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双黑/太中】今天末黑野太太更新了吗?(上)

【双黑/太中】今天末黑野太太更新了吗?(上)
  

  和 @玄瑾 太太交流了一下决定来开这个新坑了【你
  然而写了一大半之后我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应该是架空向才对……然而已经走向了原著向【哭哭啼啼
  想过尝试长篇突然觉得自己貌似在做梦……OTZ
  拖欠了那么久真的抱歉【土下座


  (上)

  
  太宰治的员工宿舍环境一向不错,半夜三更至少不会听到蝉鸣声或者野猫的叫声。不过即使出现了这些声音,太宰也无心去管它们——要是换作平常的话,他已经睡得正香了。

  不过也说是换在平常,现在正在是特殊时期,当然要特殊对待啦。

  太宰也没管那么多,他现在像个粽子一样被身上的被子包裹着,要是在平常他或许会考虑一下用被子将自己闷死导致自杀成功之类什么的,而这次倒是破天荒的留了一个通风口透气。透过那个通风口,还可以看到太宰手机上的荧光反照在他的脸上,看起来有些幽怨的样子。

  「……

  “我不乞求你的原谅,Daniela。”即使站在令自己恐惧的高处,Sivnora还是无法无视自己颤抖的双腿还有语气之中的惊慌:“那儿太危险了,过来我这里吧,我的妹妹——Daniela。我会保护好你的。”

  “……我很抱歉,Sivnora。”被叫做Daniela的女孩子突然开口,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她看起来更加单薄,风儿一吹似乎就能将她吹跑:“你知道么,你是多么讨厌啊。”

  我爱的人不见了,爱我的人我讨厌他们。即使不是金丝雀的我,也在这样的一个灰色鸟笼里面。

  この世界が今は色せた島籠、嘆いてみせても鉄格る、外れはしない①。

  既然无法挣脱的话,我该怎么办?

  Sivnora,你说,我该用怎么样的态度来面对这个世界?

  

  つづく②

  」

  
  “……哎,没了?”

  把页面刷新了几次之后,确定没有下一章了之后,太宰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字体,最后关掉它拿去充电睡觉。

  “居然真的没有了……不过说是明天下一章会更新,要不……我后天再自杀吧。”

  那么,就那么愉快的决定了~

  钻进了被窝之后,心情不错的太宰觉得平常夜晚里的各种声音十分悦耳,就如同摇篮曲一般。

  呵,该睡了哦。

  

  ——

  

  第二天早上,国木田独步站在自己与同事的共同办公室门口那,深吸一口气,希望等会不会看到他不想看到的东西。

  然后打开了门之后,国木田觉得自己的想法真的是太天真了。

  每次看到自己的办公桌上面多出明显不属于自己的各种丝毫没有被人动过、当然,除了被移动过以外的文件,一向准时准点的国木田独步觉得自己的忍耐程度又再次遭到了新一轮的刷新。

  当然,这个忍耐程度是这对于太宰治而言。

  要是在这个时候,太宰治那个笨蛋绝对在自己的位置上带着耳机哼着他那乱七八糟的“殉情歌”,或者是拉着新人在那捣乱、怂恿新人帮他干活,又或者是吃了毒蘑菇中毒之类的大吵大闹……

  咦?

  等下。

  国木田这下子才注意到今天难得的安静,他看向也一向早到的新人中岛敦的位置:和昨天的场景不一样,上面多了一杯已经喝了一些的水杯,还有一份早餐和些许糖果。

  那份早餐应该是中岛敦昨天忘了买第二天早上做早餐用的,至于糖果……

  国木田觉得除了给同是新人的小姑娘泉镜花以外,还有一个就是打发太宰用的。

  “国木田先生?”

  说曹操曹操到,还在门口沉思着太宰去哪里了的时候,中岛敦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了:“早安,你看到太宰了么?”

  “哈啊,太宰先生?”中岛敦的怀里抱着一个纸箱,里面放着一些零零散散的东西,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太宰叫新人将那些没什么用的东西拿过来的:“太宰先生说他在休息室那。”

  国木田皱眉问:“休息室?他去那里干嘛?”

  他们这些在医院上班的医生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个让值夜班的医生休息的休息室,尤其是轮到他们这外科医生。

  其实国木田不明白的是,虽然都是外科医生!都在同一层楼!

  但是!

