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瓶邪】糖葫芦不吃糖(中)


(中)

上回说到哪里了啊?

哦,是我们的吴邪大爷在冰天雪地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在大街上。

给貌似路过的张大将军张起灵扒了裤子。

嗯,没错,是扒了裤子。

他堂堂一个朝廷都知道的吴小三爷,居然给人在冰天雪地之下扒了裤子。

尤其是张起灵扒的。

而且还是为了救他。

…………这样说出去也没有人信吧……

吴邪颤抖着用张起灵给他的披风将自己包裹得更加密不透风,生怕下一秒寒风吹进来他的大腿就结冰了。

最初在进天牢的时候还没有打好关系,也就熬坏了身子。尤其是到了冬天的时候,寒冷从脚心到大腿,早上醒来双腿都是冷的。

张起灵一把将他抱起,吴邪这才发现离张起灵不远处有匹黑色的马匹在那刨地。他也才发现张起灵拖自己的裤子是为了救自己。

想了半天之后,吴邪毫不犹豫的憋出了了一句谢谢。

张起灵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然后抱着他走向他的马。

“哎小哥,你干嘛?”虽然给男人抱在怀里的动作有些不对劲,但是没有裤子的吴邪感觉这样还很好。

虽然觉得哪里不对但是他这样还是不错,吴邪想了想还是算了。

张起灵看到吴邪这个温顺的样子,微微低下头在吴邪的头上落下轻轻一吻。

这个人,他等了许久了。

抓住马缰绳,张起灵的手挥动了一下,原地踏步的黑马慢跑了起来。

在颠簸中的吴邪又有了想睡的念头,张起灵看到之后加快了速度。迷迷糊糊像是看到了什么一样,吴邪突然拉住张起灵的衣袖:“等等!”

“怎么了?”

吴邪抬起头,一下子看到对方的眼睛,深沉的黑色有着平常看不见的明亮。

吴邪有些看呆了,他第一次觉得,居然会有人的眼睛能吸引人。过了好一会,吴邪才反应过来:“没、没什么……哦对了。”

“嗯?”

“有一个铜板么?”

张起灵毫不犹豫的将腰间挂着的钱袋给了他。
吴邪接过轻飘飘的钱袋,然后从里面倒出来五个铜板。

吴邪:“……”

是不是这四年来朝廷没有给你发放俸禄……你和我说我一定会帮你上诉的……

张起灵看着吴邪的表情,只是说了一句话:“刚刚从边界回来。”

听了之后吴邪明白的点点头,原来张起灵是刚刚从边界回来,然后来找他的么……

不得不说有一丝感动。

“谢谢。”

“要做什么。”

张起灵反问他。

吴邪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大冬天还在卖糖葫芦的老大爷那边:“想吃。”

张起灵想了一下,还是驾驶着马慢慢的走了过去。

“不能多吃。”

“好。”

年事已高的老大爷哪里见过这两人,他眯着眼看到有两位公子骑着马过来了,赶忙招呼:“两位公子,是要吃糖葫芦么?”

“是啊,刚刚好嘴馋了想吃。”吴邪递给老大爷四个铜板,然后接过糖葫芦:“大爷,大冬天的还来卖糖葫芦,不冷么?”

“冷啊。”老大爷笑呵呵的说,“虽然现在不怎么愁吃穿,但倒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这样啊……”

“但是小公子啊,糖葫芦这种天气可不能吃太多哦。”老大爷提醒他:“以前我家小子就是在大寒天天天吃,结果他吃多了,胃不舒服。”

吴邪点点头:“多谢。”

张起灵接过吴邪手中的糖葫芦,无视了还在后面悠悠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老大爷。

看着他们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这片渐渐变小的风雪中,然后慢慢的走回去:“天气不好也没什么人买呢……年轻人就是好啊。”

一位提着菜篮子的妇人走了过来,看见老大爷慢吞吞的往回走,赶忙小跑过去扶着他慢慢的走回家:“爹,怎么又跑出来卖糖葫芦了?不是说好家里有我和阳正就好了啊。”

“哎呀我就是想回归下当年冰天雪地卖糖葫芦然后捡到阳正的滋味嘛……”

妇人听了哭笑不得:“那个时候哪能和现在比啊?您年轻的时候想怎么闹都可以,现在不行了。”

“哎哟你这是在说老头子不如以前了?”

