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专业糖中带刀三十年

【瓶邪】糖葫芦不吃糖(下)

豆【河蟹】腐首发。


(上)http://jszskk.lofter.com/post/1cb6f91c_a8e2bca

(中)http://jszskk.lofter.com/post/1cb6f91c_c3f480a



番外:初次相遇    下个星期发。



  (下)

  

  张起灵不愧为定国将军,体力不是一般的好。

  在吴邪还沉醉在“自己没穿裤子被张起灵抱在怀里骑在马上在大街上狂奔”的时候,张起灵已经到了他的府邸。

  轻轻一跃从马上下来,在门口侯着的管家牵过马匹,然后看着张起灵抱着吴邪进房间。

  直到吴邪被张起灵塞进了被窝之后,快要冻僵的全身被被窝开始暖和:“张起灵!”

  “嗯。”抽走吴邪手中的糖葫芦,张起灵淡淡的应他:“好好休息。”

  吴邪有些咬牙切齿。

  一开始他是想来找他没错,可是他没有想过他会给张起灵打包回家!

  而且还不是自己的家!

  “……你……”

  张起灵让人拿进来一个碗,将没吃多少的糖葫芦放在碗里。

  吴邪盯着他。

  他回到床边帮吴邪解下披风:“不累?”

  吴邪摇摇头。

  比起累……我或许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张起灵拍了拍他的头:“睡吧,我在这。”

  吴邪眨眨眼,摇摇头:“不睡。”

  “为什么。”

  “因为感觉一闭眼,我就能看到以前的事情。”吴邪淡淡的说。

  他曾经给胖子和解语花戏称为“天真”,但是自从入狱之后他才知道了自己的天真。外面有胖子二叔护着,内有解语花三叔打点,或许还会多了一个张起灵。

  入狱之后虽然给他打点好一切,但还是能看到他所看不到的黑暗。

  贪婪、愚蠢、怜悯,邪恶、暴怒、色欲,仇恨、绝望、堕落。

  无期的灰暗。

  令人恶心。

  他在天牢看到那些情绪的时候,抱着小花送来的枕头吐得天昏地暗,吐到连酸水都出来了。

  小花他们说得对,自己真是天真。

  陷入沉思时,一只微凉的手盖住了自己的眼里:“别乱想。”

  “小哥……”

  “吴邪,我在。”

  张起灵。

  吴邪,我在。

  ——

  张起灵的府邸可以说平常的节奏有些紧张和加快了。管家在门口侯着到来的大夫,然后赶忙的带他进来。

  穿过院子的时候大夫看见下人跑来跑去,虽然大伙儿匆匆忙忙,但是都尽量放慢脚步,生怕惊扰了屋内的人儿。

  大夫想,到底是怎么样的人才会让这平常严肃到周围人习以为常的府邸紧张起来了呢?

  “大夫这边请。”管家带着大夫来到最近的屋子门外,然后毕恭毕敬的敲了敲门:“大人,大夫来了。”

  下一秒,屋里的小丫头匆匆忙忙的跑过来给他们开门,又轻手轻脚的跑回去换水。大夫随着管家匆匆走进屋子,走到床前。他看到刚从边界归来的张将军握着一个人的手不放。

  “大人。”

  “免礼,过来看看。”张起灵让大夫过来。

  “是。”

  大夫过来之后看了一眼床上的那人,虽然不用走得太近,但是都能听到来自床上沉重的呼吸声。

  看到张起灵一直握着吴邪的手不肯放手,大夫只好出声提醒:“大人?”

  张起灵看着吴邪那张表现得十分难受的脸,淡淡的出了一声:“嗯。”

  刚刚自己试着抽走自己的手,无奈吴邪抓得更加紧了。

  还好管家是一直跟在张起灵身边的人,看到张起灵不肯松手的这样子立刻知道了该怎么做:“大夫,这可不可以不把脉,就开药呢?”

  “不可不可,万万不可!”大夫听了之后十分严肃的看着他:“必须要知道了病源才能下药,要知道药是三分毒,万万不可乱吃啊!”

  管家只好看向张起灵:“老爷?”

