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all27】难忍(九)

    (九)

    

     不得不说自己还真是有魄力尤其是十年后的自己。纲吉揉着太阳穴送走了最后一个一直扒拉在自家门口的狱寺之后,把大门一关忍不住叹气。

     不是说好的只有云雀一个人知道么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过来了?!

     “你在苦恼些什么啊,看到他们不是很高兴么。”

     空的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蹲在门口的纲吉想也不想的说:“高兴是一回事,我只是在苦恼怎么才能让事情不发生而已。”

     “我还以为你会苦恼着如何解决一切呢。”

     “别说得我一无是处一样好么,话说回来。”纲吉漫不经心的问:“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事情。”

     “嗯,没错。”

     爽快的回答让纲吉沉思了一会,半天之后他站起来走回自己以前的房间:“是艾亚莉•卡莉么?”

     “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不想提起她呢。”

     听到空带着吃惊的口气,纲吉看起来倒没什么所谓的样子:“或许吧,另外我可能还得感谢她当年做的一切和之后送来的礼物。”

     五年前自己莫名其妙的被约出去,本以为只是一个小家族的普通交谈,没想到只是为了要彭格列帮忙掩盖他们所做的事情而已。为此那个家族首领还把他最宝贵的女儿送到了自己脚边,穿着凌乱的衣服还有带着泪痕的脸看着自己。

     哦不要问他那些醋王怎么样了,那天陪他来的是拉尔。

     每次一想到拉尔就总是能想起当年拉尔对自己训练时来的连环掌……纲吉下意识的摸了摸脸庞,总觉得拉尔当年给他留下的印象和Reborn有得一比。

     最后是怎么样的呢……

     当那份“礼物”送到自己面前的时候,除了震惊以外大概知道了那位家族首领宝贵的女儿干的好事。只不过他奇怪的是那位小姐到底是怎么样偷到了自己的精/液还顺便培养出了一个看起来像是出世没多久的孩子。

     “你看起来完全不紧张呢。”

     “要知道我在送走狱寺前给Reborn打的电话可不是白打的。”纲吉说,“他现在在意大利,真希望过去的我能好运的被他们找到。”

     “啊啊,或许吧。”空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漫不经心,“别忘了这可是八兆分之一的平行世界。”

     所以说,什么事情都会有可能发生的。

     “或许吧……”

     看着纲吉上楼的背影,空抓了抓自己的手。

     难忍。

     在十年前待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之后,Reborn也做完正事回来了。那天正好在自己的房间里悠闲的玩着过去的游戏碟,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纲吉想也不想就知道是谁了:“欢迎回来,Reborn。”

     熟练地转过身接过Reborn踹过来的一脚,纲吉顺势将还是婴儿装的Reborn抱在怀里:“不要一回来就对我拳打脚踢好吧?十年来我没有给你踢傻也真是奇迹。”

     ……看来心情很好呢。

     坐在床上的空内心点评,纲吉平常都不会像十四岁的时候那样吐槽,虽然说这样变得成熟多了但是只有在熟人面前才忍不住吐槽一下。

     “看来这十年你进步了不少。”

     十年前的Reborn开口点评,还是婴儿声音让纲吉有点不习惯:“啊啊,还好吧。”

     “火箭炮我已经让人拿去修了,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果然Reborn不管在十年前还是十年后一直很靠谱,“云雀说见到你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满满的不靠谱的气息。”

     “……什么比喻啊。”纲吉有点囧,“我哪里不靠谱了?”

     还是婴儿状的Reborn盯了他一会儿之后突然做了一个张口的动作,但是还是将原来的话换了:“谁在附近?”

     “没有谁在啊。”纲吉一听到Reborn这么说,心一紧。

     “他已经察觉到我了啊。”

     空的声音悠悠地响起,在纲吉以为Reborn没有听见的时候,Reborn开口了:“你是谁?”

     “啊啦,听得见我的声音却看不见我么?不愧是拥有七的三次方的阿尔可巴雷诺啊。”

     “……现在是夸奖的时候么?!”纲吉莫名其妙的给他们的气氛搞得有点混乱,按道理来说接下来不应该是严肃的拷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感觉拷问的方向不对了?!

     “不然呢?真不知道十年后的我是怎么对你的。”还是婴儿模样的Reborn说,纲吉感觉他从Reborn那张婴儿脸看出了一丝无奈。

     以及嘲讽。

     纲吉:“……你真想听么?”

     虽然感觉即使十年前的自己被获救,但总感觉未来走向还是会走到像他现在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

     “那么发生了什么事?”

     “……啊Reborn,即使是在十年前,有些事情不会轻易改变的。”纲吉突然开口说了这句话,“如果我现在在这呆了一个星期,然后消失了一年的话。”

     婴儿状的Reborn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么说明十年前的「我」被名为「被扭曲了的时间」的法则给约束着,而那个时候,这个平行世界的「我」已经走上了我现在同样的路。”

     “「被扭曲的时间」?!”

