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楚路】循环

    【楚路】循环

    

    注意事项:

    1.奇怪的平行世界向理论

    2. @青枫叶赤  的点文

    3.微泽非

    

    假如这个世界是假的,那你,还是真的么?

    ——题记

    

    第一个世界

    楚子航的视觉

    

    楚子航没有想过自己会亲眼见证路明非的死亡。

    第一世他身为大将军,路明非是敌方人质。

    然后他带着军队在城门下,看着路明非给很一刀一刀的凌迟处死。

    一刀一刀,血液流到了城墙上,给凄凉添上了绝望。

    最后他用了三十六个时辰攻下了那座城,冷冷的看着城主将他用在路明非身上的手段一次又一次的用到他身上。

    他爱路明非,路明非是他的底线。

    他抱着路明非的尸体,一步一步的将他放在最近最干净的房间里。

    “平常的你的话一定会不愿意这样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休息的,这次就委屈你安静的休息一会吧。”

    他亲吻着路明非的额头,露出了他难得温柔的感情:“我会让那些人对你道歉的。”

    

    

    路明非的视觉

    

    路明非从来没有想过如同烂泥的自己会成为敌方的人质。

    看着楚子航带着军队来到城下,他只想骂他傻。

    如果不来的话他一定可以不费一兵一卒的夺下这座城,虽然说代价是自己。

    而现在自己给敌人掐着脖子看着楚子航。

    “喂,我和你打个赌怎么样?”路明非艰难的出声,当城主看向他的时候,露出了自己一如既往的狗腿笑容:“我们来赌楚子航会不会因为我放弃攻城,如何?”

    他爱楚子航,但绝不会让自己成为楚子航的软肋。

    “……好。”城主迟疑的答应了。他站在城楼上开始对楚子航谈条件,路明非偷偷的咬破藏在舌尖底下的毒药。

    那是他的朋友芬格尔给他的,吩咐过许多次在没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还是不用为好。

    可是他已经成为了楚子航的软肋了,这个可算是万不得已了。

    咬破之后,他看到城主不知情满是愚蠢的笑意的脸和楚子航少见的难看的脸色。

    “楚子航我这回可是以命换这座城了你可要好好对待这座城哦……”

    一如既往的说着烂话,路明非渐渐的断了气。

    这下不用成为楚子航的猪队友了,真好。

    

    

    第二个世界

    楚子航的视觉

    

    抱着手中的仓鼠,楚子航戳了戳对方柔软的肚子,下一秒换仓鼠啃了自己的手指一口。

    “算了,路明非,你要好好的呆在笼子里。”将仓鼠放回到笼子里,添了点食物之后,楚子航关上门去上班了。

    这一世他是一个企业的建筑工程师。

    前几天他老爹不知道怎么想的,给他送来了一只仓鼠。初次见面的时候还抱着那半粒花生在那啃着,见到有陌生人来了,只是抬头看了一眼自己之后专心致志的继续啃着手中的花生。

    等他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的是空空的笼子和家里的阿姨告诉自己路明非给马桶冲走了的消息。

    楚子航听到之后哭笑不得,在悲伤之余还多了点无奈。

    但是他再也没有养过活物,或许还包括人。

    

    

    路明非的视觉

    

    身为一只萌萌哒的仓鼠君,它算是给楚子航从猫口中救出来的。

    难得有洁癖的楚子航居然会捡回它,然后还抱在手心中玩耍。甚至还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路明非。

    然后自己做了一个大死,趁着楚子航去上班,然后溜进楚子航一直不给它去的地方:厕所。

    然后自己就给马桶的水冲走了。

    在给冲走之前,路明非脑海里飘荡着两个字和一个标点符号:

    活该。

    

    

    第三个世界

    楚子航的视觉

    

    楚子航在日本见到路明非的时候,是惊艳。

    他从来没有想到世界会有与他如此相同的人。

    那么孤独,却又有着女子独有的美丽。

    路明非穿着一身红白色的巫女服,如果无视手中的剪刀和他自己的头发或许会更好了。

    一张纸条递给了他,楚子航看向纸条上的文字,那是用中文写的:你没事吧?

    “没事。”楚子航起身,刚刚他被路明非撞到了地上,然后就知道了对方是男生。

    因为刚刚撞到地上的时候路明非压了下来,他的手刚刚好碰到了路明非的裤裆位置……

    咳。

    一想起刚刚触碰到的东西,楚子航就觉得略微有些尴尬。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又一张纸条递给了自己。

    上面的字体写的是:能带我走么?