  张起灵没有说话,只是抓住了放在靠床边里面的那只手:“这只手来。”

  大夫:“……”

  这是要我爬进去的节奏么……

  但明显张起灵没打算给他这个机会,年快五十的大夫只好苦逼兮兮的伸长身子跨越一个人的距离去把脉。

  真是苦逼。

  老头子我一大把年纪了还那么敬业。

  在摸到脉象的时候,原本苦逼兮兮的表情渐渐变得严肃起来。过了好一会,大夫直接放下手走到旁边抓起笔和纸唰唰唰的写了起来。

  “大夫,这位大人怎么样了?”管家开口问。

  “能怎么样?即使仗着自己是年轻人也不能乱来啊。”大夫一边写着一边说,他的口气听起来十分严肃:“大约两三日没有进食的样子,再加上之前肯定受了寒。如果以前有着其他的病痛可能会诱发……”

  大夫在那边絮絮叨叨的给管家讲着一大堆要注意的事项,张起灵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吴邪。”

  张起灵轻轻的念着他的名字。

  昏迷中的吴邪像是听到了,紧紧的抓着张起灵不松手。

  张起灵抓起他的手,拿到嘴边轻轻的吻了一下:“抱歉。”

  让你受苦了。

  ——

  在吴邪完全清醒前,他曾迷迷糊糊的醒来过几次,然后又睡了过去。

  当吴邪完全醒过来的时候,是三天之后的事情。而当他病真的好了的时候,则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

  坐在床边的吴邪苦着脸慢吞吞的喝完下人递给的黑乎乎的汤药,然后将碗递给下人之后吴邪扶额叹气。

  平常自己身体好得不行,进了大牢之后也没生多少次病,怎么这次一出来一见到张起灵整个人就病得那么厉害了呢?

  “哎……”怎么自己感觉那么不靠谱呢?

  吴邪对自己很是幽怨。

  在下人即将收拾好离开之前,吴邪一把拉住那人的衣角问:“对了,你知道小哥去哪里了么?”

  “……大人,小哥是谁?”

  被抓住的下人一脸迷茫,他真的不知道这位大人口中的小哥是谁。

  吴邪默,他忘了告诉下人是:“嗯……是张起灵。”

  “是老爷啊。”下人一脸明白的意思,“他刚刚出去了,可能要等一会再回来。”

  “哦……那可以把放在旁边的那本书拿过来么?”

  听到下人说他出去了之后吴邪倒没什么所谓,他指了指放在不远处桌子上的书本,那是前几天张起灵怕他清醒的时候太过无聊叫人拿给他的。

  “是这本么?”下人拿起蓝色封面的书问。

  吴邪伸出手:“是的,麻烦了。”

  “如果大人还有什么需要吩咐的请经管吩咐,我们会在外面侯着的。”

  “嗯,好的。”

  等到下人将门关好,吴邪看书看到一半,被关上的大门再次给人开启:“吴邪。”

  吴邪头也不抬的“嗯”了一句表示知道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进来的人是谁:“哎,小哥?”

  “嗯。”

  “你的事情忙完了么?”

  “下午继续,是要这吃还是在外面吃?”

  吴邪想了想:“去外面吃吧,在屋里老是闷着也不太好。”

  “好。”

  张起灵拿起放在旁边披风给他系上,吴邪看到带着他细长的手指替自己仔细的系好披风。

  他忍不住伸出手抓住对方。

  “小哥。”

  “嗯。”面前的人没有抬眼看他,而且系好之后将对方抱出来帮他穿鞋。

  “这、这些我自己来就好了!”看到张起灵一副真的要帮他穿鞋的样子,吴邪一把夺过张起灵手中雪白的足袋,然后手忙脚乱的穿上。

  开玩笑,让定国大将军给自己穿袜穿鞋……

  说出来谁也不会相信的吧?

  张起灵看着吴邪在自己面前手忙脚乱的穿着足袋,像是看不下去了一样,他伸手帮吴邪绑着足袋。

  吴邪傻懵懵了一会,在张起灵要给他穿鞋子的时候一把夺过鞋子急忙穿好。

  “要我抱你出去么?”

