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双黑/太中】扮熟的眼线

    【双黑/太中】扮熟的眼线

    

    *年龄差有、老夫老妻模式有、女仆中也有。

    *22太宰治X17岁中原中也

    *其实是我想买眼线笔而已……和标题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我要翻车了。

    

    

    

    

   如果说被父母寄养在太宰治家里的中原中也最讨厌的是什么,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你是太宰治。如果说太宰讨厌的人是谁的话,那么他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是中原中也。再如果说他中原中也收到来自太宰一份最莫名其妙的礼物,他一定会好好想想,然后告诉你说应该是被他放在桌面上的那只眼线笔了吧。

   收到眼线笔的时候是在他放学回来的时候的之后,一回去开门就看到放学点经常不会出现的人居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而桌子上放着两个大小相同甚至是颜色相同的礼物盒。

   说是吃惊,但中也看到男人一副很拽的样子,以及散落了一地的零食袋和垃圾,忍不住将手上提着的书包砸了过去:“你为什么又把零食乱丢?!!”

   “呀,中也。”男人一偏头,中也的书包就这样擦着他的脑袋砸到了地上:“欢迎回来,怎么你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了?”

   “滚蛋。”中也撇撇嘴,“今天怎么那么早回来?”

   “酒吧老板突然搞装修,我申请了带薪休假。当然,自然是成功的啦。”

   哦,说明可能接下来的几个月他每天都会看到太宰治那张欠抽的脸了……

     有这样想法的中也懒得和太宰搭话,他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换下学校的制服,随手将早上丢在床上的衣服换好,然后就去做饭。

     太宰是附近一家酒吧的调酒师,上班时间不定但是大多数都是在晚上。早上他起床太宰刚刚回来补觉,晚上他回来太宰就去

     “对啦中也,我今天买了螃蟹哦~”就在他刚刚走进厨房看到两只放在盆子里游走的螃蟹,太宰的声音就在门口响起:“做螃蟹吧做螃蟹吧~我想吃中也做的螃蟹~”

     “难得你买菜就不能买些好处理的菜么?!”

     “谁叫中也这几天买的菜太难吃了!”

     正在切菜的刀停顿了一下,中也举着刀阴恻恻地回头看了一眼太宰:“废话那么多,爱吃不吃,不吃滚蛋。”

     太宰立刻把头缩了回去并且乖乖地回座位上看电视。

     开玩笑,他太宰治的手艺只能勉强给自己泡泡面,再高级一点的貌似只有将洗好的米放进高压锅里煮饭。然后就,没了。

     所以说中也的到来简直可以说是拯救了他的用餐问题,一直在酒吧吃饭和外卖以及泡面这三样选择选到他都快要吐了。

     不得不说,其实中也的心情很复杂。两个人家里的大人都是认识的。要不是自家母亲晚结婚了那么几年,不然他肯定和太宰一样大。这次在他家里住也纯属算是偶然,中也住宿两年之后懒得住宿,听到母亲说有朋友在他附近的高中住,然后就来这了。

     来这看到了太宰治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

     真的!!!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宁可回去住宿也不要住太宰家!!!

     两个人为什么会那么讨厌对方,说来说去都是一把辛酸一把泪……用中也的话来说就是当初见面时太宰那一声“小矮子”气得他直接冲上去咬了太宰一口。虽然中也觉得自己的身高卡在了一米六也是因为太宰那一声“小矮子”。

     熟练地将洗刷干净了的螃蟹丢进锅里,中也打开煤气开始煮熟,并且还丢下生姜之类的配料。等盖上锅盖了之后,中也开始忙活起其他的。

     “中也——”客厅传来太宰的声音,“菜我洗好了哦——”

     洗好了?这次居然那么勤快?

     中也疑惑地看向旁边的菜篮子,发现只是用清水泡着什么都没有做,就连烂菜叶之类的也没有摘:“逗我呢?!这叫洗了好了?!”

     同班智障梶井基次郎也好歹知道摘菜洗啊!!

     “噫。”

     中也翻了一对白眼,他也没指望过太宰会来帮忙。

     忙活了十分钟之后,中也也将其他的菜大致做好,就等着下锅炒了。打开抽油烟机,中也用抹布盖在了锅盖上缓缓打开,熟透了的蟹味随着锅里的蒸汽一起跑出来,然后被抽油烟机吸走。

     “好香啊,中也。”

     身后出现了预料中的声音,中也头也不回地用放在一旁的勺子将螃蟹捞出来:“把其他的配料拿过来。”

     太宰走过来,有些不经常会用到的餐具以及配料都被放在了上面的橱柜里,而181cm的身高在这里出现了优势:“不用,就这样沾酱吃吧,那样比较好吃。”