    Excuse 咪?

    所以说什么情况?

    还是有些歪歪扭扭,楚子航看了之后想了想,原本想拒绝的。

    然后下一秒他就给路明非拉着跑。

    顺便还塞给自己一张纸条,在被拉着跑的时候楚子航还瞄了一眼。

    上面写着「路明非」这三个字。

    

    

    路明非的视觉

    

    路明非十分苦逼,不过是偷偷跑出来了而已,为什么真的会有一大堆人来找自己啊?!

    看来源家主真是珍稀自己当成保护动物了。一边逃跑一边胡思乱想的路明非没有看路,一下子就给自己绊倒,还顺便撞到了一个人顺便压了下去。

    对方的手正好捂住了蛋蛋位置!

    刚刚想炸毛骂人的路明非给多年的本性压抑住了。

    他不能出声说话。

    一旦出声说话,他将是罪过。

    暂停回忆,路明非无视了别人的手放在自己都没怎么触碰过的小兄弟上,十分抱歉的拉起对方,拿出小本本和笔在上面写:「你没事吧?」

    “没事。”对方摇摇头然后起身。

    因为龙血的缘故,路明非的耳朵变得十分灵敏。他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然后脑子一抽,再次写到:「能带我走么?」。

    对方有些懵逼。

    来不及了。

    路明非拉起对方的手就跑,顺便匆匆的写了纸条塞进对方手里:「路明非」。

    

    

    楚子航的视觉

    

    “你是说,你给哥哥囚禁多年。然后好不容易找到逃出来的机会,结果他们又找上你了?”

    旅店里,楚子航和路明非坐在床上互相看着对方。

    路明非点点头,还顺便挤出了一点眼泪。

    楚子航:“……你觉得我会相信你么?”

    话音刚落,他的大腿毫不犹豫的给路明非抱住,还顺便塞了一张纸条:「QAQ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你,放开我。”

    「不!人家不依!!!」

    “你……”楚子航看到路明非递给自己的纸条,觉得自己给老爹戏称多年治不好的面瘫脸有了些抽搐:“……算了,我带上你总行了吧?”

    路明非放开大腿高兴的在床上跳来跳去,始终没有说话。

    楚子航看着他跳来跳去,眼里有着一丝难得的温柔。

    之后的一周里,楚子航带着路明非逛边了周围甚至是更多更远的地方。

    不过还好他有一个有钱的爸爸和一个神神秘秘却有着许多不同关系的老爹,自己也算是学业有成,带着路明非到米国的华盛顿买一栋楼还是差那么一点点问题的。

    这天路明非换下他最初遇到楚子航的那套红白色巫女服,穿着一件黑白格子衫坐在电视前全神贯注的看动画。刚刚进门的楚子航看到乱七八糟的房间,习以为常的走进来将手中的零食递给他之后,帮他收拾着丢在床上和地下的衣服。

    他们在这一周都相处成习惯了。

    看到路明非离电视坐得近,楚子航走过去用手指敲他的头:“不可以坐那么前看电视。”

    咬着薯片的路明非看都不看就从纸条本上撕下一张纸给他:「你又不让我在床上看着吃零食。」

    看来是提前写好的。

    楚子航想了想,也坐在他旁边看电视。

    两个人坐在电视前看动画,楚子航时不时的撕开零食包装将里面的零食一个一个的喂路明非。

    画面显得十分温馨,楚子航有些不舍得将它打破。

    动画结束的时候也是路明非从安静恢复到活蹦乱跳的时候。他看完动画之后苦逼兮兮的看着楚子航,指了指自己的双腿。

    知道是他一直盘着腿血液不流通麻了,楚子航伸手帮他揉。

    揉得十分舒服的路明非还不忘将写好的纸条递给他:「我们今天去哪里?」

    “你想去哪里?”

    路明非拿起笔唰唰唰的写着:「动漫女仆咖啡厅」。

    “两天前已经去过了。”

    「唔,高达的世界?」

    “你不是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么?”

    「高天原。」

    “高天原?”楚子航听了有点疑惑,这地方貌似在哪听过:“那是什么地方?”

    路明非神秘一笑,没有塞给他纸条。然后楚子航被他推着去换了一身西装。

    直到路明非拉着他上了车,噼里啪啦的跑了好久之后,楚子航才发现高天原原来是个牛、郎、店。

    楚子航:“……”

    他很想说些什么,可是看到路明非那一脸兴奋的样子,把话吞了回去。

    路先生,你为什么一定要来牛郎店呢?

