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圈真乱,自娱自乐

【all270】我的首领最近爱上了风油精怎么办 (二)【骸纲篇】

(二)【骸纲篇】

  即使没有闯祸,彭格列上上下下的人都快遭到了首领大人的祸害。就连贴身秘书巴吉尔都有些无奈:“那个,纲吉殿下……”

  “啊啊,怎么了。”

  “……”对上纲吉无辜的眼神,巴吉尔到最后只好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时间到了,该好好工作了。”

  “啊啊,好吧。”

  听到这个回答,纲吉只好十分遗憾的放下了手上的东西,顺便再往床上的被子抹了两下,然后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六道骸的房间。

  是的,六道骸的房间。

  这里已经弥漫着满满的……风油精的味道。

  巴吉尔满头黑线,他已经能看到没过多久,雾守大人就会“哭着”推开首领办公室嗯大门,然后再“哭着”跑出首领办公室。...

没来得及写完就掐死在怀里

心情复杂。

算了,就是个坑而已,关我什么事

【all270】我的首领最近爱上了风油精怎么办(一) 【骸纲】

【all270】我的首领最近爱上了风油精怎么办
  

  哈哈哈哈哈我有猫饼突然想起了风油精这个梗然后我来丧心病狂了!!!
  每个章节都是以一个CP为主的小故事,主all270。
  我要开始丧心病狂了!!
  

  (一)【骸纲】
  

  最近六道骸觉得不怎么好,先不说平常的巧克力蛋糕貌似有些变味,每次去交任务报告的时候,自家首领虽然埋在了文件之中。但是……

  六道骸嗅了嗅。

  为什么这里混入了一丝特别清凉还有些辣鼻子的味道是怎么回事?!!

  “喂,沢田纲……”

  “闭嘴。”

  刚刚开口就被人说闭嘴的六道骸:“……”

  这句话听起来真的是十分生气的样子……看来又是谁破...

【霍游】我们的中心结束了

【霍游】我们的中心结束了

   我再一次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那个围着黑色围巾的男人。

  即使的大雨天里,雨水将他的头发打湿,他也全不在意。

  也不知道是什么给了我勇气,居然想把这个在雨中淋雨的男人拉进屋檐下。而事实上是,我也那么做了。

  在拉进来之后,我为我自己的行为有些搞不懂了,但是对方的目光一直盯着我,我变得慌张了起来:“不不不不好意思……我、我只是……”

  只是……

  只是什么呢?

  “……谢谢。”

  男人第一次开口说话,声线低沉,是我第一次听到这样低沉的声音。像是很久没有开口说话的样子,他的声音听起来貌似有些嘶哑。

  “你……我……”

  对上男人金色...

【G27】将后的岁月(小番外)

番外:指环上铭刻于我们的时光

  坐在那代表着一世上的首位,Giotto看着正在进行试炼中的十世跪坐在地上,一脸痛苦,而他的身边那种带着火焰面具的人们都在问他所谓的觉悟。

  ……觉悟么?

  像是勾起了什么回忆,Giotto的表情变得有些温柔了起来。可惜他带着由大空火焰构成的面具,没有人看到这时他那一闪而过的温柔。

  “如果是这种力量!我不要也罢!”

  被带着火焰面具的人们包围的中心突然爆发出这句话。

  “!!”

  “你说什么?!”

  他说什么?!

  Giotto看向了那个在人群中心里那个瘦弱的男孩。

  “如果是要继承这种错误……我……”

  男孩大口地呼...

【霍游】海底中的水(二)

首发晋江。
明天更新第三章:(全文链接)

(二)

    
       游浩贤是一个科学家,生物学上的科学家。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他是个疯狂的科学家。

       据说他的得意助手都是他创造出来的。

       将报纸放下之后,青凌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G27】将后的岁月(下)

  最近猛肝阴阳师……文都没动力写了.._:(´_`」 ∠):_ ...手稿被忘在家里所以都是临时写的……一点都不想改啊。

——

(下)

  Giotto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

  与其说是自然醒的,不如说是被饿醒的。

  挣扎着起来的时候发现右边腰部疼得要命,Giotto只好慢慢地爬起来。在他挣扎的时候,不远处的门被人打开了:“终于醒了?”

  “……G?”

  Giotto看向门口,G站在那里,手中还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热粥。即使站得有些远,Giotto也能闻到粥里面的肉香味:“好香啊,是给我吃的对吧?我快要饿疯了。”

  听到Giotto那么说,G白...

“冷静点,抹茶姐。”看到抹茶一副即将要暴走的样子,陈铭秋急忙拉住了她,“高三冷是怎么样的人,你们相处了那么久你还不懂么?”

“……你知道些什么么?”

顶着抹茶疑惑的视线,陈铭秋往身后的洞口指了指:“如果没猜错的话,他是想让我进入里面带点什么东西出来。”

“?”

看到抹茶没有平常的精明样,陈铭秋提醒她:“与高三冷相关的东西。”

“……”

“想到了么?”

“……”

抹茶点点头,表情有点苦涩。

和高三冷相关的东西虽然很不清楚,但是与高三冷相关的人的话………

除了参与过「明月」事件的人以外,与他有经常接触的人只有黑岛了。

想到这里抹茶的心情有些难受。

黑岛黑岛黑岛。

这个人到...

【鬼使黑白】这个哥哥有点烦(一)

【鬼使黑白】这个哥哥有点烦(一)

前提设定:
_(:з」∠)_打个避雷针,自带判官x阎魔((((((((
剧情完全没有走完全靠脑补QAQ求轻拍。
判官大人就差你了你快肥来,我阎魔都准备好惹(x
至于孟婆……
没事满满来_(:з」∠)_

(一)

  01.

