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G27/all27】两边选择(一)

    【G27/all27】两边选择

    

    注意事项:

    这是站在all27向的G27向故事。

    Giotto→纲吉,众人→纲吉。

    镜子的正面→现实情况,镜子的反面→指环里的情况。

    另外永远不要希望作者会取名字……(绝望脸.jpg)

    

    

    

    

    ——

    (一)

    

    A:镜子的正面

    

    门外顾问的办公房间在不久之前给装过。

    在首领十分痛心的眼神中,门外顾问boss指挥着装修工人给他自己安装了一个浴缸,顺便再弄了台防水的液晶显示器。

    而现在门外顾问大boss——Reborn将最后一个文件夹用钢笔签上自己的名字之后随手一丢,然后懒洋洋的瘫在椅子上。

    要不是蠢纲必须出席宴会,自己才不会好心的替他改文件呢。

    嗯哼,得让蠢纲好好的报答自己才行。

    这样想的Reborn起身一边走向浴室,一边将系在脖子上的领带解开。在哗哗的水声响起的时候,他没有听到急促的一阵又一阵的电话铃声。

    那是噩梦的开始。

    

    

    B:镜子的反面

    

    当纲吉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眼的是湛蓝的天空和一头金发,看起来十分眼熟。

    在回想着在哪见过这眼熟的金发的时候,金发的主人倒是自动的转过头看向了他:“你醒了,十世。”

    “你是……”纲吉眯着眼睛看向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眼熟的黑色披风,与自己长得十分相似的面庞还有不同发色的发型……

    想了想之后脑袋终于缓过来的纲吉吃惊的出声:“一世?!”

    “嗯,是我。”

    Giotto伸手揉了揉纲吉的刺猬头,让纲吉感觉更加目瞪口呆了:“怎么回事,我怎么看到一世了……”

    不对,有什么东西不对,尤其是从自己一开口的时候。

    纲吉看向了自己的手掌,他看见自己的手掌没有成年人大。纲吉挣扎着坐起来,他用手撑着地板,然后看到坐起来的自己还不够坐着的Giotto高。

    他从Giotto金红色的眼瞳里看到自己的倒影,小小个的自己如同当年十四岁的自己一样。

    纲吉不淡定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难怪刚刚一开口的时候声音感觉怪怪的,怎么变回了十四岁的自己了?

    明明已经二十四了为什么返老还童了?

    见到纲吉的变脸,Giotto开口解释:“这是指环内部。”

    “……指环内部?”纲吉疑惑的问:“这……是什么意思?”

    “你忘了当年我说话的话了么?”

    “……怎么会忘记呢。”纲吉无奈的笑着说,下一秒他和Giotto异口同声的说:

    “「铭刻于指环上我们的时光」。”

    说完,纲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感觉轻松很多了。

    看到纲吉放松了的样子,Giotto换了一个方向面对着纲吉:“所以你在指环里的模样是当年见证你继承时的样子。”

    “原来这样啊,虽然说是十年前模样,不管怎么样都是自己。”纲吉看着自己变小了的手苦笑:“但是还是有些不习惯,感觉还是长大后的自己身形比较方便。”

    “当然可以啊,十世。”Giotto打了一个响指,然后纲吉看到自己的身形渐渐变成二十四岁的模样,他听到Giotto说:“只是我个人比较喜欢你当时的样子。”

    纲吉:“……我是不是应该庆幸当年一世你没有见过我小时候的样子?”

    九代爷爷每次见到自己总会念叨着自己小时候是多么可爱。

    “唔……好提议。”

    眼见Giotto即将要实践一样,纲吉放弃挣扎的闭上眼睛。

    他不指望Giotto没有恶趣味。

    九代爷爷都有喜欢逗自己和XANXUS大哥,初代肯定也会有。

    结果等了一会儿,纲吉硬是没有察觉到什么变化的感觉。他偷偷睁开眼,看到了Giotto嘴角带着笑意看着他说:“十世,你果然很可爱。”

    “……哎哎?”纲吉懵了一下,看到自己毫无变化,下一秒就明白Giotto其实在开他玩笑:“请不要这样好吧。”

    “谁让你那么可爱?”Giotto站起来,顺便拉了一下纲吉:“要不要与历代首领见面?我可爱的后代。”

    “你都说了我是你可爱的后代,那么这是在说你也可爱么?一世。”拉住了Giotto的手,纲吉坏心眼的回答。

    Giotto一懵,他没有想到纲吉会这样回答:“嗯,或许吧。”

    纲吉:“……”

    他发现初代首领貌似有点不要脸。

    “对了十世。”

    “怎么了?”

    “你可以直呼我的名字。”Giotto扭过头看他,“我很喜欢你。”

    纲吉眨眨眼,Giotto的后半句话纲吉把它当成了是长辈对后辈的喜欢:“唔……那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对了Giotto。”

    “怎么了?”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请你直呼我的名字么?”

    才注意到拉着自己的手一直没有松开,在纲吉以为自己对对方有些不礼貌准备道歉的时候,前方悠悠的传来一声“好”。

    哎?

