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骸纲】+2(下)

    (下)

    

     出乎意料的是,纲吉真的被六道骸拖出了办公室,然后在大街上瞎逛。

     带着个鸭舌帽坐在长椅上,纲吉烦恼着接下来该揍阿骸一顿呢还是揍阿骸一顿呢还是揍阿骸一顿的时候,一个香草薄荷草莓冰淇淋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别担心,反正回去之后阿尔可巴雷诺会给你留个全尸的。”

     “……听起来完全不会高兴的好吧?!”

     顺着拿着冰淇淋的手往上一看,一红一蓝的眼睛正在注视着自己。

     接过六道骸给自己的冰淇淋,纲吉慢慢地舔起了最上面的香草冰淇淋球:“为什么要给我买这种啊?明明你的看起来更加正常一点。”

     拿着巧克力杯的六道骸继续吃着杯里的:“因为这是我随手选的。”

     “……太随便了吧?”纲吉无奈的盯着手中的冰淇淋,薄荷绿的冰淇淋球夹在米黄色和粉红色中间,显得有些小清新。

     “呐骸,你拉我出来打算干嘛?”放弃了和骸争论些什么的纲吉决定解决掉这个冰淇淋,“不要告诉我你打算在这里坐一个下午。”

     “其实我想找间旅馆带你渡过一下午的。”

     “骸,你是想被我的死气之火整容么?”纲吉漫不经心地说,听得六道骸的凤梨叶子抖了抖。

     纲吉虽然温柔,但是偶尔也会很暴力。

     尤其是在接触到修理账单还有被触碰到的底线。

     后者还好,他还能冷静地压抑住愤怒和悲伤来解决问题,前者就不怎么好了。

     要是前者的话会被纲吉胖揍一顿之后外加报销的账单和一大堆的文件。

     两个人坐在大街上的长椅那默默地吃着手中的冰淇淋,过了一会儿纲吉突然出声:“呐骸。”

     “怎么?”

     “你带了钱吧?”

     “不然我们手上的冰淇淋是怎么来的。”

     六道骸微微侧过身、想不也不想的躲过了纲吉的拳头,他看了一眼纲吉空空的双手:他把冰淇淋吃完了。

     吃得真快,不冰么?

     其实真相是六道骸小气买了最小的那一份而已……

     两下将杯里还有一点巧克力吃完之后,六道骸拿出手帕先将纲吉的嘴角擦了擦,然后再擦了擦自己的。

     只不过看到六道骸擦完自己的嘴角之后又擦他自己的,纲吉突然就红了脸:“骸……”

     “嗯哼?”

     注意到纲吉的微微脸红,六道骸才想起手上的手帕是给了纲吉擦嘴、之后又擦了擦自己的。

     也一下子明白了纲吉为什么脸红了。

     想到这里,六道骸突然伸手抓住了纲吉的胳膊,在纲吉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靠了过去。

     他们两个在大街上交换了一个短暂的亲吻。

     “……三种口味混搭在一起果然还能吃。”

     将舌头收回去之后,六道骸咂咂嘴自我感觉还不错。

     而纲吉那边因为六道骸的偷袭,脑袋一下子就给这样的吻弄得晕乎乎的,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的纲吉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六道骸在大街上再来一次:“骸!”

     不要突然凑过来啊!

     看到纲吉一副纯情脸红的样子,六道骸的表情难得温柔:“我多久没有看到你这副模样了?”

     从最开始的第一次顺理成章的开始交往到第一次浅尝辄止的亲吻再到最后两个人的触碰。

     没有一次是看不到纲吉因为害羞而脸红的。

     “……难得你在这种地方对我做这样的事情。”听了六道骸的话,纲吉放下了捂住嘴的手,浅浅的笑了起来,“面对很多事情你老是一副很熟练的样子,让我总觉得我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当然不包括被弗兰气得脸都要变成凤梨颜色这种事情。

     听出了纲吉意思的六道骸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换作是他的徒弟弗兰的话肯定一个三叉戟戳过去了:“我比你大是真,况且那个时候我也和你差不多,怎么就比你成熟了?”

