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双黑/太中】为小花以爱意浇灌(七)

上回链接


有些激动里肝了个夜……今天认识了新的太太(应该是昨天,而且还不熟才对……OTZ)好激动!然后……嗯,肝了个2000+

OTZ






 (七)

  

  在踹到了太宰之后,中也总算是解了气。他一手抓着被踹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太宰的衣领(包括那件披在肩上的大衣在内),然后直接将他拖着走,完全不顾在那嗷嗷叫的太宰:“中也——你就不能拉我起来么——地下好脏啊——”

  “闭嘴,你这个笨蛋。”中也没好气地说,太宰现在体型和他差不多,体重也差不多:“最近还是少吃点吧你,太重了。”

  “哎——”太宰治拉长了音,“可我还没有嫌弃中也的品味呢。”

  原本走着走着的中也一停顿,然后毫不犹豫地回头往太宰的身上踩去。他已经懒得去反驳太宰了,与其去反驳太宰,还不如直接揍太宰一顿更好。

  粘着泥土的鞋底眼见就要印在自己的脸上,太宰毫不犹豫地往旁边一滚,顺便伸出手将中也也一并拽住摔在他的身上:“呜哇!中也你也好重啊!”

  “呜哇!”

  被拽下来的中也直挺挺的倒在了太宰身上,差不多的体重压到太宰身上让他发出了痛苦的嗷呜声。脸庞被埋进了他的胸口位置,中也闻到一股淡淡的味道——他知道那是公寓里经常洗衣服用的那个洗衣液的味道。

  ……闻起来貌似不错,下次再买这种吧。

  即使这样的走神,没被太宰抓住的那只手也狠狠地给太宰的肚子来了一拳:“你这个混蛋在干嘛?!!”

  “呜——中、咳咳,…中也。”肚子遭到了身上人狠狠地一拳,让他忍不住出声:“你真的是太狠了……”

  “哼。”

  中也站起来,顺便将太宰也拽了起来:“别磨叽了,赶紧走。”

  “啧,中也你这样不会有女孩子喜欢的啊。”被粗暴对待了的太宰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粘着泥土和尘灰的黑色大衣抖落着它们,留下了淡淡的印子。

  已经习惯了太宰经常说他的暴力,中也翻了一对白眼给他:“是是是,没有人像你这条青花鱼一样讨人喜欢。”

  “戴帽子的蛞蝓。”

  “……缠满绷带的青鲭!”

  两个人孩子气地瞪着对方一会儿之后,同时“哼”了一声之后扭过头去不理对方,但是他们却在想着同一件事——

  这个蛞蝓/青鲭实在是太讨厌了!

  

  ——

  

  即使再讨厌对方,该做的还是得做的。只是中也不明白的是,他们虽然是搭档,但是为什么每次都要他来报告?在报告完了之后,中也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这件事来,他有点走神,要是在平常的话,森鸥外会提醒他。只不过这次森鸥外没有说出任何提醒他的话,听了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像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啊啊,果然是这样的啊。”

  ……果然?

  漫不经心地在走神中的太宰想,是早就知道了会被拒绝么。

  在去贫民窟之前,他查了有关于黑田的资料,除了那些简简单单的介绍以外,其他的任何资料和背景都是看起来那么普通。

  普通?

  太宰在心里嘲笑了一下。他的态度和眼神可不是那么普通的,光凭之前跟在他身边的那个没有任何动静孩子来说,已经不是那么普通了,不是么?

  “不过他有说点其他的么?”

  唯一和他对话过的中也仔细地想了想,然后摇摇头:“没说什么,不过倒是说要检查一下。”

  “检查?”那一刻,太宰觉得森鸥外的眼睛亮了:“和你说的么?”

  中也不情不愿地点头。

  总觉得会发生点不怎么好的事情。

  “……哦——即使那么说了,也还得麻烦中也君你跑一趟他那里了呢,当然红叶君会和你一起去的。”森鸥外说出了令中也意料之中的话,“顺便看看能不能带点什么东西给爱丽丝吧。”

  “……是。”中也即使再不情愿,但是首领发令了的话还是得听从的。而且红叶大姐跟着的话,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的……

  ……吧?

