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骸纲】+2 (上)

    (上)

    

    “库洛姆,这是我拜托妈妈做的晚餐。”

    一个褐色头发的男孩拿着一个大大的食盒交到一个紫色头发的女孩子手上:“因为做了骸他们的份,所以有点多呢……你们一定要按时吃饭不要再吃什么零食来当正餐了知道么?”

    紫色头发的女孩子接过大大的食盒,男孩怕女孩接不住一直拿着,直到她拿稳了之后才松手。

    而在接过的期间他絮絮叨叨关心的话没有停断下来。

    “那个,boss……”库洛姆在面前的男孩稍微停顿的时候开口:“真的不需要麻烦了。”

    “啊啊,真的不麻烦了啦,库洛姆你们不要客气了。”男孩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你知道我爸爸回来了,妈妈十分高兴,每次都做一大堆吃的嘛……”

    越说越慌乱,甚至开始比划起来。

    骗人。

    库洛姆心里想。

    每次都用这个借口,然后每次打开食盒都是大家喜欢吃的。

    可是库洛姆没有拆穿面前人的谎言,只是向他道谢:“我……我知道了,谢谢你,boss。”

    “那个……我明天会过来给你们送吃的。”

    像是匆忙逃开,男孩丢下一句“注意安全一定要早点回去”就离开了。

    站在路上的库洛姆抱着大大的食盒,看着男孩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才默默的转身离开。

    “又是沢田纲吉?”

    回到黑曜时她是提着大大的食盒上来的,犬在旁边蹦跶着试图闻出食盒周围的味道猜出里面有着什么新花样的吃的。坐在沙发上的六道骸看到食盒,就知道是什么情况。

    “嗯。”

    库洛姆点点头,她将食盒放在桌子上,然后打开它:“骸大人要么?”

    “哇!有肉!”犬在库洛姆打开食盒的时候,第一时间找到了他最喜欢的吃的,当然还有六道骸的:“骸大人,有蛋卷!”

    库洛姆顺着犬指向的方向,伸出手拿起一块:“骸大人?”

    六道骸看着库洛姆手中的那块蛋卷,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他挥挥手:“你们吃吧。”

    “那骸大人呢?”

    “我?”六道骸站起来,看起来像目不斜视的离开,其实他还是瞄了一眼食盒里面的吃的:“我出去一下。”

    库洛姆点点头:“嗯。”

    骸大人大概又要去餐厅吃了。

    “真是的那人怎么做那么多啊?!”嘴上虽然抱怨着,但是犬还是挑着有肉的来吃:“我晚上怎么吃零食?!”

    刚刚进来的千种听到犬说的这句话,然后扶了扶眼镜:“你还不是照样吃?”

    “什么?!柿P你想打架么?!!!”

    “吃完再打也不迟。”

    千种也伸手拿了一块蛋卷试了一下之后,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蛋卷,顿时间他的表情有点……纠结:“……为什么里面放着巧克力?”

    这样子真的不会化么?

    看到这样迷之做出来的蛋卷,千种已经有一种想冲到沢田纲吉家向奈奈妈妈讨教一下是如何做到了。

    库洛姆拿着蛋卷,慢吞吞的吃了起来。

    比起黑曜那边的狼吞虎咽,沢田家倒是显得很温馨。

    用手中干净的毛巾擦干净头上的水珠,刚刚洗完澡的纲吉觉得一身轻松。而在他推开自己房门的那一瞬间,他看到自己原本有些混乱的房间变得更加混乱了。

    纲吉:“……”

    在我去洗澡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在纲吉怀疑人生的时候,一个椰菜花脑袋的孩子扑上了他的大腿:“阿阿阿阿阿阿纲!!!!”

    “蓝波?”

    弯下腰将死死抱着他大腿的孩子拉开,没想到下一秒就扑到他身上顺便还把眼泪鼻涕抹到自己的睡衣上:“救命院子有凤梨妖怪!!!”

