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业渚】与恶魔共舞的蛇(四)

    (四)

    

     不过到最后儿子还是和父亲打了一架。

     被放置在涉及不到的墙角那的潮田渚用蓝色的眼睛看着他们,神情冷漠。

     像是不在乎这一切似的。

     再次躲过来自儿子的拳头,赤羽老爹看起来十分洋洋得意:“我说过了你再练多几百年就可以了。”

     “是么?”

     露出自己的小虎牙,赤羽业朝自家老爹嘿嘿一笑,笑得他老爹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还想着这小子会干些什么的时候,他就看到赤羽业一溜烟的离开战场,溜到了一个和赤羽业一样高的花瓶那边。

     “哦不儿子我错了放过它!!!”

     赤羽老爹简直要炸了,那个花瓶是他好不容易从魔王那个死抠门那赢回来了。要是碎了的话……

     不得给他嘲笑一辈子?!!

     赤羽业看到自家老爹快炸了的样子,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了。他一字一句的说:“我、拒、绝。”

     说完,用力一推花瓶。

    “噢噢噢不不不——”

     走廊里回荡着赤羽老爹惨叫的声音,坐在门外听着那俩父子的日常打闹,苍羽珀显得很淡定。

     都已经习惯了呢。

     不过意料之内的破碎声没有响起,苍羽珀竖起耳朵去聆听着里面发出的声音。

     哎……

     好像很安静的样子。

     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不过苍羽珀担心这两父子会打起来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而在房间里面的两父子一个目瞪口呆一个吃惊:

     应该被赤羽业打碎了的花瓶稳稳的停在半空中。

     准确来说应该是被人扶着了。

     “卧槽儿子你捡回来的儿媳妇是什么来头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啊……”

     赤羽老爹不知道上前还是不上前。

     上前的话可以拯救花瓶但也有可能会被儿媳妇打,不上前的话虽然不会被儿媳妇打但是花瓶会碎。

     想到这里赤羽老爹快泪奔了,身为一个恶魔居然还需要做选择题,真的是十分残忍!

     懒得看自家老爹那十分丰富的表情,赤羽业想也不想的走前上去握住了对方的手。

     “小渚?”

     喂喂那么自来熟儿子你的把妹技能居然get得不错。

     赤羽老爹面无表情的在心里吐槽。

     潮田渚抬头环绕了一圈之后,看到赤羽业默默的松开扶着花瓶的手直接倒入赤羽业的怀里。

     在赤羽业接住潮田渚的时候,赤羽老爹直接扑了上去给自家花瓶当人肉垫子。

     “嗷嗷嗷!”

     “别乱叫了。”赤羽业给自家老爹一个白眼。

     “别那么说嘛。”躺在地上的赤羽老爹挠了挠一头凌乱的头发,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赤羽业听到他老爹口气中带着一点严肃:“他好歹救了我的花瓶一命,不过你们两个怎么样我也不管啦。”

     赤羽业:“???”

     一头雾水。

     你在说什么啊煞笔老爹?

     “他叫什么?”

     “你猜啊。”

     赤羽老爹:“……”

     玛德我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儿子?

     “好吧不逗你了。”看够了自家老爹的表情,赤羽业绝对放过他:“他叫潮田渚。”

     “哦……”赤羽老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若有所思,“男孩子的名字呢。”

     赤羽业白了一眼自家老爹:“本来就是男孩子。”

     赤羽老爹:……

     “算了,我等会还有事情。”赤羽老爹揉了揉有些疼痛的脑袋,觉得赤羽业不愧是自己儿子,什么事和年轻时候的自己都能干出来:“我现在在魔王陛下有点事情,等我回来再和你说点事情。”

     “要不要顺便给他带点礼物啊?”抱着潮田渚,赤羽业忍不住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换来对方迷茫的眼神:“比如说破碎的花瓶。”

     拉开了柜子找衣服的赤羽老爹头也不回的告诉赤羽业答案:“门也没有。”

     “切。”

     “别傻了,等我回来再说。”给自己披上一件外套之后,赤羽方看着赤羽业说:“在我回来之前最好先不要离开这间房间,我会叫苍羽珀看住你的。”

     赤羽业听了之后笑了,他最讨厌别人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哪怕是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赤羽方:“你觉得可能么?”

     “不是可不可能的问题,只是有点小问题要处理而已。”

     揉了揉儿子的头发,赤羽方看着从小看着大的儿子,口气有点心酸:“我老婆丢了一条小命才换来了你,总不能看着我儿子也丢一条小命吧?”

     “……闭嘴你好烦。”

     被揉着头发的赤羽业半天之后才憋出这句话,被自家儿子嫌弃了的赤羽方无奈的收回手:“好好好,等你长大了就行了。”

     “拉倒吧我可是巴不得你别老是烦我。”

     赤羽业装作很嫌弃的样子,只不过他没有想过,最后他的话。

     一语成谶。

     听到儿子这么说,赤羽老爹捂着胸口做心痛的样子:“哦儿子你这样说老爹真的是好心痛。”

     赤羽业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下一秒一只小手拍了拍他的头。

     对上手的主人的眼睛,赤羽业感觉对方在说:请不要这样说。

     “……算了,听你的总行了吧。”

     像是泄气了一样,赤羽业抱着潮田渚往后退了一步:“快点去,我还要带着他出去玩。”

     看到儿子那么乖的样子,赤羽方差点把“你是不是吃错药了”这句话说出来,但是好好的想了想之后,赤羽方只是拍了拍他的头,然后走了。

     不管儿子怎么样,都是自己的儿子。

     无论如何,都要护他长大、强大得能护住自己。

     离开了房间之后,赤羽方关好门之后默默的在门口设下结界。

     旁边的苍羽珀看到之后,忍不住问赤羽方:“老爷,这是?”

     “他抱回来的那个孩子可能是珍宝,既然捡到了珍宝就肯定会有人来夺取珍宝。”赤羽方这样说,面对赤羽业平时嘻嘻哈哈的表情已经不复存在,他换上了冷漠的面具:“在此期间若有人来找赤羽少爷,一律不见。若有人强攻进来……”

     苍羽珀听到赤羽家主在说。

     “先斩后奏,责任全推到我身上。”

     “是。”

     苍羽珀用左手捂着了右边,那是他们心脏的所在处。

     他忠于这个王。

    

    —TBC—

    

    作者有话:

    哦凑我真是不让小渚上场呢……另外赤羽老爹的名字我是乱取的毕竟官方没有放出嘛……也包括恶魔的心脏这个设定,我是找了半天百度之后压根找不到只好这样设定了。






(三)←走上一话。

集合点←找全集

评论
热度(22)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