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暗黑夹心】Thinks to you in this world(九)

(九)

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情纲吉是不清楚的,反正他带着草壁来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就给草壁本人拦了下来:“沢田同学,请在这留步吧。”

“哎???为什么?”纲吉不解的问:“骸和恭弥他们还在里面,而且要是这两个人打了起来……”

……肯定是会伤及无辜的。

比如说曾经试过的自己QAQ。

草壁沉默了一会,虽然说让纲吉进去也不是没问题,可是问题是进去的话死的貌似是自己吧?!

……为了委员长未来的性福着想更加不能让对方进去了(云雀:……)!

想到这里草壁更加坚定的拒绝了,只不过他换了一个方式:“那可以的话可以帮委员长准备一下午餐么?”

纲吉:“哎?”

为什么?!

看到纲吉不懂的样子,草壁慢慢地和他解释:“今天委员长不是追着六道骸到黑曜打架了么?”

“噢……”

纲吉点点头,话说有这回事么……

“他们是带着便当去打架的。”想到这里草壁也有些心痛。奈奈妈妈的手艺特别好,他还是有次去找云雀的时候给奈奈看到之后邀请到屋里喝茶顺便吃吃点心来等云雀。
虽然说事后都会给云雀瞪了一眼。

“……啊?”

纲吉有些懵了,为什么这两人要带着便当去打架?!

是因为闲得无聊没事干么?!

“然后我看到委员长回来的时候,就如你看到的一样,手中没有便当。”

听完之后纲吉扶额:“我知道了……怎么一个两个都不省心的啊?”

草壁不知道用什么眼神来看纲吉比较好,他还不知道委员长他们打架是因为最近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流言蜚语么?

然后我们可爱的纲吉小天使给流言蜚语里贬成了插足的小三。

想想草壁都替纲吉生气,明明纲吉怎么看都不像,分明就是会被小三带到床上干的那一个好不好?!

——……草壁同学你在说什么原来你对纲吉抱有这样的想法信不信我告诉云雀和六道骸啦?

——……旁白君请你好好的当你的旁白明明是你抱有这种想法就不要顺便抹黑到我身上。

“好的,我明白啦……”大致知道了这两人打架丢失了便当之后,纲吉的表情有些深沉:“话说家里已经没有便当盒了要不要给他们准备个碗来学校吃?”

草壁在旁边好心的劝说:“这样的话我想委员长会真的抽你的。”

纲吉:“……”

我只是开玩笑而已请不要当真QAQ……

“那我去给他们买面包好了。”纲吉完全无视了草壁即将想要说出的话,“不过快上课了这样真的好么?”

“没关系,”草壁默默地替这节课的老师做主了,“今天这节课的老师请假了,所以改上自习课。”

“哦……好的。”

纲吉点点头,然后慢慢的走下去买面包了。看到纲吉离开之后,草壁立刻拿出手机吩咐:“先找救护车,记得找委员长夫人这节课的老师说改上自习。另外拖住委员长夫人别那么快上来,不许动手动脚。”

说完之后,草壁打开了课室的门,方便等会救护人员进来。

等纲吉回来之后,也就是十五分钟之后的事情了,再把面包什么的给了草壁之后纲吉急忙进入课室。然后进入之后他发现课室少了好多人,包括库洛姆。不过草壁刚刚和他说了六道骸带走了库洛姆。

至于原本就进来的两人貌似已经回去了。

没有多想的纲吉眨眨眼,然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直到中午放课的时间到了,小春她们突然走了过来:“阿纲先生!”

“怎么啦小春?”

看到小春一副想说什么却不好意思说些什么的样子,纲吉有点奇怪。

发生了什么事了?

只见小春扑到纲吉面前,然后大声地说:“我相信阿纲先生是好人!”

一头雾水的纲吉:???

我做了什么……

直到很久以后纲吉突然想起这件事情去问那两个人,结果一个只是摸了摸他的头另外一个问他“是不是不够卖力再来一次”这种纲吉听了想给人再来一拳的冲动。

就不能好好的说话么?!

不过现在纲吉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听了只是去了天台照样和云雀他们一起用餐,下午和六道骸等云雀一起回家。

然后等他进了家门在玄关换鞋的时候,才发现了鞋柜那多了两双明显不属于家里人的男式鞋子。

“……”

这几天有客人么?

纲吉还在思考的时候,他就听到了妈妈的声音以及突然跑过来的脚步声:

“啊啦,纲君回来了么?”

还没来得及回头,纲吉就突然被人腾空抱起来了。

“哇啊————!!!”

在家里喝茶的云雀。

拿着菜谱思考晚上吃什么的六道骸。

两个神同步的跑向了沢田家。

“纲吉——!”

两个人同时挤进了还没关上的大门,虽然为了挤进去云雀还踹了六道骸一脚。然后他们看到了一个大男人正在抱着纲吉举高高,不对,应该是丢高高才对。

“救、救命啊!!!”
再次被男人高高兴兴地抛高的时候,纲吉没有抓稳自己的背包摔在了地上。云雀不知何时抽出了双拐趁着男人伸手去接纲吉的时候攻去,在后面的六道骸跟前一步张开双手接住纲吉,顺便将一直拿着的胡椒粉瓶子丢到了他脚下。

不要问他哪来的胡椒粉瓶子,这是他刚刚做饭的时候随手拿的。

曾经打得你死我活的两个死对头就在这个时候配合得天衣无缝。

在云雀的浮萍拐狠狠得砸向不小心踩到胡椒粉瓶子而打滑的男人柔软的腹部的时候,六道骸也接住了纲吉。

当然接住纲吉的代价是他也往前扑了一跤。

开玩笑他又不是什么巨力肌肉男而且两只手虽然能抱起纲吉可问题是他接不住从天而降的纲吉好么?

“呜……骸?”

被熟悉的气息包围住,纲吉微微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六道骸蓝色的头发在自己的面前。随后一声巨大的碰撞声和惨叫声在走廊的尽头响起。

“咦……怎么……等等!”

听到惨叫声响起的时候纲吉猛的回头,他看到云雀站在他的前面拿着双拐,因为在家里的缘故他那件老式校服外套没有披在肩膀上。
然而原本站在云雀那个位置的男人不见了。

“爸爸!”

瞬间给纲吉那一声“爸爸”懵逼到了的两人:“……”

刚刚……

“啊呀,老公怎么了?”

听到玄关那的声音,奈奈从餐厅走出来探出个头:“哎?老公不是在和纲君抱抱么,怎么就到走廊尽头睡觉了?骸君和恭弥君也来了啊,要一起吃饭么?”

云雀和六道骸:“……”

“快放开我啦!”看到六道骸还抱着自己,想去看自己父亲怎么样的纲吉赶紧挣扎。

“纲吉……”

云雀的声音从前面飘过来。

“嗯哼?”

“他是你……”

“……对。”跑过去查看自家老爸有没有事的纲吉沉默了一会儿承认了,“他就是在外面工作老是不回家的我的爸爸。”

云雀低头与六道骸对视。

完了。

一个揍了岳父一个还让岳父摔跤了。

这回怎么挽回印象分?

—TBC—

哈哈哈哈我终于记得更新了太开心了哈哈哈哈哈!!!!!!
终于找到灵感了|・ω・`)

评论(3)
热度(13)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