     “从任何事情啊。”

     午后的阳光不怎么刺眼,微风吹过来带了一丝暖意,让纲吉觉得十分舒服。难得的休息让纲吉稍稍放下了点点警惕心:“从以前到现在,唯一要我强制命令一起拍照的只有你和云雀学长。啊,我还忘了XANXUS大哥他们。”

     “等等,我不算。”六道骸有点不满的说,“我明明比云雀恭弥他们好多了,不是么?”

     “是是。”十年了已经懂得怎么给六道骸顺毛的纲吉耸耸肩,“比起云雀学长还有XANXUS大哥来说,骸的确温柔了许多了呢。”

     十年可以说是一个不长也不短的时间。

     你在过去希望时间能过快一点好让自己能成长起来,可是一旦过去到了未来之后,你却又感叹时间过得太快在你过去经历的时间里能一下子回忆完。

     每次只要一想到这样的事情的时候,骸总是会在自己的身边。

     “你才二十四,用不着露出这样的表情。”

     忽然微凉的东西触碰到了自己的脸,回过神的纲吉才发现六道骸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脸上。

     看到六道骸的眼神,纲吉的嘴角微微翘起。

     “……是啊,我才二十四。”

     可是却觉得自己如同六七十的老头一样的口吻呢?

     “……”

     每次……

     “骸,要去吃东西么?”

     纲吉突然之间说出这句话,让六道骸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我说,要去吃东西么?”

     他看到纲吉的脸上突然表现出了一种名为“兴奋”的表情:“为什么突然想去吃东西?”

     “因为我还没有好好的尝遍这一条街的美食呢!”

     顺着纲吉指的方向,六道骸看过去之后发现那貌似是一条美食街的样子。在顾虑着其他问题的情况下看了一眼纲吉之后,他感觉纲吉的脸上写满了“去嘛去嘛去嘛”这无限循环的句子。

     六道骸:“……”

     好、好……

     萌……

     按道理来说“萌”这个字体现在一个二十四岁的成年男人身上貌似不怎么符合,但是世界上还有一种叫“萌到帅”和“帅到萌萌到心动”,所以纲吉明显是后者。

     所以六道骸也就理所当然地跟着纲吉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了。

     即使在这里生活了许久,纲吉觉得自己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吃不惯意大利的食物,虽然就是那么一点儿。在差点错过了一家日式料理的店之后,纲吉毫不犹豫地拉着六道骸走了进去。

     略带兴奋地用流畅的意大利语快速地说出菜单上有自己喜欢的食物的同时,六道骸还能听见纲吉偶尔蹦出了几个日语。

     为了锻炼纲吉的语言,家庭教师Reborn先生可是笑眯眯地教了纲吉八国语言而且还优先教意大利语。

     然后那段时间纲吉恨不得将字典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奈何出任务回来的六道骸一开口喊了一声纲吉的名字之后……

     好的纲吉心满意足地滚去睡觉了。

     ……

      所以说沢田纲吉看到他之后心满意足地滚去睡觉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他是什么安眠的东西么?

     在六道骸回过神之后,坐在他对面快速报菜名甚至已经报完了的纲吉正在笑眯眯地和服务生聊天。

     身为西西里的王,住在这里的人大致上都认识沢田纲吉,而且纲吉在这里住了十年、相处了那么久了他们还没有办法明白这位王是真的仁慈么?

     所以每次纲吉出来这里的居民恨不得想用老命去好好伺候着纲吉(总觉得怪怪的),然后每次因为那么多人的热情没办法一一去回复导致了纲吉更加想做一个纯二十四岁的宅男首领。不过一般这种情况下Reborn会毫不犹豫的将他提出总部门外,顺便还多了一个还没反应过来的六道骸。

     至于为什么会有六道骸,估摸着是怕自己忘记带钱带随身侍卫Reborn“特地”从屋子里将六道骸拉过来的吧。

     注意到六道骸算是回神了,纲吉摆摆手让服务生去准备:“刚刚你在想什么那么出神?我叫你你么没有反应过来,所以就擅自帮你点了些吃的,不介意吧?”

     其实他有点记不清骸喜欢吃什么了只能勉强的去回忆了而已……

     六道骸倒是没有介意这些,他看到纲吉一个人点好菜之后只是微微皱起眉头:“纲……”

     “啊啊,没事的啦。”纲吉比自己还快一步说话,“刚刚在想什么事,那么出神?”