  白没有全名,他被带回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记得了的,带他回去的人虽然蒙着一层白纱,但是那个人说话还算是温柔了吧?

  白那么想。

  不过话真的好少啊。

  02.

  “没有名字么?”

  坐在阎罗殿最高那个位置的女人听到之后就是这句话。
  “……是。”

  “还请阎魔大人为他取名。”蒙着眼睛的男人毕恭毕敬地说。...

【G27】将后的岁月(中)

(中)

  四年的时光可以将一个调皮的孩子变得更加调皮,但是对于Giotto来说,性格算是被沢田打磨得……

  “算是更加活泼了么……”

  打开书房的房门之后,沢田用一个托盘端着三杯冒着热气的红茶看着空无一人的书房苦笑。如果书房的人还在的话,他们就可以吃到下午茶了。

  果然,这种枯燥无味的课程会让人觉得无聊的吧,虽然说过去自己上课时也是挺痛苦的呢。

  将红茶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沢田随手拿起放在书桌上的纸张,那是他给Giotto布置的作业。而上面有着两种不同的字体,其中一种是他的,而另外一种则是Giotto的。

  仔细检查了一边之后,沢田满意地点点头:“虽然偷偷跑了不对,但是怎...

【G27】将后的岁月(上)

  【G27】将后的岁月
  
  (上)
  
  Giotto第一次遇见那个人的时候,他正在躺在不远处的草地上晒着太阳。不知名的小花随风在地上轻轻晃动,阳光打在他褐色的头发上,让人觉得十分温暖。

  即使他的衣着打扮告诉着Giotto这个人身份非富即贵,但心底的叫嚣让他忍不住上前打扰了对方:“先生,等会就要下雨了,现在不回去的话会来不及的。”

  现在虽然说还有太阳,但是天空的附近已经开始飘来阴沉沉的云朵,看起来等会就会下起狂风暴雨的样子。

  “啊啊,是这样的么?”躺在那的人坐起来,“谢谢你的告知。”

  对方的笑容一下子就到了他的心底,即使两个人隔着还有些距离,Giotto感觉自己的心...

【hybrid child】没有万一(上)

(上)


  在前段的时间里,和泉家主居然派人送来了一束包扎得漂漂亮亮的百合花束,让正在房间里打磨的黑田知道了之后稍微停顿了一下手。

  这小子脑子坏了么?欠我四百万不说居然还派人送花过来?

  不过即使不用脑袋去想,黑田也知道不可能是那个容易炸毛的人送的,大概是一直监督者和泉家主的叶月送的。

  暂时不去看那束花之后,黑田将目光移向了放在桌子上的信封。写满内容的纸张被他就这样随便的放在桌子上,也不怕被风吹走。

  信是昨天送过来的,内容说是要自己过去与多年的好友见个面聊聊天喝喝茶之类的,还不用担心赶路用的道具,他已经派人将一切准备好了。

  想了想,黑田觉得自己还是去比较好。...

【黑田月岛】你迟到了

  【黑田月岛】你迟到了

  

  阅读指南:

  1.心理承受能力不强的慎入。

  2.泪点低的慎入。

  3.无感的慎入并且麻烦你关了它。

  准备好了么?

  


  【黑田月岛】你迟到了

  

  “黑田先生,您还好么?”

  门外突然响起了仆人的声音,让原本快要睡过去的我被惊醒,然后稍微的清醒了过来。等看清楚我周围散落的工具的时候,我才想起在快要睡过去之前我到底在做什么。

  现在的身体已经不如以前了么……居然做hybrid child做到一半居然打起了瞌睡……

  想到这里我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疼的额角,顺便回复了一下在外面等待着我回复的仆人...

【宗律】总有一天在这山河之下再会(一)

食用指南:
P1:架空向,设定有点混乱……
P2:世初、纯情的各个CP都将会混进来,不过主CP还是高野和小野寺。
P3:设定乱成dog我来解释一下……古风的综合,「先生」、「公子」还有「姑娘」是称呼,小野寺那一派是特殊人员所以特殊对待,人员关系复杂复杂再复杂,并且有原创人物。
……懂了么(x)?
能接受的就请继续食用吧。

(一)

  在阳光正好的日子里,微风吹过之时,有两个人正在一步一步的走向城墙的最高点。而一步一步的随着前面的女人走向最高的地方时,小野寺律想回头看向后面的路,却被走在前面的女人一句“别回头”给劝告了。等到踏上最后一阶阶梯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城墙边上,而城墙外,是另外一个地方、另外一...

【瓶邪】糖葫芦不吃糖(中)


(中)

上回说到哪里了啊?

哦,是我们的吴邪大爷在冰天雪地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在大街上。

给貌似路过的张大将军张起灵扒了裤子。

嗯,没错,是扒了裤子。

他堂堂一个朝廷都知道的吴小三爷,居然给人在冰天雪地之下扒了裤子。

尤其是张起灵扒的。

而且还是为了救他。

…………这样说出去也没有人信吧……

吴邪颤抖着用张起灵给他的披风将自己包裹得更加密不透风,生怕下一秒寒风吹进来他的大腿就结冰了。

最初在进天牢的时候还没有打好关系,也就熬坏了身子。尤其是到了冬天的时候,寒冷从脚心到大腿,早上醒来双腿都是冷的。

张起灵一把将他抱起,吴邪这才发现离张起灵不远处有匹黑色的马匹在那刨地。他也才发...

3 4 5 6 7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