    纲吉有点囧,凤梨妖怪是什么鬼……不过一说到凤梨妖怪他貌似想到了某人。

    “蓝波你大晚上的去院子干嘛?”

    蓝波眨眨眼,他没有想到纲吉居然会问他这个问题:“这个……蓝波大人不知道!蓝波大人什么都不知道!”

    说完他就快速的逃离了纲吉的房间,然后留纲吉穿着一身带着蓝波眼泪鼻涕的睡衣一脸迷茫。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实在忍受不了一身眼泪鼻涕,纲吉脱下身上的睡衣准备换上另外一件新的。

    在脱下睡衣的时候,他瞄了一眼窗外,总觉得窗外有人。

    而在窗外,六道骸提着一袋的零食路过了纲吉家门外,他看了一眼二楼还亮着的房间。

    那是纲吉的房间。

    看起来很安稳,一点都不像将来的黑手党首领。

    六道骸这样想。

    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他就看到了纲吉,他的手里还顺便拿着一个大大的食盒。

    “骸?!”

    纲吉用着吃惊的语气念着他的名字,六道骸看向他的眼睛,褐色的眼瞳里带着吃惊和疑惑的感情:“库洛姆怎么不在?”

    “她出去了。”六道骸漫不经心的说。

    十分钟前她拿着她自己紫色的小钱包为难的坐在角落头里不知如何是好,与库洛姆是契约者关系的六道骸早就知道了她的心思。

    因为钱包里的钱怕是不够与那两个关系极好的女孩一起出去玩么?

    假装不在意的走到她面前将钱放到她面前:“差点忘了,这是你的伙食费。”

    库洛姆用她那唯一一只紫色的眼睛看着六道骸,见六道骸没有把钱收回去,库洛姆把钱默默的塞进了紫色的小钱包里。

    “谢谢你,骸大人……”

    在库洛姆出去五分钟之后,她才想起来按照boss的习惯一会儿就会送餐过来。

    只希望boss能和骸大人好好相处呢……

    库洛姆这样想,只不过她没有考虑到他们两个人之间可能会出现的尴尬。

    “这、这样啊……”

    面对着六道骸,站在离他不远处的纲吉顿时间不知道怎么和对方聊天比较好。说实在话,他有那么一点点的……

    嗯……怕他?

    应该是气场问题吧。

    “所以,你来这里有什么事?”

    面对六道骸的问题,纲吉这才记起自己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啊啊,我差点忘了呢!上次回家的时候妈妈和我说她在蛋卷里面放了巧克力。”

    六道骸:“……”

    巧……克力?

    ……那种东西放进去真的不会化么?

    将食盒放在左手边桌子的桌面上,再拿起另外一个已经给库洛姆洗干净了的食盒,纲吉继续絮絮叨叨的说着:“也不知道妈妈是怎么做到的,不过我和妈妈说过了,下次不会再做那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为什么会放巧克力?”

    “啊,这个貌似是我的误导呢。”纲吉说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貌似无意之间和妈妈提到了骸,也提到了你喜欢吃巧克力,所以……”

    六道骸看着纲吉拿过来的食盒,心情有点复杂。

    喜欢不代表一定要都放到其他的吃的里啊。

    “这次真的没有放什么奇怪的东西了!我保证!!!”以为六道骸不相信他的话,纲吉做出了一个举手的动作:“我发誓!真的!”

    六道骸起身走过来,纲吉以为他要对自己进行冷嘲热讽的时候,没想到六道骸伸出手将他的大拇指和小拇指放了下来:“这样的动作才是发誓。”

    除去战斗之外,第一次那么靠近六道骸,纲吉才发现原来六道骸是那么的好看。

    看着他的正脸,纲吉想也不想的就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骸,你真的很帅很好看呢。”

    “……”

    抓着纲吉的手貌似松懈了。

    反射弧特长的纲吉没注意到眼前人那一瞬间的迷茫,也没注意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直到他和六道骸叮嘱了两三句、离开了黑曜之后,纲吉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说了什么。

    “啊啊啊我是笨蛋么?!”一想到刚刚自己说的话,纲吉的羞耻心爆棚了。他很没形象的抱着一个食盒蹲在地上嗷嗷大叫:“我刚刚到底说了什么了啊?!!”

