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霍游】我们的中心结束了

【霍游】我们的中心结束了

   我再一次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那个围着黑色围巾的男人。

  即使的大雨天里,雨水将他的头发打湿,他也全不在意。

  也不知道是什么给了我勇气,居然想把这个在雨中淋雨的男人拉进屋檐下。而事实上是,我也那么做了。

  在拉进来之后,我为我自己的行为有些搞不懂了,但是对方的目光一直盯着我,我变得慌张了起来:“不不不不好意思……我、我只是……”

  只是……

  只是什么呢?

  “……谢谢。”

  男人第一次开口说话,声线低沉,是我第一次听到这样低沉的声音。像是很久没有开口说话的样子,他的声音听起来貌似有些嘶哑。

  “你……我……”

  对上男人金色的瞳孔,我慌乱了好久,最后还是闭上眼睛一口气的将话说清楚了:“那个……!我看你也是一个人!介不介意一起租房子住?!”

  说完,我对我自己说出的话后悔莫测。

  我到底在说什么呀?!

  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男人没有先开口拒绝我,反而是问了我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我?”

  “……”

  “额……我叫游皓娴,皓月的皓,娴静的娴。”

  “……”

  对方睁大了眼睛,没有说话,像是对我的名字很吃惊。在气氛即将尴尬到我想说些什么来缓解的时候,他开口打破了这份尴尬:“霍琊。”

  “……嚯呀?”我偏过头看他,“是怎么写的?”

  霍琊没有说话,只是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纸和笔。”

  “额…没有哎……不过我可以回去拿!”

  还没等他说话,我有些兴冲冲地和他说:“要不你来我家吧?!反…反正……你也答应了和我一起租房子!”

  把话说出去之后,我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我实在是太唐突了:“抱……抱歉……”

  “为什么?”

  “嗯?”

  “为什么要拉着我一起租房子?”

  “额……这个……”我支支吾吾了半天,给出的理由也是零零碎碎的。而他听完我这努力拼凑出来的理由,居然破天荒的相信了。

  而在那多年之后回想起来,我才明白这人其实早就知道我这临时的回答,而他当做是那人对他开的一个巨大的玩笑、不愿意拆穿而已。

  在那之后的很久很久,我回想起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才想起我觉得那是什么。

  那是孤独。

  而我想让霍琊没那么孤独而已。

  如果在我知道真相前,我可能不会与他搭话,也可能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了。不过即使是这样,我也没有后悔过与他搭话。

  而那之后,我带着他去了我租房的地方,但是问题来了……

  “我没钱。”

  他诚实地回答我。

  “但是可以弄来。”

  我:“……”

  不要告诉我是什么抢夺之类的呀……顿时间觉得头疼得厉害,不过到最后和他商量了一下,我来弄房租的钱,而他来包我们的一日三餐。

  刚刚开始的那几天,我还在头疼房租该怎么办,不过吃了霍琊弄了三天的食物之后,我觉得他还是弄来食材而我来料理食材比较好。

  对于烧毁……不,是真的被他破坏得没有原样了的厨房,他是一点歉意都没有,反而对自己弄坏的厨房很是满意,虽然我真的不知道他在满意什么……不过的结果到最后还是给我禁止他进入厨房了,毕竟厨房破坏了一次又一次,先不说修理的费用,每次修理工来的时候已经认识我了。

  房租的问题还是解决了,多亏了他每天带来的食材,除去留下给自己吃的以外,剩下的给我拿去市场卖了好大一笔钱。

  我曾经说要把剩余的钱给他,而他只是盯了我好一会儿,最后留下一句“不用了”就离开了我们租房的地方。

  他几乎可以说是早出晚归,但是留给我的食物却不会少。我问过他他每天这样早出晚归的是去了哪里,他那一向冷清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那是悲伤与痛苦还有无奈混合在哪一起的情绪。

  “不关你的事。”

  他那样说,从此我再也没有问过。

  我的原型是妖怪,翅膀上有着漂亮花纹的蝴蝶妖。因为过去曾受到过强烈的刺激与伤害,而在那之后我的翅膀不再是以前那样漂亮,反而是一种败落的灰白。因此,我的发色也染上了这种颜色。

  有一段时间里,他经常在家,而我也闲的慌。而在那段时间里,我已经摸清楚了他的脾气:只要不触碰到他的底线,他整个人都是很温柔的。

  虽然在他那张冷漠的脸上看不出“温柔”二字。

  不过摸清楚他那脾气,我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而弄清楚他喜欢吃什么,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明白。

  那次我在厨房做着我们的晚餐,而他坐在客厅里翻着一本不知道从哪拿来的书,上面都是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我们看到都是觉得有些晕。而在餐桌上,我打破了平时“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去问他一个我一直很久都想问的问题:“霍琊。”

  “嗯?”

