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L27】那是只有你才能带我看到的世界

    【L27】那是只有你才能带我看到的世界

    

 出现事项:

1.原著背景

2.十年后纲吉假死回来

3.蓝波从十年前的西蒙战回来之后

4.这次的平行世界里没有经历西蒙战

5.来自 @糊蛋蛋 的点文







         一阵粉红色的烟突然冒出,原本一地零食上坐着的小孩变成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啊,蓝波,欢迎回来。”

         温和的声音从蓝波耳边响起,蓝波等待粉红色的烟雾消散之后才看清楚眼前的人:“我回来了,彭格列。”

         眼前的教父难得卷起袖子,手中还拿着几颗葡萄糖。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将葡萄糖递给蓝波:“十年前的你想要葡萄味的糖果,我只好让人给你拿了。”

         “啊啊,十年前的我又给你添麻烦了么?”蓝波接过教父手中的糖果,扒开其中一个糖果的糖纸之后塞入口中。

         黑手党界里威名远扬的教父——沢田纲吉,在十年前还是个上初中的孩子,而十年后成了最大的黑手党首领以及黑手党的教父。

         虽然在还没长大的雷守面前还是个保父。

         “不会啦。”纲吉将桌子上还没有喝完的茶以及茶杯都收起来,“十年前的你老是‘蠢纲’、‘阿纲’这样的叫我,现在都改成‘彭格列’了。”

         “现在和以前不同嘛。”蓝波有点不好意思,十年前的自己什么都不懂事都是纲吉在包容着自己。

         ……虽然说现在也可以这样比较放肆但是貌似有点丢纲吉的面子……

         “蓝波,可以帮我收拾一下地上的零食么?”

        “这些拜托给下人做就好了。”蓝波一回来整个人感觉懒洋洋的:“你可以不用每次都亲力亲为。”

         “是是。”纲吉用手敲了敲他的脑袋:“偶尔不可以么?”

         “那我可以拒绝么?”

         听了蓝波的话纲吉做出了一个认真思考的样子:“嗯……那下午茶时间里的葡萄蛋糕取消好不好?”

        蓝波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不好!”

        纲吉笑眯眯的问他:“那要不要帮忙呢?”

         蓝波快速的点头,然后乖乖的去收拾地上的零食。

         纲吉转过身,继续收拾着桌上还没有收拾好的东西。

         身后的蓝波欲哭无泪,为什么现在的纲吉更加强势了是怎么回事?明明以前很好欺负的啊!

        肯定是臭Reborn传染的!

        明明以前是那么的单纯天真善良可爱迷人(等等哪里不对?!)!

         被蓝波无形之中夸奖还顺便黑了一把的纲吉觉得鼻子有点痒痒的,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窗台那开始盛开的花朵,一脸茫然。

         现在是春天没错啊……

        可是花朵还没有完全盛开,花粉没有飘散吧?

         “啊——啾!”

         总部这边的纲吉一脸茫然,而在任务那边的Reborn打了一个大喷嚏。

        “嘛,小婴儿你感冒了么?”

        山本武将拦路的敌人打晕了之后扛到一边去,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特别悠闲的Reborn。

        “我觉得是某个人在暗骂我多一些。”

         “噢,这样啊。”山本挠了挠头,“话说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Reborn瞄了他一眼:“你很着急?”

         “那倒不是啦。”山本慢悠悠的说,“只是阿纲拜托我帮他买些这里的特产。”

         “这不是很正常么?”

         山本慢悠悠的补了一句:“尤其是这里葡萄味的水果糖。”

        Reborn:“……”

        那么刚刚一定是那头蠢牛在骂我了。

         比起山本和Reborn那边看似比较紧张其实已经想好了回去怎么做做什么事情的气氛,在总部的纲吉和蓝波两人显得比较温馨。

         仆人将已经准备好的下午茶点心放到已经收拾干净的桌子上,冒着热气的红茶给仆人端在了纲吉的面前。

        而蓝波期待已久的葡萄蛋糕也端了上来。

        两个人一个在翻阅着仆人递上来的报纸,一个在吃着期待已久的蛋糕。

         “对啦,彭格列。”

         “嗯?”

         纲吉放下手中的报纸看向蓝波:“怎么了蓝波?”

         “刚刚我不是被十年炮互换了么?”

        纲吉点点头:“嗯,如果是道谢的话就不用说了。”

         “那个时候我看到你们被关在了一个像石牢的地方。”蓝波想了想突然说出这句话。像是自己描述的不过清楚,蓝波一边说一边比划着。

        “啊咧?看来是另外一个平行世界的我呢。”纲吉饶有兴趣的说:“与我关在一起的还有谁?”