    那种感觉真的是带有撩妹暗示的话语是怎么回事?!

    “不过骸应该不会在意的吧……”想了想六道骸的性格,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纲吉起身快速的离开这里。

    刚刚很没形象的蹲在这里嗷嗷直叫,要是有熟人看到说出去了的话,糗大了先不说,一定会给Reborn找到街口给自己加特训的!

    一想到Reborn斯巴达的特训,纲吉的脚步更加快了,他也很快的将刚刚在黑曜发生的那件事抛在了后脑勺。

    纲吉一下子就抛到后脑勺的事情对于六道骸冲击倒是满大的。

    他将手收回来,眼神复杂的看着放在桌子上的食盒,然后打开了它。

    里面是普普通通的饭团、肉串,用小小个的饭盒装着的水果沙拉和像樱花瓣一样的寿司卷,以及还有几个作为饭后点心的糯米团子。

    用手拿起一个饭团咬了一口,六道骸尝到了一股甜甜的味道。

    ……为什么是甜的?

    完全不明白这个饭团到底经历了什么居然变成了甜的,六道骸还是吃完了手中的饭团。

    感觉,还挺好吃的。

    第三天纲吉来送食物,来接收的是库洛姆。

    “库洛姆,骸呢?”

    左顾右看了半天之后,纲吉没有发现六道骸的身影。

    “骸大人出去了。”库洛姆说。

    “啊啊,这样啊。”纲吉摸着脑袋说,“昨天骸接受了我送的食物,还想问问他好不好吃,结果他现在不在。”

    “哎?”

    库洛姆有点惊讶,难怪她昨天回来的时候看到骸大人一副特别高兴的样子。

    原来是因为这个么?

    “那个,boss。”

    “怎么了?”

    “下次……下次你还会来么?”

    听到这个问题,纲吉回答得很爽快:“当然可以啊,只要不要介意我打扰了就好。”

    “嗯,不会的。”

    库洛姆看着纲吉带着笑容的面庞想。

    boss那么温柔,骸大人什么时候会接受他呢?

    真的,很温暖。

    再下次来送餐的是纲吉的雨守山本武。

    跨过在路中间的障碍物,山本武拿着六道骸十分熟悉的食盒走了过来:“啊,六道骸你居然在啊。感觉好久不见了呢。”

    “怎么会是你?”

    看到山本武六道骸的时候表情有些不太好,不应该是沢田纲吉来送食么?为什么会是你?

    “见到我很吃惊是吧?”

    “哼。”

    “没办法啊,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怎么想来呢。”山本挠挠下巴,“毕竟这里给我留过不好的印象,而且环境太黑了。”

    “他呢?”

    “哎?你是在说阿纲么?”山本笑着问。

    六道骸没有说话。

    “阿纲为了护住蓝波从楼梯上摔了下去,现在在医院呢。”山本说,“如果你去看看他的话他或许会很开心的吧。”

    六道骸没有出声,只是不知道心思飘到了哪里。

    “嘛嘛,反正你这样的人或许不会去看阿纲的吧?”将食盒放下之后,山本拿起另外一个轻飘飘的食盒:“只要不伤害到他就好。”

    说完,山本武头也不回的走了。

    “骸大人?”

    一直在另外一个房间看着六道骸他们的库洛姆突然出声。

    “……嗯,我知道了。”

    库洛姆看着六道骸的背影,也不知道他知道了什么。

    不知道boss现在怎么样了,好想去看看他。

    等到纲吉出院的那天,奈奈高高兴兴的拉着碧洋琪他们去买菜了,留着家光和纲吉这对父子大眼瞪小眼。

    “……咳咳,下次玩闹的时候要小心一点。”家光看到气氛有些太过尴尬,咳了两声之后说:“你看看你妈妈,都快担心死了。”

    将衣服放进背包里之后纲吉一脸无语,到底是谁害得自己为了护住蓝波从楼梯上滚下来骨折住院的?!