     “没什么,”六道骸摇摇头,“只是想起了过去的事情而已。”

     “啊啊?”

     六道骸是一个不怎么喜欢回忆过去的人,当然如果是他自己的光辉历史或者别人的糗事的话说很多次都不会腻。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和云雀恭弥能时不时地打架的缘故了,所以说那种事情(两个人第一次见面之后六道骸打败了云雀恭弥那件事)过去就过去好了为什么还要提起来啊?!

     提起来就算了你们打架也算了!

     但是!

     为什么?!

     要在总部打?!!!

     修理的费用不是钱么?!!!

     一下子就能联系起好多不好的回忆的纲吉脸色沉了一下,然后又很快的恢复正常。

     六道骸倒是没有注意到纲吉的瞬间变脸:“我只是想起了过去你给我送吃的日子了而已。”

     “啊啊,我想起来了。”听到六道骸那么一说,稍微想了一下才想起来的纲吉补充了一句:“不过啊,骸。是‘你们’哦,不止你一个人哦。”

     不过听到六道骸说到这个,纲吉的表情变得有些温柔起来:“那么久的事情了,骸还记得一清二楚。”

     “你以为我是你么?笨蛋。你老是容易忘记或者忽视一些事情。”六道骸有点无奈地说,在出来之前他还顺便被阿尔可巴雷诺说教了一顿,理由是纲吉的记性有点不好了。

     ……

     不是。

     不关他的事情怎么锅就自动自觉的往他身上贴了?

     善于观察表情的Reborn一下子就看出了六道骸的表情,面对着他的强行甩锅,给出的解释虽然很牵强但是貌似很有道理的样子:“因为你们两个都是笨蛋。”

     六道骸:……

     哦。

     “唔。”

     听到六道骸说他笨蛋,纲吉感觉有点受伤,不过下一秒他就恢复精神了。

     怎么说好呢……因为他貌似已经习惯了吧。

     “不过回想起过去的那段日子我倒是挺开心的。”

     “嗯?怎么说?”

     “你给我们送食物的那段日子。”六道骸说,“未来的首领大人就在我们的挑剔下给我们每天送我们想吃的,菜色还尽量不重合。”

     “那是妈妈准备的啦。”听到六道骸那么说,纲吉挠了挠脸,“我只不过是帮她洗菜或者其他的而已。”

     那个时候每次看到库洛姆以及犬他们每次都去商店买零食,纲吉总是怀疑他们没有好好的吃饭。在一个晴天的下午他再次偶然遇见了单独来买零食的库洛姆,然后问了才发现一直将零食当饭吃,之后才有纲吉一直送食物的事情。

     “是么。”

     “不过在那次出院了之后的没多久,骸你居然和我告白了。”说到这个的时候,纲吉的脸露出了一丝微红,“真的是让我很吃惊呢。”

     “哦呀?我看你那个时候很平静的接受了,我才要吃惊呢。”

     “哎哎?!怎么会!”

     现在听到纲吉的回答之后,六道骸有点哭笑不得:“那个时候一脸平静的接受了和我的交往的人是谁啊。”

     那个时候听到了自己的告白,纲吉的脸上表现出了一种名为开心的表情,然后平淡的接受了这一切,让六道骸觉得有些不真实。而接受了自己的交往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也就密切了起来,平常如果见到纲吉的话总会忍不住去挑他的刺,但是在交往后不同了。

     如果要总结的话就是在交往之后发现了纲吉的可爱以及纲吉太矮小之后,激发了六道骸少见的保护欲,不对,应该是戳中了这个南国水果的某种萌点。

     一发不可收拾,然后你们都懂的。

     “怎么会呢?”纲吉也有点哭笑不得,“明明骸才是向我告白的那一个,不应该都计划好了么?怎么会吃惊呢?”

     “不要把我想得太厉害啊。”伸出手捏了捏纲吉的脸,收回手的时候服务生已经开始为他们上菜了,“明明你才是最厉害的那一个,不是么?”

     听到六道骸说出这样的话,纲吉没忍住笑了:“噗,骸这是在变相的承认比我弱么?”

     “我不介意和你比比的。”六道骸漫不经心地拿起筷子补充,“在床上。”

     “……!!!”