     “随便你,把碗筷拿出去,我炒个菜就好了。”见太宰想当做没听见直接溜走,中也在他的腰部一手肘顶过去:“快去,记得洗手。”

     “嘶……凶残的小矮人。”

     最后一声即使再小声还是被中也听见了,他瞪了一眼太宰之后准备炒菜。

     拿好两个人的碗筷之后,太宰来到了餐桌前。

     如果说他最喜欢他讨厌的小矮人身上的一点的话,那应该是煮螃蟹了吧。只可惜中也觉得麻烦很少做,不然他宁可天天买螃蟹回来等中也做好了吃完晚饭再去上班。

     难得一次共进晚餐,本该是闲聊的时光在这两人面前分分钟能吃出即将要吵架的味道,中也觉得两只螃蟹还是没有办法堵住太宰的嘴:“闭嘴,吃完你洗碗。”

     太宰抓着螃蟹的蟹腿抗议:“凭什么!要知道菜是我买的!”

     “那行我下次不做你的饭了!有本事你别吃!”

     ……得,他还真没这个本事……不想回到以前三选一的太宰默默地啃着蟹腿:“……算你狠,中也。”

     胜利了的中也夹了一筷子的青菜给他。

     开玩笑,虽然平常斗不过太宰,但是在这种事情上他绝对会赢的好吗。

     让太宰收拾碗筷去洗碗的时间,中也去洗澡了。热水从花洒里喷出打在身上的时候,中也感觉一身的疲劳也随着热水从他身上一起流走。

     “对了中也——”太宰的声音从厨房那边传来,因为浴室和厨房相隔的距离不算太远,中也能清楚地听到太宰在说什么:“我给你买了礼物——”

     正在洗头的手一顿。

     “……哈啊?”

     “给你买了礼物啊。”太宰再说了一遍,“感动不。”
 
     感动个屁……你哪次给我买的礼物正常过?中也翻了了对白眼,可惜外面的太宰看不见:“你买了什么。”

     “你出来就知道了。”太宰在外面说,“保证你很惊喜。”

     “……最好让我看到了之后别让我有股想打你的冲动就好。”

     “噫。”

     过了十分钟,一身清爽的中也从浴室里出来,他顶着头上白色的毛巾看向在客厅津津有味的看八点半家庭理论剧的太宰,问:“礼物呢?”

     “桌面上。”

     “……”
 
     中也看向桌面,上面有两个一模一样的礼物盒,和他回来的时候一样保持着原来的位置。沉默片刻之后他将头顶上的毛巾糊了太宰一脸:“两个一模一样的礼物盒哪个才是啊?!”

     “呜啊!怎么脾气还是那么暴躁啊!”拿下脸上的毛巾,太宰将它拿在手上:“过来,我帮你擦头发吧。”

     “滚蛋,给我搞得乱七八糟的话我就揍你。”虽然嘴上威胁着太宰,但中也还是走到了他的面前,抽过旁边的小板凳坐在了他你前面。

     看着眼前的橘红色,即使想做什么但是介于中也的武力太宰还是决定不要做比较好。毛巾被他搭在中也还未擦干水的头发上,太宰用着毛巾擦干上面的水:“中也,听说你们过两天要办校园祭?”

     “……你怎么知道的?”一听到太宰那么说,中也回想起他们班决定要在那两天做什么,顿时间苦了脸。

     班上不知道是谁说要搞女仆咖啡厅,搞就搞吧,女仆嘛,班上的女孩子自然是最合适的。但是——

     就是因为他们班主任森鸥外这个幼女控说虽然这个办法不错但是上个学期隔壁班也这样做过所以为了出乎意料我们班要搞个特别版的——

     那句“特别版的”尾音拉得特别长,当场的学生包括他在内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当然,猜都能猜到多半是男生们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他们就听到森鸥外宣布说我们角色倒过来吧可爱的女孩子们来做帅气的执事,至于男生们嘛……

     中也觉得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自己:男生们就来当女仆们吧。

     中也:……

     男生们:……

     what?

     看着他们不可置信的表情,森鸥外还好心的重复了一遍给他们听,生怕他们听错了一样。最后在一群女生喜闻乐见和欢呼雀跃与男生们生无可恋的表情中宣布下课。

     感觉喉咙瞬间多了一口憋了八二年的气,中也的心情十分复杂。

     森鸥外真的不是在整他们么?
 
     “……我刚刚没听错吧?”一脸懵逼的梶井回过头问他,“我们?扮女仆?”

     在这个男生颜值不怎么高的班级里,由男生来扮女仆?这样真的不会吓跑客人们么……

     中也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他敢肯定森鸥外刚刚绝对是看着他说的,因为在这个男生颜值不咋的班级里,他除了身高有点不尽人意以外其他简直能推出去当模特。

     对,除了身高。

     这个时候班上有男生弱弱地举手提意见:“要不我们跑吧……或者找理由请假?”