    爸爸下次要带蓝波玩的时候请不要在楼梯玩好吧,真的很危险的。

    看到儿子无奈的眼神,家光拿起他的背包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走吧儿子,老爸帮你扛回去。”

    “其实可以让我自己来的啦。”

    “不行不行,总得依赖老爸的存在才行啊。”

    沢田家光拒绝了纲吉的话,留下一句“我在外面等你”之后就出去了。

    等纲吉出去的时候,发现门外自己的老爸不见了,换了一个他前几天送过餐的人:“……骸?!”

    “你好像很吃惊的样子。”六道骸靠在墙边说。

    “……的确。”纲吉点点头承认,“我爸爸说好不是在外面等着我的么……怎么不见了?”

    “嗯……他刚刚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特别甜蜜的挂电话之后就跑了。”

    听了六道骸描述的纲吉:“……”

    那么打电话过去的肯定是妈妈。

    看到纲吉一直站在门口发呆,六道骸抓起他的手拉他走:“走吧。”

    “哎哎?”突然给六道骸一拉的纲吉差点没站稳,“去哪?”

    “去哪都好,离开这里的就行了。”六道骸说。他真的很讨厌医院消毒水的味道,这让他能想起以前被人体实验的日子。

    “那如果不介意的话去我家吧。”纲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妈妈应该做了好吃的,家里还有你喜欢的巧克力。”

    六道骸的脚步稍微停顿了一下,后面的纲吉没注意到,一下子就撞上六道骸的后背。

    捂着有点疼的额头,纲吉看到的是六道骸的后背:“骸,怎么停下来了?”

    “沢田纲吉。”

    “嗯?”

    “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很蠢么?”

    莫名其妙被六道骸说蠢的纲吉:“………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自己不止一次给Reborn骂蠢了,多一个少一个……

    貌似没什么区别。

    “没什么,下次送餐我要吃你做的。”六道骸淡淡的丢下这句话就往前走,留纲吉站在原地有点懵。

    他这是什么意思?

    见纲吉还傻傻的站在原地没有动,六道骸特别有耐心的走回去拉起他的手:“走吧。”

    “噢,好。”反正过来的纲吉点点头:“我们去哪?”

    “你家。”

    “哎?”

    “你说有我喜欢的巧克力,我只是为了巧克力才去的。”

    六道骸拉着纲吉走快了几步,纲吉渐渐的有些跟不上步伐,六道骸才满了下来:“只是为了巧克力而已,你别想太多。”

    “嗯嗯,只是为了巧克力,没想太多哦。”顺着六道骸的话,纲吉因为六道骸肯来自己家吃饭有些高兴:“那么要不要叫上库洛姆和千种他们呢?老是吃零食真的不好的。”

    “你总会因为这种小事念叨半天。”

    “谁叫你们总是令人担心啊。”纲吉无奈的说:“尤其是你啊,骸。”

    六道骸猛的一回头,看到了纲吉眼里满满的关怀,还有下一秒的惊吓。

    被人关怀的感觉……貌似很不错。

    好像有什么开始改变了。

    但是,这种感情叫什么呢?

    带着这种疑问,他拉着絮絮叨叨的纲吉,六道骸来到了沢田家。

    那是纲吉的家。

    是纲吉出世以来一直呆的地方。

    

    



    —TBC—

    

    

    我:我果然还是太天真了,以为一章能搞定没想到…………懒癌发作的我果然还是分上下来写了_(:з」∠)_

    另外起名字真的好痛苦我以为我挺随便的没想到竟然有人比我还随便【抱头.jpg】。标题叫+2是读“正二”(zheng er)不是读“加二”(jia er)……

    另外我真想不出标题名字才这样起的【面无表情.jpg】

评论(5)
热度(22)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