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先找谁谁是狗

【G27】将后的岁月(下)

  最近猛肝阴阳师……文都没动力写了.._:(´_`」 ∠):_ ...手稿被忘在家里所以都是临时写的……一点都不想改啊。

——

(下)

  Giotto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

  与其说是自然醒的,不如说是被饿醒的。

  挣扎着起来的时候发现右边腰部疼得要命,Giotto只好慢慢地爬起来。在他挣扎的时候,不远处的门被人打开了:“终于醒了?”

  “……G?”

  Giotto看向门口,G站在那里,手中还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热粥。即使站得有些远,Giotto也能闻到粥里面的肉香味:“好香啊,是给我吃的对吧?我快要饿疯了。”

  听到Giotto那么说,G白...

“冷静点,抹茶姐。”看到抹茶一副即将要暴走的样子,陈铭秋急忙拉住了她,“高三冷是怎么样的人,你们相处了那么久你还不懂么?”

“……你知道些什么么?”

顶着抹茶疑惑的视线,陈铭秋往身后的洞口指了指:“如果没猜错的话,他是想让我进入里面带点什么东西出来。”

“?”

看到抹茶没有平常的精明样,陈铭秋提醒她:“与高三冷相关的东西。”

“……”

“想到了么?”

“……”

抹茶点点头,表情有点苦涩。

和高三冷相关的东西虽然很不清楚,但是与高三冷相关的人的话………

除了参与过「明月」事件的人以外,与他有经常接触的人只有黑岛了。

想到这里抹茶的心情有些难受。

黑岛黑岛黑岛。

这个人到...

【鬼使黑白】这个哥哥有点烦(一)

【鬼使黑白】这个哥哥有点烦(一)

前提设定:
_(:з」∠)_打个避雷针,自带判官x阎魔((((((((
剧情完全没有走完全靠脑补QAQ求轻拍。
判官大人就差你了你快肥来,我阎魔都准备好惹(x
至于孟婆……
没事满满来_(:з」∠)_

(一)

  01.

  白没有全名,他被带回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记得了的,带他回去的人虽然蒙着一层白纱,但是那个人说话还算是温柔了吧?

  白那么想。

  不过话真的好少啊。

  02.

  “没有名字么?”

  坐在阎罗殿最高那个位置的女人听到之后就是这句话。
  “……是。”

  “还请阎魔大人为他取名。”蒙着眼睛的男人毕恭毕敬地说。...

【G27】将后的岁月(中)

(中)

  四年的时光可以将一个调皮的孩子变得更加调皮,但是对于Giotto来说,性格算是被沢田打磨得……

  “算是更加活泼了么……”

  打开书房的房门之后,沢田用一个托盘端着三杯冒着热气的红茶看着空无一人的书房苦笑。如果书房的人还在的话,他们就可以吃到下午茶了。

  果然,这种枯燥无味的课程会让人觉得无聊的吧,虽然说过去自己上课时也是挺痛苦的呢。

  将红茶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沢田随手拿起放在书桌上的纸张,那是他给Giotto布置的作业。而上面有着两种不同的字体,其中一种是他的,而另外一种则是Giotto的。

  仔细检查了一边之后,沢田满意地点点头:“虽然偷偷跑了不对,但是怎...

【G27】将后的岁月(上)

  【G27】将后的岁月
  
  (上)
  
  Giotto第一次遇见那个人的时候,他正在躺在不远处的草地上晒着太阳。不知名的小花随风在地上轻轻晃动,阳光打在他褐色的头发上,让人觉得十分温暖。

  即使他的衣着打扮告诉着Giotto这个人身份非富即贵,但心底的叫嚣让他忍不住上前打扰了对方:“先生,等会就要下雨了,现在不回去的话会来不及的。”

  现在虽然说还有太阳,但是天空的附近已经开始飘来阴沉沉的云朵,看起来等会就会下起狂风暴雨的样子。

  “啊啊,是这样的么?”躺在那的人坐起来,“谢谢你的告知。”

  对方的笑容一下子就到了他的心底,即使两个人隔着还有些距离,Giotto感觉自己的心...