  “我不是那么弱不经风的,”吴邪看向他,“别担心了,你看,我都好了。”

  张起灵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在吴邪觉得自己的厚脸皮已经撑不住下去的时候张起灵放过了他,拉起他的手走出了房间。

  ……莫名其妙的觉得松口气了。

  送了一口气的吴邪这样,然后下一秒他就觉得不对劲了。

  他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要松一口气?!

  被拉着走的吴邪就这样傻乎乎的给张起灵拉出了房间门,路过了小花园,经过了待客的前厅。

  直到他给张起灵推上马车、马儿开始行走,吴邪这才反应过来:“哎?!”

  张起灵从旁边的小柜子里拿出一小碟的花生米递给吴邪。

  吴邪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张起灵拿起一粒花生米,然后递到他嘴边。

  吴邪傻乎乎的张开嘴让张起灵投喂了进去,然后吧唧吧唧的嚼动着。

  直到投喂了好几粒之后,吴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和张起灵在做什么。

  吴邪:“……”

  张起灵你当我是宠物么?!

  有这样投喂的么?!

  “等会带你吃好吃的。”

  张起灵将花生米放到吴邪手中,然后再从旁边的小柜子里拿出一大堆小零食给吴邪。

  吴邪看着手中的零食有些无语。

  他当然认得出来这些都是开胃前的小点心。

  ……难不成这是要带自己去吃大餐么?!

  扭过头看到吴邪一副十分吃惊的样子,张起灵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倒了杯茶给他:“留着点肚子等会吃好吃的。”

  果然猜对了!

  吴邪简直想抱张起灵大腿了!

  要知道他病了一个星期天天都是白粥!

  虽然抗议过不想吃白粥要求换别的,然后他们给自己送来了……

  酸萝卜配白粥。

  或者小米粥。

  再不然就是……

  胡萝卜。

  吴邪:“……”

  再这样下去我要发飙了。

  看到吴邪的表情,张起灵伸手拍了拍他的头:“等会想吃什么?”

  “可以吃其他的?”

  “嗯。”

  吴邪有点怀疑:“肉也可以?”

  然后他看到了张起灵点点头:“嗯。”

  “那好吧……”吴邪想了想,下一秒从容不迫的说出他馋了许多的东西:

  “白斩鸡烤鸭红烧狮子头蟹沙豆腐和麻婆豆腐糖醋排骨菠萝咕噜肉卤水冷猪肚水晶肘子虾饺凤爪凉拌海带莲藕排骨南瓜饼铁板牛肉白灼虾香辣蟹佛跳墙桂花糕酸梅汁韭菜炒鸡蛋虾仁蒸蛋……”

  在外面驾驶着马车的待卫脸抽了一下。

  张起灵还是一副面无表情。

  停顿了一下之后,吴邪吸了一口气继续说下去:“绿豆沙土豆泥烤全羊酸萝卜阳春面番茄炒鸡蛋酒酿丸子鸡髓笋烤乳鸽胭脂鹅脯藕粉桂花糖糕叫花鸡珍珠翡翠白玉汤一品糕糖醋鱼九江桂花茶饼梅菜扣肉灌汤包……”

  再次停顿了一下之后,吴邪想不出来之后干脆不报了:“算了,想不出来了。”

  张起灵给他倒了一杯茶:“只能选三个。”

  吴邪:“……”

  那我报那么多是为了什么?!

  气呼呼的转到一旁不去看张起灵,吴邪也就没有看到张起灵拿出一盘桂花糕对着他的后背有些无可奈何。

  “多一样。”

  吴邪还是气呼呼的不理他。

  “再多一个汤。”

  吴邪瞄了他一眼。

  “……不能再多了。”张起灵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你的病刚刚好,一下子吃太多胃会受不了。”

  而且还不能吃油腻的东西。

  “……哦。”吴邪听了有点闷闷不乐,虽然张起灵是为自己着想,但是不能吃那么多还是有点心塞。

  “我们晚上和明天还可以吃。”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头,像是安慰他不要再心塞了。

  “嗯。”吴邪点点头,“我要吃很多!然后去消食再吃!”

  “好。”

  “小哥,在我们快吃完的时候去找胖子。”

  “嗯?”

