谢野向国木田提议,“输的人做一个星期的委托。”


  “我拒绝。”


  “嘁。”


  中岛敦:“……”


  我都听见你们的对话了。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么?


  即使中岛敦想后悔,面前的太宰治看也不像是会放过自己的主,中岛敦只好自暴自弃地拿出那张封印着妖怪的符,松手让它漂在半空中之后开始念着解除封印的咒语。


  当结束了最后一个音节时,符也落在了地上。上面写着的金色字体像是被解开了的锁链一般飘浮起来。随着飘浮的范围越来越大,中岛敦的表情也越来越不好,下一刻,一股巨大的能量就爆发了出来!


  这股能量的爆发引起了地上尘埃的飞舞,还伴随着一个声音的怒吼——


  “人虎——!!!”


  被叫做“人虎”的中岛敦脸上慌了,他看着尘埃之下的黑影朝他袭来,整个人都不好了:“等等!冷静啊芥川!!”


  “……原来他叫芥川。”与谢野说,“要出手帮忙么?”


  “……我想应该不用。”国木田看着那个被黑影追着跑的新人,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还好没有和你赌,要知道太宰是听得见我们的对话的。”不然的话他肯定会将他的工作全部丢到我们头上。


  “?”


  什么意思?


  与谢野看向了太宰原本应该坐着的地方,发现那儿已经没有人了,而原本应该追着中岛敦跑的黑影被人死死地摁在原地一动不动。


  “……居然出手了?!”


  国木田一脸不可置信,他与也是一脸严肃的与谢野对视一眼,立刻赶了过去看。


  太宰会出手的话,一般要不是他想搞事情,要不就是……


  真的大事了。


  等尘埃落定之时,他们能清楚地看到一向只搞事情的太宰居然出手将黑影摁压在地上,而这时那个黑影也被迫化作了人形。国木田看到那黑影成人形之后,发尾的那抹白。


  “……你怎么会在这里。”


  太宰摁住那黑影,脸上没有了之前嬉戏时的表情,他轻声地念出黑影的名字——


  “芥川龙之介。”


  “太……太宰先生……”


  被摁压在地上叫做芥川龙之介的青年艰难地开口:“请等一下……”


  “请等一下!太宰先生!”


  没有被芥川追的中岛敦反应过来,他立刻跑到了芥川的身边:“太宰先生!请放开芥川……可以么?”


  “……不要突然弱气啊,敦君。”中岛敦的声音让太宰的气势没有刚刚那么强势了,可也没有好到哪去。他看了一眼正对着中岛敦瞪眼的芥川,后者立刻不出声,他才放开了芥川:“你不应该会出现在这里的,芥川。”


  你应该在他身边才对。


  “……太宰先生。”芥川拒绝了中岛敦想要拉起他的手,他看向了面无表情的太宰:“您也不应该在这里才对。”


  “……呵,我想去哪你想管么?想不到那么多年来你还是没有一点的长进啊。”太宰偏过头看他,“芥川——”


  原本松开了的手掌因为太宰的话,芥川握紧了拳头。半响之后,他才抬头看向太宰,漆黑的眼瞳里没有任何的表情:“……我已经不是中也前辈的式神了。”


  不然的话,轮不到那个一看就是新人的人虎给收服。


  “……”


  涉及到熟悉的名字,封锁在记忆深处的那个人还是一样的张狂,一样的容貌。


  相遇的时候他才十二岁,从幼年之时便在一起,自己是他的式神、他是自己的主人,无论做任何的时候,他们总会在一起。


  “……他呢。”


  太宰说。


  “中也呢。”


  “……”


  芥川说。


  “我现在会出现在这里,您不是已经知道了么?”

  

  

  




  “中原前辈,已经死了啊。”


评论(15)
热度(90)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