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G27】将后的岁月(下)

  最近猛肝阴阳师……文都没动力写了.._:(´_`」 ∠):_ ...手稿被忘在家里所以都是临时写的……一点都不想改啊。


——

(下)

  Giotto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

  与其说是自然醒的,不如说是被饿醒的。

  挣扎着起来的时候发现右边腰部疼得要命,Giotto只好慢慢地爬起来。在他挣扎的时候,不远处的门被人打开了:“终于醒了?”

  “……G?”

  Giotto看向门口,G站在那里,手中还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热粥。即使站得有些远,Giotto也能闻到粥里面的肉香味:“好香啊,是给我吃的对吧?我快要饿疯了。”

  听到Giotto那么说,G白了他一眼:“你都睡了三天了,能不饿么?”

  “三天?”

  “嗯,算上今天的话是四天了。”G走过去,“你别乱动,我过来喂你。”

  “啊,麻烦了。”

  安安静静地喂完Giotto之后,G急忙呼找手帕,而Giotto顶着一身沾满粥的衣服一脸苦笑:“G,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会,没想到你还会喂粥给我的衣服。”

  “……”G一脸尴尬,“我又不是万能的。”

  Giotto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口那传来一阵敲门声:“好了两位先生,家常这种话可以停止了么?我还有账没有好好和你们算呢。”

  “……老师?”

  “……那个,Giotto。”G突然搭上了他的肩膀,“我得和你说声抱歉…我把事情都交待了。”

  “……什么?!”Giotto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为什么……”

  不是说好一切由我来说明的么?

  “别怪他,是我逼他说出来的。”说完这句话沢田冷哼一声,“平常的事情也就算了,这次我真的没有办法无视。Giotto,这次你真的太冲动了。”

  “老师,这是我的事情。”

  “是,怎么做是你的事情,可是其他迁怒的人可不会那么觉得只是你的事情。”沢田稍稍提高了音量,露出了从未在Giotto面前表露出来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生气:“Giotto!这不是平常巷子里的小流氓了!”

  “我知道!”

  “那你知道他们是谁么?!”沢田看着他,“他们不同,他们是黑手党!”

  “可是我也不能看着无辜的人就这样死去!”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连别人都没有救到就那么不小心的死去之后!其他人是多么的痛苦?!”

  在沢田大声地说完这句话之后,房间安静了下来。

  G看着沉默的两人,一个明显在生气老师不理解他,而另外一个在说完那句话之后,露出了严肃的神情。

  但是为什么又是这一副悲伤的神情呢?

  你在悲伤什么?

  “……抱歉,Giotto,是我太冲动了。”沉默片刻之后,沢田先开口道歉,这是Giotto没有想到的。

  “我……”

  “你是对的,就是使用的方法太不理智了。”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沢田的眉头松了下来,“你想保护他人的想法是对的,但是面对着其他不同的敌人,那你打算怎么做?”

  “……我不知道,我想保护他们。”

  “即使面前是万丈深渊,一旦开始、踏上这条路便无法回头?”

  “……我想保护我的同伴。”Giotto看向他,“仅此而已。”

  “那就去做吧。”沢田笑了,“既然你想那么做,就那么做吧。”

  Giotto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老师?”

  “我可不是你认识的那些什么不懂变通的老头子。”沢田一脸轻松地说,“不过呢,既然选择这条路,就一直保持着「想要保护同伴」这样的觉悟、继续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吧。

  “我会站在你这边,永远。”

  永远到我的生命结束,只要同伴还在,那这觉悟之火便永远不会熄灭。

  说完,沢田留下一句“好好休息”之后,就离开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准备了。

  虽然知道接下来的路得由Giotto自己带着他的同伴走下去,但是觉得没有他以后的道路上没有自己的身影,总觉得有些失落呢。

  等沢田走后,G好一会儿才开口:“我从未见过沢田先生这副模样。”

  “……我也是。”Giotto说,“但是我很想成为老师那样的人。”

  “嗯哼。”G看了他一眼,“可是你现在的表情不是那么说的。”

  “……好吧我承认,虽然很想成为老师那样的人,但是……”

  Giotto停顿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老师遥不可及。”

  仿佛我们之间隔着的不是距离,而是时间。

  不是简简单单的十年,而且觉得像隔了百年时光一样。

  “……你只需要往前走就好了。”G说,“虽然我觉得成为谁谁谁这种事情还不错,但是你还是你,不需要改变太多。”

  “哈哈,是么?”

