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宗律】总有一天在这山河之下再会(一)

食用指南:
P1:架空向,设定有点混乱……
P2:世初、纯情的各个CP都将会混进来,不过主CP还是高野和小野寺。
P3:设定乱成dog我来解释一下……古风的综合,「先生」、「公子」还有「姑娘」是称呼,小野寺那一派是特殊人员所以特殊对待,人员关系复杂复杂再复杂,并且有原创人物。
……懂了么(x)?
能接受的就请继续食用吧。


(一)

  在阳光正好的日子里,微风吹过之时,有两个人正在一步一步的走向城墙的最高点。而一步一步的随着前面的女人走向最高的地方时,小野寺律想回头看向后面的路,却被走在前面的女人一句“别回头”给劝告了。等到踏上最后一阶阶梯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城墙边上,而城墙外,是另外一个地方、另外一个国家。

  “走到我旁边吧。”

  “是。”

  踏前一步之后站到最前面的那个女人身边,入眼的是一副他所熟息的锦绣山河。

  城墙是这个国家的最初防线,每天都会有人来这里巡逻、站岗,但是现在却没有一人在这里守着。而没有守在这里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身份十分特殊,所以他们身边没有任何守卫在此。

  最前面的那个女人穿着一身祭司白衣,纯白色的边缘上用金丝勾勒着华丽的花纹。小野寺知道,迟早有一天他也会穿上这一套专门为他所定制的祭司白衣。

  她伸出手指向城墙外的山河问:“律,看到这大好河山了没有?”

  “嗯。”

  “迟早有一天它会换主人,而我们能做的就是看着它换主人。”

  女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是平淡的、没有任何起伏的。但是站在后面的小野寺知道女人的语气之中带了一丝可以说是幸灾乐祸的语气,他听着她继续说:“我们的能力越强,他们也就越恐慌。还记得我对你说过,他们恐慌我们的什么呢?”

  “……”

  他没有回答。

  “小野寺……律。”

  听到身后的人没有吱声,女人轻声的喃喃出了他的名字。

  “我们是不能回头的。”

  “是。”

  “该启程了,等你找到你命中所注定的人的时候,再回来吧。”

  “……是。”

  小野寺律轻声回答。

  就连声音也被风吹散在空中,飘落在这锦绣山河之中。

——

  虽然说是去找到命中所注定的人,但是问题是怎么找啊?而且………………

  命中所注定的人是谁啊?!!

  跟着女人回到了宫廷庭院之后,小野寺一脸苦恼。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句话好像是在赶人走的意思呢……这是变相的在嫌弃自己么?

  只不过还没有等他苦恼多久,他就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律酱!律酱!”

  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小野寺看到一个童颜男朝他跑来:“啊,木佐先生?”

  “哈啊……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匆匆忙忙跑过来的木佐翔太喘着粗气,像他那么懒的人来说一下子跑起来还真的是有些辛苦。

  “啊,我只是散心了而已……怎么一副那么着急的样子?”

  听到小野寺那么说,木佐露出了一丝苦笑:“理大人……不见了。”

  小野寺一副明白了的样子,然后点了点头:“什么时候之前找她回来?”

  理也就是他们的祭司大人,虽然看起来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但是被她收养了的小野寺知道一开口就是话多八卦,而爱好是玩失踪。

  虽然收养的孩子居多,但是被专门培养的孩子却没有多少,只有小野寺这样的少数人。而整个祭司殿里,能找到祭司大人的人都有事出去了,只有一个能找到祭司大人的小野寺在。

  不过用理的话来说,小野寺律是被神所照顾的孩子。

  每天听到这个,小野寺总会是一副安安静静的样子,而理每次说完,都会拍拍他的头表示安慰。

  没有一个孩子会愿意在小的时候离开自己的亲生父母的。

  “日落之前。”木佐说,“在昨天理大人就约了宫廷画师来画画,再不去找到的话就要失约了。”

  小野寺囧了囧:“为什么又要约画师……”

  要不是知道那宫廷画师主要都是一群老头子,他都要以为理爱上了那些宫廷画师……

  听到小野寺的话,木佐撇过头小声地嘀咕:“管那么多干嘛……只要能见到雪名……”

  “什么?”小野寺没有听清楚。

  “没没没没什么!”木佐赶紧挥挥手,“理大人就拜托你了!我先走一步了!”

  “嗯,慢走。”

  看着木佐一溜烟的跑走,小野寺挠了挠脸。

  他刚刚没听错的话貌似听到了一个叫「雪名」的名字……貌似是宫廷画师新收的一个学生的名字哎……

评论
热度(6)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