【hybrid child】没有万一(上)

(上)


  在前段的时间里,和泉家主居然派人送来了一束包扎得漂漂亮亮的百合花束,让正在房间里打磨的黑田知道了之后稍微停顿了一下手。

  这小子脑子坏了么?欠我四百万不说居然还派人送花过来?

  不过即使不用脑袋去想,黑田也知道不可能是那个容易炸毛的人送的,大概是一直监督者和泉家主的叶月送的。

  暂时不去看那束花之后,黑田将目光移向了放在桌子上的信封。写满内容的纸张被他就这样随便的放在桌子上,也不怕被风吹走。

  信是昨天送过来的,内容说是要自己过去与多年的好友见个面聊聊天喝喝茶之类的,还不用担心赶路用的道具,他已经派人将一切准备好了。

  想了想,黑田觉得自己还是去比较好。...

【黑田月岛】你迟到了

  【黑田月岛】你迟到了

  

  阅读指南:

  1.心理承受能力不强的慎入。

  2.泪点低的慎入。

  3.无感的慎入并且麻烦你关了它。

  准备好了么?

  


  【黑田月岛】你迟到了

  

  “黑田先生,您还好么?”

  门外突然响起了仆人的声音,让原本快要睡过去的我被惊醒,然后稍微的清醒了过来。等看清楚我周围散落的工具的时候,我才想起在快要睡过去之前我到底在做什么。

  现在的身体已经不如以前了么……居然做hybrid child做到一半居然打起了瞌睡……

  想到这里我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疼的额角,顺便回复了一下在外面等待着我回复的仆人...

【宗律】总有一天在这山河之下再会(一)

食用指南:
P1:架空向,设定有点混乱……
P2:世初、纯情的各个CP都将会混进来,不过主CP还是高野和小野寺。
P3:设定乱成dog我来解释一下……古风的综合,「先生」、「公子」还有「姑娘」是称呼,小野寺那一派是特殊人员所以特殊对待,人员关系复杂复杂再复杂,并且有原创人物。
……懂了么(x)?
能接受的就请继续食用吧。

(一)

  在阳光正好的日子里,微风吹过之时,有两个人正在一步一步的走向城墙的最高点。而一步一步的随着前面的女人走向最高的地方时,小野寺律想回头看向后面的路,却被走在前面的女人一句“别回头”给劝告了。等到踏上最后一阶阶梯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城墙边上,而城墙外,是另外一个地方、另外一...

【瓶邪】糖葫芦不吃糖(中)


(中)

上回说到哪里了啊?

哦,是我们的吴邪大爷在冰天雪地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在大街上。

给貌似路过的张大将军张起灵扒了裤子。

嗯,没错,是扒了裤子。

他堂堂一个朝廷都知道的吴小三爷,居然给人在冰天雪地之下扒了裤子。

尤其是张起灵扒的。

而且还是为了救他。

…………这样说出去也没有人信吧……

吴邪颤抖着用张起灵给他的披风将自己包裹得更加密不透风,生怕下一秒寒风吹进来他的大腿就结冰了。

最初在进天牢的时候还没有打好关系,也就熬坏了身子。尤其是到了冬天的时候,寒冷从脚心到大腿,早上醒来双腿都是冷的。

张起灵一把将他抱起,吴邪这才发现离张起灵不远处有匹黑色的马匹在那刨地。他也才发...

【R27】我们的养父是个神话(09)

09.

今天拉尔心情十分复杂。

明明安分守己没做什么小动作,为什么她的那个便宜养父倒是突然找上门来了?

停下收拾文件的动作,拉尔直接往旁边一堆放之后就直接出门,没有注意到门外有人的她直接撞上了对方的胸膛:“哎呀!”