     听到六道骸后面那句话之后,纲吉一下子就红了脸。他毫不犹豫地抬起桌子底下的穿着皮鞋的脚,然后狠狠地踩上了坐在他对面六道骸的脚:“你还是给我闭嘴吧凤梨へんたい(henntai) !”

     果然不能指望这个人能说出什么好听的话来!

     “嘶——”被狠狠地踩了一脚之后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好怀疑纲吉是不是特地的,居然踩那么大力!

     “沢、田、纲、吉。”六道骸咬牙切齿地念着他的名字。

     纲吉假装风太大他什么也没有听见。

     很好,没听见是吧?

     睬我那么大力是吧?

     很好。

     已经下定决心对纲吉做些什么的六道骸突然笑了,而没有去看六道骸笑容的纲吉突然打了一个冷颤。

     不好的预感……

     两个人一边聊一边吃,不知道是不是纲吉的错觉,他觉得面前的六道骸吃得很少。

     是不符合他的胃口么?

     而且……

     “骸,你是不舒服么?”

     为什么脸色比平常还要苍白?

     原本在喝着杯中的咖啡的六道骸表现出了一副“你终于发现了”的样子:“哦呀,你终于发现了么?”

     纲吉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六道骸就先开口解释了:“昨天晚上撑不住睡着了导致阿尔可巴雷诺把文件都丢给我做的人是谁?”

     纲吉:“……是我。”

     “啧啧啧,这个时候才发现了。不愧是阿尔可巴雷诺的徒弟,现在才想起要体谅部下么?”

     “……得到你的夸奖还真的是谢谢你了但是我完全高兴不起来啊喂!”

     听到六道骸那么说,纲吉整个人都是不好的。在他还想起身去看看六道骸的时候,六道骸倒是起身走了过来:“kufufu,不如……”

     “……不如什么?”

     纲吉有股不好的预感,每次六道骸kufufu的笑的时候就代表着他在打什么主意。

     “我们去旅馆吧。”

     “……”

     我就知道。

     纲吉突然有些脱力:“骸,你……”

     “不用担心我。”六道骸将额头抵住他的额头,在印象中六道骸除了在床上以外很少会做这样代表着亲昵或者撒娇的动作,“看在我这样子的份上,不答应我么?”

     “……”

     还没有说什么的纲吉就这样被六道骸牵走了,期间用餐的费用是六道骸出的。

     回头看了一眼还没有吃完的食物,纲吉心里叹了一口气:好心替他点的都没有吃完,真的是太浪费了。

     而且,今天的骸有点反常啊。

     不过令人放心的是,将自己带进了旅馆之后,除了睡觉……

     睡觉……

     还是睡觉以外……

     没有了。

     “……”

     被当成人形抱枕的纲吉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旁边的六道骸睡得正香,就连呼吸之中也带着一丝疲惫。

     “是我把工作都丢给了他么……”纲吉小声地喃喃,“可是也没有那么疲惫的时候啊……”

     而且……

     纲吉微微扭过头,六道骸的呼出来的气就这样喷到了他的脸上,弄得他有点痒痒的。

    “……算了,难得可以偷闲呢。”

     盯了半天之后的纲吉也放松身体打算跟着睡一觉。这里是彭格列名下的旅店,可以不用那么担心会受到暗杀之类的问题。

     很少做梦的他做了个梦。

     他梦见十年前的六道骸站在十年前的自己面前说着什么,而自己手中拿着一个给他们送餐时用的便当盒。

     他梦见自己跑到黑曜乐园找到骸之后,一步一步地走到他的旁边坐下,而旁边的六道骸在认真地看书,时不时温柔的目光看向自己。

     他梦见两个人在讨论着什么,在两个人讨论到一致的时候,六道骸突然亲了上来,他们两个的身影也贴在了一起。

     他还梦见,在离开日本去意大利的那一天,平常只有在黑曜才能见到的六道骸比狱寺他们快一步的亲自来到他家来接他去机场。面对着自己的依依不舍,那天六道骸突然严肃地和奈奈妈妈说“请把您的儿子交给我,我会好好照顾他一生”这样的话。

     虽然最后是被自己推着出家门的。

     再后来的事情,他在梦里已经梦得迷迷糊糊的了,而唯一让他突然之间醒过来的,却是被六道骸丢在枕头底下的、一直在振动的手机。

     迷迷糊糊的拿出来之后,纲吉揉了揉眼睛看清楚了来电显示之后才接通:“喂……”

     「蠢纲你在哪里?」

     能用那种口气以及那种称呼来称呼自己的,怕是只有他那位老师了吧……听到了Reborn的声音之后,纲吉稍微清醒了过来,可惜脑袋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啊……我在彭格列名下的旅店,怎么了?”