  为什么!

  太宰那个骨科医生可以到处串门?!!串门就算了还带着新来的新收的徒弟一起串门???!

  太宰治你是在溜狗么?!

  诚实的中岛敦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太宰先生说了,那边的沙发软绵绵……”“所以他是想用软绵绵的沙发来自杀?”没等中岛敦说完,国木田下意识地插嘴接上了中岛敦的话。

  中岛敦:“…………不,不是。”

  太宰先生还没有想到用那种东西来自杀……国木田先生您到底被太宰先生毒害了有多惨?

  注意到自己说了什么的国木田脸上闪过了意思尴尬:“咳咳…抱歉,你继续。”

  “咳,他说那边的沙发软绵绵的,很适合躺着看小说。”中岛敦接着说下去,“还推荐我一起看。”

  “小说?”

  听到这个词,国木田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话语。那个整天嚷嚷着说要自杀要和美女殉情的太宰治,居然在看小说?!

  天塌下来了都不可能的好吗?!

  “是真的,国木田先生。”中岛敦腾出手指了指休息室的门口,太宰就在那里抱着他的手机在看小说。

  顺着中岛敦的手指也看向了那篇虚掩着的门,如果不是看到了太宰治那晃动的脚,国木田真的以为新来的中岛在和他开玩笑:“我的天啊……太宰那家伙居然会去看小说,到底是什么样的小说居然会让这个家伙转性了?”

  中岛敦先是把怀里抱着的纸箱子放好,然后打开了电脑与浏览器。国木田看到这位新人用键盘在搜索网页上敲出了「末黑野」这三个字,然后回车——

  搜索出来的结果让国木田大跌眼镜:“这一大堆的东西是什么来的?”还特别多重复的?!比如说“818末黑野太太的来历”或者是“单独开帖来表白末黑野太太”之类的消息。

  “我也不知道。”中岛敦摇摇头,“原本打算把工作处理完再去看的。”

  工作。

  哦对了还有工作。

  被中岛敦那么一提醒,国木田这才想起了还有工作没有做,以及把一堆不属于自己文件堆放在自己桌面上的罪魁祸首还没有收拾——

  想到这里,国木田立刻冲向了休息室:“太宰你这个混蛋又把你自己的工作丢给我——”

  然后——

  太宰没出声。

  国木田先生也没出声。

  中岛敦:“……”

  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好奇心驱使着中岛敦,一边是要好好工作,另外一边在说让他去看一眼,就看那么一眼……

  就……

  那就去看一眼吧。

  就这样决定好了的中岛敦同学站起来轻轻推开椅子,轻手轻脚地走到休息室门口。只不过还没来得及探头看一眼里面的情况,国木田的衣服倒是先出现在他眼前:“……你在干嘛?”

  “额……我想看看太宰先生的情况。”

  听到太宰的名字,国木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拍拍他的肩膀:“嗯……你最好让太宰能打起精神来,毕竟人生自古谁无坑,或许明天就会有希望。”

  中岛敦:???

  啥?

  什么鬼??

  太宰先生你对国木田先生做了什么?!

  目送国木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那继续工作,中岛敦还是一脸懵逼,他走进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看了几圈之后,倒是没有看见太宰:“国木田先生,太宰先生呢?”

  我怎么没有看到他?

  “哦,你往床下看就能看到他了。”国木田头也不抬地说。

  中岛敦:“……好。”

  蹲下身子往床底下探头,中岛敦真的在简陋的支架床下看到了快要发霉了的……太宰治。

  中岛敦:“……太宰先生?”

  “哎呀……是敦君啊。”快要发霉了的生物扭过头来,中岛敦难得见到眼前的人难得生无可恋的样子:“怎么办……今天末黑野太太没有更新……”

  即使没有更新也请您不要到别人的休息室里发霉好吗?

  中岛敦最后还是吞回了刚刚差点想说出口的话,他换了另外一个说辞:“但是,在这里打扰别人也不太好吧?”

  要知道刚刚国木田先生恨不得把你吞了呢。

  “嘛嘛,没关系。”太宰倒是一副淡定的样子,“工作这些比不上末黑野太太的更新呀!要知道我昨天晚上才决定后天自杀的,谁知道今天居然不更新!”

