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业渚】与恶魔共舞的蛇(五)

(五)

    

     当赤羽老爹出去了之后,赤羽业抱着潮田渚坐在地上。

     不习惯现在怀里看起来十分严肃的潮田渚,赤羽业摸了摸潮田渚的头:“你说什么时候你才能和我说话?”

     现在的潮田渚就像个娃娃一样,普普通通的、没有生机的。

     无奈的撑在桌子上,一个没注意让桌上的小刀划出了伤口。

     “啧,麻烦。”

     嫌麻烦的赤羽业打算不管它,没想到怀里的人动了动之后,突然抓住了自己的手臂。

     赤羽业:?!

     抓住赤羽业的手臂,潮田渚湊前上去,默默地伸出舌头舔了舔流下了的鲜血。

     “嘶……”

     有点刺痛的感觉冒出,赤羽业看着潮田渚将手臂上流出的血舔干净之后,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

     那眼神就像是询问可不可以做某些事。不过看到这样的眼神,赤羽业总有一股要大事不妙的感觉。下一秒,他就看到潮田渚咬上了自己的手臂,感受到了来自血液的流逝。

     “呜——”

     血液的流逝让赤羽业感觉全身无力,他用尽力气推开潮田渚,然后狼狈地滚到房间的角落里盯着潮田渚,生怕潮田渚下一秒做出什么惊人的动作。

     不过这次潮田渚倒是没有做出袭击赤羽业的动作了,他只是用双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呜……这是哪里?”

     “……你会说话了?”

     赤羽业有些吃惊。

     “啊啊,我当然会啦,请不要一副吃惊的样子好吧……”潮田渚摇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点,“不过这里是哪里?”

     “赤羽宅。你还记得你是谁?”

     “……我只记得我的名字。”在赤羽业变脸之前,潮田渚赶紧补充,“还有你把我从森林里带走之后的事情。”

     “之后没了?”

     潮田渚老老实实地回答:“没了。”

     “……算了,你过来吧。”赤羽业想了想,向他招招手让他过来。

     潮田渚老老实实地走到赤羽业身边,然后被人一下子就抱在了怀里。给已经熟悉了气息包围住,潮田渚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但是他还是没有忘记赤羽业的伤口:“业君,你的伤口……”

     “嗯,没事。”赤羽业倒是挺不在乎的,“一会儿就会好的。”

     “可是,一直放任它流血不太好吧?”

     “你就不要瞎担心了,你看。”看潮田渚一直惦念着自己的伤口,不想被人一直唠叨的赤羽业给他看了一下伤口。

     “啊,”潮田渚睁大了眼睛,“好厉害……”

     赤羽业的那个伤口正在慢慢的自我愈合,而伤口的主人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恶魔都会自我愈合伤口的,除非是致命伤,否则一般的伤口都不会死亡。”收回手之后,对上潮田渚那张惊奇的小脸,赤羽业觉得自己瞬间满足多了,然后他继续讲下去,“这都是取决于恶魔的年龄和实力的。”

     “你们好厉害啊……”

     潮田渚有点羡慕的说,刚刚说完他就给赤羽业捏住了脸:“哎,哎?业君?”

     “你只要觉得我厉害就好了。”看到潮田渚那么可爱的样子,赤羽业忍不住朝他脸上咬了一口,“另外我刚刚是不是听到你很疏远的喊我……业君?”

     “唔唔!”

     被揉捏着的潮田渚还是一脸茫然,他刚刚喊错了么?

     看到潮田渚这样,赤羽业还是松开了手:“知道哪错了么?”

     虽然不知道,但是潮田渚还是点点头。

     “那该叫我什么?”

     “业……业。”

     听到潮田渚这样叫,赤羽业终于笑眯眯的拉他到怀里抱着揉揉捏捏的:“这就对了嘛这样的渚才可爱不是么?”

     “啊嗯。”

     被拉到怀里的潮田渚一脸茫然,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不关里面是什么情况,外面是十分紧张了的样子。

     苍羽珀检查好佩戴在身上的刀,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魔界迟早要变天了。

    

    —TBC—

    

    番外小剧场:

    

     赤羽业:你只要觉得我厉害就好了。另外我刚刚是不是听到你很疏远的喊我……业君?

     潮田渚:唔唔!

     赤羽业:知道哪错了么?

     潮田渚点头。

     赤羽业:那该叫我什么?

     潮田渚:老……老公!

     赤羽业转过身去,然后狂飙鼻血。

     潮田渚:业QAQ?!

     编剧(我):…………那个潮田渚同学请不要不按剧本出牌你看赤羽业同学已经狂飙鼻血了么你们两个笨蛋就那么受不了了互撩么等拍完你们撩到床上我都没意见(╯‵□′)╯︵┴─┴先给我好好把戏拍完!!!

    

小剧场,完。


评论(2)
热度(19)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