     「你身边没有其他人了?」

     纲吉瞄了一眼还在呼呼大睡的六道骸:“在我旁边睡觉的骸算不算?”

     「别告诉我你们刚刚完事就好。」

     “……Reborn!”Reborn语气中的打趣让纲吉稍微红了脸,“突然打电话过来不要告诉我你是为了打趣我而已,发生了什么事了?”

     「啊啊,也不算是什么大事。」Reborn在电话里语气倒是很平淡,可惜说出来的话简直将还有些迷糊的纲吉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艾斯死了,他的尸体在之前我们讨论过的那个家族总部旁边。」

     纲吉的身体摇晃了下。

     「顺带一提的是,那个家族的总部早在今天下午两点多的时候着火了,一个人也没有逃出来。」

——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将手中的资料摊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纲吉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事出得太突然了,急忙的拍醒了还在睡觉的六道骸,在他满满的起床气之下,纲吉急急忙忙的拉着他跑回来顺便召唤了一下还在总部的守护者们开个小会。

     而现在看来,原本打算再商量的事情只能停止,但是艾斯的死……

     想到这里,纲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愧疚。

     “着火时间在下午两点多呢。”山本武拿着手中的资料突然出声,“那个时候阿纲你们出去了么?”

     “嗯。”纲吉点点头,“那个时候我拉着骸去吃东西了。”

      结果还没吃完就走了,想想就觉得有点可惜。

      还以为能暂时轻松的渡过一下的,结果一回来却要面对这样的事情。

     “那家族貌似是因为欺压许久导致有人看不惯了吧。”狱寺隼人整理着手中的纸张,然后放到了纲吉的桌面上,“毕竟曾经试图以暴力让这里的居民屈服,不过还没有实行就被彭格列驱赶了。”

     纲吉挑挑眉,所以他们这是卷土重来朝彭格列宣战的意思么?

     “虽然说他们那边全灭,但是……”纲吉说着说着,声音弱了下来,“为什么会出现了死亡呢……”

     全场就这样安静了下来,就连没有睡醒一直在打瞌睡的六道骸也停止了打瞌睡,他们都将目光放在了坐在办公桌前的那个男人身上。

     “……不管怎么样,都已经烧得只剩下灰了,情况也算好的了。”山本突然说,“阿纲你看起来好像很累的样子,没关系吧?”

     “十代目没有休息好么?”

     “啊,我?”突如其来的关心让纲吉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没关系的,或许只是有点疲惫而已。”

     “哦……”

     Reborn发出了一副意味深长的声音,惹得纲吉忍不住看多了他几眼。

     不要发出这样让人会误会的声音了啦!

     等大家都出去了之后Reborn和六道骸走在最后面,等到一条长长的走廊都快没人的时候,Reborn想也不想的就揪着六道骸随便进了一间房间。

     “啧,阿尔可巴雷诺你干嘛?”

     “是你干的对吧。”Reborn没有在意六道骸刚刚说的话,他突然肯定的说出了这句话,“着火的家族,还有那个叫艾斯的青年。”

     “嗯哼?阿尔可巴雷诺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懂的话?”

     听到六道骸的否认,Reborn靠在墙边用手卷了卷他卷卷的鬓角:“因为超直感的缘故,阿纲对幻术简直可以说是免疫,于是你不得不留下本体然后附身到艾斯身上去完成我之前给你的任务对吧。”

     “……kufufu,果然没办法瞒过你啊,阿尔可巴雷诺。”六道骸明白了Reborn说的是什么事情,他靠在桌子边爽快的承认,“对,都是我做的。要知道一人演两个角色可是很累,阿尔可巴雷诺你不打算给我加工资么?”