  森鸥外看向太宰:“至于太宰君嘛——”

  太宰也看向他。

  “嘛,还是好好休息吧。”森鸥外交叉着手笑眯眯地说,“毕竟又受伤了,不是么。”

  中也:“……”

  凭什么我要去跑腿而太宰那个家伙可以休息?

  不过抱怨的话也只不过是在心头里冒出了一会儿,令中也惊讶的是,太宰居然……

  “好吧。”太宰展开手,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既然您都那么说了——我也不能不遵守,不是么。”

  最后一句完全就是肯定句,已经预料到太宰会是这副模样的森鸥外的笑容看起来很是无辜的样子:“好好休息,要出去的话注意安全哦——太宰君。”

  “我会的哦——多谢首领关心。”

  太宰的眼睛也笑成了一条缝,在这办公室中唯一没笑的中也打了一个颤。

  ……他该说什么好?又不是瞎,看都能看得出来这两位都是用假笑所掩盖着他们的计算……总感觉在自己进了狼窝。

  不过中也对这种事情倒没什么在意的,首领的命令对于他们这些下属而言,只需听从完成就是。只不过……中也撇撇嘴,走在他身旁的那个太宰,他可不相信这个人不会做什么好事。

  毕竟他可是太宰治啊,是那个又不是用那装作无辜的笑容的同时,给自己的水杯上抹毒药的太宰治。

  都不知道这种感情是怎么对他浇灌的。

  “呐,中也。”身旁的人突然开口了,“你不会真的要去那个人那里吧?”

  “对啊,干嘛。”

  “你去过他那么?”

  中也想了想,总觉得太宰像是在打什么主意一样:“大概吧,你想做什么?”

  最后一句的口气明显是在怀疑太宰一定会做什么,被怀疑的对象用着他唯一一只没有用绷带缠着的眼睛看着他的搭档,然后唉声叹气:“中也,干嘛要那么敏锐呢?这样一点都不好呀。”

  中也想也不想的就送了太宰“呵呵”二字。

  什么叫敏锐?你在我身上下的套还不多么?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瞎扯了好一会儿,然后渐渐的开始了斗嘴,最后以中也忍受不住被太宰挑起来的怒火直接上手揍他了。

  太宰也不含糊,和中也搭档了那么两年,被揍——用太宰的话来说应该是打架(太宰说是意义不同,前者是被挨揍后者好歹也是有反抗听起来不会那么丢脸,对此中原中也先生觉得直接动拳头毕竟靠谱。)的次数而言,都要打出了习惯了……就是下一秒中也出拳都会知道他要打在哪里,想想就觉得可怕——啊。

  这样的念头刚刚才从太宰的脑海里冒出,下一秒中也的拳头还真的是打在了他还没有好的伤口上,疼得他猛地吸气:“啧——中也你可以挑其他地方打么?”

  老是打受伤的地方,很卑鄙啊。

  “可以啊。”中也收回拳头,看起来像是很好说话的样子:“那么就打你的脸吧,反正怎么看都很不顺眼。”

  “……蛞蝓君你是嫉妒我比你帅吧。”太宰皮笑肉不笑道,“啧啧啧,想不到中也你还是这样的人——”

  话还没说完,中也的拳头马上就往自己的脸上砸过来,还顺便伴随着他愤怒的声音:“去你的青花鱼谁他妈会嫉妒你啊?!!!”

  太宰立刻撒腿就跑。

  很好,中原中也你真的揍我的脸。

  即使让太宰先跑一步,中也也不含糊,他立刻追了上去:“太宰你这个混蛋别跑!!!”

  “傻瓜才不会跑呢。”

  “……”

  “……”

  走在走廊里准备要去首领办公室的广泽柳浪默默地往旁边站了一下,给即将冲过来的两个小少年让开了一个道。

  身为一把还能活动老骨头,他可不想被这群危险的少年们撞飞,即使被撞飞的可能性为零。

  “嘿!广泽先生!”太宰从他面前跑过,广泽柳浪朝他点点头:“太宰大人。”

  接下来是中也在他面前跑过,只不过貌似无心打招呼,一溜烟的就跑去追太宰了,留下广泽柳浪一个人在走廊那。

  广泽柳浪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年轻真好啊。

评论(2)
热度(61)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