     “就是按道理火箭炮十年前后两人交换的五分钟里面,两个人分别存在这个时空的五分钟,我们可以称为「正常的时间」,也可以说是它的法则。”空突然开口解释,虽然解释得迷迷糊糊,但是Reborn还是听懂了,“而「被扭曲的时间」和平常「正常的时间」不同,在「被扭曲的时间」的法则下,十年前和十年后交换的人存在的时间虽然相同,但是不同的是其中被交换的人在回到自己的时空之前,整个人是处于消失状态的。”

     比如一个人在「被扭曲的时间」的情况下和十年后的自己交换,那么那个人在十年后的时间里呆了五分钟,而被交换的则是呆了一小时。

     十年后的人回去之后也就是一个小时的时间,那么十年前的人回去也要有个前提,那么就是他必须也是在一个小时之后。

     那么问题也回来了,十年前的人在回到过去的一个小时之前,去了哪里?

     没有人能找到那个人的存在,只有到了一定的时间才会回来。那么也就是等于……

     人在那个时间段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而消失的代价,也可以说是被交换的时间里,被交换的那个人的时间被迫加速或者放慢与未来的自己交换时间相等。

——————————————————

十年后的世界里:


     Ernesto踢飞了给他随手丢在地上的书本,然后烦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艾亚莉那个骗子!

     果然是想对父亲做些什么么?!

     父亲明明是自己的!!!

     ……如果得不到,就毁灭好了。

     这样想的Ernesto从被锁上的抽屉里拿出了他好不容易得到的礼物:一把黑色的枪。

     在拿起它的时候,Ernesto忍不住用手挠了挠袖子下的手臂,那是父亲留下来的液体,他偷偷摸摸的抹在了手臂上想有父亲的味道。

     可是现在却十分难受。

     或者说,他看不到父亲,思念以及一种说不清的感受蔓延了全身,就连被抓出痕迹的手臂也在诉说着他现在的感受。

     难以忍受。

     难忍。

     在他忍不住再次伸手去抓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

     Ernesto皱起眉头,虽然很难受但是让手机一直响个不停会让别人发现,他还是接了这个电话:“你好,请问哪位。”

     「Ernesto,是我。」

     拿开看了一眼之后确定了电话里的女声是他知道的人,也让Ernesto更加不好气:“哦是你啊,你是做好了被我杀死的准备了么?”

     「别这么说,我……」

     “我不想听到你的任何解释,艾亚莉小姐。”

     「……那么我换个问题吧。」电话里的声音有点苦涩,可惜现在的Ernesto体会不出来「你想得到你父亲么?」

     “……”

     Ernesto没有说话。

     但是他被艾亚莉的话挑动了。

     「我认识一个很厉害的人,那个人会实现你所有的愿望,当然也得付出同样的代价」艾亚莉在电话的另外一头轻轻地说,没有人能看见她正在用着一把小刀不断的刺向贴在墙壁上的照片:「我想你会愿意和那个人做交易的。」

     要知道,当初也实现了我的愿望啊。

    

    

    

    —TBC—

    

    

    

    有话:

     玛德再也不随便挖个大坑给自己了……快凌晨说好早睡结果在解释「被扭曲的时间」这玩意解释得我真的好想去睡觉算了……但是问题是解释完了之后整个人都是精神的!!!!

     …………好烦啊!!!

     来说明一下我干嘛要搞那么多废话(因为你挖了坑),那里也就是解释(六)那里云雀和Reborn对话里的“……不管他喜不喜欢,总之不能让悲剧与历史重倒。”想到巴吉尔前天找自己说的话,他说了一遍空说的话,Reborn那个时候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别忘了当初是十年后的他出现了之后,我们大家都以为这是十年火箭筒故障的缘故。可是他只待了一个星期,然后就失踪了一年。云雀,我没有办法当他是赌注,去赌这一切会不会发生。”」(七)那里十年前的云雀被互换到未来只待了五分钟而十年后的云雀却呆了一个小时的原因,以及(八)最后那里纲吉的话以及心理活动

     ………………玛德解释真是幸苦,心好累,看不懂的话评论下留言我再解释吧……

     由于我对同人里出现原创人物没有好感,所以自己在这里突然添加了「空」这个原创人物的设定要解释一下。

     毕竟《难忍》是《公馆》的前篇,「空」这个人将会在最后发挥作用,而也会在《公馆》里解释清楚。

     ……说白了就是玩大了必须要有个东西来擦屁股而已(x),而用来擦屁股的正好是我拿开炮灰用的原创人物(x)。


评论(5)
热度(8)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