  “你的原形是什么?”

  “……”他准确无误地夹起盘子里的菜,“你很想看?”

  “嗯嗯!”我点点头,天知道我多么想看到他的原形。

  他的原形是什么呢?会不会是飞在天上的飞禽、还是在陆地上威风凛凛的走兽?

  还是在那深海之中畅游无阻的深海生物呢?

  看到我这样兴致勃勃的样子,他只是送了我一句话:“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我们好说也是室友啊,知道一下也不可以么?”

  “可以啊。”他放下碗筷,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你打败我再说。”

  我:“……”

  那打个鬼啊摔!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单挑了来找碴的还没费力!

  而在那之后,我赌气不和他说话,不过没有过一个小时,我就失败了。

  因为这个家伙一旦不说话,他之后的事情就是静静地坐在窗台那看着外面的风景,一声不吭。

  我不喜欢他那样。

  所以我还是去和他聊天了。

  一次给自己梳头发的时候,发现镜中映像着的他一直在看着我。然后那时心血来潮,我突然拿起了一个发饰转身去问他:“这个好看么?”

  被我突然那样提问,他顿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还好。”

  我撇撇嘴,对于这样一个明显是忽悠的回答很是不满意。对于我这突然耍的小脾气,他难得有耐心来安慰我:“旁边那个紫色的适合你。”

  紫色?

  我往旁边看去,看到了一个紫色的发绳。

  这是我在回来的路上买的,因为头发太长的缘故做很多事情不方便,我就顺手买了这个头绳。

  “那你觉得怎么扎起来起来比较好看么?”我问他。

  “……”

  他说。

  “就那样绑起来吧。”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闪过一丝我不明白的感情。一开始我没有当一回事,直到后面我才发现,无论我怎么做,他都不会让我介入他们的世界。

  哪怕我们已经一起租房子有五年了。

  在那之后又过了一年,而在那一年过后,我才知道他原来也有亲朋好友的。

  那次知道是在我快回到家的时候,看到两个人在门口那鬼鬼祟祟的,像是试图从门口那里等到谁。

  我下意识得握紧了手中的袋子。

  这段时间里霍琊一直在家里,如果是坏人的话我会立刻大叫把他引出门来。

  不过还没有等我大叫,原本关着的大门就被人打开了,是霍琊他本人:“你们居然找了过来……”

  “哈咿!”

  那两个人像是没猜到霍琊会突然打开门,都被吓了一大跳,最后还是两个人其中的男人开口:“额……好久不见,霍琊。”

  我看向了霍琊,眼神里都是疑惑。

  他们认识么?

  “……你们不该来这里的。”霍琊明显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但是却没有看向我。

  “不管怎么样……你……”那个女人一副即将要炸毛了的样子,不过瞬间被她旁边的那个男人安抚了。

  “……进来再说吧。”霍琊撇了我一眼,“你回房间去。”

  “我……”

  “回去。”

  “……”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那副模样。

  就差那么一点,我就忍不住内心的恐惧在他面前跪了下来。

  我……

  我顺从地回到了房间里,把门关上了。

  他到底是谁……

  来找他的那两个人不管是从服装上还是他们的气质与行为上,都透露着与这样平凡的我不同的气质。

  他们是贵族。

  他们是来接霍琊去某个地方的么……

  那霍琊呢……他会不会离开?

  我忍不住胡思乱想了起来,还没有将所有的头绪都理清楚,门外的声音将我的注意力吸引了,我忍不住将门打开一丝细缝去看。

  只见那个女人站起来大声地说:“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你应该去见见小律!她很担心你啊。”

  “那也不关你的事。”

  “那怎么不关我的事?!霍琊!我们是你的朋友!也是你从血缘上即使你不承认也是青凌的亲人也就是我的亲人……”女人貌似说得有些尴尬的样子,而霍琊和男人一头黑线。可惜女人没有注意到,继续大声地说:“如果游浩贤还在的话!他也不会希望看到你这副模样的!”

  “……”

  “小瑶!”

  嗯?

  我眨眨眼,刚刚那个女人说出的名字是我么?

  还是说,同名同姓?

  霍琊在听到了女人那么说,只是陷入了沉默,而在他陷入了沉默之后,整个客厅也跟着陷入了沉默。

  最后还是男人打破了这份沉默:“不管怎么样…那么多年来你也给大家报个信吧,大家都很担心你。母…母亲她……她也很想你。”

  “……”

  霍琊的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到时候再说。”

  “紫影他一直在找你。”

  “哦。”

  “……”

  之后。

  之后呢?