        “唔,还有狱寺那个笨蛋和臭Reborn。”

         蓝波想了想之后答案脱口而出,纲吉无奈的拿起纸巾擦去蓝波嘴角的奶油:“蓝波,不能那么没礼貌哦。”

         蓝波做了一个吐舌头的动作。

         “然后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为什么会和Reborn他们关在一起?”

         “不知道,那个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又大又胖的人。”蓝波说:“他和十五岁的我一样大的年龄。”

         “是么?”纲吉将放在桌上的红茶倒了一杯给蓝波:“真不知道十年前另外一个我在做些什么,听起来我越来越感兴趣了。”

         “一点都不好好吧。”蓝波苦着脸说:“那个人气势太大了,我简直要吓哭了。”

         纲吉听了蓝波的话之后笑着说:“也对,你这一点倒是没变。”

         “……你这是在夸奖我么彭格列?”蓝波听到纲吉的肯定觉得自己好失败,感觉自己没怎么帮上过忙的样子。

         “啊啊,当然是……吧。”

         纲吉笑着不肯定的说,蓝波听出了纲吉语气中的打趣,像以前一样扑过去挠对方的痒痒:“听起来一点都不开心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别……”

        纲吉连带着椅子被蓝波扑倒在铺了石砖的地上,在落地的时候蓝波下意识的用手护着自家保父的后脑勺免得给磕到。

         躲着蓝波对他的挠痒,纲吉显得有些手忙脚乱,也就没注意到蓝波对他的这些保护的动作。

         每次下意思的去保护纲吉的时候,纲吉必须要经过提醒才会注意到这种对他本人保护的这些小细节。蓝波每次也不得不感叹自家保父对自己本人的粗神经到底有多粗。

         “哈哈哈……不、不闹了……”纲吉伸手抓住骑在自己身上的蓝波的双手,轻轻松松的将人从身上拉下来:“我还想好好听你讲你在另外一个十年前发生的事情呢。”

         “啊,真失望。”蓝波伸手将纲吉拉起来之后说出这句话:“我还以为你会继续和我玩下去呢。”

        “我也想啊,蓝波。”纲吉伸手摸了摸蓝波卷卷的黑发。

         十年来纲吉对自家小牛还是十分了解的,以前的蓝波还小不懂事,纲吉什么都不敢让他去做,更加别说参与战斗了。

        虽然说十年后纲吉对蓝波还是一样担心,不过至少都会给蓝波他力所能及的事情和任务。

         …………虽然可以说是更多时间里蓝波的任务都是在纲吉和Reborn的争吵和讨论下决定的。

        “真的十分抱歉呢,蓝波。”

         “那在我讲完这个事情之后吧?”蓝波说,“应该不会耽误时间的吧?”

         纲吉看了一眼待在手腕上的手表,点点头拉开椅子坐上去。

         “然后我不是战斗嘛,看到那个人那么壮我有些退怯了呢。”蓝波也拉开椅子,“你知道么,那个臭Reborn居然说后悔带十年前的我来战斗了。”

         “哎?”纲吉听了稍微有点点吃惊,可是下一秒就知道这是Reborn的激将法。

         以前的蓝波越鼓励越有战斗力,现在的蓝波你鼓励他还泄气了。

         纲吉恶劣的想,蓝波这算不算抖M呢?

         嗯,跟Reborn太久了也学会了点不好的东西了呢【笑】。

         在讲述着那个时候的事情的蓝波没有注意到自家保父对他的恶趣味,他只是觉得鼻子有点痒痒的,揉了一下继续说:“然后你就开始很大声的自责自己,说你把还小的我带入战斗中是你的不对。”

         “那是当然的啊。”

        纲吉打断蓝波的话,开始絮絮叨叨的说着:“你那个时候还小,万一受伤了怎么办?当初与XANXUS大哥他们进行指环争夺战时你受伤的那个样子我还记得。”

        对上蓝波绿色的眼睛,纲吉伸手摸了摸蓝波还有些卷卷的头发:“你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有多担心你们么?尤其是的你。”

         “可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那又有什么关系么?”纲吉反问他:“对于我而言你们是我最重要的人们啊。”

         蓝波没有说话,或许在他的首领眼里,他始终还是那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我已经长大了,不要再把我当做小孩子了,彭格列。”
        “可我想保护你。”
         纲吉说。
         蓝波摇摇头,拍开纲吉的手之后抓住他:“你保护了我那么多年,总得轮到我保护你了吧?”
        “可是……”
         “没有可是,纲吉。”难得一次蓝波叫了他的名字:“你知道现在的我是多么庆幸当初你们带上了我一起么?在我幼年的记忆中,就算忘记任何的事情,但那光景也不会消逝。”