    路明非拉着他进了牛郎店之后提起笔唰唰唰的在纸条上写着,然后递给了楚子航看:「我哥他从来不带我来这些地方,只和我打游戏。」

    楚子航问:“什么游戏。”

    路明非想了想,再次提笔唰唰唰的写道:「最近在玩超级玛丽和泡泡龙。」

    超级玛丽和泡泡龙?

    楚子航想了想,以前他在游戏介绍的网页上看过这两款游戏。虽然有在意过,可惜那个时候玩这种游戏的孩子都会被莫名其妙的的冠上“坏孩子”这样的称呼。他的妈妈也和他说过几次,倒是老爹和爸爸没怎么在意过。

    爸爸和他说:“子航是个很有分寸的人,想要什么和爸爸说吧。”

    老爹和他说:“这种东西我早八百年前玩过了!来来来儿子老爹告诉你其实这个可以这样玩的……”

    最后,他还是没有玩到。

    因为那个时候,老爹开始失踪了,直到等他高二的时候才回来。

    在路明非拿着单子考虑在点谁过来一起喝酒的时候,一个熟息的声音响起:“我咧个大槽……我没看错吧我居然看到了我儿子……”

    

    

    路明非的视觉

    

    他和楚子航编了半天的理由,又抱了对方大腿才答应留下自己。

    只不过一直没有问对方名字,不可能称呼对方为“喂”吧?

    路明非泡在浴池里忧郁着,他看到楚子航的时候第一眼就觉得自己被对方吸引了。

    虽然是在热热闹闹的大街上,但是看到楚子航的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找到了同类。

    有着同样的孤独。

    不,或许不能这么说。

    有着孤独的人,或许只有自己而已。

    泡在浴池里的路明非想着其他的事情,连热水渐渐的变凉了他都不知道。

    “路明非,你好了么?”

    门外传来楚子航的声音,还伴随着敲门声,路明非才发觉水已经变凉了。

    他起身敲了敲门表示自己好了,然后拿起放在旁边的浴衣,想了想学着自己在动漫里看到的画面笨手笨脚的穿上。

    他决定了,干脆就叫楚子航“面瘫师兄”好了。

    

    

    楚子航的视觉

    

    楚子航顺着声音回头,果不其然看到他的老爹穿得十分骚包的扛着酒桶。

    楚子航:“……”

    什么鬼?

    老爹你从私人司机进化成大众牛郎了么?

    一直在等楚子航刷卡的路明非顺着楚子航的目光看去,他看到了一身骚包的楚老爹扛着酒桶与楚子航对视。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一会,随后楚老爹给一个金色头发的人给召唤到了后台,然后一脸绝望的走了过来:“儿子。”

    楚子航不想说话,为什么他会在牛郎店?重点是你为什么要过来?

    “老板和我说我们被你点了……”楚老爹面无表情的说,楚子航往身后一看,路明非在吃着之前放在舞台上用来表演用的、堆得很高的冰激凌上的巧克力。

    注意到楚子航他们的目光,扭过头的路明非眨了眨眼,拿出一张纸条上面写了点东西。

    楚子航接过之后,看到上面写了一个字和一个标点符号。

    那就是……

    咩?

    

    

    路明非的视觉

    

    来到这里之后,路明非发现楚子航貌似给什么吸引了一样。他偏过头去看,是一个扛着酒桶的骚包男人和一个后面跟上的金发男人。

    难道楚子航对他们感兴趣么?

    这样想的路明非挥手招来了服务生,递给他一张写好字的纸条和一样东西之后,胖胖的老板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路少您……”

    「在外面不要叫我路少了,我是瞒着源哥偷偷出来跑的。」

    “这……”老板十分恐慌。

    「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知道的。」路明非唰唰的写好纸条之后递给他:「不许告诉他,不然小心我回去找你麻烦。还有,我要点那个扛着酒桶和他旁边的那男人。」

    老板:“……好的,那有什么事情请吩咐我吧。”

    路明非点点头,在老板走之前拉住了老板:「你叫什么?」

    “座头鲸。”

    「对了,我要那个堆得很高的冰淇淋。」

    “是,立马给您拿过来。”

    在服务生给他拿来冰淇淋之前,他瞄了一下楚子航他们,对方貌似还在吃惊状态。

    扒拉了一下冰淇淋,路明非有些闷闷不乐。

    为什么还不过来?