  之后的事情我不记得了,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大概,还有男人与女人那难以看懂的眼神。因为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而后脑勺的位置还有一些头疼。

  应该是他们发现了我在偷听吧……下手真狠啊!

  “霍琊,霍琊?”

  我走出房间呼唤他的名字,没有听到他的回应,却闻到了浓浓的酒香味。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是把酒撒到了整个房间里了么?

  顺着酒香味我去到了他的房间门口。第一次要进他的房间我有点紧张,先不说男女有别,他布下的水决也从未让我进入过。

  绕过落在地上的酒罐子,我小心翼翼地进了他的房间,看到的是他坐在窗台那不停地喝着手中的酒。

  “……别喝了。”我忍不住开口劝他。

  他看向了我。

  “不关你的事。”

  “……”

  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到底什么事情才能与你有关么?!”我忍不住开口说,心底里早已沉浸许久的苦涩都慢慢地冒了出来。

  他没有说话。

  “你怎么看都是孤独一个人……我们两个一起租房子一起住了那么久……你从未喊过我的名字,如果你是不喜欢的话,我可以改掉它。”

  心底的话一字一句的被我说出来,我也不管将这些话说出来会有什么后果。现在的我只觉得眼睛有些涩涩的,让我忍不住有股想哭的冲动:“你总是一个人的样子……无论我做什么都好,你都会以一句‘不关你的事’来结束。”

  “……这次真的与你无关。”

  看我哭的厉害,他看不下去了。

  “可……可是……”

  “你的名字,很好听。”他说,“我很喜欢。”

  “为什么……”

  为什么不念我的名字呢?

  “……”

  他长长地叹气一声,我听到了他口中说出了我的名字:“游……皓娴。”

  “……嗯!”

  在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念过我的名字了。

  可是在那之后,我们的相处模式变了,我变得更忙了,他变得更加沉默了。

  直到那天,那个人打破了我们现在这勉强能维持得下去的日子——

  那天,小镇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那个不速之客张开那黑色羽翅飞在空中,神情疯狂。

  “霍琊!你给我滚出来——!

  “滚出来——!

  “你以为你躲了那么多年有用么?!我要杀了你!!!”

  在屋子里,我紧紧拽着他的衣服:“别去!”

  “放手。”他一拽,我的手就脱开了他的衣服:“这不关你的事。”

  “可……可是!”

  “没有可是。”

  他丢下这句话就立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屋子,我也紧紧跟了上去。

  跟了出去之后,我发现周围的邻居都将门窗紧紧关着,而出去了的霍琊不见踪影。随后天空响起的打斗声然后我看向了天空,那里只有一个黑影与一条黑色的龙在那打斗着。

  即使扶着旁边的墙,还是忍不住跪坐在了地上。

  我没有办法压抑住我那颤抖的身体。

  那是从本能上的害怕。

  我算是明白了当初为什么霍琊他一眼就能把我压制住了……不管是天上打斗中的哪一个是霍琊,他都可以从种族与生俱来的压制!

  等黑影与黑龙分开了之后,他们都化作人形落在地上,伤痕累累的。

  “哈哈……让我抓到你了吧。”那个黑影化作人形是一个紫色头发的男人,一条红色的线从额头沿着他的身线,一分为二。

  “……呵。”

  霍琊抹了抹嘴角边的血迹,看到那血迹我忍不住扑了过去:“霍琊!你没事吧?!”

  “游皓娴!别过来!”

  “……小浩闲?!”

  我皱眉,那个人为什么要看着我说出名字?我和他很亲密么?

  “不对……不对!”那个人看起来像是要折腾疯了:“明明……明明!”

  “不是他。”

  霍琊突然开口。

  “他早就死了,这一点你不是知道的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人突然低声地笑了起来。

  “也是……也是……是你杀了他,不是么?”那人抬起头,一副悲伤与恨意的脸展现在我们的面前:“那你现在找一个与他相似的人又有什么用?!拿她来当他的替代品么?!”

  “……”

  “……我不是!”看到霍琊那副沉默的样子,我忍不住呵斥出声,“我与你们口中的那人不同!我叫游皓娴!”

  “呵呵,你以为他也不是叫这个名字么?”那人直起腰来,眼里都是满满对我的悲哀与讽刺:“与你同音。”

  “……”

  我顿时间震惊得无话可说。

  “他叫游浩贤,浩气的浩,贤重的贤。意思是以后都游手好闲,所以才取‘好闲’的谐音。”男人说完之后冷笑一声,“就连你那发型发色还有发饰也与他相同……你要是说不同,也只有性别不同了而已。”

  我震惊地看向霍琊,不敢相信他所说的话。

  可是霍琊却以沉默回答我。

  “是这样的么……”

  “不关你的事。”

  他又那么回答我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又冲上去与那个男人一副要拼命的样子。我冲上去想拉开他们,但是一只手拉住了我:“别去!”