         “……蓝波。”

         “一直想和你们在一起的人是我啊。”认识了十年的蓝波第一次在自家保父面前说出了这些话,虽然他也对平行世界的十年前的纲吉说过这些话:“留在记忆中的都是我最快乐高兴的事情,哪怕是与你们一起度过悲伤与灾难。”

         我一直都很想和你们在一起,尤其是一直在你的身边。

        很想早点……

        哪怕是早一日早一分早一秒,我也想去往有你和你们的世界。

        那是只有你才能带我看到的世界。

        面对着蓝波第一次在他面前说出这样的话,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甚至是假死的纲吉有些震惊。

        在蓝波的脸渐渐的红到不行的时候,纲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笑、笑什么笑?!”

        蓝波看到纲吉一下子笑了出来,脸看上去更加红了:“我、你……”

         他有些说不出话。

        “我不是在嘲笑你啦,蓝波。”温柔的伸出手摸了摸蓝波的头,看到他像小时候一样孩子气的样子,纲吉觉得有些很高兴:“我只是很惊喜,你会说出这样的话。”

         “……谁让我想保护你。”

         蓝波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嗯,我知道了。”

        因为知道了蓝波的心意,假死带来的后遗症上,纲吉还有些苍白的脸带了些红润:“谢谢你,蓝波。”

         “所以,作为回礼,你要不要陪我去午睡。”

        蓝波理直气壮的话语透露出了一种小心翼翼,纲吉摇摇头拒绝了蓝波的提议:“现在还不可以休息哦,蓝波。”

         “为什么?”

         蓝波有些失望,保父拒绝了自己真是好伤心。

         纲吉说出了原因:“因为等会有人要上门拜访,所以还不能休息。不过大家都不在,你愿意过来陪我一起么?”

         “哎哎?!”

         可是我葡萄蛋糕没有吃完……

        “哎呀,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纲吉装作被拒绝了好伤心了的样子,“一个人去面对别的家族也不是没有试过,只是觉得有点孤单而已……”

         “我……”

         蓝波开始在纲吉和葡萄蛋糕面前摇摆不定。

         “算了算了,一个人也没关系啦。只不过刚刚假死才醒来,可能会在气势上压不过别人。要是他们动手动脚的话我可能还不知道……”

         蓝波已经开始小步小步的往纲吉的方向挪动。

         已经看到蓝波走向自己的纲吉微微一笑,继续添油加醋:“我真是可怜噢……”

         听到这句话之后蓝波直接扑到纲吉的身边:“我和你去!我会保护好你的!”

         “可是你的葡萄蛋糕怎么办?”纲吉做出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

         “没关系的!我可以下次再吃!”蓝波将纲吉拉起来:“走吧。”

         纲吉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被蓝波拉着大步的走向待客的大厅里。

        不得不说蓝波那副模样真的挺像十年前的小蓝波和十年前的狱寺隼人。

         不过现在的狱寺可不会那么冲冲撞撞了呢。

         大步往前走的蓝波还不晓得自己拉着的保父的心思,只是觉得背后有些恶寒。

         他回头看了一眼还是和平常一样温柔的纲吉,扭过头继续走路。

         刚刚那股恶寒的来源肯定不是纲吉发出来的,纲吉可是全世界最温柔的人了。

         ——蓝波啊,正是你身后的大BOSS发出的呢[笑]。

         “彭格列。”

        “嗯,怎么了?”

        “我会变得更加强,一定会强大到超越云守,会保护好你的。”

         “嗯,我期待着呢。不过蓝波啊。”

         “恩哼?”

         “下次我安排云雀学长来帮你训练,你可以不要逃了哦。”

         “……”蓝波的脚步硬生生的停了一下,然后继续走着。只不过声音从刚刚的志气满满变成了可怜兮兮:“……我、我尽量……”

         纲吉笑了一下,然后支开这个话题:“对了蓝波,你知道等会要与我们见面的家族是谁么。”

        “不知道。”

         “是西蒙家族哦。” 

         西蒙家族?好耳熟的样子。

         蓝波想。

         走在后面的纲吉看着蓝波紧紧抓住自己的手不放,他说。

         “我很期待和他们见面。”
    
    
    —END—
    
    
    最后的最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难得的写完这篇就可以浪了(x)
    好吧我还欠着两篇点文……(x你)
    嗯这篇写出了我对蓝波的爱(并不),虽然写着写着感觉纲吉快成攻了虽然我对家教CP癖也没有那么大的要求……
    请不要打我!【抱头.JPG】
    那么剩下的就喜欢糊蛋蛋看文愉快啦~

评论(8)
热度(12)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