“爹您就别逞强了,有空大冷天的出来卖糖葫芦不如多去带带虎子。”妇人看到老大爷脾气上来了,冷静的指出这样做的后果:“到时候又伤哪了、虎子又哭闹着要爷爷,您可不要又叫我针扎治疗一下。”

听了儿媳妇的话老大爷十分忧伤:“哎……年轻就是好……”

“啊啾!”

被老大爷称为年轻人的吴邪打了一个喷嚏。

张起灵斜眼看他,而吴邪伸出手揉了揉鼻子:“啊……这是有人说我还是我感冒了呢?”

“感冒。”

张起灵吐出这句话,吴邪感到张起灵抱他的力度貌似变大了。

“坐稳了。”

还没明白什么意思的吴邪下一秒就明白了张起灵这话是什么意思。

“啊啊啊啊!!!!!”吴邪不顾寒冷伸出手贴近张起灵,突然加快速度的马儿开始奔跑起来,吓得吴邪差点从马上跳下去:“他娘的张起灵老子和你没完!!!”

张起灵直挺挺的看着前方的路,只不过嘴角貌似勾起了一个微微的角度。

天气冷,自己找了半天的他身上的铠甲也凉了,得早点回去。

这样想的张起灵给马屁股抽了一鞭子加快速度,被抽的马儿貌似有些怨念的扭过头看了他一眼,加快了速度。

它的主人一向都很爱惜自己的,连鞭子都不舍得抽。

怎么遇到这人类就这样了?

果然美色误事。

——马儿你错了,其实你的主人是懒得抽你不是不舍得抽你……

加速的马快速的跑向目的地,零零散散的路人在街上晃荡。

刚刚从酒楼出来的黑瞎子看到张起灵往这个方向跑来,刚刚举起手准备朝他打招呼,然后张起灵像风一样的跑过他身边。

举起手像傻瓜的黑瞎子:“……”

日【请叫我河蟹君】了花儿爷哑巴张你居然跑那么快!

是回去赶着成亲去洞房么?!

不知自己点明真相的黑瞎子还在傻乎乎的举着手,刚刚想放下手的时候后面传来一个声音:“你在干嘛?”

看起来十分的蠢。

听起来十分嫌弃的声音在黑瞎子耳朵里完全是天籁之音。

黑瞎子缓缓的转过身,然后扑了上去:“没事媳妇外面那么冷怎么把披风带上你饿不饿冷不冷困不困要不我们去床上睡一会?”

后面那人悠哉悠哉的接过下人递给他的披风穿上,然后悠悠的说:“第一,我不是你媳妇,哪边凉快哪边呆去。第二……”

稍微停顿了一下,那人身后探出一个小脑袋,绑着的辫子在给主人晃荡着:“第二,瞎子哥哥你想说的重点是最后的那几个字吧?”

“好啊秀秀,”黑瞎子听了之后做出一个要过来抓住她的动作:“居然这样打趣我。”

旁边的解语花听了之后毫不犹豫的大手一挥,将秀秀抱在怀里:“人家是小姑娘打趣你怎么了?死瞎子你这样都要和秀秀计较?”

被抱在怀里的霍秀秀朝他做了一个鬼脸。

每次都是口头上占小花哥哥的便宜,难怪小花哥哥十分的讨厌他这一点。

“不不不我是无辜的嘛。”黑瞎子有些无奈,“刚刚我看到了哑巴张不是错觉吧?”

“哑巴张?”听了黑瞎子的话解语花有点疑惑:“那人不是为了小邪请命去了边界处么?怎么突然回来了?”

“你不知道么?”

“我该知道什么?”解语花反问黑瞎子。

黑瞎子摸了摸下巴,特别意味深长的说:“比如说哑巴为什么会为了吴小三爷请命去边界处。”

解语花瞄了他一眼,然后……

自顾自的走了。

“爱说不说,不说拉倒。”

黑瞎子:“……”

捂着嘴巴偷笑的秀秀:“嘻嘻,瞎子哥哥真是笨。”

小花哥哥他都差得差不多了,还用得着你一件一件事的卖关子么?

“哎哎哎……花儿爷你别走啊!”看到解语花真的走掉,黑瞎子急忙赶上去:“我说,我说还不行么?”