    化悲愤为食欲的路明非开始对冰淇淋下手吃,在他吃得很欢吃到了有巧克力的部分时,路明非感觉有三道十分炽热的目光盯着自己。

    扭过头一看,是楚子航他们。

    ……感觉气氛有点不对。

    路明非眨巴了一下眼睛,抓过放在旁边的本本和笔唰唰唰的写了点东西之后递给了楚子航。

    楚子航接过之后十分无语,路明非继续吃他的冰淇淋。

    他在上面写了一个字和一个标点符号。

    那就是……

    咩?

    

    楚子航的视觉

    

    下一次见到路明非的时候是在他老爹的默许下跟了过去,那是他第一次认识到路明非所处在的时间、觉醒了他的龙血。

    以及最后一次见到路明非。

    “我去这个男生居然是他们的最后杀器……”旁边好不容易爬过来的金发男人、也就是恺撒•加图索一脸吃惊。

    他不是没有见过路明非,那个时候在高天原当牛郎的时候老板要求他们一定要照顾好他。那个时候与路明非喝了两杯酒之后发现了路明非的吐槽能力。

    只不过他总能看到来自老板特别担忧的目光。

    他面前的那个男孩能一边喝酒吃零食一边写着烂话吐槽他的每一句话,像个普通的宅男一样。而现在却孤零零的躺在冰冷的地上一动不动,保养得不错的手变得十分干枯,而右手上还紧紧的不知道抓住了什么。

    “儿子……你可不要想不开啊……”楚老爹一脸担忧,他儿子他能不知道么?

    从未见过他对陌生人百依百顺,什么事情都答应而且还许下不靠谱的诺言。

    楚子航没有理会楚老爹的话,只是走过去将路明非抱起来。抱起来的时候他看到了藏在路明非身后的东西。

    抱着路明非蹲下身去看,那是一本日记本。简单的翻了几下之后,楚子航面无表情的抱着路明非离开了。

    “喂儿子?!”楚老爹急忙拦着他:“你想干嘛?”

    楚子航想了想,认真的说:“我要带他回国。”

    “……你疯了?先不说你抱着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怎么上飞机,源家人也不会放你们走的。”

    “那又如何,我答应过他我会带他回国的。”

    楚子航淡淡的说,还没有说出下一句话,旁边的恺撒突然出声:“回去的飞机不用担心,加图索家族会帮你完成一切的。”

    楚老爹扶着额头,觉得恺撒真是所谓的搅屎棍,什么时候了还来捣乱。

    楚子航点点头,然后在路过恺撒的时候留了一句多谢。

    楚老爹幽怨的看着恺撒,恺撒做出了一个无所谓的动作:“别这样,换作是你你也会帮的吧?”

    “……我只是觉得,我儿子貌似陷下去了。”楚老爹找了一个地方蹲下去,顺便还把口袋里的烟拿出来点燃:“只是觉得太可惜了。”

    “人家可是龙族的小公子,你可惜什么?”恺撒也学着楚老爹蹲在地上:“有困难的话报我的名字就好,加图索家族会全力赞助的。”

    “谢谢,我只希望他们不要联合校董会来抓我儿子就好了。”楚老爹蹲在地上看向另外一边:“你刚刚有没有看见,他刚刚觉醒了自己的黄金瞳。”

    “啊,我看到了。”恺撒淡淡的说,“这不是很正常么?”

    “那来自刚刚的威压你感受到了么?”

    “……什么意思?”

    “……他可能是……”楚老爹苦笑了一下,吐出了一缕烟:“永不熄灭的黄金瞳。”

    以及孤苦。

    

    第三个世界完

    

    

    第四个世界开始

    第四个世界完

    

    

    第五个世界开始

    第五个世界完

    

    

    第六个世界开始

    第六个世界完

    

    ……

    ……

    

    真实

    

    路明泽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人,蹲下身子将离自己最近的人的脸擦干净:“哥哥,你们真傻。”

    陷入循环的平行世界你们觉得你们能把握住对方的生死、相互救出对方之后醒过来么?

    真傻。

    只要楚子航与你相爱一天,互相都有着依赖的一天,你们永远都没办法从这循环的平行世界中醒来。

    路明泽抱起路明非,一步一步的离开这个地方。

    至于楚子航,留给卡塞尔他们找到吧。

    反正醒不过来,你与哥哥一辈子也无法解除。

    真是有趣。

    

    —END—



噢忘了说了……
第三个世界的故事我可能会详写,你们会看咩?

评论(23)
热度(91)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