  “这是当然的,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G说。

  “我永远站在你这边。”

  “谢谢你,G。”

  三个月之后,自卫团成立。

  而在成立后的那几天,一个披着黑袍的男人坐在一个陌生的客厅里品尝着咖啡,而他身边都是已经倒在地上了。

  除了旁边站在的人。

  “都好了么?”

  “你不相信我么?”站着的那个反过头问他。

  “不,我相信你。”黑袍人笑了,“我一直都相信着你,骸。”

  被叫做“骸”的人冷哼一声:“是么?你知道你给我添了多大的麻烦么?”

  “啊啊,真的是十分抱歉呢。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会找过来…我倒是挺开心的。”黑袍人笑笑说,在骸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立刻开口:“接下来要麻烦你做得干净一些了,最好留下点线索误导别人。”

  “哼哼,真不愧是黑手党。”骸拿起放在旁边的火油,一个一个的浇上去。

  “黑…黑手党……!”

  趴在地上的那个人是他们的首领,听到说到这三个字之后,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你们……你们到底是哪个…咳咳……哪个家族的……!”

  “kufufu,有必要告诉你么?”

  “骸说得对,没有必要告诉你。”黑袍人笑笑说,站起来看向趴在地上的那个首领。“再说了……说了的话或许会给那孩子添麻烦。”

  骸没有看向他。

  “没有漏网之鱼吧?骸。”

  “你觉得我会放过任何一个黑手党?”

  “我不相信这家伙而已。”黑袍人笑了,“毕竟现在可没有仁慈的黑手党。”

  拿出放在口袋中的火机,在离开的时候点燃它丢在被浇了火油上的人们身上。在离开的下一秒,熊熊大火便在身后燃烧起来。

  “啊啊啊啊啊——”

  “你这个恶魔啊啊啊——!”身后传来惨叫声,“你会下地狱的——!”

  “下地狱么?”将遮盖住头的黑袍帽放了下来,露出那张骸熟悉的脸:“那我早已堕入其中了吧。”

  “啊啊。”骸不看向他,“那么你该回去了吧?”

  “不,还没到时候。”那人说,“不过Reborn已经要被我气疯了吧?居然来到了这里。”

  “哼,谁知道。多亏了你我也来到了这里,虽然是以附在你身上的幻术。”骸冷哼一声,“不得不说彭格列指环的有关于时空的纵横向,我倒是很惊讶……”

  “好啦,骸。”那人打断他的话,“你现在该回去了吧?”

  “你这是在变相赶我走么?”

  “啊啊,话不是那么说的啦。”那人笑着说,露出了一如既往温柔的表情:“我有预感……

  “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

  将获得的资料摊开摆放在沢田的面前,Giotto看着眼前正淡然喝咖啡的人,口气十分严肃:“老师,这些是你做的么?”

  只是扫视了一眼,沢田立刻点头承认:“是我。”

  “为什么?!你明明答应过我不会用这种伤害人的手段的!”Giotto气愤地说,桌子上的资料名字都是前几天一个对立家族人的名字,而这个家族的所有人……包括老人还有小孩,都被大火吞噬,连渣都不剩。

  “啊啊,很抱歉,但是这没有其他办法的办法啊。”沢田说,“将后的岁月里,你将会遇到比我现在所做的更加残忍、更加痛苦的事情啊。”

  而我现在所做的,只不过是学了Reborn当年那样教我,将最残忍的那一面提前展现出来,为你们做一个心理准备。

  “可是那样也不能这么做!他们都是无辜的!”

  “Giotto,世界上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

  “不管是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他们都是无辜的!”Giotto再次重复了刚刚的话,“老师!你以前不是那么教我的!”

  说要保护同伴的那个人,没有那么残忍!

  面对着Giotto的戳戳逼人,沢田也是一副淡然的样子:“听说过罪孽么?”

  “?”

  “抹杀、复仇、背叛、对权势无止尽的追求……这就是你即将所要面对的。”沢田缓缓地说,重复着当年他所听到的话:“自卫团会渐渐的变大,从你一开始组建的自卫团,变成黑手党。”

  看着睁大眼睛了的Giotto,沢田一字一句的说:“那么从那一刻开始,你所想保护同伴的自卫团,变成了开始伤害别人的黑手党。它渐渐从对的方向变成错误的开始。

  “即使这样,你也要继续下去么?”