听到黑瞎子的话,解语花放慢了脚步等着身后的人跟上来。

怀里的秀秀在挣扎着爬下来。

“秀秀你干嘛?”

“不知道,”秀秀一脸认真的回答:“但是我不想被驴踢。”

解语花:“……你这是听谁瞎说的?”

被驴踢是什么鬼?

“是吴邪哥哥说的。”秀秀真的是十分听话,有问必有答:“虽然说是他对胖子哥哥说的。”

解语花:“………………”

这又是什么鬼?!

当解语花还想好好的和秀秀谈谈的时候,黑瞎子的声音从后面悠悠的传来:“我刚刚貌似听到了吴小三爷的名字。”

吴小三爷是吴邪在外的称呼,哑巴张是张起灵的称呼,至于黑瞎子……

解语花冷静的跳过了他。

关我啥事?

哼。

“好啦小花哥哥,瞎子哥哥问你刚刚是不是说到了吴邪哥哥的名字。”

“嗯,怎么。”

黑瞎子摸了摸下巴:“媳妇啊,按道理说吴小三爷不应该在天牢里么?”

解语花听了之后白了对方一眼:“今天出狱。”

“哦今天出狱啊。”

黑瞎子牵起解语花的手,挣扎了一下无果之后解语花放弃挣扎:“怎么?”

“刚刚我不是看见了哑巴张么?”

“嗯,然后呢?”

“他怀里抱着的一个人。”

听了之后解语花有些吃惊:“他是终于准备开花了么?”

“……他又不是铁树,怎么开花?”

解语花瞪了黑瞎子一眼:“怎么?有意见?”

“不敢。”天大地大媳妇最大的黑瞎子回答。

“然后呢。”

“然后……”黑瞎子回想了一下,张起灵怀里的那个人貌似是男人,而且貌似还是熟人:“然后那个人看起来真的是十分眼熟。”

等黑瞎子半天都没有憋出下文,解语花忍不住一脚踹了过去:“然后呢?”

“那人看起来像吴小三爷。”

解语花:“……啥?”

啥玩意?

虽然知道哑巴张暗恋小邪多年,但是这次居然明目张胆的抱在怀里?

不,不可能吧?

在解语花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派去天牢接人的下属回来了:“爷,天牢里的狱卒说小三爷不在。”

“……不在?”

下属点点头说:“是的,据狱卒说小三爷是自己离开的。”

解语花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

随后黑瞎子随手补了一刀,啊不,是两刀:“他们走的方向是哑巴张的府上,而且我还看到吴小三爷貌似没穿裤子。”

就两条大白腿时不时的露出来,还好他定力强有媳妇,不然肯定把持不住。

解语花:“……”

解语花:“…………”

解语花:“………………”

他现在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比较好。

虽然刚刚听瞎子说他们两个搂搂抱抱回府而且其中一个还是没有裤子的时候,他差点想冲到张起灵那抓住他问想对吴邪做些什么。

但是后面想起张起灵对吴邪的那片心意,他又不能做些什么。

所以,现在只能懵逼了。

然后,还在懵逼状态的解语花一下子给黑瞎子抬了起来挂在肩膀上。

解语花:“……黑瞎子你干嘛?!!”

“你说呢媳妇。”扛着媳妇的黑瞎子加快了回去的速度:“整天惦记着吴小三爷,我都要吃醋了。”

说完,黑瞎子还做了一个心痛的动作。

被黑瞎子扛着顶到胃不舒服的解语花毫不犹豫的送了他一个“滚”字。

难怪每次一提到吴邪就阴阳怪气的,原来是吃醋了。

吃就吃呗关我啥事!

你黑瞎子能不能换个姿势抱我顶着我的胃很不舒服啊!!!

很想骂人的花儿爷就这样给黑瞎子带了回去,留下秀秀和下属在后面吹着冷风。

秀秀:“……这是不要我们跟着他们的节奏么?”

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下属:“……属下不知。”

重点是跟了不会被主子威胁送去学唱戏就好了……

被主子送去学唱戏还被迫在圣上面前表演的下属在内心流下了痛苦的泪。

这之后还娶得到媳妇么?!


—TBC—



还是首发豆【腐】。

评论(2)
热度(37)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