  我回过头,是那天来家里面的那个女人。

  “别过去!那是他们的事!”

  “可、可是!”我忍受不住眼睛的酸疼,眼泪开始扑通扑通地往下掉:“霍琊他在战斗啊!你们不是他的亲人朋友么?!为什么不过去帮他?!”

  “……是他不愿意让我们帮的。”女人露出了悲伤的表情,“即使我们想。”

  我睁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意思?

  “好了,这一切对于你来说只不过是偶然罢了,没有必要卷进这场麻烦来,你必须要忘掉这一切。”突然,那次来家里与女人一起的男人出现了:“毕竟这不关你的事。”

  “我不要!”听到要忘记霍琊,我忍不住大喊出声:“我不要忘掉他!”

  “那可由不得你。”被叫做青凌的男人说,“这是为了你好。”

  我拼命摇头。

  忘掉霍琊这种事情,怎么可以?!

  即使……

  即使我只是个替代品……

  想到这里,我的内心有些苦涩起来。

  我坚持不愿意放弃有关于霍琊的记忆貌似让青凌觉得很不满,然后他举起了手,看起来想强行对我动粗一样。

  我下意识地闭上眼睛迎接接下来的疼痛,而拉着我的女人挡在了我的面前:“青凌!这个孩子是无辜的!”

  “小瑶,我也知道她是无辜的。”青凌说,“可是当年游浩贤死去的时候,游浩贤也是无辜的!可是他并没有怪罪霍琊!”

  “这是另外一回事了!青凌,这个孩子真的只不过是无辜的!她什么也没有做啊!”

  “啧,小瑶你听我说……”

  一边是他们争辩声,一边是霍琊与那个男人打斗时发出的声音,在着两种混合的声音中,我大致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有个与我名字同音的人,叫游浩贤。

  是霍琊最重要的人。

  然后有一天,不知道因为什么,霍琊吃掉了他。

  是那种将骨肉都吞下肚子里的吃掉。

  是游浩贤心甘情愿的让霍琊吃掉自己。

  然后。

  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最后我是不知道结局的,因为我那个时候被带走了,然后就再也没见过霍琊了。

  就连醒过来的时候,屋子空旷旷的,只要与霍琊有关的东西都不见了,就连家具也换成了新的。

  如同这个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

  我忍不住蹲下来放声大哭。

  我也不知道我在哭什么。

  我突然想起当年我拉住霍琊的时候,是因为我觉得他好孤单。

  孤单到连想哭泣也没有那个资格哭泣。

  然后我忍不住拉住了他,即使我长得像他那个最重要的人,即使那个人已经死去。

  霍琊还在的时候,我曾经听到他说过一句话……

  “活下去。”

  那时候我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只到听到青凌他们争辩,我才知道,那是游浩贤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活下去。

  活下去。

  活下去。

  我知道以我的角度去评价霍琊他们的事情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不应该。我不知道这句话对于其他人来说是怎么样的,但是对于霍琊来说,或许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如同我以霍琊为中心生活、霍琊以那个男人为中心生活。

  而这一切。

  都结束了。



      —END—






后记:

大家好我又来啦!!!
特么的这篇难得想好好的抒发一下我心中的不爽但是我发现写死一个人怎么那么难霍琊还特么是一条龙沃日……
其实故事就是一个与游浩贤名字同音的蝴蝶妖遇到了正在流浪的霍琊,然后拉着他一起租房子。最后紫影找上门来打了一架,为了因为某某某原因(←懒得想理由的某人)所以游浩贤自愿被霍琊吃掉了。之后有关于霍琊的事物都被青凌带走了,而蝴蝶妖只能哭泣的这样一个故事。
好了反正就那么结束了´_>`虽然觉得那么有些烂尾但是我实在写不下去了所以就这样完结了……
好的下个故事见(←坑那么多的人可能么?),挥挥。

2016.11.06
——敬珊。






噢还有一件事情,你们爱看不看都没关系,毕竟是自我想说话然后还是忍不住提出来而已⊙▽⊙,就是……
反正你吃不吃不关我的事情我点出来了你自报承认我可没说是你⊙▽⊙
虽然有人催我更新我很开心但是……⊙▽⊙
光吃什么都不做评论不给也就算了,红心不给推介不给我说什么好?要不是还有红心我鬼知道多少人看了我的文?(微笑脸.jpg)
我最近是爬墙了想我我是很高兴但是想我的语气稍微委婉点可以咩?

评论(2)
热度(27)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