  “……您觉得是错误的么?”

  “是对是错不是由我判断,而是由你。”沢田轻声地说,“创建自卫团的人是你,让自卫团逐渐壮大的也是你。该怎么走下去、是繁盛还是毁灭……”

  都由你决定。

  “……如果是这样的错误的话,”Giotto看向沢田,“那我……

  “要把它摧毁掉!”

  沢田看向Giotto,他湛蓝色的眼睛染上了金红色,如同他一直继承的火焰,那么强大,又那么坚定。

  在说完这话之后,Giotto陷入了沉默。

  他到底对老师说了什么?!

  明明……明明是想要……

  “……我明白了。”

  “?!”

  “你的觉悟,我确切的收到了。”

  沢田站起来,眼底的温柔像是要溢满冒出来一样。

  “我很高兴你那么说……啊,不对呢,怎么说怎么做都是你的事情,即使是我没有办法干预的说呢。”

  被沢田突然转换的态度这样对待,Giotto有些不明了:“老师?”

  “还记得我们最初见面时的约定吧?”

  “啊,还记得。”

  沢田放下手中的咖啡,站起来走到Giotto的旁边:“最初见面的时候你还没有那么高,四年的时光,你一下子就长高了那么多,变得那么厉害了,真的很高兴你成长了那么多。”

  沢田那么一说,Giotto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老师?”

  “虽然很高兴,但是也很伤心啊。”沢田的语气低落了起来,“即使知道所有最后的结局与未来,我也还是想一直站在你的身边陪伴着你啊。”

  被沢田那么一说,有些心慌的Giotto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抓住沢田的袖子。但是在触碰到的那一刻,Giotto清楚地看见自己的手穿过了沢田的手臂!

  不仅如此,他还看见,沢田的身体在充满阳光的屋子里,身体渐渐变得透明起来了。

  “……不!”

  不好的预感被证实了。

  “不…不要!”

  久违的惊慌在Giotto的脸上呈现出来,即将要消失的沢田整个人都没有慌张,像是知道自己的下场会是这样子的。只是看到了Giotto的慌张时,他忍不住笑出了声:“噗,真是难得啊,很久没有看见你这副惊慌失措的模样了呢。”

  “老师!”

  “别担心,我们会见面的。”

  沢田说。

  “会在将后的岁月里。”

  只不过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个平行世界的你会不会遇上不属于这个平行世界的我。

  不过没关系,不管是哪个平行世界的我,都是我。

  “不是都成长了么?为什么还要哭泣了呢?”沢田不知道他说着说着,眼角也开始泛红起来,“我们的约定,是时候实现了啦。

  “听好了咯,我只说一次哦,我叫……

  “……”

  沢田的嘴唇动了动,Giotto用那种悲伤的表情一直看着他。

  “别这副模样啊,这种软弱的表情可不能给不是同伴与亲人以外的人看见的哦。”沢田伸出手想拍拍他的头,发现自己的手穿透了过去,只好放弃了。“我们还会见面的。”

  “……一定么……”

  “当然。”

  沢田看向Giotto右手中指上带着的代表着「大空」与「首领」的指环。

  “指环上铭刻于我们的时光。”




  即使万分不舍,终究还是消散在空气之中,留下Giotto一个人泪流满面。

  “……阿诺德,你知道么?”Giotto突然开口,“在最初见到他的时候,是直觉让我去与他深交。

  “我早该察觉到了,这四年来他的容颜从未改变,注定与我不是同一种人。但那个时候我却不愿意去承认这一点。”

  我知道后来的路很长,即使你不在我的身边,我也要好好走下去。

  可是我还是觉得很难过啊。

  “……”

  门口那出现了一个身影,即使被发现了,阿诺德也不感到意外:“你很后悔?”

  “后悔么……我想应该是的吧。”Giotto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眼泪嘀嗒在毛毯上,却又马上被吸收:“我后悔在与他相处的那段时光里没有好好珍惜……”

  总以为时间那么长,他的身边会一直有自己,而自己的身边站的人一直是他。

  “我该怎么去对他诉说……”

  该怎么诉说着那些才从心底里挖掘出来不久的、对他一见钟情到现在还能满溢出来的爱慕之情?

  将后的岁月那么长,我又该怎么遇见你?











  “我喜欢你。”

  沢田纲吉。






—END—







「PS:有番外。」

评论(4)
热度(27)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