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瓶邪】糖葫芦不吃糖(番外)

豆【河蟹】腐首发。


(上)http://jszskk.lofter.com/post/1cb6f91c_c3f480a

(中)http://jszskk.lofter.com/post/1cb6f91c_a8e2bca

(下)http://jszskk.lofter.com/post/1cb6f91c_10f00f69




番外篇:初次相遇


  朝廷有位大臣姓吴,是文官,因为爱狗如痴,又忠于朝廷刚正不阿,所以讨厌他的人都叫那位大臣为吴老狗。

  过了个几年之后,吴老狗得三子,大喜。皇上得知派人送礼上门,在问到其三子的名字时,吴老狗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曰:

  “一穷二白三省。”

  派来的人:“……”

  啥……啥玩意……

  皇上派来的人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只好带着疑惑回去禀告了皇上。皇上听了之后大笑:“不错不错,好名字。”

  回去禀告的人:“……”

  啥……啥意思……

  皇上笑而不语,最后还是给人留下了一句话:“待到他们成人之时,便可知。”

  如此被皇上看好,众人当然也不会小视吴老狗的三个孩子。不过也不用等待成人之时,那三个孩子便在成长中开始发挥了他们名字的意义。

  至于什么意义……

  嘘,我可不知道哦。

  时光再漫长,回首时只不过是转眼之间的事情。短短的十多年时光里,吴家的长子成亲了,没过多久,吴一穷的夫人便为吴家添了一个男婴吴老狗大喜。

  那男婴取名为吴邪。

  一来二去,吴邪也长大了……

  ……

  ……并不是。

  刚刚那句话是吴三省的内心想法,他看着可萌可萌的小男孩一脸天真无邪地看着他,眼睛里都是希望,简直不忍心打破他的希望。

  他娘的吴二白……自己解答不出来的问题居然抛给弟弟……你解答不出来的问题老子也解答不出来好吗?!!

  即使露出了为难表情,可是吴邪是谁?被吴老狗经常宠着也没有宠坏的孩子,但是呢,他也是聪明。见到吴三省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小吴邪的语气一转:“好吧……我知道啦,我不打扰三叔了……”

  说完,吴邪嘴角一垮,眼珠子开始湿润,看起来像是要……

  “等等等等等等大侄子别别别别哭啊!”吴三省慌了,好端端的就突然吴邪的眼泪像不要钱的玩意一样掉了下来,虽然说眼泪的确不值钱,但是吴邪可是吴家的珍宝,这掉下来的眼泪可就不一定不值钱了。

  吴邪瞬间收回眼泪换成笑脸,这速度简直是堪比变脸。

  吴三省一脸无奈,自家大侄子真的是什么都好,可问题是他也不一定回答出来吴邪的问题。

  于是他带着吴邪出门了:“大侄子啊,你知道你二叔为什么让你过来问我么?”

  跟着吴三省走的吴邪非常诚实地摇摇头:“不知道。”

  见大侄子接自己的话,吴三省毫无愧疚之心的继续忽悠下去:“那是因为,你二叔不让我带你出门上街玩!”

  “哦!”吴邪一脸不可思议,“那二叔为什么不让三叔带我上街玩?”

  “我也不知道,不过大侄子我们先说好,如果跟我上街的话不要乱跑。”吴三省哪知道什么为什么不为什么,他只要让吴邪不要问太多问题就好了。

  吴邪乖乖的点点头。

  然后两个人就偷偷摸摸的绕过吴府的人上街去,最后平安回来。

  ……

  ……

  怎么可能嘛!

  只不过是转个身的时间!拿着糖葫芦吴邪居然不见了!

  不见了!!!

  见到身旁不见了吴邪,吴三省一愣,立刻在周围找了起来。结果找了一圈问了一圈,都说没有看到一个拿着糖葫芦的孩子。

  “哎呀我记起来了,是不是一个穿着一身不错衣服、拿着糖葫芦的孩子?”当吴三省问到一个卖小首饰的大娘的时候,那大娘才想起些什么,“这些日子不太平,据说隔壁街的孩子都被人贩子顺走了两三个。我看见那孩子被人抱着,还以为是睡着了由他家大人抱着呢!”

  “什么?!!”一听吴邪是被陌生人带走的,吴三省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位大姐,快快告诉我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

  卖小首饰的大娘告诉了他大概的方向,吴三省立刻往那个方向快速奔去,还不忘了到衙门那儿报一声。

  总的来说,丢了吴邪的吴家都快要炸了。

  而那边快要炸了,这边吴邪才晕乎乎地醒过来。睁眼的第一瞬间看到的都是一个狭窄的马车内部,而这里还挤着三四个不认识的大人。

  见到那些不认识的大人小吴邪也不慌张(主要是下了轻微的迷药还没有缓过来),等他发现哪里不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被绳子所绑住,就连口中也被一团黑布给堵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唔……唔唔唔!!”

  “吵什么吵?!信不信回头就把你剁了!”坐在那里的其中一人凶巴巴的回头对吴邪吼道。

  “……唔!”

  第一次遭到人那么大声吼的吴邪立刻闪起了泪花,他那个时候只不过是和卖糖葫芦的大叔道了一声谢,然后就……没有之后的事情了。

  等他醒过来,入眼的便是刚刚的那副场景。

  但是现在看来不仅仅只有他,而且还有其他几个昏迷的孩子。唯一不同的是,就他一个是醒着的。

  想到这里,吴邪更加想哭了,奈何他知道这种情况下不能哭、必须要冷静下来。

  只不过当他真正冷静下来的时候,车上的大人们早已不见了,而打开着车门那儿站着一个小男孩,脸上的血还是没有擦干净的。

  吴邪呆呆地看着他,等那个男孩为他解开绑住他的绳子、拿出口中的那团布之后,才反应过来:“……你是谁?”