  “这样看到我们吃好吃的肯定能馋死他!叫他之前在天牢的时候炫耀我。”

  “好。”

  “然后要给小花送点礼物,之前在天牢的时候小花有帮助过我。”

  “好。”

  “之后一定要抓到三叔,我入狱貌似还和三叔有关系。我入狱了之后三叔一直都没来看过我,都是潘子来的。”

  “好。”

  马车里传来吴邪絮絮叨叨的无关紧要的话,张起灵的一直顺从的回答,让在驾驶马车的马夫觉得有些羡慕。

  因为他前几天偷吃了儿子的炸肉丸结果媳妇发现了一直不给他上炕睡觉QAQ……

  在马夫一副羡慕得要死的时候,张起灵探出了一个头出来:“待会去准备一件狐裘,要白狐的。”

  “是。”

  “快点,等会要去请个人。”

  “是。”

  车夫点点头,凭借刚刚稍微听到的对话他大概知道他们老爷说要请的人是谁。

  扬起缰绳在马屁股那抽了一下,车夫一边赶车一边替那个即将要到来的人默哀。

  ——

  快吃完饭的时候,还在喝着碗里的汤的吴邪突然听到了一个非常耳熟的声音,接下来的便是一阵激烈的敲门声。

  “他爷爷的!天真你快给你胖爷开门!”

  吴邪:“?!”

  他看了一眼张起灵,而张起灵则很淡定的让在门外守着的守卫打开了门:“开门。”

  下一秒,门被打开了之后,一个巨大的身形跌撞了进来,而吴邪一下子离开认出了这个熟悉的身形:“胖子?!”

  全京城就他王月半的身形吴邪看了都觉得有些卜老师以外,还有谁有这肥膘?

  “哎呀胖爷知道你出狱了可是风尘仆仆的赶过去接你结果你倒是先走一步了……”胖子毫不客气的走到吴邪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然后看到快吃完了的一餐桌的菜,整个人都是痛心的:“妈的天真你急忙忙的叫我来就是为了看你这快吃完的东西么?!太不够义气了!”

  吴邪白了他一眼:“胖子就你这一身肥膘少吃两顿也没有关系的。”

  “我靠天真你这样说就不对了,要知道这么多年不多亏了胖爷我的神膘才一直那么好运么?”

  听到这里吴邪翻了一对白眼给他:“你就吹吧。”

  看到吴邪一副不想听他说话的样子,胖子只好把目标移到了旁边的张起灵的身上:“小哥,好久不见啊。”

  张起灵点点头。

  吴邪有些好奇:“胖子,你认识小哥么?”

  胖子用那种“你是笨蛋吗”的眼神看着他:“当然认识啦,当初你能被救出来还是多亏了小哥呢。”

  “这我当然知道啊,我是问你怎么认识小哥的。”

  胖子倒是没有回答吴邪的问题,反而去反问小哥:“你没有告诉他么?”

  张起灵摇了摇头。

  看他们在那打哑迷,吴邪有些急了:“别当着我的面打哑迷好么?有话就直说吞吞吐吐的算什么?!”

  “啊胖爷我什么都不知道。”胖子望天,“小哥知道你可以去问他嘛。”

  吴邪急了:“我靠胖子你是不是兄弟?!”

  你以为我不想问么?!问题是他一直那张脸刚刚问了他两个问题都不会回答你简直是一个闷油瓶你告诉我怎么问?!

  胖子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立刻就先跑了:“哎呀胖爷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天真我们有空再聚哈。”

  说完,胖子立刻一溜烟的就跑了,留下吴邪一个人使劲地将那句“别跑”憋回喉咙里。

  他娘的胖子你有本事别让我抓到你有事求我!

  就在吴邪还在生气的时候,一双手直接搂住了他的腰将他往一个怀里抱去:“你可以来问我。”

  “……可你什么都不和我说。”吴邪闷闷的说,他现在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在闹别扭的小孩子一样,“我明明和你不熟。”

  就连四年前你救我的理由我也不知道。

  明明我们只是擦肩而过的同僚罢了。

  “……我们认识。”张起灵说,“只是你不记得了而已。”

  “真的?!”

