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骸纲】我们还会在下一次下雪的时候见面么(二)

    (二)

   
    推开用来挡住风雪的大门,男孩踏入了木门里面,然后随手关好:“库洛姆、犬、千种,我回来了。”

    “骸大人……”

    抱着一只左边没有眼睛的猫头鹰玩偶,紫色头发的女孩子坐在靠近火炉的地方。见到男孩回来,她想立刻起身走到男孩的身边,但是男孩比她快一步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库洛姆,感觉身体好点了么?眼睛还疼不疼?”男孩摸了摸女孩的头,他看见女孩的左眼那缠着一层纱布。可是纱布已经太久没有换了,想必已经脏到不行了。

    “还好。”

    库洛姆是个听话的好女孩,她摇摇头表示眼睛不怎么疼了。

    见到库洛姆一副没事的样子,男孩才注意到平常这里还少了两个人:“犬和千种呢?”

    “他们出去了,说是家里的柴火不够,要去捡一点点。”库洛姆软软的说。她看到男孩进来的时候身上披了一身的雪,想必外面的风雪一定很大。

    她有些担心。

    “不用担心他们,他们对这里已经很熟悉了。”脱下外套抖了抖衣服上的雪,男孩将它挂在墙上。

    嘴上那么说,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外面风雪那么大,他们真的可以放心?

    接过库洛姆递给的水杯,男孩还没喝到几口,关好的木门传来了激烈的敲门声:“请问有人么?可以开开门么?!”

    库洛姆的身体一抖,过去不好的记忆让她害怕事情还会再次发生。这个时候男孩拍了拍她的头,然后指着衣柜让她藏进去。

    “可是……”

    “别担心我,库洛姆。”

    “我……”

    “你忘了么?”男孩拉开木桌的抽屉,拿出一把闪闪发光的小刀藏在背后:“那次我们吃上了肉,虽然最后还是馊点了。”

    “……是,请小心。”

    看着库洛姆钻进去了之后,男孩帮她关好衣柜的门,然后去开门。

    他倒要是看看,是谁要给他们冬天送出吃的来了。

    “啊……”门外的人实在等不下去啦,在考虑着要不要踹开门直接进入呢……

    可是坏了的话修来修去真的是很麻烦,可是这两个人又不能一直挨冻……

    想到这里,那人坚定了踹开门的想法,虽然很心疼木门。然后再他准备踹门的时候,终于有人从里面开门了:“请问……有什么事……”

    说到一半,门内的人暂停了他还没说完的话。

    下一秒,躲在衣柜里的库洛姆听到了一句异口同声的“是你?!”

    眨了眨眼,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问对方,然后双双沉默。还好纲吉想起自己手上还拉着两个人,他直接进来了:“先让我进来,这两个人再挨冻可是真的会死的。”

    男孩直接放他进来了,没有别的原因,因为纲吉手上拉着的两个人是他的同伴。

    “那么大雪居然还敢出来……真是的突然就下那么大的雪……”纲吉念念有词,还不忘随手拿起放在水壶旁边的毛巾往上面倒上滚烫的热水。

    “喂你!”

    男孩赶紧阻止他,那可是刚刚烧开的滚烫的热水,是会被烫伤的。

    “怎么了?”纲吉疑惑地看向男孩,为什么他的表情那么紧张的?

    “……没事。”

    看到纲吉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他沉默了。

    不烫么?

    “想不到我们居然还有第二次见面的机会呢,真是开心。”纲吉一边用热毛巾擦洗拖拉进来的那两人,一边头也不回地说,“还没有请教你的名字呢,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柜子里的小女孩出来帮我忙么?我一个人可是什么都做不好……”

    话音刚落,他的手臂不小心扫到热水壶,热水倒在了地上。

    纲吉:“……”

    啊,又发生这种事情了……

    不过这次是热水而且还是人类,应该……不怕烫……

    吧?

