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死而活

【骸纲】我们还会在下一次下雪的时候见面么(一)

(一)

    

    将盒子里的钱币都拿出了,深蓝色头发的男孩将钱币塞进怀里,然后没有将盒子放回到原地,而是把它藏在了袖子里。之后他推开房间里另外一扇纸门,走进了另外一个房间里。

    连续好几次这样做,还险些给屋子里的大人们发现,但是小孩的表情没有一点惊慌。打开最后一扇门,入眼的是一个鼓起来的被窝,旁边还放着一把扇子。

    丝毫不在乎鼓起来被窝里的人到底有没有睡着,男孩只是看了一样只会打开柜子,将一直藏在袖子里的盒子放进了柜子里。在把柜子关上之前,男孩想到了不知道什么东西。他将怀里的钱币拿出了一部分,然后分别将他们摆放成随手塞进去的样子。在做好这些事情之后,他就安安静静的跪坐在鼓起的被窝旁边,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在男孩看着被纸门挡在外面的光芒渐渐的暗下来,他也听见了越来越近的、急急忙忙的脚步声:

    “少爷!”

    男孩没有动,而被窝里的人也没有反应。

    没有向以往那样顺便朝安安静静的的男孩踢上几脚,来的人也就是看起来十分壮的人直挺挺的跑向被窝那人:“少爷!少爷!!快起来!!大事不好了!!!”

    “啊……都说了不要吵我睡觉啊你们这群混蛋……”

    被窝传来被打扰了好梦十分暴躁的声音,跪在地上的人声音也不像平常男孩听到的那样威风。他听到那人还没说完的话给人打断。

    不,应该是给另外一个来硬生生的一脚踢飞之后的惨叫声。

    “喂,我说你还睡啊。”

    踢飞那人毫不在乎的蹲下身子,顺便把一直拿在手中的竹刀戳了戳被窝里的人:“听说你老爹要来抓你拷问了,真是倒霉啊你。”

    见到还是卷在被窝里的人没有任何的反应,男人只好一把将人带被子的卷起,顺便把手中拿着的竹刀丢给了旁边的男孩:“喂小鬼,这可是我母亲送给我的第一个礼物,你要是弄丢了我可是绝对饶不了你的。”

    慌乱的接过男人丢过来的竹刀之后,男孩低下头唯唯诺诺。

    男人满意的扛着被子走了,男孩站起来跟在他的后面。所以男人也就没有看到,来自男孩眼里满满的嘲讽。

    接下来的事情男孩都能预料到,或者说是计划好了。

    他看着被伺候的少爷给带去审问,然后搜查房间,最后惩罚。一开始那位少爷否认钱是自己偷的,然后柜子里的钱被人找出来的时候,那人的表情是惊恐的。

    而一直跪坐在不远处的男孩看着那位少爷被惩罚,虽然说是面无表情,但是眼里一闪而过的快感没有人发觉。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所以的事情都开始渐渐的开始沉默起来,像是安睡了的样子。拒绝了府上一位好心的小姑娘的提议,穿好衣服的男孩从后门慢慢的走出去。

    刚刚开始走的时候天空只是阴沉沉的,渐渐的,天空开始飘起了小雪。

    “终于下雪了啊。”

    看着飘落下来的雪花,男孩只是说出了这句话,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向森林里。

    要不是这几天都不用伺候那个死胖子,他也不用在要下雪的晚上急急忙忙的赶回去森林里的小屋。要知道森林里的小屋有他的妹妹,还有两个小跟班在等着他。

    刚刚开始飘雪的时候,男孩还是毫不在意,渐渐的风雪开始变大,男孩走得越来越慢。

    “该死的……”用手挡住迎面而来的风雪,男孩深一步浅一步的往前走:“头一次觉得那么远……该死的下雪。”

    抱怨完,迎面而来的大风立刻将瘦弱的他吹翻,在薄薄的雪地上翻了几个跟斗。

    捂着被撞倒的脑袋,男孩更加讨厌下雪的时候了。

    还没来得及再一次抱怨,再来一阵大风即将要迎面而来。男孩捂着头倒在地上,准备着下一次被吹翻。

    结果等了好一会儿,大风的呜呜声倒是有,可是没有向刚刚那么大风吹向自己。

    “你没事吧?”

    一个着急好听的声音从头顶响起,男孩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一个只穿着单薄衣服、看起来比自己更加瘦弱的男孩站在他的面前。

    虽然说挡在了自己的面前,但是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也会被风吹走了的样子。

    面前的男孩伸出一只手想拉自己起来,谁知道下一秒的大风真的把他刮走了。还好自己及时的拉住了对方。

    “……哎?!”

    被抓住之后对方的表情还是有些茫然,直到这阵风结束、跌落到雪地上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哇哇哇要被风刮走了!”

    “……”

    “啊,已经结束了啊……”

    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风已经过去了,男孩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嘻嘻……谢谢你救了我。”

    面对这样的回答而救人一方则是这样回答的:“不客气,如果要报答的话请给钱。”

    “……我叫沢田纲吉,你叫什么?”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样子,沢田纲吉跳过对方的话之后问。

    “……”皱着眉头想了想,男孩转身离开了。

    “哎?!”

    看着男孩离开,坐在地上的纲吉只好自己爬起来。光着脚的他站在雪地上,茫然的看着周围:“话说回来,这是哪里啊……”

    他其实不认路啊!

    不过要不要跟上那个男孩呢……看样子好像很讨厌自己的样子。

    歪着头苦恼的想了半天,等纲吉回过神的时候发现男孩已经不见了:“哎?!真的不见了!啊啊啊!这下子该怎么办啊?!”

    看着阴沉沉的天空飘落下的雪花,纲吉忍不住伸出手去接住它。他曾听他的好友狱寺隼人说过,冬天下雪时落下的千万片雪花是不会重复的,它们不会是一模一样的。

    “啊啦……真希望暴风雪过去之后会放晴呢……”站在暴风雪中的纲吉喃喃道。大风吹动着他的衣角,而人却没有像刚刚那样被吹飞。“不过还是得谢谢刚刚那个男孩才行,话说回来,他连名字都没有留下。虽然说发型真的令人印象深刻……”

    不知道在这次冬天结束之前、在下一次下雪的时候,自己还能不能见到那个拉住了他的男孩。虽然说那人貌似说话有点犀利,但是还是好心的拉了自己一把。

    或许再也没有机会见那个男孩了吧。

    纲吉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然后深一步浅一步的走向森林的深处。

    每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他唯一的落脚点只有森林里那间友人为他准备的房子。

    然后他没想到的是,他与那个男孩会有第二次见面的机会。

    —TBC—

    

事后话:

啊啊啊我真的再开坑了………………

绝望脸.jpg

没事反正坑变多了也不错!【ni

这次懒得写提前要提是因为我个人懒而已_(:зゝ∠)_……反正小纲吉还是很可爱的不是么【ni

噢噢说明一下这篇是骸纲文但问题是我每次都会带点微all27的元素上去……_(:зゝ∠)_这样打上all27的TAG求不嫌弃。

评论(9)
热度(12)
© 咸鸽王敬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