  “……”

  男孩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去解另外几个孩子身上的绳子。

  “外面有坏人,怎么你一个人的?”

  “……”

  “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我醒来的时候发现他们一直都是闭着眼睛的,没事吧?”

  “……无碍。”

  也不知是不是受不了吴邪一直在耳边说话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那个男孩终于开口回答他。

  虽然只是两个无关的字,但是吴邪却又是很高兴:“我叫吴邪!你叫什么名字?”

  “……”

  又不说话了。

  吴邪也不气馁,他继续说、说了一大堆的事情。

  那个孩子也不多说什么,吴邪一直跟着他说话,他也不阻拦他。直到他要出去看看情况、吴邪也要跟着出马车时候,一把黑色的刀拦在了吴邪的面前:“不要再跟过来了。”

  黑色的刀不如同吴邪平日所见的那样,虽然让人觉得寒冷,但他却不感觉到恐惧:“小哥,你这把刀是黑色的呀!爷爷说过这好像是什么黑……黑……”

  说着,吴邪露出了非常苦恼的样子。

  “……黑金古刀。”见吴邪苦恼了半天,那孩子终于开口告诉了他。只不过有些无奈的是,自己虽然比吴邪大一点,但是那一声自来熟的“小哥”是怎么回事?

  那时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从他应了吴邪的话之后,就如同多了一个暂时的小尾巴似的,甩都甩不掉。这令他十分苦恼,平常一个眼神和冰冷的态度都能吓到大人、吓哭小孩的他,头一次遇上了不怕他的吴邪,这让他很无措。

  默认了吴邪可以跟着他之后,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会跟有一只小尾巴。很快,官府与大人们赶来、吓得脸色有些苍白的吴三省也赶来了。

  拉不住一直抱着人家小哥胳膊的吴邪,吴三省也舍不得用蛮力,他看着正在拉着嗓子干嚎不愿离开的吴邪与一脸无动于衷但怎么看也看不出来这小孩愿意放手的样子,顿时间一个头两个大:“不是小邪,我们得讲讲道理是不是……”

  吴邪停下干嚎看着他:“那你得让小哥来我们家玩。”

  “那你认识人家小哥吗?”吴三省叉腰看着他。

  “额……”吴邪顿时间被问住了,但是他立刻看向了旁边的小小哥,“小哥!你叫什么名字!”

  “……张起灵。”

  这回小小哥很快的就回答了吴邪。

  “三叔!他叫张起灵!”

  “……”

  吴三省倒吸一口气。

  刚刚还见那小小哥手上拿着的黑刀怎么那么眼熟,被告知了名字他立刻想到了与皇家有关系的张家!

  ……事情不会那么巧吧?

  反正吴三省在胡思乱想着一大堆的时候也不忘了想方设法地将吴邪带走,而吴邪自然是不肯。要不是他现在拽着别人小小哥的袖子,怕是撒泼打滚一哭二闹三上吊都要上演一发。

  吴三省头都大了:“你这一哭二闹三上吊从哪学来的?!”

  吴邪眨眨眼:“就是三叔你上次带我去的地方呀,那里有很多漂亮的姐姐们和我说的好多好多故事,还给我演示了一遍。”

  “我上次带你去了什么地方?”吴三省想了半天没想起他带吴邪去了哪还还那么多漂亮的姐姐们。

  吴邪老老实实地回答:“醉红楼。”

  吴三省:“?!!!”

  周围的人立刻带着谴责的目光看向他们的主子,那么小的孩子也带去青楼,三爷您……

  被盯着的感觉不太好,尤其是那个叫做张起灵的孩子也盯着他,盯得他莫名有些毛骨悚然……吴三省朝周围的人吼道:“还不赶紧的?都不想早点回去吃饭了吗?!”

  “……”

  周围人立刻散开。

  也不知道那小小哥在想什么,他忽然拉住了吴邪:“以后不要去这种的地方。”

  “哦。”吴邪点点头。

  “我以后来找你。”

  “真的?!太好了小哥!我们说好了哦!”吴邪特别高兴,高兴得在原地蹭蹭跳跳起来、甚至还亲了一口张起灵,看得吴三省简直有些眼红。

  平常怎么不见这大侄子来亲自己这下对一个陌生人亲得那么高兴?!

  生气!

  非常生气(实际吃醋了)的吴三省毫不犹豫地带走了吴邪,而吴邪也依依不舍地和张起灵分别。等到载有吴邪的马车消失在了视线之内时,张起灵才离开。

  吴邪是吗?

  我会来找你的。

  当然,他们真的再次相遇了。

  虽然在那天的吴三省还因为自己被自己的大侄子暴露带去青楼的缘故被好好的罚了一顿呢。

  

  END

  




 后记:

  哦哦我终于记起来我这个第一个瓶邪坑没有填,于是来写了。

  尤其是报菜名那一段,写得我真的是痛不欲生……而且还是在大晚上的,又困又饿,真的好饿好想吃……不行我的口水快要流出来了QAQ。

  要不是本着不能弃坑不能没有交待清楚一切就完结,我估摸着已经弃坑了(x)。毕竟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啊……嗯就是填坑好辛苦啊……

  有些烂尾这是我的锅……我原本想写得好好的但是爆字数所以你们懂的……QAQ


评论
热度(36)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