     他在去找纲吉出去之前特地找了那个叫做艾斯的青年,在简单的说明了之后对方居然答应了他这样的要求,要知道那个叫艾斯的并不是他所部门的。


     「我明白了,是门外顾问的其他任务、没有经过首领批准吧?」

     没有说话的六道骸点了点头。

     「啊,我知道了,什么时候执行任务?」

     「……那么爽快的答应,是不怕死么?」

     「啊哈哈哈……说不怕肯定是假话啦。但是呢,门外顾问大人一般做的决定都是为了一个人好。」青年听到六道骸说出的话之后,突然开口解释了自己为什么答应做这样送死的任务,「而那是为了首领大人吧?」

  「……」

    「虽然这样做对我真的很过份,而且当首领大人知道了的话也会替我伤心。」艾斯挠了挠自己的脸,原本是开朗的笑脸带上了一点悲伤,「首领大人对我们很好,他一直在守护着我们、守护着彭格列。所以,我们也会想为首领大人做些什么事情,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

     「……你不是才交往了新的女友么,真的愿意?」

     「没关系,我本来就是孤儿,不怕这些。」艾斯笑了笑,「只是怕没有办法守护好我们最爱戴的首领。」

     要知道,首领是他们的大空。

    ——

     走到纲吉的办公室门前,六道骸敲了敲之后听到了那一声“请进”,就直接打开门进来了:“我进来了。”

     “是来交报告的么?”原本应该坐在椅子上的人站在了落地窗前,“真的是麻烦骸了。”

     “没那回事。”六道骸走过来将文件夹摆放在办公桌上,“接下来的任务是什么?”

     “不……你现在暂时没有任务。”

     “?”

     六道骸直视纲吉的脸,发现纲吉虽然是在笑着,但是他的眉头依旧在紧皱着:“你还是在替那个叫艾斯的青年感到抱歉么?我们找到了他的遗书说不怪……”

     “不,不全是这回事。”纲吉打断了他还没有说完的话。

     “……那为什么是一副悲伤的表情?”六道骸走了过去,“明明你什么也没有做。”

     为什么要露出这样一副悲伤的表情?

     “我一直很抱歉呢。”纲吉轻声地说,“明明可以避开伤害和死亡,却因为我的缘故而死去。”

     即使站在高高的位置下令,但总会有人因为自己而死。

     “纲吉,都说了不关你的……”

     “谢谢,抱歉。”

     纲吉突然轻声地说,他看向了没有被窗帘挡住的窗外,时不时能看见几只麻雀停留在后花园的大树树枝上然后再离开。而这个时候,六道骸看到了纲吉脸上出了满满的歉意以外,还有一丝丝的疲惫。

     “骸,我觉得这样的日子有些累了呢……”


     “对不起。”



     意大利晚上22:30,纲吉的房间里。

     将最后一瓶酒瓶子收拾好之后,六道骸去衣柜拿了干净的衣服过来给躺在床上已经醉得不行的人换衣服。

     虽然没有吐出来,但是一身酒气的话这人肯定会受不了的吧?

     将人翻过来之后,六道骸解开纲吉的衬衫扣子,对方的胸膛立刻展现在他的面前,而上面还有着很多条已经变淡了的疤痕,甚至还有才结痂没多久的伤口。

     这都是因为多次的暗杀、战斗还有各种大大小小所能伤害到纲吉所留下来的各种伤口,就连离心脏位置最近的伤口也有四、五个。

     熟练的将人换好衣服之后,六道骸也打算给自己去洗个澡。只不过还没有站起来,他的衣角就被人抓住了,还带着一声喃喃:“骸……”

     “我在。”

     “对不起……”

     “……我知道。”

     “对不起……”

     “……”

     “对不起……”

     不要道歉了啊。

     六道骸附下身子紧紧的抱住纲吉。

     明明要道歉的从来不是你啊。

     从什么时候你的笑颜就变了呢?

     你以前的开怀大笑变成了现在的带着忧愁了呢?

     明明可以不用在我面前表现出这样的啊。

     你只需要幸福的开怀大笑就好了。




     我,一定要为你做些什么。







     “唔……”

     一只微凉的手搭在了自己的头上,还顺便揉了揉:“醒了?”