  “嗯。”

  等到接下来的时间里,张起灵拉着吴邪上马车回府,而回府的路途上,张起灵告诉了他一件有关于他小时候的事情,而对那件事情迷迷糊糊的吴邪听完了之后不得不感叹自己小的时候简直是魅力四射。

  居然把这张大将军给吸引了。

  面对吴邪这样的厚脸皮,张起灵啥也没说,只是默默望天。

  其实小时候的那件事情是这样的。吴邪小的时候曾经被一根糖葫芦而且还是没有粘糖的那种给拐卖了,正巧被也是小时候的张起灵给拯救并且送回了家。

  而这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巧合。难怪当初二叔看自己的眼神是居然那么痛心……吴邪觉得他们老吴家唯一的独苗就要栽倒张起灵这个定国大将军身上了。

  不过吴邪还是有些不能理解一些事情:“那小哥,当初你为什么要来救我?”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已经回府到房间里了,而听到这句话的张起灵没有说话,只是在吴邪疑惑的眼神下,他拿出了一个檀木盒子。

  “这是什么?”

  张起灵没有说话,只是打开了它,然后吴邪看到了里面只有一些好看的小饰品在里面。张起灵拿起它们,一个一个的给吴邪带上。

  “……小哥,你在干嘛啊?这些东西不适合我啊。”

  “我知道。”

  “……”

  知道你还给我戴?!!

  吴邪不敢挣扎,就他一个刚刚病好的弱鸡怎么可能扛得住张起灵的动作,更何况……

  吴邪的心跳有些加速。

  他们的距离太近了。

  “救了你的老伯说过,看到好看适合的东西都要买给自己媳妇。”张起灵一直没有出声,快把东西给他戴着完的时候突然来了这句话,让没有防备的吴邪直接吓得呛到了自己:“咳咳!!小、小哥你在说什么?!”

  “你不喜欢么?”

  张起灵答非所问的去问吴邪,他觉得那些攒下来的东西都很适合吴邪。

  “……也不是那么说……”反应过来的吴邪简直要给这位定国大将军给跪了,这些小首饰很适合他么?!

  ……虽然刚刚那句“看到好看适合的东西都要买给自己媳妇”莫名其妙的感到很高兴。

  ……不对,他们俩都是男的他瞎高兴什么?

  看到吴邪那变来变去的表情,一向冷淡到别人怀疑没有感情的张大将军用小心翼翼的语气问他,像是对他最珍爱的珍宝一样:“吴邪?”

  “嗯哼?”

  “你不喜欢?”

  “……还好吧,只是我一男子不怎么适合这些女孩子家佩戴的小饰品吧?”说完,吴邪晃了晃被张起灵戴在了手腕上的红绳,上面还有一个色泽不错的小玉石:“不应该送我喜欢吃的么?”

  张起灵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前报的菜名?”

  吴邪:“……”

  将军你是认真的么……

  见张起灵真的要出去给他买他之前报的一大堆菜,吴邪急忙拦住了他:“小哥等等等等我刚刚那是开玩笑的!”

  “可我不是开玩笑的。”张起灵反手抓住吴邪的手腕,“我知道你喜欢什么。”

  “我……”

  张起灵看着他,像是做了一个什么决定一样,他轻轻的在吴邪的额头留下一个亲吻,然后大步出去给吴邪买东西,留下吴邪一个人在房间里捂着被张起灵亲吻过的地方傻站在那里。

  这家伙真的知道我会喜欢吃什么么?!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吴邪忍不住揉了揉自己发烫的脸。

  如果张起灵他真的买了自己喜欢的吃的,那么……

  勉强答应做他口中的媳妇吧。

  吴邪开始无比期待张起灵会给他带什么东西回来了。

  比如说……

  没有糖的糖葫芦。

  

  END(伪)

  

  作者有话:

  别闹,还有番外的好吧(x

  还有就是……

  大张哥你的恋爱史好难写……总觉得你透明得不行……我好怀疑你真的是我文中的男主角么……

  报菜名那里是我在大半夜写的……大半夜在那报菜名那个时候我简直要饿疯了……

  

评论
热度(52)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