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双黑/太中】为小花以爱意浇灌(五)

上集链接



感觉没什么人看……打滚卖萌求爱心求小蓝手求评论!QAQ不然真的没动力日更了……




 #hybrid child梗#

题目名字取自《Hybrid Child》的片尾歌词

半架空设定


 





 (五)

    

     混杂着血腥的味道,一切都变得平静了下来。中也将自己插入敌人心脏的匕首拔了出来,拔出来的时候连同着敌人的血液也跟着飞溅出来。

     拿出干净的手帕擦干净难闻的味道,中也将它收好放在怀里。

     任务完成。

     即使出任务两年了,中也还是很讨厌血沾到衣服上,感觉黏糊糊的,又很脏。

     还是把它们都丢了吧。

     中也这样想。

     而这看似一切平静之中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虽然说不上难听,但是在这样的场景之中,实在是太突兀了:

     “殉情~~”

     “是一个人~~无法~~~”

     中也的额头开始欢快地蹦起了青筋。

     “完成的~~~”

     往那个声音看去,中也觉得自己的怒火已经要被跳到极限了。眼前不远处的那个笨蛋居然在悠哉悠哉的唱着不懂的歌,一副悠闲的样子。一个没忍住,愤怒的中也一脚踹了过去:“你这混蛋……!”

     又偷懒!!!刚刚你滚到哪里去了?!!

  “哎呀哎呀,中也终于完成了任务么?”唱着歌儿的混蛋扭过头来,面带微笑地躲过了中也的飞踢。离过去第一次见面有两年的他已经十四岁了,所有的一切已经开始成长起来,渐渐变得有些成熟的味道:“中也真慢呀,要是我的话已经完成了呢。”

  “闭嘴吧自杀狂魔。”中也朝他走来,“要不是你半路突然去跳河自杀,我任务也不至于那么慢完成。”

     说到这里,中也恨不得朝他这个已经搭档了两年的混蛋一拳打死算了。每次出任务必定捣乱:看见有河就忍不住跑去跳河自杀;敌人开枪的时候也不躲避,在高楼处的时候还趁自己不注意就跳了下去……一切能自杀的办法太宰治这个混蛋都做了一边!!!

     你做就做吧!!其他时候不好为什么偏偏要在一起搭档出任务的时候玩自杀?!!其他时间也就算了这混蛋居然还在自杀前给自己打电话!搞到自己匆匆忙忙的去救他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个混蛋又被自己救了!

     “哼哼。”

     现在的太宰也貌似有着不少的兴趣,当然其中包括了自杀和捉弄中也,每次看到中也炸毛就觉得这是一件令自己开心的事。

     不过呢,口中对中也的称呼从“中原”进化到“中也”,也不知道在这期间到底打了多少次架呢。

     懒得和太宰计较那么多,中也打了一个电话让下属开车过来接他们,顺便再送两套适合他们大小的衣服。就因为在任务完成之前,太宰那个笨蛋跳河了,然后为了救这个家伙,他也不得不跳下去救他。

     “呐,中也。”

     “干嘛。”

     太宰摇了摇手上的游戏机,那是他无聊的时候唯一能打发时间的东西:“等会要去喝一杯么?”

     “哈啊,你是脑子进水了么?”中也嘲讽道,“别忘了等会还要和首领报告任务。”

     “中也真的是一个不会变通的大笨蛋呢~”太宰展开手,一副无可救药的样子:“人笨就算了,品味还差,尤其是你那个帽子呢~真丑。”

     中也忍不住了,说他怎么怎么样稍微还能忍忍,但是说他帽子……

     “呵。”中也活动了一下手脚,开始了今天第三次揍太宰治这个大混蛋的活动:“你这绷带浪费装置!!居然敢嘲讽我的帽子!!!”

     “事实胜于雄辩啊~帽子蛞蝓君。”

     “你这混蛋啊啊啊啊——!”

     ……

     过来接他们两个下属看到两个打斗中的上司,只好无奈地散开等待着年龄还不够他们大的上司们打完。

     新来的下属一脸懵逼,不是说好打完了么?怎么面前的上司居然内斗了起来……为什么大家都不劝阻一下……?

     注意到新来的目光,身为同事的另外一个下属朝他投了一个“习惯就好”的眼神。

     要知道这两年来他们都已经从震惊变得习以为常了。

     是的,已经过了两年了。

     十二岁时相遇的他们,已经变成了十四岁还在搭档着一起出任务的他们。

    

    *

    

     脚下踩着的电梯正在将他们送往要去到的楼层,踏出电梯之后,中也拉着不情不愿的太宰走向了通往首领办公室的通道。

     皮鞋的底踩上铺着地毯的走廊,中也和太宰一前一后的往他们的目的地方向去。经过重重检查之后,他们来到了一扇门面前——那是见到首领的最后一扇门。

     “太宰,走啦。”

     “哦——”

     太宰拉长了音,迈着慢吞吞的步伐跟着中也走进了打开了门的房间。

     “首领。”

     “首领。”

     两人同时出声,而在办公桌那的森鸥外看向了他们:“哦呀,是你们啊。欢迎回来,任务完成了么。”

     鉴于太宰的缘故,中也站出来总结任务,在简单的听完中也的任务报告之后,森鸥外倒是意料之内的满意的表情:“啊啊,我就知道你们两个出任务绝对没问题呢。”

     中也拿着手中的帽子不说话,太宰无视了森鸥外看向落地窗那,那儿被厚厚的窗帘遮盖着,完全看不到窗外的风景。

     见两人都不回答,森鸥外也不尴尬,他笑眯眯地撑着办公桌看着他们:“虽然说你们刚刚才完成任务,不过呢——有一个小小的任务需要你们帮忙呢。”

     可惜两人只有一个人看向了他,至于另外一个……

     也不指望他会听。

     “帮我把这个人接过来吧,如果他不愿意的话就算了。”森鸥外将照片放在桌面上,中也走过去拿照片,稍微瞄到照片上的人,中也的动作有一点迟钝。

     ……这个人……

     虽然有疑惑,但是中也还是答应了下来:“是。”

     “呐,首领。”懒洋洋的声音从中也身后响起,一听就知道是太宰的声音:“为什么要我们两个去?随便叫个人去不就好了么。”

     “太宰你……”

     “哦?太宰君很想知道么?”森鸥外打断了中也还没有说完的呵斥,“没关系哦,你可以去情报部门那问一下有关于这个男人的资料。”

     说完,森鸥外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笑容:“希望能对你有用呢。”

     “……是么。”

     太宰也露出了笑容。

     “我也希望能对我有用。”

    

    *

    

     “喂,太宰。”中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要干嘛?”

     太宰从他手中接过那张照片:“没干嘛,只是觉得这人有些好玩而已。”

     好玩?

     这人可是无趣多了。

     他们现在是走在回去的公寓路上,公寓是森鸥外说要给他们两个好好相处才安排了一间,天知道他们在那间公寓里打过多少次架、毁坏过多少东西。

     现在橙红色的夕阳光芒打在他们的身上,给了中也一种世界变得温柔、整个人都暖烘烘的感觉,但是他知道,这只不过是黑夜来临的前兆。

     太宰手中拿着的照片在这样的情景下反着光,给了中也一种错觉。

     那个错觉包括了现在站在他面前给了他一种温柔的太宰治。

     “……别搞什么幺蛾子。”中也收回神,然后直挺挺地从他身边走过去:“要是敢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第一个揍你。”

     “是么?”

     太宰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不过听起来不是很有趣,不是么,中也——”


评论(9)
热度(57)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