     了解森鸥外的学习委员中原中也看起来更加面无表情了:“除非你想这个学期的全部成绩挂了。”

     不然他绝对会公报私仇的。

     男生:……

     玩完。

     还没来得及多想其他事情的时候,梶井站起来突然拍了拍中也的肩膀。

     中也看向他,一脸疑惑。

     “中也君啊,我们班的主力就拜托你了哦。”梶井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要知道我们班能看的就是你啊,你一定能做一个超级可爱的女仆~对吧!”

     中也:“……”

     中也:“呵呵。”

     下一秒,他直接掀翻了桌子追着梶井打,接下来女生哈哈大笑的声音、梶井求饶的声音以及部分男生喊着“冷静”的声音混合在一起传出了课室外。

     “……”

     “……中也?”

     回忆被身后的男人的呼唤强行切断,中也不满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男人:“干嘛?”

     “你还没回答我呢。”

     抬起头看着太宰的脸,中也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你都已经猜到了,不是么?”

     太宰耸耸肩:“是嘛,女仆咖啡厅?”

     中也捂脸,他就知道这个男人不会不知道这种事情的。因为他有一次难得好心地给还没吃饭的太宰送晚饭,结果看到了他的班主任坐在酒吧的柜台前和太宰聊得挺好的。

     ……

     他个人是那么觉得的。

     “猜猜我给你买了什么吧。”

     中也直接伸出手随便拿了一个礼物盒就拆开来:“拒绝。”难道我不会自己看么?

     “嘛。”被中也这样不给面子的次数也不算少,况且太宰的厚脸皮中也也不是没有少尝试过。他看着眼前的人拆开了礼物盒,然后听到他一字一句地念着自己的名字:“……太、宰、治。”

     “哎!”

     用着欢快的语气应了一声中也之后,太宰马上被中也丢过来的东西糊了一脸:“你给老子买了什么?!!”

     “嘶……好疼啊中也。”捂着被砸中的地方,太宰的语气里满满都是委屈,可惜中也还能听到这委屈之下的幸灾乐祸:“这东西不是很适合吗?中也长大啦~该学习化妆啦~”

     回答太宰的则是中也的拳头。

     果然,这个太宰治还是很欠揍。

    

    

    

     不过即使中也再怎么不情愿,校园祭还是来了,而已经准备好了的女仆装……中也拿着装着衣服的袋子忍不住踹向了笑得猖狂的梶井:“凭什么你不用穿?!!”

     全班男生就你不用!!!森鸥外你出来即使我成绩不及格我也要和你谈谈人生!!!

     不用穿着女仆装的梶井来不及躲,就被中也狠狠地踹了一脚,整个人差点就翻进了垃圾桶,还好旁边有桌子卡了他一下,不过还是很疼的说。

     暴怒中的中也简直可以说是无敌,战斗力也是极高的。为了避免梶井死还要拉上大家这样的事情发生,班长急忙拉住了中也:“中原君!冷静!冷静!”

     “冷静个屁!”中也看到梶井站起来,还想再上去补一脚:“先让我揍他一顿再说。”

     班长马上退后一步:“好的中原君你先揍。”等你冷静了我再说。

     见真的没有人拦住中也,梶井马上就慌了:“等等等等你听我解释!”

     中也冷笑:“听你交待遗言?”

     梶井马上就抢过放在旁边的女仆装在自己身上比划,半天硬是没憋出一句顺溜的解释。班长见没热闹看了,于是好心地上前解释:“不是不用,是因为穿了实在太……所以老师拒绝了他。”

     中也:“……”

     他敢肯定森鸥外一定是看了梶井的换衣之后才这样决定的。因为、真的……

     ——太丑了。

     在进入简陋的换衣间之前,中也拦下了那些一脸失望女生们。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一听到班上的男生穿女仆装的时候,他敢打包票,班上大部分女生肯定是看向他的。

     ……妈的,长得帅也有烦恼。

     自暴自弃的中也还是换上了袋子里装着的衣服,他真的不想补考,森鸥外也不会给他们机会补考的……

     课室内简直可以说是鸡飞狗跳,而刚刚来到学校门口的森鸥外倒是遇见了难得一见的人:“哦呀,好久不见了,太宰君。”

     “……还好吧,森先生。”太宰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不情不愿,“今天我可不是来和您喝酒的。”

     森鸥外笑眯眯地说:“这里也没有酒啊,太宰君。你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来喝咖啡的,中也邀请我来的。”

     “哦呀,是么?那要一起去么。”

     “希望我不会介意。”

     “请。”

     太宰笑了,森鸥外也笑了。两个人一同踏入了学校的大门,站在门口的保安打了一个颤,而路过的人们顿时间感觉他们看到了两只老狐狸在那似的。如果刚刚中也听到他们的对话,肯定会感叹一句——简直像是一大一小的老狐狸。

