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双黑/太中】为小花以爱意浇灌(四)

上集链接


  我真的不知道双黑小时候是怎么吵架的OTZ我没有补完小说我……嘤嘤嘤……

  今天我更新了! @玄瑾 太太明天更新么?!

 #hybrid child梗#

题目名字取自《Hybrid Child》的片尾歌词

半架空设定



(四)

  接到来自医务室的电话,红叶差点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是哪个人报了自己的名字让医务室打电话过来,谁知道一接听,红叶有些哭笑不得。

  两个小孩子打架而已,劝也劝不住。

  其中一个小孩子的暂时监护人是首领,打扰他实在不好意思,于是就只好来打扰另外一个小孩子的暂时监护人——也就是她自己。

  她好歹也是干部之一,说打扰就打扰听起来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挂了电话之后,红叶起身离开她现在在的办公室去医务室那看看那两个打扰了她休息的小家伙们是不是还很活泼。

  等到了医务室……不,还没到门口,红叶就听到了一阵对于她来说十分孩子气的对骂:

  “混蛋青花鱼!”

  “没长大的蛞蝓!”

  “你这个讨厌的绷带浪费装置!”

  “彼此彼此!你这个讨厌的漆黑小矮人!”

  ……

  红叶稍稍有些头疼,她算是知道医务室这边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打架非要打电话给她了。听了他们吵了一会儿之后,红叶感叹他们果然还是小孩子们。词汇有些少得可怜不说,骂来骂去只会“讨厌”这个词。

  不过也算是挺可爱的了,至少不像那些已经长大的大人们口中骂出不好听的词语。

  红叶推开门,打断了这两个小孩的吵架:“好了两位,现在可以停止吵架了么?在门外的走廊上都能听到你们的吵架声了。”

  看到是红叶,两个小孩停了下来,顺便将头扭了过去互相送了对方一声“哼”来表达自己对对方的讨厌。

  真是孩子气呢,不过看起来玩得有些过火了的样子。红叶看着两个孩子身上多出来的青青紫紫,挥了挥手示意站在旁边不知该如何给这两个小孩上药的医护人员过来:“把药给他们,让他们互相为对方上药吧。”

  “什……”

  “什么?!!”

  坐在床上的小孩惊讶的话语还没说完,就立刻被另外一张床上的中也打断了。他睁大自己蓝色的眼睛,眼底里都是没有丝毫掩饰自己的震惊,他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红叶:“红叶姐!我讨厌这个家伙!为什么还要我给他上药?!”

  “别搞错了,是「我们」互相给对方上药,没有脑袋的蛞蝓。”另外一边的太宰冷冷地嘲讽道,而听到太宰这样说的中也立刻气得从床上跳下来跑过去想要继续揍他。

  “看起来关系真差呢。”红叶伸手拦住了中也,“只是第一次正式见面而已,那么以后一起搭档出任务了该怎么办呢?”

  太宰别过头去。

  你的语气之中完全没有担忧的意思。

  “与自己的搭档好好相处吧。”红叶拍了拍中也的头,“不会合作的人,是不需要的。”

  “……我知道了。”

  即使有些不情不愿,中也还是回答了红叶。而听到对话的太宰也哼了一声,看起来像是暂时休战的意思。

  接过医护人员给的伤药,红叶分别塞给了中也和太宰两个人的手里:“好了,等会还要见首领,希望等会再次见到你们的时候能把自己收拾干净。”

  说完,红叶就笑眯眯地离开了他们所在的房间,顺便将还懵逼中的医护人员也拉了出去。

  小孩子嘛,还是有些要面子的,不是么?

  只不过她没有想的是,在她走了之后……

  “……喂!我过来帮你上药了!”中也看着手中的伤药,决定走过去给太宰上药。

  他又不是那种小气吧啦的人(而事实告诉他自己才发现自己对太宰还是忍不住想揍他的心),揍一顿解气了之后心情自然是好多了,事情也当做过去了。当然,他自然也忘了在他和太宰打架之前说话完全说不顺这件事。

  “哼。”

  对于中也和好的这种暗示太宰自然是回了他一个“哼”字,当然,后面还有接着的话:“哇哦,小矮子居然还会给人上药啊。”

  “……”

  中也顿时间觉得自己的手好痒,他真的有一股好想揍面前这个被包扎得和木乃伊差不多的混蛋一顿的冲动。当然,按照中也的性格,他真的走了上去把太宰摁在了床上:“闭嘴!你这个讨厌的绷带笨蛋。”

  “唔……!”

  被人粗鲁地抓住了手臂,还是抓到了被打得青青紫紫的地方,太宰一个没忍住,声音从紧闭的口中冒了出来。

  ……这小矮子一定是故意的。

  太宰想,要不然他干嘛那么用力地抓自己?而且上药的力度还那么重!

  这里太宰真的是误会中也了,要知道中也身上的青青紫紫也不会比太宰少得多。只不过中也现在对痛觉以及怎么表现疼痛这件事还不明白是要有怎么一个概念而已。

  注意到太宰这小小的声音,中也抬起头看他,眼神都是疑惑:“我弄疼你了?”

  这不是废话么?

  太宰裂开嘴:“我不喜欢疼死人的这种上药方法,不仅没有办法自杀还会好,好的同时还要受到你这小矮子的折磨。”

  下一秒,中也面无表情……不,是直接炸了:“混蛋!你说谁是小矮子?!”

  “不就是你么,还戴着一个品味那么差的帽子,真难看啊。”

  “啊啊啊你不许说帽子丑!!”中也炸了,天知道他多么喜欢这顶帽子:“你这个讨厌的家伙!”

  “还不许说了?”太宰眼里都是嘲讽,“品、味、超、差、的、小、矮、子——”

  ……

  在楼下的医生感觉到了自己头顶上的天花板貌似开始了晃动,还掉下了尘灰了的样子。他好奇地走上头顶的那一层,然后就看到一个医护人员快速地跑开。他一把拉住那个医护人员,问:“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看起来那么着急?

  医护人员看起来没有表面的那么有耐心,她直接甩开了医生的手臂就匆匆忙忙地抓起旁边的电话,然后快速地拨打刚刚才拨打过没多久的电话号码:“尾崎大人十分抱歉再次打扰了!!请您快来!!中原大人和太宰大人又打了起来——!!!”

  医生一脸懵逼。

  中原大人和太宰大人……?

  这两个姓氏听起来怎么有点耳熟呢……

  目送着医护人员的离开,还是一头雾水的医生只好下了楼,他是药剂科的医师,和这一楼骨科不是同一个办公的。

  只不过这位医生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居然会有机会再次见到这两位的其中一位。

  当然,那个时候,他手中拿着不少的镇定剂,只是为了一个人而准备的。

  而那个时候,同一个房间不同的时间,过去吵架的房间里——

  只有一个人。

评论(4)
热度(46)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