    “纲吉。”

    “……嗯。”

    纲吉浅浅的笑着应了Giotto,指环里特有的好天气让纲吉的心情很好。

    在回头的时候正好路过一个花园里的大树下,Giotto看到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零零碎碎的撒在纲吉身上。

    还有他的笑容上。

    用「天使」这个词语来形容黑手党教父明显不合适,但是对于面前这个穿着白衬衫一脸温柔与笑意的人来说,却是最合适的。

    Giotto抓紧了纲吉的手。

    

    

    A:镜子的正面

    

    一脚踹开自己的房门,彭格列暗杀部队作战队长斯库瓦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还顺便带了一身的血味和红酒。

    不要问他为什么会有红酒的味道,都是那个混蛋boss突然想吃牛排发现没有之后用红酒砸他的。

    当斯库瓦罗脱下沾上了血迹和红酒的衣服时,给他不知道丢在哪里的手机突然响起。

    “啊——该死的我把手机丢哪里了?!!哪个混蛋居然现在打电话给我啊?!!!”斯库瓦罗抓了抓头发,烦躁的开始找起手机。

    一般来说他是没有那么好耐心的,但是万一是某个小鬼的话……

    ……单纵就是干。

    在斯库瓦罗好不容易找到手机的时候,他已经表示自己没有耐心了。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他一定要把打电话的人给切成肉块去喂鱼!

    在他刚刚接通电话的时候,陪着他一声“喂!!!!”的同时还有一声十分熟悉几乎每天都有可能会听到的爆炸声响起。

    没有来得及朝XANXUS大声吼叫,斯库瓦罗就听到手机里的声音说了一句话。

    他听到「首领」和「九代目」。

    以及「受重伤」和「抢救中」。

    

    

    B:镜子的反面

    

    被Giotto拉着走的纲吉走着走着,突然觉得头晕目眩的。一个没注意,他的脚踢到了石头之后却往地上摔倒。

    “纲吉?!”

    眼疾手快的Giotto一把接住了纲吉免得他整个人都摔倒在地上。看到脸色突然变得苍白的纲吉,他担忧的开口:“怎么了?”

    “我……我没事。”揉了揉太阳穴,纲吉觉得不舒服之余还有点奇怪。

    自己的体质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差了?居然走两步就会晕倒,要知道十四岁的时候还能扛得住Reborn的各种斯巴达特训呢。

    “如果有事一定要说出来,十世。”不知何时,他们所在的树的旁边出现了以为穿着酒红色西装的女性,她的脸上有着浅红色的鸢尾花刺绘。

    “你是……”纲吉眯了眯眼睛去打量她,历代彭格列首领有着专门的画像挂在走廊。

    作为女性黑手党首领,彭格列也有一个,那就是……

    “我是彭格列八世首领,Daniela。”宣告完自己的身份,女人走过来用湛蓝的眼睛看着他:“你没事吧?十世。”

    纲吉摇摇头:“不知道,我想应该没什么事吧。”

    Daniela看着他,湛蓝的眼睛里带着藏不住的担忧。她像是顾忌什么一样看了Giotto一眼,Giotto轻微的摇摇头之后她开口:“要参加我们的下午茶时光么?”

    “下午茶?”

    纲吉听了眨眨眼。

    他不知道寄住在大空戒指里的灵魂居然还能喝下午茶。

    “对啊,老是面对着这群无聊的大男人真的是没话说。”Daniela将纲吉拉起来之后走向不远处的湖边,边走边抱怨:“你是不知道每次面对他们我到底有多尴尬,就我一个是彭格列女性首领,一群大男人居然还当着我的面肆无忌惮的讨论着该如何欺负后辈。”

    被Daniela拉着走的纲吉有点哭笑不得。

    先不说突然的母爱泛滥,但是我也是你口中的“一群大男人”之一啊。

    “对了十世,你可以叫我Daniela姐姐么?”

    “哎?”听了Daniela的话,纲吉有些吃惊:“为……为什么?”

    “因为……”

    “因为她喜欢新来的叫她姐姐,感觉自己能年轻许多。”

    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Daniela的解释,纲吉看向草丛方向,一个拿着装着饼干的小盘子、发型十分诡异的男人从草丛中走了出来:“你喜欢红茶还是茉莉花茶?十世。”

    “额……红茶吧。”纲吉看着那人将盘子放在了桌子上之后,又不知道从哪变出一个茶壶和许多杯子,然后开始摆放起来。

    “他叫Terzo,是三世首领。”Daniela凑到纲吉耳边说:“别看他好像很凶、发型很诡异,其实他人很好很喜欢比自己小的人。”

    “喂喂,Daniela。”Terzo将茶杯摆放好之后转过身看向他们,“我都听到了。”

    Daniela朝他吐了吐舌头,然后扭头向Giotto喊到:“Giotto,把十世变成我们最初见到他的样子吧!”

    纲吉震惊道:“为什么?!”

    怎么突然扯到我身上了?!

    Daniela向他解释道:“你不觉得你那样子小小的,很可爱么?”

    纲吉:“……”

    我可以拒绝么?

    还没来得及反驳,他就听到Giotto开口说:“嗯……好提议,这样可以抱在怀里了。”

    纲吉:“……”

    这个才是重点么?!

    你们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啊?!!

    在纲吉一副委屈了样子下,Giotto打了一个响指。然后纲吉看到自己的身形在缩小,变回成十四岁时的模样。

    在纲吉哀声叹气被Daniela抱在怀里揉捏的时候,Giotto看向了Terzo。

    Terzo摇摇头。

    情况有些不乐观呢。

    

    —TBC—








玛德智障,朕困成dog的同时手腕疼到爆

还以为一章能搞定没想到拖到成这样了

很快写完,欢迎入坑

另外谁知道手腕,也就是大拇指那边方向的手腕位置疼到爆是怎么回事么

评论(3)
热度(19)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