    这样想的纲吉、表情不好的男孩、以及刚刚从柜子里爬出来的库洛姆,他们同时看到了。

    被烫醒过来哇哇跳的人。

    纲吉:“……”

    我的锅。

    还没有来得及说些什么的纲吉,就给男孩快速的提起来并且丢了出去。

    在关上大门之前纲吉还听到了满是怒火的“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貌似我又办坏事了呢。”

    纲吉看向阴沉沉的天空,用手接过漂亮的雪花,然后在他的掌心之中融化。

    “他叫骸么?”纲吉歪过头自言自语,“六道……骸?听起来真是奇怪呢。不过还是得谢谢你们告诉我这个消息。”

    说完,纲吉慢吞吞的绕到了木屋的侧面,然后安安静静的爬到了屋顶。完全没有刚刚的那么笨手笨脚。

    告诉他六道骸名字的是将雪花吹落到他手中的风,风中有着小小的、可爱的精灵。每次一来到这里的时候,好友来不及告诉他最新的消息的时候,都是这群可爱的精灵们告诉他的。

    “不知道那人怎么样了,有没有事。”纲吉有点苦恼,刚刚又办坏事了真是十分抱歉,“话说回来,我的房子给他们霸占了我去哪里比较好……”

    夜晚的雪越下越大,直到第二天的早晨雪才停了下来。

    库洛姆拿着小小的桶打开木门,她要出去装点干净的雪来煮融了当水喝。只不过她出门还没有走几步,就被人撞到在地。

    “哎呀……你没事吧?!”

    库洛姆摇摇头,抬眼才看清楚这个人貌似是昨天差点让犬烫伤的人:“是你?”

    “……嗯是我。”纲吉艰难地说,库洛姆口气中的小小厌恶让他有点伤心,“你的同伴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库洛姆摇摇头,犬并没有事。要是有事的话骸大人肯定把他做成了一顿又一顿的肉了。不过……

    “是吗真的是太好了。”

    “那个,不冷么?”

    库洛姆突然出声让还在幸庆自己没有弄伤到人的纲吉一蒙,然后摇摇头:“不冷啊,倒是你,你不冷么?”

    库洛姆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她:“库洛姆,你在做什么?”

    “啊哦,被大家长发现了呢。”纲吉笑了笑之后就直接绕过了房子离开,“我这次不会做什么的啦,真的。”

    六道骸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唔,今天晚上有暴风雪呢,记得离开这间屋子。”纲吉很好心的提醒,“它快塌了呢。”

    “是么?那么也不关你的事情。”

    面对六道骸冷冷地语气,纲吉想自己果然还是不会和这类人相处。

    “唔……那祝你们好运。”

    说完纲吉踩着雪地深一步浅一步的走了,然后时不时还从雪地里挖出小动物出来。

    六道骸还没有把门关上,他就听到纲吉的声音:“哇啊!为什么这里会有麻雀啊?!!”

    比如:“噫咿咿?!!好大一个坑!!!”

    再比如:“嗷!!!”

    库洛姆默默地看向六道骸。

    “呼……”再次从雪坑里爬出来的纲吉简直一脸绝望,到底是谁挖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坑?!

    库洛姆再次默默地看向六道骸。

    她知道那是犬和千种挖的。

    “……算了,你想去哪?”六道骸还是觉得自己很好心,“森林人的深处我是不会带你去的。”

    “没关系啦,要是你同意的话真的是太好了。”纲吉毫不犹豫地说,生怕六道骸下一秒就反悔了,“可以的话你能带上我不小心烫伤的那个孩子么?我的朋友有办法治好他的烫伤。”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就凭现在开始下雪了。”

    话音刚落,天空就开始飘雪。

    六道骸没有说话,纲吉也没有说话,他只是在默默地走神。

    除了下雪,他没有见过其他景象。

    都是白茫茫一片。

    见六道骸没有说话,纲吉下意识把他当做拒绝了自己的话。他默默地爬起来之后,库洛姆走到了他的面前。

    “嗯?”

    “库洛姆你拉着走。”

    六道骸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纲吉回头看到他背着被烫伤的犬和旁边的戴着破烂针织帽的小男孩:“敢骗我的话,我会把你吃了的。”

    “……好。”

    纲吉忍不住笑了。

    如果你真的能把我吃了,那么我一定会很期待。

    因为只有这样……

    我才能……

    ……

   

    —TBC—


写得十分走心,嗯,都是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简单来说,我终于记得更新了么……
好想吃虾饺QAQ

评论
热度(5)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