     “嗯……”

     纲吉发出微弱的声音表示自己醒了,但是还是想赖会床。六道骸看到这样有些孩子气的纲吉,揉他脑袋的力度也越来越轻了:“早安,昨天晚上还好没有醉得厉害,不然的话今天早上你会头疼的厉害。”

     “早安……啊,那我睡了多久?”听到六道骸那么一说,纲吉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赖床了比较好,他坐起来揉了揉脑袋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换了。

     不过昨天晚上居然醉酒了,果然是酒的度数太高了么?

     “现在连七点都不到,还可以再睡会的。”

     “啊啊?”听到六道骸的话,纲吉看向了旁边床头柜上的小闹钟:上面的时钟与分钟清楚的告诉纲吉现在才六点半,“不错啊,我这几天居然睡了那么久。”

     “你这么一说感觉我每天都能补觉真是幸福。”听到纲吉的话六道骸忍不住打趣道,“感谢阿尔可巴雷诺还有我的首领没有给我留一大堆的文件让我熬夜。”

     纲吉有点哭笑不得:“这个时候就不要用炫耀的口气说出让我羡慕的话啦。”

     即使想让我清醒过来也不要这样啦!

     有些气呼呼的起床去刷牙洗脸,然后继续今天早已安排好了的行程。在纲吉打开浴室的门打算舒舒服服的泡个热水澡的时候,六道骸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了:“纲吉,到时候跟我走吧。”

     “嗯哼?骸你在说什么,我是不可能离开……”

     “我知道,所以我才想带你去一定会令你幸福的地方。”

     纲吉停下了脚步,而回过头去他看到原本坐在床边的六道骸站起来走到了他的身边,如同邀请一般伸出他的手在纲吉的面前:“去一个一定会令你幸福的地方。”

     “令我……”

     幸福的地方?

     像是受到了蛊惑一般,纲吉忍不住将手伸了出去,触碰到的手都是微凉的,只有手心传来的温度告诉纲吉面前的这个人不是在做梦。

     “令你幸福的地方。”紧紧的抓住了纲吉的手,六道骸将人拉进了自己的怀抱里,“不会有你不想看到的死亡与伤害,不会有令你困扰的任何事物。”

     “……听起来真的很幸福呢。”纲吉露出了浅浅的笑容,六道骸感到自己的衬衫有些被什么东西沾湿了的样子,“像那种那么美好的地方,会有你、会很远么?”

     “当然会有我,因为那是只有我们两个所存在的、令你幸福的世界。”六道骸将人抱得更紧了,“虽然很遥远,但是你愿意陪我一起走下去么?”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

     纲吉突然这样说,他从骸的怀里抬起头,虽然脸上有着泪水但是表情却是如同十年前六道骸所看到、幸福的笑容:“我相信骸所说的话,因为骸会一直陪在我的身边,不是么?”

     “需要花上很长很长的时间,不要最后因为没有耐心就停下不走了哦。”

     “不会的,因为骸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



     即使路途再遥远,只要有你陪伴,一定会幸福的。

     一定。




—END—

—————————————————

    后记:

    

    这回,真的,写完了!!!

    撒花!!!!

    好吧其实我完全不知道我到底想写什么了,原本只是想打算写糖写温馨写日常的,没想到自己拖拖拉拉快两三个月这样……么……

    ……话说回来我拖拉了那么长时间么……

    其中昨天还是我自己突然玻璃心想退圈弃坑的日子(x),痛苦的人生……OTZ还好一直在窥屏的阿兰在让窝看开一半惹……_(:з」∠)_十分感谢呢!

    说跑题了……写这篇的时候(上)(中)包括这篇(下)感觉完全是三个故事三个画风!!!简直痛苦!!!!我就是想写个玻璃渣啊!!!!

    叫我自己挖坑挖得爽!!!填坑圆这些bug简直痛苦!!!!

    填坑圆bug就算了……但是我还限制了篇数给我自己圆bug!!!!!

    …………更加痛苦了……不过好歹也是写完了……结尾因为写不下去了所以有参考一位太太同人漫结尾……免得大家误会OTZ

    想说的也没啥了……但总觉得还有话没有说完呢……嘛嘛,那下一个坑再说吧哈哈。

    ……

    前提是我自己渡过了玻璃心期还有下一个坑OTZ。

    

    ——2016.07.10

    by敬珊。

评论(17)
热度(27)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