     不得不说森鸥外这个办法还不错,大部分来参观的人们都因为穿着执事服打扮得帅气的女孩子们引到了这里。

  虽然也有一看到课室内各种穿着女仆装的男生就落荒而逃的,当然还是没有办法阻止他们的人气越来越高、排队进入喝咖啡吃甜品的人越来越多。

  因为森鸥外是这个班的班主任的缘故,他很轻松的就带着太宰进了把课室变成了简易的咖啡厅里,而在太宰看到一群穿着女仆装挂着一副勉强还生无可恋的笑容而不得不来招待客人的时候,他没忍住:“……噗。”

  男生们通通看了过来。

  森鸥外好心提醒:“太宰君,他们听到了咯。”

  “没关系,反正我想看的人不是他们。”太宰随手扯开椅子坐了下来。不得不说太宰这张帅气的脸还是吸引了很多女孩子们上前:“对了,请问中也在哪~”

  “中也?你说的是中原君么?”

   “嗯嗯。”太宰点点头,“就是那个有着橘红色头发、特别矮的小矮人。”

  女孩的表情一僵:“小……小矮子?”

  “对啊是小矮子啊~”太宰的笑容配上窗外照进来的阳光,让面前的女孩子一阵心动:“听今天他穿着女仆装,我才来到这里的呀~”

  女孩还想说什么,她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向她砸过来。正好路过她旁边的班长顺手一拉,一个漂亮的杯子砸在了太宰的位置旁边,碎成了一地的渣。而碎成渣的同时,他们还听到了中也的怒吼声:“你在说谁小矮人??!!!该死的青花鱼!!!!”

  “小心点啦,这有可爱的女孩子呢。”太宰朝杯子丢过来的方向看去,他只看得一个橙红色的脑袋在另外一个门口那探头探脑,站起来走了过去:“中也。”

  “喊老子的名字干嘛。”中也看到是太宰,心情更加复杂了。

  妈的,为什么这家伙真的出现在了这里啊?!!

  课室是分前后门,而中也他们班级的隔壁室内是一间杂物室,这两天校园祭将就的当成是男生的换衣室。看到他们班上男生穿着的女仆装,太宰简直可以想象到在后门探头探脑的中也到底有多吸引人了。

  ……啧。

  想到这里,太宰的步伐迈得更大了,看到太宰向自己走过来,中也想也不想的就往旁边的更衣室跑。等进到更衣室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跑错地方,简直是进入了死胡同一般。

  “中也。”太宰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为什么要跑呢?”

  “……不跑给你吃了么?”中也转过身,就看见太宰将门关上并且上锁,然后顺便将旁边灯的开关关了。这简陋的更衣室没有窗口,只有那小小的通气孔。在陷入黑暗之中,他们谁也看不清谁的表情。

  “我怎么会吃了你呢,中也~”

  “闭嘴吧青花鱼,我还猜不出你的想法?”

  “……也对。”猜也猜得出太宰笑了,随后中也听到了衣服被脱下窸窸窣窣的声音,他知道今天太宰穿了他那件沙色的风衣。他甚至能猜到这家伙口袋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


      新的一年里请多多指教~

 

  中也回他一个单音节:“嗯?”

  “以后专门给我穿女仆装好不好,给其他人看见实在……不太好。”

  中也翻了一对大白眼给他:“去你的,我为什么要穿?!”而且还穿给你看!这辈子我都不想再穿一次了好么!

  “啊啊,那真是令人失望。”太宰拉起中也,“等放学了再回去好么?”

  “……为什么。”

  太宰伸出手将一脸茫然的中也拦在怀里:“啊啊,我怎么可能知道?或许……是我难得的想恶心你吧。”

  “……”

  中也稍稍挣扎了一下,结果太宰抱得更紧了:“喂,放开我啊。”

  “我拒绝。”

  “……你他妈。”

  “噢对啦,中也。”

  “说。”

  “我给你买的眼线笔记得用哦~”

  “……滚!”




  隔壁间的课室早已空无一人,是什么时候空的呢?

  森鸥外看着手中已经冷掉的咖啡,笑而不语。

  女孩子化妆用的眼线笔还真是不错啊,可以扮得更加成熟呢。


—Fin—

如链接所示~新的一年里请多多指教~

另外有个小小的问题_(:зゝ∠)_想出短篇集,收入的文章是有关于太中短篇,包括完结、未完结以及还未发出的各种短篇~

求评论求留言!

另外链接那边我真的是尽力了……被吞了那么多下网页版微博还打不开我也是倒霉……实在看不到的小伙伴去微博搜【该来的还是会来的_】吧,我真的尽力了……

评论(2)
热度(84)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