  “今天不更新和太宰先生你后天自杀有什么关系么?”中岛蹲下身子问,跟着太宰学习了那么久,他很不情愿的习惯了太宰时不时的自杀。

  虽然最后都是以自杀失败而告终。

  还有,太宰先生你可以起来么?就我一个人蹲在地上看你讲话真的有些丢人……

  “啊啊,当然有关系啦!要知道我可以一直在追着ta的文,要是自杀成功看不到下一章的话,我会死不瞑目的!”太宰说,“如果ta今天更新了!然后我又今天自杀成功的话,那我岂不是看不到最新更新了?!”

  中岛敦:“……那还真的是辛苦你了。”

  这理直气壮的口气,我简直无法反驳。

  “我很想见见这位末黑野太太呢。”太宰从床底下爬出来,中岛敦给他让了个位置:“告诉ta听,ta写出的东西才是我活下去的动力。”

  单纯的中岛敦提问:“那完结了怎么办?”

  “完结了我再去自杀殉情呗。”太宰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不过说不定末黑野太太又开新坑了呢?”

  中岛敦想了想自家恋人做的工作,以及前几天他们在吃晚饭时的谈话之后……点了点头:“确实呢。”

  “嗯嗯?”

  听到中岛敦那么说,原本要走出休息室的太宰突然收回了脚:“敦君,你刚刚说什么啊?”

  “啊?我刚刚说「确实啊」。”

  “哦噢?”太宰治的脸在中岛敦面前放大,“确实什么呢?”

  看着太宰的笑容,中岛敦莫名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太太太太宰先生有话好好说能不能离我远点……”

  你的笑容看得我慎得慌……

  “好好好,我离你远一些。”太宰笑着退到了门口的位置,当着中岛敦的面,“咔”一声,把门锁上了:“那么接下来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有关于——「末黑野」太太的事情了——么。”

  中岛敦:“……”

  中岛敦:“…我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而且太宰先生你最后一句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吧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请您大发慈悲的放过我吧……!!!

  但是没有什么卵用,中岛敦看着太宰的笑容在眼前放大……

  ……

  没过多久……

  “不!!!!太宰先生我错了我什么我不知道请你放过我!!!!!”

  休息室那传来了哀嚎声,引得来串门的与谢也晶子一脸好奇:“是中岛君的声音,发生了什么事么?”

  “谁知道。”

  国木田一副冷漠脸。

  在他刚刚来医院的时候也不是这样被太宰坑过。

  谁叫你居然跟了太宰这个家伙,替你默哀吧,新人。

  
  与此同时的另外一个地点,在过了半小时之后,正在工作中的芥川龙之介收到了来自过去老师的短信:「芥川,听说你是末黑野老师的编辑哦。」

  芥川快速地在手机上摁,然后发送了出去:「那个笨蛋告诉你的?」

  太宰当然知道芥川说的「那个笨蛋」是谁,他看了一眼身边快口吐白沫的中岛敦,回了他两个字:「嗯哼~」

  即使隔着屏幕,芥川感觉自己都能看到太宰的笑容:「你想干什么?」

  短信那头快速地回复了他:「我想见一下末黑野老师。」

  末黑野老师?

  芥川想了想,最后给他发了一句话:「安排好时间告诉你。」

  「是么真的是太谢谢你了芥川!你真的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面对这样的话,芥川捂着嘴咳咳了两声,天知道他莫名有些小开心。不过太宰这边搞定了,末黑野那边可说不定了……

  不过末黑野对后辈还是挺不错的。

  想到这里,芥川打了一个已经摁熟练的电话号码过去:“您好,我是芥川,十分抱歉打扫您休息了。”

  「……」

  “有人说想见您。”

  「……」

  “好的谢谢,给您添麻烦了,再见。祝您有个好梦……中原先生。”



つづく


  
  注解:
  ①「この世界が今は色せた島籠、嘆いてみせても鉄格る、外れはしない」出自谷山紀章的歌曲《Darkness My Sorrow》(中原中也角色歌),意思是:世界如今已是灰色的鸟笼,即使唉声叹气,也无法挣脱铁格栅栏。
  ②「つづく」意思是未完待续。
  看到中也自己觉得只能想到“污浊”之类的词语…………这样一猜就能猜到了啊摔(╯‵□′)╯︵┴─┴!至于「末黑野」这个名字是看到中原中也诗人和友人出的共著诗集《末黑野》。
  
  

评论(22)
热度(113)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