“啊!”

被对方的胸膛硬是撞疼了鼻子,拉尔还想开口呵斥但是看到了对方的脸之后,硬生生的把到喉咙的话吞了回去。

“十分抱歉…拉尔小姐你没事吧?”

面前的人拉住了她,想看看她有没有事,而拉尔却没有胆让对方帮忙:“我,我没事。巴吉尔大人。”

面前的人可以说是首领的贴身秘书,也是门外顾问这边的高层之一。据说在十年前,他与首领就相识了,而且实力也是没有多少人清楚。

“没事,...

【霍游】海底中的水(一)

【霍游】海底中的水

(一)

“游浩贤。”

“……”

“游浩贤。”

“……”

“游浩贤。”

虽然重要的话要说三遍,但是在梦中一直说一直说实在令他有些头疼,但是游浩贤没有办法在梦中自己醒过来。

他在一片黑暗中游走着,只有一个人在喊他的名字,声音在无边无际的地方回荡着。昏昏沉沉昏昏沉沉的,直到一丝白光像是从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照耀留出一条细缝,在梦中的游浩贤伸出手紧紧抓住了它。

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是一片朦胧,倒是一片白光让还完全没有清醒过来的游浩贤下意识地觉得有些刺眼。直到过了一会儿缓冲过来了,游浩贤才意识到这是透过窗子照进来的阳光,而现在,已经天亮了。

“啊啊,天亮了啊……”

坐起

“你看到这里了么?”

她说。

“你始终会葬在这山河之下,永远不会与他见面。”

他没有说话。

“时光流逝许久,没有人会记住你的模样、你的名字,甚至会被人无声无息的以其他方式所代替,即使这样你也愿意做么?”

“……我不知道。”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我的老师和我说过,这山河是我们所守护的,哪怕是易主换代,我们也不可以离开这里。”

但是你说到不能与他见面,我的心脏如同被撕裂了一般疼痛。

我不能害死他。

“活下去吧。”她轻声的说,“这是你们的愿望,但是永生是不可能的。”

若是选择了永生,你们会发现所有的东西你们不会再接受。

斗转星移,花开花败,一张又一张熟息的面庞从诞生那一刻到入...

【宗律】七夕

实在忍不住的有话要说:

妈的七夕贺文还是迟到了……话说回来我为什么要给自己塞狗粮吃啊?!


  在一如既往的日子里,小野寺律无比怀念休假的日子,毕竟可以好好地在床上赖着,然后再起床吃东西之后去书店看书,之后再把想看的书借回来,悠闲的渡过休假的每一天,不用烦恼着许多事情……

     ……

     当然。

     以上是幻想。

     而现实是……

     “久等了——律...

【业渚】与恶魔共舞的蛇(五)

(五)


     当赤羽老爹出去了之后,赤羽业抱着潮田渚坐在地上。

     不习惯现在怀里看起来十分严肃的潮田渚,赤羽业摸了摸潮田渚的头:“你说什么时候你才能和我说话?”

     现在的潮田渚就像个娃娃一样,普普通通的、没有生机的。

     无奈的撑在桌子上,一个没注意让桌上的小刀划出了伤口。

     “啧,麻烦。”...


【骸纲】每次都用你妹的名字写黄文你烦不烦?!(一)

(一)


     “所以说……六道骸你什么时候才能收拾一下你那一屋子的书?”

     再次将被主人随手丢弃在地上的书本捡起来整齐的排列在书架上,沢田纲吉觉得自己在三年前和面前这个男人同居简直是错误的决定。

     “没事,不是有纲吉你么。”赖在沙发上的男人懒洋洋地拿着手机在刷着什么,而纲吉想也不要想就知道这男人又在刷他那群粉丝给他的书评留言了。

     六道骸,四年前在他...

3 4 5 6 7
© 敬珊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